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在空间里看着赵家母女围着意外的来的那些药材转悠了一圈,还听到这件事是顾修安的主意,真的是怕自己在冲动之下,做出杀人毁尸的事情来。

    特别是看到那丑女人敢肖想自己的男人,让她恨不得出去揍她一顿。

    她拼命的告诉自己先忍着,她们让自己不舒坦,自己就让她们也肉疼,也害怕。

    赵家母女离开后,唐宝才出了空间,来到她们转悠的木架子上一看,消炎的止痛的各种药盒子,还有绷带什么的,她伸手摸着架子,心念一动,架子就消失不见。

    她也觉得自己心口很不舒服,太阳穴也在突突的跳个不停,就像有谁拿了针不停的在戳自己的脑子,全身的血液尽涌像那一处,仿佛随时都会爆炸一般。

    唐宝瞬间明白自己先前的瞬移让自己的意念已经吃不消了,现在又收了这么多的东西,难怪就像是绷着随时都可能撕裂开来。

    她忍着不适,走到另一边,伸手在架子上划过,这次只收走了一部分药品,却没有连着架子一起收走。

    最后觉得胸口气血翻腾,实在是忍受不住了,赶紧进入空间,生怕自己会晕倒,这让人逮住了可就跑不了了。

    她从空间里离开大门后,就找了隐秘的角落出了空间,随即脚步漂浮的离开,却觉得自己随时会晕倒。

    ……

    贺知寒急匆匆的走过来,在拐弯处的时候,不小心和一个人撞上,看见她脸色难看的往后倒,一个箭步上前拉住她的手,一脸紧张的问:“唐宝,怎么是你?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送你去医院。”

    “别,别去医院,”唐宝看见是他,松了口气,恳求的看着他:“知寒,求求你快带我离开这里。”

    现在赵家和他们的关系闹得这么僵,她觉得自己要是出现在这里,会让人怀疑。

    说完就脑袋一懵,整个人再也坚持不住的晕了过去。

    她惨白的脸上,杏眼却亮的惊人,清澈如水的浅色瞳孔里,所倒映的,却是他这个人。

    这一刹那,这一眼,让他心动不已。

    这是一个脆弱的女人,哀求着自己带着她离开的女人。

    看她晕过去,他下意识的把她抱了个满怀,手去试探她的鼻息,感觉正常才让他松了口气。

    可是那细腻柔滑的触感,却让他舍不得把自己的手挪开,就像是自己偷偷的摸到了不属于自己的绝世珍宝,而他却想把这宝贝据为己有。

    他也知道顾行谨和这边赵家医院的瓜葛,也觉得自己可以带唐宝换个医院,

    看到边上有几个人路过,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没好气的瞪过去,自己一把抱起唐宝,让她的脸埋在自己的怀里,大步的离开。

    边上看到的几个人明显是误会了,窃窃私语:“唉,生命无常啊,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没了!”

    “是啊,真可怜啊!”

    贺知寒很庆幸自己这些日子都是东奔西跑,还被人监督着各种负重训练,要不现在估摸着不能这么轻松的抱着唐宝离开。

    毕竟唐宝现在连着衣服肯定有一百斤左右,再者人晕过去后浑身无力的发软,让他只能紧紧的抱住她。

    感受到她柔软的身子在自己的怀里,看着她乖巧的模样,让他好不容易沉寂下去的心又怦怦乱跳起来。

    在他发现自己对唐宝有了不该有的心思后,他就下意识的开始远着点唐宝,就像是自己去年起就频频跟着部队去做任务,还有各种训练,就是为了让自己忙碌起来,让自己累的没时间胡思乱想。

    就算是这次他把唐宝接到贺堂家后,自己还是忍着不去看她,干脆不去叔叔家。

    可是没想到,今儿他来医院有事,却意外的遇到了唐宝。

    这一刻的唐宝只属于,他自己!

    贺知寒突然间觉得,他压抑自己,他忍着对她不闻不问,都是错的,自己就该好好的护着她,要不她怎么会这样?

    他是开着车来的,把唐宝小心翼翼的放在后面的座位上让她躺着,自己才觉得抱着她走了有点长的路,让自己的手有点酸。

    这一刻,他心里很不舍得和唐宝分开,可是又担心她的身子,还是把车子开往军区医院。

    唐宝醒来的时候,见自己躺在铁架子床上,边上是看着自己发愣的贺知寒,舔了舔自己有点干的唇,伸手揉着自己还隐隐作痛的额头,有气无力的道:“我记得我撞到你了是吧?”

    “连这都还记得,看来你还没傻呢,”他赶紧端来一个新的搪瓷杯,倒了点开水,扶着她半坐起来,在她的脑后塞了个枕头,低声道:“来,先喝点红糖水。”

    唐宝捧着搪瓷缸把里面的红糖水喝了个干净,嫌弃的道:“再给我倒点开水,什么都不要加,你这是放了多少红糖啊,甜死人了。”

    又紧张的问:“这里是哪儿?”

    “放心,这里不是赵家医院,是军区医院,”贺知寒被她嫌弃了也不恼,又给她倒了半杯开水,担忧的看着她:“我们这边检查出来你这是太累,脱力引起的昏迷,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唐宝微微蹙了下眉,杏眼滴溜溜的一转,才垂下小脑袋郁闷的道:“我这几天往黑市里跑的勤快了点,损失了笔钱,心情不大好,这才有点累。”

    经过这一遭,她下回也不敢乱来了,这如同撕裂爆炸般的难受劲,实在是让她不想在经历一回,就像是生孩子难产一样受罪。

    贺知寒心里更想问她的是为什么要喝避子汤,可是却问不出口。

    他因为太关心唐宝的身体情况,恰好自己的爸妈都在军区医院,就动用了关系给她仔细的做了检查。

    主要是因为她结婚了,怕她有了身孕,有些药就不能用,就查的特别仔细,结果化验出来她好像服了避孕的药材。

    他虽然很不解,可是心里又觉得自己有点庆幸,她不愿意为顾行谨生孩子,是不是因为她不够喜欢他,这才担心两人之间以后能不能过一辈子?

    他不是没有感觉到唐宝像是在隐瞒什么,比如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赵家医院。

    不过不该问的他也不会问,以为她是为了钱财的事情和顾行谨有矛盾,他又带上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说道:“损失了多少钱,我给你补上就好了,你傻不傻啊,就凭你救了我的小命,这要多少钱都是应该的,你出了事竟然不来找我,是不是不把我当成你的朋友?”

    唐宝被他逗笑了:“我怎么可能不把你当成是朋友呢?不过是你今儿也救了我,我们这算是拉平了,你也不要记在心里了,你和行谨就像是亲兄弟一样,和我客气什么!”

    “这怎么能一样呢?就你这晕倒了,谁都会把你往医院里送的。”他振振有词的道:“再说你救了我两回,你是不知道我的小命有多珍贵,我……”

    门被轻轻的敲了两下,随即一个穿着护士服的高挑秀丽的中年女人进来。

    她看人的时候眉眼带着温柔,让人看见她就觉得满心的温暖,特别是她的声音也是温柔如水:“唐宝你现在觉得好点了吗?我是贺知寒的妈妈,你喊我婶婶就好了,我给你准备了点鸡汤,你先喝点吧?”

    唐宝面对这热情的女人,有点受宠若惊,连声道谢:“谢谢婶婶,我现在好多了。”

    柳茹看着唐宝的模样,虽然脸色不够红润,可是眉眼俏丽,一笑起来就给人特别甜美的感觉,难怪自己的儿子去年回来后,就时常在自己的面前提起这个姑娘,让她都听得有点心惊。

    这要是那姑娘还没结婚,她也不会多说什么,可是那个人是他战友的老婆,儿子这想法就不对了,她让自己的爱人找儿子谈话后。

    好了,这下他闭口不提了,却开始哪儿危险往哪儿跑了,别以为战场上军医就没有危险,只是不像前面军人危险高而已,让她担惊受怕的不行。

    可是他爸爸和哥哥都说他就该这样锻炼锻炼,这才像个男人。

    今儿她看见儿子抱着她进来的时候,担忧里透着遮不去的情谊,一脸焦急的让自己救救唐宝的时候,她心里就一个咯噔,知道自己这傻儿子还没忘记这姑娘。

    虽然她心里对唐宝不满,可是毕竟是唐宝和唐家救了自己的儿子,她特意让食堂给自己留了一份鸡汤,端上来想和唐宝说说话的时候,在门外听到他们两人的话,就知道人家姑娘不知道自己傻儿子的心意。

    唐宝有点慌的问:“哎呀,现在几点了?”

    贺知寒看了看手表:“快十一点了,怎么了?”

    唐宝赶紧道:“我出来一早上还没回去,婶婶她们肯定担心我,你能不能给她们打个电话,就说我和顾行谨在外面吃,免得她们担心。”

    “行,那我先打个电话问问行谨在哪?”贺知寒说完取笑她:“看你这笨的,要是行谨在家里怎么办?连说谎都是漏洞百出,你个小笨蛋,该多吃点猪脑补补脑子了。”

    要不是顾忌着人家的亲妈在,唐宝都能骂人了。

    柳茹也觉得自家蠢儿子太可怜了,不能喜欢人家,只能欺负人家过过嘴瘾,见儿子离开了,这才扶着她起床上厕所,又给她弄了点热水洗手,再扶着她上床喝鸡汤。

    唐宝心里觉得人家不愧是护士长,这照顾人确实很拿手,让她第一次不排斥在医院里了。

    “还想吃点什么吗?”柳茹看着小姑娘清澈灵动的眼,自己心里的不满早就烟消云散了,觉得自己看着小姑娘都喜欢:“你别和我客气,我家小子去你家可没少白吃白喝。”

    唐宝笑了笑,嘴甜的道:“谢谢婶婶,我是真的吃饱了,贺二哥救了我家爱人,我们怎么招待他都是应该的,只是乡下地方简陋,难得他和贺二叔不嫌弃……”

    柳茹听她绝口不提他们救了自己的儿子,反倒是说自己的儿子最早救了顾行谨,就明白她的意思是说自己儿子才是他们的恩人。

    她的心里叹息不已,这要是自己儿子听到了,估计得郁闷死,扶着她躺下:“你躺着好好歇息吧?”

    唐宝对她笑了笑:“好,婶婶你去忙吧!”

    白色的被子和枕头上,小姑娘杏眼里荡漾着水光潋滟,真的是越看越觉得她好看,让柳茹都觉得自己不应该怪儿子,实在是人家姑娘太好看,这那个少年不怀春?

    可是就是因为这样,她现在也不能离开,得等儿子来了,拉着儿子一起去吃午饭,免得自己那傻儿子越陷越深。

    “没事,这几天医院里不忙。”她就坐在床边的木头凳子上,问起她:“我听说你现在帮雅芬在调理身子?我这几天因着医院里在整顿各处的库房,天天加班,也快十来天没见着她了,等过两天休息的时候去看看她。”

    “林婶婶现在好多了……”唐宝试探性的问:“婶婶,冒昧的问一声,您的公公婆婆和你相处的还好吗?”

    “挺好的啊,我和爱人都要上班,两个孩子都算是他们一手带大的,老人家有时候是唠叨了点,不过我们相处的时间也不多……”

    唐宝心想:你觉得还不错,那是因为你生了两个儿子,肯定是不能理解林雅芬生了两个女儿要面对公公的冷眼,还有婆婆的冷语。

    她们说了会闲话,唐宝才问起自己什么时候能出院:“婶婶,我现在感觉自己挺好的,等下能出院吗?”

    说真的,柳茹也担心她住院的话,自己的儿子会天天守在这,犹豫了一下后,叮嘱她:“那你回去可要好好休息,不能不顾自己的身子,知道吗?”

    门在这个时候被推开,顾行谨风一样的冲进来,看着唐宝平时红润的脸色,现在却惨白,急的不行:“阿宝,你那儿不舒服了?要不我给家里拍电报,让咱爸咱妈来?”

    “哪有这么严重,你别吓唬他们,不准去拍电报!”唐宝嗔了他一眼:“我自己的身子自己会不清楚吗?等下你送我回去睡一觉就好。”

    顾行谨弯腰,满是担忧的看着她:“真的没事吗?你的脸色从来没这么难看过……”

    柳茹抬头间,看见自己儿子一脸黯然的站在门口,和自己的眼神遇上,赶紧扯了扯嘴角,一脸不在意的道:“顾老大,她没什么大毛病,你多给她买点好吃的就行。”

    “真的?”顾行谨在这个时候,还是更相信医生的话,见他们母子都点头,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没事就好!”

    又赶紧和柳茹打招呼:“婶婶,今儿真是麻烦你了。”

    柳茹对顾行谨的印象也很好,此时就笑着道:“这么见外做什么,你让她再躺一下,我等下问问医生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确定没事再出院。”

    然后走到儿子的面前,斜了他一眼:“陪你妈去吃饭。”

    “好嘞,”贺知寒狗腿的应了一声,又问顾行谨:“小顾,等下要不要给你带一份饭上来?”

    “好!”顾行谨看着他们离开后关上了房门,这才敢摸着自己老婆的小手,又摸了摸她的小脸,一脸心疼:“阿宝,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不舒服?”

    唐宝敢要开口和他说药品的事情,就看见门再度被打开,贺知寒探头进来,看见顾行谨在摸她的脸蛋,觉得自己的心尖就像是被针突然扎了一下,疼得难受,见顾行谨收回手瞪着自己,勉强的笑了笑:“我阿妈说唐宝只喝了点鸡汤,我想问问唐宝要不要吃点饭或者是馄饨饺子什么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