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这不可能,药呢?药怎么不见了?”

    赵琪琪快步进去,看着前面原本放着各种药品的架子都不见了,手软脚软的跑过去,后面的架子虽然在,可是架子上的各种药品不见了,最后面剩下是也只是几箱子点滴,绷带这一些东西。

    “这不可能?”赵琪琪的脸色瞬间变的很难看,一卡车药品的他们付了壹万叁仟多元钱,再加上被偷梁换柱弄来的一卡车药,总价值就是贰万柒仟元左右,现在怎么可能全都不见了?

    最要紧的是她们母女还把一批价值不菲的,从别的渠道弄来的人参,阿胶也放在里面,就几个小箱子,也要将近壹万元钱,就算是他们不会因为这笔钱过不下去,可是这关键是有些好东西,现在就算是有钱也弄不到好东西啊!

    她转身就跑出门外,急的语调都变了,一点也不顾形象的大声嚷嚷:“快来人,人都是哪儿去了……”

    这边库房门的钥匙只有他们三人才有,外面还有四个人日夜轮流看守,本来他们都觉得这是万无一失的,可是现在这么多东西不见了。

    没一会儿,收到消息的顾修安和赵美香也都脚步匆匆的赶来,一看到里面的情形,哪怕是他们也觉得肉疼。

    “赶紧去找人,去找公安,我们这损失起码叁万多啊!”赵美香觉的自己这一年里要白忙活了,心疼的要命:“这里的人都不准乱动,免得破坏现场。”

    在她想来,最有可能的是看守的人合伙监守自盗,要不怎么可能把这么多东西偷走?

    这边本来就僻静,而且医院有规定不准医护人员过来,在现场的人也不算是特别的多,就是今天轮值看门的两个中年男人,还有赵家三人,加上一个唐宝。

    唐宝在边上听的有点疑惑,按着顾行谨说的,就算是赵家人把军队的东西都看成是他们自己的,也不至于说是叁万多啊?他们这是往上虚报?

    顾修安也是沉着脸大步离开去打电话报案了。

    唐宝倒是有点心虚了,心想:公安会不会带着警犬过来?然后警犬一闻就知道我是坏人?然后就把自己给抓起来了?

    我的妈啊,想想就是好害怕,早知道自己就不过来凑热闹了。

    这热闹虽然好看,可是要是把自己也搭进去的话,那代价就太大了。

    不是唐宝自己吓唬自己,而是顾行谨先前告诉过她,现在的警犬不多,一般的地方也很少养,可是新安省确实是有警犬的存在的。

    赵美香又看着瘫坐在凳子上的女儿问:“你是怎么发现的?”

    “她今儿来和阿爸说事,”赵琪琪指了指唐宝,红着眼睛道:“要走的时候,说是贺家让带一些近期的药回去,我就带她过来了,可是没想到一进门就发现不对劲了。”

    赵美香看了唐宝一眼,并没有怀疑她什么,又看了眼两个不安的看守中年汉子,开始盘问他们,她心里最怀疑的就是他们了。

    盘问后自然是一无所获,赵美香让他们去门口守着,免得有人误闯进来。

    唐宝现在简直是如坐针毡,小心翼翼的问:“那个,这里没有我什么事,我可以离开了吧?”

    “嗯,你走吧!”赵美香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不想她留在这看自家的笑话,可是见唐宝要离开的时候,心里一跳,厉声道:“你现在不准离开,你也是最早发现的当事人之一,你得留下,先坐着吧!”

    她也是突然之间才想起来了的,顾行谨他们回去后,就没有消息传过来,这要是他们空车回去的,这罪名可不小,绝对会引起轰动的,怎么可能风平浪静?

    自己真是太大意了,没有一直盯着他们,现在她得尽快给那边是熟人打电话,打听一下事情,这也有可能是他们被人家反将一军了。

    唐宝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能慌,也是坐在一边的凳子上安安静静的低眉顺眼的,心里却在盘算自己当初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赵琪琪却没有想到这么多,而是担忧的开口:“阿妈,这些药怎么会不见了?最要紧的是那几箱子补身子的好货,你说这么多东西,人家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偷运出去?”

    随即放低了声音:“你说会不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赵美香看着女儿带着几分恐惧的眼神,想到了一些传闻,也是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现在医院里的制度还不算特别的严格,而且送到医院里来的病人,也不可能都是能痊愈出院的,这有了死人后,自然是少不了一些匪夷所思的让人恐惧的传闻。

    虽然现在新社会也反对迷信,可是赵家的人心里还是相信这些东西的,所以不住在医院里,而是在外面造了房子。

    “不可能的,你不要胡思乱想!”赵美香反驳了女儿的话,自己也坐在一边的简易书桌后的空凳子上,从抽屉里拿出单子在看。

    可是唐宝的眼神秒悄悄的喵过去,却看见她拿着纸的手明显在抖。

    这次的赵家医院出的事情太大,公安的一支队伍来的很快,带头来的公安手里就牵着两只黑色和灰色的威风凛凛的警犬,开始牵着警犬四处走动,也有人上前开始盘问他们。

    唐宝很配合他们的问话,问完后那公安就让她坐下,自己去别的地方查探。

    两只警犬也四处嗅着来到了唐宝的身边,它们本来就是经过专门训练,用于追踪、搜捕的,虽然不叫唤,可是看着就让人害怕。

    特别是唐宝这样做了坏事的,小心肝更是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心里在拼命的祈祷它们赶紧离开,真怕它们太敏锐的嗅觉嗅出点什么。

    “汪汪汪……”一只警犬仔细的在唐宝身边嗅了嗅,就对她猛扑了过来。

    牵着它的公安只是很随意的牵着,一时不察,竟然被警犬挣脱了牵引绳,看着警犬庞大健壮的身子飞一般的扑向唐宝,吓了一大跳,惊慌的大喊:“小狼,你不能咬人!”

    唐宝在看见警犬扑过来的时候,被吓得差点躲到空间里去,好在她心里还清楚,知道自己要是在这么多人的眼神下消失,那就是会被人逮去关起来。

    而且在看见警犬的眼神那一刹那,她好像读懂了警犬眼神里的意思: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很喜欢你!

    她干脆闭上眼睛,僵着身子,准备承受这跨越种族的‘亲吻’,反正是拼着被警犬咬一口,也不能躲进空间的想法。

    没想到这警犬扑过来的时候来势汹汹,在要碰到唐宝的时候却迅速的温柔下来,落在她的脚边,伸出冒着热气的长舌头,舔了舔唐宝的手,就那样睁着大大的狗眼看着唐宝。

    “奇怪哦,小狼平时对人没有特别的依恋性,今儿怎么这么热情?”牵着警犬的公安也很郁闷,心酸,外加嫉妒,自己这侍候它吃,侍候它喝的,它对自己还没这么热情的时候,现在看见个好看的小姑娘就这殷勤的模样,真是色狗,不要脸。

    另外一只警犬看见了也想扑过来,可是有了前面的事故,牵着警犬的公安那是双手牵着牵引绳,让小虎只能慢慢的走过来,凑在唐宝边上献殷勤。

    唐宝见两只狗没有咬自己,这才松了口气,忍着心里的害怕摸了摸两只狗狗的脑袋,看见它们的尾巴摇的更欢快了,也忍不住傻乐:欧耶,太好了,我现在不用担心自己被狗狗咬了。

    这边的公安已经全都问话了一遍,队长又让人去找两个不当值的守卫,自己问他们:“顾同志,你们这有怀疑的人吗?”

    顾修安还没说话,赵美香已经神色凝重的开口了:“有,我怀疑是我爱人前妻生的儿子,因为和他爸爸之间有误会,这才和我们开了个玩笑。”

    唐宝听到她这话,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厉害,竟然能猜到顾行谨的身上。

    现在她只庆幸,自己没有让顾行谨动手,这样就不怕他们查。

    而且,她也知道这件事最后还是会怀疑到顾行谨的身上的,因为彼此双方的人都明白,顾行谨他们的一车军用药品,都是被他们给移花接木的弄到手,好让他受到处分。

    现在他们只要一查,就能查到他们没有受到处分,安全无误的把药品运到了军区医院,就知道这肯定是顾行谨他们动了手脚。

    可是就算是他们明知道这是顾行谨他们做的,也只能吃了这哑巴亏,因为任凭他们查,这也查不到蛛丝马迹。

    除非他们先承认自己动了军区医院的药品,可是这罪名就算是他们也担不起,绝对不敢说。

    顾修安一开始是没想到这一层,现在听了赵美香的话,气的直喘出气,怒道:“这畜生,这混账,这不孝的东西……”

    “公公,你不要这样说行谨,”唐宝摸着两只警犬,弱弱的道:“他是你儿子,你骂他是畜生,那你不就是那什么畜生的亲爹吗?”

    要是现在顾行谨在他的面前,他都能打死他,现在儿子不在,顾修安一腔怒火就发泄到了唐宝的身上,快速的过去,就挥着大手,准备给她几个耳刮子:“你个不孝的东西,竟然敢和我顶嘴!”

    唐宝自然是不会呆着乖乖的挨打的,可是她才准备避开,她身边的两只警犬不干了,瞬间张着满嘴利牙的大嘴就往他挥过来的手上咬去。

    “啊啊啊,疼死我了,快松手啊!”

    一只手被两只警犬咬住,那滋味肯定是极不好受的,顾修安这下真的是痛彻心扉了,凄厉的叫声简直是可以媲美鬼哭狼嚎。

    随行的公安赶紧去摸着警犬的身子,慌张的道:“小狼小虎,你们赶紧松口……”

    两只警犬毕竟是受过训练的,很快就松口了,可是顾修安的右手上已经是鲜血淋漓。

    他现在也顾不得别的,自己像火烧屁股那样往外冲,想来是去找医生处理自己的伤口了。

    赵美香见状心疼的不行,急的哭了起来:“这两只该死的畜生,你们把这两只畜生打死,给我们个交代,要不这事没完。”

    公安都集体沉默,别的不说,现在什么资源都紧张,就像是他们局里也只有六只警犬,这会遇到棘手的事情,带出来的还是最棒的两只警犬。

    而且可以说是他们看着两只警犬长大,陪着它们一起训练,平时自己都没肉汤喝,也不舍得亏待它们,把它们看成自己并肩作战的伙伴,怎么舍得活活打死它们。

    唐宝就更不用说了,两只狗都替自己出气,自己这要是不护着它们,那还真是畜生不如了。

    “赵院长,要不是你爱人口口声声骂畜生,又想来揍我,这也不会被狗咬是不是?”唐宝起身,毫不怯弱的看着她愤怒的脸,反而开始胡说八道:“可能是我爱人的公公真的是畜生吧?要不我爱人也不会看到狗就喊‘阿爸’啊,我平时觉得他有毛病……”

    边上的公安听到唐宝的胡诌,有一个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另外忍的辛苦的几个就只能抖动着肩膀了。

    “你,你……”赵美香真的没想到唐宝这小姑娘嘴巴这么恶毒,口口声声的骂自己的男人是畜生,再也维持不住平日端庄的模样,气的想上前收拾她。

    可是看着她身边的两条警犬的眼睛带着凶光的盯着自己,又不敢上前,干脆开始哭:“你怎么能说你公公,你们……”

    唐宝打断她的话:“别啊,你们这乱认亲做什么?我爱人的亲爸可是革命烈士,当初可是收到通知的!”

    赵琪琪忍不住跳出来骂她:“顾大哥怎么会有你这样不知所谓的老婆,我阿妈是你的婆婆,你这样就不怕被天打雷劈吗?”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外面传来了贺堂的声音,他带着贺知寒大步进来,看着他们微微皱眉:“唐宝同志是我特意请来给我爱人看病的,你们凭什么骂她?”

    贺知寒一笑,桃花眼更是像会放电一样:“肯定是看唐宝好欺负呗!”

    这边的队长也认识贺堂,赶紧上前敬礼,顺便把这边的事情交代了一下。

    贺堂点了点头:“既然这件事和这位小同志无关,那她我就带走了。”

    “参谋长,你不能带她走,”赵美香一听急了:“我怀疑顾行谨偷了我们药库里的药材,我怀疑她是同谋。”

    唐宝在心里暗暗的给她点了个赞,自己还是主谋呢,要是贺堂不来,自己还真的不好脱身,可是他们来了,自己就一点也不用担心了。

    哎,这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贺堂脸色一沉,这久居高位的浑身气势就出来了:“是吗?可是我能给她作证,唐宝同志完全没有作案的时间,人我大带走了,你们要是有证据,尽管去我家抓人,我绝不包庇!可是这无凭无据,空口白牙的一说,这人我也绝不会交给你们!”

    说完,对公安队长微微点头,转身就走。

    贺知寒笑眯眯的道:“唐同志,我们也走吧?”

    唐宝轻轻的揉了揉两条警犬的脑袋,郑重的说了句‘谢谢’,这才跟着贺知寒一起离开。

    赵美香哪怕再心有不甘,面对着参谋长还是不敢多说什么的,开始缠着公安,一定要让他们尽快破案……

    顾修安这边让医生仔细的处理好自己的伤口,就回到办公室开始打电话,一个个的电话打出去,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自己原本是想给顾行谨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天高地厚的,可是结果却是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

    现在他和那边的军区医院的负责人已经确定,顾行谨他们已经把手里的药品全都交给了军区医院。

    可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顾行谨是怎么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些药品运出去的?

    按说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而且门锁完好,门口守着的人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问题是哪怕他知道这是他做的,也不能明说……

    不过,自己要尽快的见到他,问清楚他把剩下的药都给藏哪儿去了,这可是一大笔钱的药品,要是不追回来,那就还要买药,下面一个医院的资金就没有了……

    过了好一会儿,赵美香也匆匆来到他的办公室,看见他就哭哭啼啼的开始告状:“唐宝真是太过分了,她竟然对着两只狗喊‘阿爸’,还说你早就死了……还有现在我们损失了这么多药品,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追回来,修安,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才好?”

    “不急,让我先想想,”顾修安没好气的骂了他们几句,很是头疼:“现在我已经确定了东西就在他的手里,可是你说他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能把这么多药品藏到哪儿去呢?”

    “我这边已经和公安说好,他们会让他过来说明情况。”赵美香幽幽的叹息一声:“现在这大的是长大了,翅膀也长硬了,不是你能掌控的了的了,现在就担心他们对你的另外两个儿子说些抹黑你的话,这要是连着他们也误会你不要他们了,这就难办了!”

    她的话,提醒了顾修安。

    他的眼神瞬间一亮:“对啊,我还有两个儿子,只要我把他们接过来,只要他们在我的手里,我就不怕他不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

    赵美香掩去心里的得意,他前面的三个儿子,一直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一开始不提起他们,是不想看见他们来到自己的面前添堵,可是现在这时候却顾不得了,这么多钱的药品不知去向,她只能打这个主意了。

    她装做一脸为难的样子:“可是我们不知道他们现在住的准确地方啊?”

    顾修安却不在乎的道:“这个好办,他们这才结婚,这结婚报告上就有地址……”

    ……

    唐宝可不知道他们把主意打到了顾宁谨和顾少谨的身上,想着自己现在还不能回去,在黑市上买了一些当地的小吃还有一些干货,就连着信给他们寄回去了。

    现在她也很安分守己的留在贺家,不敢在这节骨眼上出去黑市闹腾,反倒是趁着自己现在记忆里超级好的时候,开始研究起意外得来的两本医术,觉得这银针刺穴看着挺神奇的。

    不过,她也没有安生几天,在二月二十三的下午,顾行谨又来了。

    唐宝听到他是被公安传唤过来的,担忧的问:“这对你在部队会不会有影响?”

    “没事的,他们不敢说出事实的真相!”顾行谨看着她认真的道:“我们之间已经回不去了,那些东西就当是他们想要我们离婚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