“我爸爸妈妈就只有我一个女儿,平时他们又不花钱,每个月反而都要去黑市卖一些药材,在我结婚的时候就给了我壹仟元钱当嫁妆,我又去海市买了些手表,转手卖了几乎是能赚一半,就这么跑了几趟,我也就攒下了一些钱,再加上这次还想着这边好出手,也拿了一批手手表准备出手……”

    唐宝不能说自己偷偷的洗劫了刘家的保险箱,只好说自己这钱是黑市上折腾来的。

    封安听的一愣一愣的,很是震惊的道:“我怎么就想不出这样的法子呢?”

    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还没个小姑娘有魄力,想想就羞愧。

    贺玉杭不愧算是贺参谋长的女儿,这震惊过后就感叹了:“难怪要打击这投机倒把的,这其中的利润也实在是太大了,确实……”

    唐宝伸手拍了下她的肩膀,嗔了她一眼:“贺大小姐,你说这话前,想想你自己身上穿的衣服,骑着的自行车,还有家里的吃喝,这要是没有黑市,你现在能每天吃到鸡蛋吗?”

    贺玉杭瞬间哑然,随即低声道:“东街那边一般交易的都是贵重物品和稀有的水果。”

    封安摸了摸鼻子,低声道:“既然你愿意出这笔钱,那到时候我们五五分行不行?”

    说真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发疯一样想折腾这卫○生○棉,脑子里好像能看见另一个人手把手的教自己,自己心里想放弃,就整夜整夜的失眠。

    可是他攒下的几百元老婆本早就请人家订制机器用的一干二净,后来还用了贺玉杭悄悄支援自己的几百元私房钱,现在自己要人家出这么多钱,他自己心里都很不好意思,觉得五五分都是自己占便宜了。

    但是他也没法子,后面要用到的机器他要出大钱请人按着自己的想法做,还有材料也不便宜。

    最怕的是自己把这些钱都用了,要是还做不出来,那真是无颜面对人家了。

    这么一想,他美丽的眼带着点不安的看着唐宝:“要不你回去再仔细想想?这最后到底能不能成,我自己也不确定,这要是不成的话,那可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我就算是想要把钱还给你,没个十年八年的也还不清。”

    这小伙子真是太实诚了,也太奶油太可爱太招人喜欢了。

    唐宝看着他一脸的姨母笑:“你放心,我定好的注意不会改,等下你和我们回去,我先给你一千现金,这章程就让玉杭写一式两份,不过我们不五五分,我们三七分。”

    唐宝知道他折腾出来的东西市场真的很大,自己能分一杯羹已经是心满意足了,本来她只想着要八二分,自己拿二分,她就心满意足了,还是听到他的五五分这才自己悄悄的加上了一分。

    封安还以为这三七分是她七自己三,想了想,自己前前后后加起来,确实也不过是五六百圆的本钱,人家出自己的十倍,拿大头也不错,点头附和:“好,那就你七我三。”

    “不是,不是我七你三,是我三你七,”唐宝没想到这小伙子这么实诚,赶紧道:“你出的是技术,我这只是干好有闲钱就投资,这要是成了皆大欢喜;要是不成,这钱也不要你还,要不怎么说是投资有风险呢?我先前在你那边看了看,觉得你肯定能成功的,至于这核心的技术,你要自己保管好,不能外泄。”

    她又说了些他该注意的事情,最后还提醒他最好是想法子自己建房子,或者是买房子。

    贺玉杭听了,万分感动的道:“唐宝,你怎么能这么好呢?你们谁也不用说了,这必须五五分,我这就先去上班了,顺便把这章程弄出来。”

    她说完也发现自己迟到了,起身就往外跑:“我先走了,中午不回家吃饭了,晚上和你细说。”

    唐宝去付了钱,干脆让他带自己去东街看看,生怕他误会,解释道:“我和我的爱人现在都住在贺家,我算是中医,在给贺婶婶调理身子,因此对这边不熟悉,倒是跟着刘嫂子去西面的黑市买过一些菜。”

    唐宝现在算是和封安也熟悉了,他的脸上也没了刚见面的冷漠和警惕,反倒是性子随和:“好,那我们往这边走。”

    又和她说起一些这边的特产。

    唐宝倒是对他出车祸的事情很有兴趣,盘敲侧击的问了个仔细。

    封安觉得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倒是一点也不隐瞒的告诉她车祸的经过。

    东市是在一处长长的胡同里,里面就像是迷宫一样,有好几条胡同,唐宝仔细的转了一圈,心里就有数了,现在封安在自己的边上,自己也不好从空间里拿出手表,这也太引人怀疑了。

    却借着把手腕伸进兜里,心念一动,一块八成新的女表就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她想打探一下行情,就问了几家,最后用壹佰元的价格卖了。

    封安在一边看见,误会是她为了筹集资金,把自己的手表给卖了,心里还挺不好意思的,觉得自己以后要更努力才对的起人家的支持。

    这么大的事情,唐宝自己就一口答应了,回去之后先陪着林雅芬说了会话,开始给她准备中药,有几味药材都是在麻袋里,她找药材的时候,看见那两本书,也翻看了一下,是用古篆写的。

    按说她也不可能认识这些字体,可是她现在看到这些字就能知道意思,还能明白其中的精髓,翻了几页觉得受益无穷,后面还有图文,却是仔细的介绍了银针刺穴,让她看的如饥似渴,几乎都忘了时间的存在。

    “唐宝,你怎么进来了?”很久没出现的小白终于在空间露面了,四只瓜子扯着她的衣服就很灵活的攀爬到她的身上,喜滋滋的道:“这些日子本尊努力的修炼,终于能屏蔽本尊的气息了,你带我出去溜达一下好不好?”

    唐宝放下书籍,捧着这油光水滑的小白鼠,不,是小白狐,头疼的道:“可是你这么好看,这么可爱,我怕带你出去的话,会有很多人想把你拐走,要是把你抢走了怎么办?”

    千穿万穿,唯有马屁不穿。

    “我也这么觉得,那你觉得怎么办才好?”小白被唐宝哄得有点飘飘然,再一次的觉得自己现在都不算是真正的化形,可是还是抵挡不住自己狐狸精的本质,太招人喜欢了。

    唐宝心里其实早就想好了,现在却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要不我用苏木和紫草,还有青黛或者是五倍子的汁水给你染色吧?这些中药不会伤害你,却能让你不这么耀眼?”

    小白也犹豫了一会,美丽乌黑的眼看了看自己的白毛,最终还是想出去溜达一下:“那行,你尽快准备好,让我出去好好逛逛,你知道吗?我们之间现在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只要不是相距太远,我们之间就能有感应,你想找我,可以联系我,让后瞬移到我在的地方,我想找你也是如此,是不是很神奇?”

    “确实很神奇,”唐宝觉得这事很有意思,自己可以和小白试一试:“我现在先出去了,等下给你准备好汁水,这样明儿出去的时候,就可以说你是我从外面买回来的小宠物了。”

    b市新安省也还算是繁华,唐宝今儿都在东市看见了有卖小猫小狗的,这样就算是自己养只老鼠,应该也不会有人觉得很奇怪吧?

    不过,自己不能把小白染成纯黑的,这样刘嫂她们要是以为小白是真的老鼠就会嫌弃小白的,可是要是染的花花绿绿的,肯定又会太招人眼,这可真是个头疼的事。

    现在,她对于小白说的能瞬移的事情倒是很感兴趣,毕竟这也太神奇了,明儿逮着机会试一试。

    她把抓好的药材拿下去用药罐开始煮,或许是林雅芬的心理作用,觉得自己喝了唐宝开的药方,就能好好的活下去,她把小半碗中药一口闷了,也没觉得想吐,中午照样吃了半碗饭和小半碗鸽子汤。

    下午的时候,唐宝抽空把几样药材泡上,把小白染成四肢和小脑袋上都是黑色的,瞬间变成了两头乌。

    小白就去小镜子上面左看右顾,不住的尖叫嫌弃:“啊啊啊,这是什么鬼东西,难看死了,你给我洗了换成粉色的,或者是紫色的。”

    “你这样也挺好看的啊,黑白分明。”唐宝忍着笑,夸这小东西:“主要是你实在是太可爱了,不把你弄成这样,我还真的不敢带你出门,就算是你现在变成这样,我还是担心有人想把你带回家。”

    宰了,拔毛洗干净,放在粽子叶里一包,放在灶火里一烤,香喷喷的美味的老鼠肉可是大家的最爱。

    现在可没有老鼠药,这要是逮到老鼠,都是这么吃的。

    唐宝他们倒是没吃过,可是她闻到过那个扑鼻的香味,实在是怕小白被人逮去填了肚子。

    小白被她吓得一愣一愣的,最终为了自己能出去溜达,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妥协。

    下午的时候,贺玉杭急急忙忙的回家,见唐宝和自家妈凑在一起说什么,拉着唐宝的手就上楼:“阿妈,我要问唐宝点事啊。”

    拉着她来到自己的房间,就把几张纸递给她,难掩兴奋的道:“这就是我写的章程,你看看,要是合适就签字了吧?”

    唐宝仔细的看了看,条理分明,最让她欢喜的是她写了五五分成,而最后面的贺玉杭,还有封安都已经签字了,自己拿着笔签了两个名字后,自己收好一份,笑着道:“这下我们准备收钱收到手软吧。”

    贺玉杭心里总怀疑唐宝是听到封安想去找赵家母女投资,这才气不过出手的,虽然她相信封安能研究出来,却也担心这东西赚不到什么钱,看见唐宝这信心满满的样子,自己倒是有点心虚,只能勉强的笑了笑:“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心想事成。”

    外面贺玉欣的声音已经传来:“姐,唐姐,你们在哪儿呢?快下来吃晚饭了。”

    晚饭顾行谨也在,偶尔和贺堂说几句,唐宝看着他吃了两大碗饭,心想自己得把这事情告诉他一声,免得他以后从别的地方听到,反而和自己心生嫌隙。

    晚上两人回到房间也已经是八点半了。

    “行谨,我和你说件事。”唐宝靠在他的怀里,把这件事情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却没说自己已经答应了,很狡猾的道:“华国现在有八九亿人口,这女人占了一半,我觉得这稳赚不赔,所以我想投资,你觉得好不好?这样以后也可以算是和贺家有了牵扯,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你觉得呢?”

    顾行谨有点担忧的皱了皱眉,觉得这也太冒险了,可是又觉得这是唐宝为了自己着想,她现在和贺家未来的女婿合伙,最要紧的应该是为了和贺家人的关系更紧密点。

    她这傻姑娘完全是给自己找靠山,现在却把一切推到她自己想投资上面……

    “好,我没意见。”自认为想明白的顾行谨,紧紧的搂着为自己着想的老婆,心里是满满的感动,千言万语也说不出来,只是点头在她的耳边深情的低语:“唐宝,我发誓,我这辈子只对你好。”

    “……”唐宝觉得自己有点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和他说投资的事情,最后怎么变成他对自己表白了?

    唐宝手里本来有一对新浪琴手表是准备留给自己和顾行谨的,可是现在急需用钱,就都出手了。

    再加上手里的东风牌和上海牌的男女手表也不少,另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她也会卖一些,免得手里没钱,她心里会不安。

    当然,她也是乔装打扮后才来到东市交易的,也不是一个地方出手,而是用了好几天的时间在不同的地方出手的。

    反正唐宝出门的时候,是借着自己出来寻草药的,谁也不会怀疑她,倒是前几回是顾行谨陪着她一起出来的,见唐宝在黑市里那是如鱼得水,这才觉得放心。

    二月十六这天的早上,唐宝自己难得一个人出门。

    自从自己把小白放出门溜达后,小白完全变野了,三天两头的不着家,好在唐宝知道小白的安全,也试过自己瞬移到几百米外的地方,看见小白在四处溜达勾搭小老鼠,看见自己还很不耐烦,唐宝也很知趣的不去打搅小白。

    主要是怕小白在臭水沟里,自己要是瞬移过去,那可真是太惨了。

    而且这瞬移每天也只能用一次,要是距离太远的话,对召唤的那个还会有不良的影响。

    唐宝已经把陆仟元钱分成三次的交给封安了,现在她出门是想去出手一些野味,上回大白蟒送给她的野味太多,她又不会收拾,现在就干脆打着自家男人打猎来的借口,出手了一些野鹿和野狍子,手里又有了几百元钱,这才觉得安心点,准备自己今儿再卖一只野狍子,就停手了。

    她还没走到东市,脑子里就传来了小白焦急的声音:“唐宝,唐宝,快来救我,我被老鼠笼子逮住了,你再不来救我,我就死定了。”

    唐宝一急,看了看边上有人路过,自己赶紧来到隐秘的地方,这才心念一动,整个人就消失在原地。

    等到唐宝出现在昏暗的空间里,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晕,就知道这是距离太远的缘故,这就更担心小白的安全。

    因为这次是小白召唤自己,那么小白现在比自己多了几十倍的压力,她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等到自己的昏眩过去,才看见小白趴在小角落里,赶紧上前捧起小白:“你傻啊,这也能乱开玩笑,现在自己不舒服了吧?给我好好的回去反省。”

    “等一下,唐宝,你救救小黑好不好?”小白知道唐宝不喜欢老鼠,怕自己说让她救小黑,唐宝就不乐意过来了,这才骗了她。

    唐宝看见这里像是堆放了很多西药,应该是医院的库房,前面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个老鼠笼,老鼠笼里放了点腊肉,里面一只灰色的老鼠急的四处打转,“唧唧唧唧”的叫个不停。

    “我警告你,就这一回,下回你敢这样,我就不让你出来了。”唐宝警告了小白几句,自己这才上前把老鼠笼里的老鼠放出来。

    那老鼠出来后就一溜烟的溜了,一眼也没看小白,一点也不留恋。

    唐宝觉得自己要一只老鼠知道感恩也太搞笑了,可是看着自己手心里恹恹的小白,心疼的嘀咕:“你现在知道你和老鼠不一样了吧?”

    “哎,我以前和小黑在一起都是用念力让小黑以为我是她最亲近的老鼠,现在我为了召唤你,受了点内伤,自然是不能用念力了,小黑也不知道我陪了他这么久!”

    小白越说越伤心,让唐宝把自己收进空间,躲到灵力的箱子里去养伤了。

    唐宝看了看医院的库房,庆幸现在没有监控这种东西的存在,虽然她也很想顺手牵羊一些药材和绷带,可是想到这样的行为不好,也就准备离开了。

    自从小白脱离圆球后,唐宝也觉得自己多了一项功能,可以躲进空间里用意念让自己在空间里也能穿墙而过,可是这样很费神,她平时都不敢用,可是现在却是没法子了。

    偏偏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说话声和开门声,唐宝赶紧躲到空间里,免得被人以为自己是小偷就尴尬了。

    外面进来的是赵琪琪和赵美香母女。

    赵琪琪显得很兴奋:“阿妈,这些药材真的到我们手里了,这下看他们怎么回去交差。”

    “是啊,他们还以为这些药品都在卡车上,谁又能想到被我们给调虎离山了呢?”赵美香也显得很得意:“我们白得了一万多元钱的药材,这可是捡了个大便宜。”

    赵琪琪有点担忧:“可是顾大哥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会不会被处分的很严重啊?”

    “你啊,”赵美香恨铁不成钢的伸手点了点女儿的脑袋,不满的道:“他自己的亲爹都不心疼,倒是让你心疼了啊,要是他不出纰漏,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和你在一起?”

    赵琪琪赶紧认错:“是我想错了,可是我真没想到,他爸会出这主意,实在是太厉害了。”

    赵美香也笑了笑:“他这还不是为了成全你,这不把顾行谨踩到尘埃里,他又怎么会丢了满身的傲骨,这知子莫若父……”

    唐宝在空间里听的分明,不敢置信的咬了咬唇,没想到顾行谨这次会被自己的亲爹给暗害了,自己可不能束手旁观,既然他不仁别怪自己不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