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过后的肚子会觉得非常饿。

    唐宝真的不想离开温暖的床,可是肚子却开始咕咕叫的抗议个不停,她只好揉了揉自己的腰起床,心里打定主意,近期内顾行谨是别妄想自己给他弄补汤了。

    这把他补的太过,到头来还是自己受累,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她习惯性的想看手表,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把手表都给卖了。

    先前是为了给封安凑出来陆仟元钱,连自己最喜欢的手表都卖了,可是她自己都没想到又能弄来这贰万多的药品,前几天自己随意的出手一些,现在空间里就又有了壹仟多元钱。

    要是以后能看到合适的手表,自己还是买一个吧!

    她下楼的时候,看见贺堂心情很好的和两个女儿在一起吃早饭,顺便还说几句闲话。

    唐宝和他们打了招呼,自己也盛了碗玉米羹过来坐下吃。

    “唐姐,给!”贺玉欣剥好了个鸡蛋放到她的碗里,笑嘻嘻的道:“今儿天气好,我们去挖荠菜吧?刘婶已经去买肉了,我们晚上可以吃荠菜饺子,味道真的很不错!”

    唐宝忙着吃早饭,也就随意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贺玉杭羡慕的看了眼,却还是起身去拿自己的挎包,无奈的道:“等我这几天忙完了,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外面挖野菜,我先走了,再见!”

    贺堂也吃好了早饭,却没有急着走,而是坐到一边拿起来报纸开始看。

    唐宝十来分钟就解决了早饭,看见贺堂还在,平时这个时候他可是早就不见人影了,有点惊讶的问:“贺叔,你今儿不用去上班吗?”

    心里不怀好意的琢磨:难不成他昨儿太累了?今儿起来晚了觉得身子有点虚,想让自己给他好好补补?

    不过,看他脸色极好,就知道自己的揣测是不成立的。

    “等下就去。”贺堂眼神温和的看着她笑了笑:“来这边坐,我有事想问你。”

    唐宝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好奇的看着他:“贺叔有事尽管问就是。”

    “你贺婶婶现在恢复的很不错,我就想知道她大概还要调养多久才能痊愈?”

    虽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可是昨儿两人之间的缠绵还是让他恍如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今儿早上自己醒来后,看见她脸色红润的睡得香甜,让他很惊讶。

    以前她的觉很少,经常半夜醒来后就睡不着,整日懒洋洋的,却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现在却让他看到了希望,少年夫妻老来伴,他还是希望自己和她这辈子都能好好的白头偕老。

    唐宝听到这话,也很正色的道:“婶婶的身子是已经调养的差不多了,可是贺婶婶的先天性心脏病我现在也没有法子能彻底的医治!

    但是只要她保养的好,不要太累,太钻牛角尖,也不要太过刺激她,这病对于她的寿命没有太大的影响。”

    贺堂听了点了点头,笑容更甚:“你现在的药她吃着确实好了很多,要是可以的话,你能多住一段时间吗?”

    唐宝觉得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自己已经可以离开了,留下一些调理身子的药和食补的方子就好,正要开口拒绝,就听到电话铃声响起来了。

    贺堂就对她笑了笑,自己先去接电话……放下电话后,一脸担忧又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和我去一趟公安局,行谨和顾先生不知为什么打起来了!这混小子,我都再三告诉他忍忍,怎么就忍不住动手呢?”

    唐宝赶紧为他辩解:“那我们赶紧过去,顾叔,肯定是他太过分了,行谨的性子其实挺好的!”

    贺堂边上的警卫员早就开车等在外面了,他们上车很快就到了公安局里,看见两个男人脸上都是青青紫紫的,唐宝赶紧来到顾行谨的边上给他把脉,确定只是皮肉伤这才松了口气,低声问:“你怎么和他打起来了?”

    打架的理由顾行谨自然是绝口不能提的,只能低声安抚她:“是他在外面等我,还指责我偷了他家的药,我一时忍不住这才和他动手……”

    顾修安在看着贺堂和唐宝一起进来的时候,心里越发觉得这其中有猫腻。

    虽然说现在对于男女关系确实比较严,可是有些东西你是完全禁止不了的。

    就算是表面上禁止了,可是暗地里的勾当谁知道呢?这能被逮住的有作风问题的男女,那都是运气不好,或者是不够小心谨慎。

    可是面对着顾行谨他敢说的话,在贺堂面前是完全不敢说的,反倒是只能诉苦:“参谋长,你看看我这做老子的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打成这样,他这是不孝,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你们都太不像话了,”在这种场合,贺堂自然是不会明着偏帮谁,反而是板着脸道:“你们之间的父子问题,现在要等我们这边的人查清楚再说,要是你真的是他的老子,不管你是不是失忆,为什么会失忆,这都得有个说法!至于这次你们药品被窃一案,要是最后查出来确实是顾行谨做了手脚,我们自然不会包庇他;可是这要是查出来和他无关,你也别想无缘无故的冤枉人家!”

    顾修安只觉得自己要被气的吐血,要不是贺堂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公安怎么会查不出来有用的东西,除非这世上有鬼,或者是神仙,要不这么多的药品怎么可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且,他这话明摆着是告诉自己他要护着顾行谨!

    “贺参谋长,”顾修安虽然心里郁闷的要死,却还是不敢和他大声,只能和他诉苦:“你也知道现在药品紧张,我这些药要是追查不回来,那损失实在是无法估量,而且其中有一部分是补品,是叶首长他们早就指明要的,现在全都没了,你说我现在能不急吗?”

    “而且我们父子间有矛盾,我这才怀疑他是不是因为记恨我忘记他们,这才给我开玩笑!”

    他这话说的很漂亮,不仅拿首长出来压他们,也把这件事说成了父子间的矛盾。

    贺堂却知道现在的叶首长确实是很关照赵家,当初叶首长还是小队长的时候,就是赵美香的大哥把他从死人堆里救出来的。

    说起来,赵家的男儿们做为军医,确实在战场上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救了无数人的性命,实在是很令人敬佩。

    可是好笋出歹竹,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女儿却没有赵家人救死扶伤的革命意志,反倒是喜欢趁机搂财。

    贺堂眼神锐利的看着他,淡淡的道:“顾先生,你或许是赵家的好女婿,可是你不是一个好父亲,要不你不会用这样的罪名去诬陷你的儿子,就现在这情况,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他的亲爹!”

    顾修安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是明晃晃的嘲笑自己,而且他最恨别人说自己是上门女婿,脸色一变正要说话的时候,赵美香和赵琪琪进来了,看见两人的样子,都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修安,你这是怎么了?”赵美香瞬间红了眼睛,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你千万不要吓我,你明知道,你就是我们的主心骨,我,我好担心你啊!”

    顾修安瞬间觉得自己重要起来,虽然她家的规矩是院长只能是女儿,可是医院里的什么事情,赵美香都是很听他的话,而且她无论是生活里还是医院里的事,都是很依赖自己。

    “我没事,就是和那个不孝子起了点矛盾。”顾修安说完又瞪了顾行谨一眼,觉得这儿子就是自己上辈子的死对头。

    赵琪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红着眼睛抽抽噎噎的道:“顾大哥,阿爸他心里其实真的很想你的,你们毕竟是亲父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

    顾行谨只是扫了她一眼,就冷漠的道:“这位女同志,我和你不熟,请你不要这样叫我,会造成我的困扰的!”

    赵琪琪觉得他这话比刀子还锋利,瞬间让自己柔软的心体无完肤。

    最主要的是这里面这么多人,他这话也太让自己下不来台了,明摆着说自己是作风有问题,又羞又气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就转身跑出去了。

    赵美香也被他气死了,转身走过去,在大家觉得她会说什么的时候,她却嘭的跪在顾行谨的面前,痛哭流涕的道:“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觉得我抢了你亲妈的位置,可是你爸爸是真的受了重伤这才忘记你们,你不要记恨他好不好?我只求你把救命的药品还给我们,医者父母心,那些药能救很多人的性命啊!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只求你把这些药还给我们……”

    她这一跪,虽然是示弱,可是却也是趁机显得自己可怜又无助,还显得自己特别高尚,这医者父母心都出来了。

    顾行谨自然是很快避开她这一跪,神色淡淡的道:“我相信我们华国的政策,也相信党和领导会还给我一个清白!至于顾先生是不是我亲人,我也会等组织上的调查!”

    顾修安上前扶起自己的老婆,温声安慰:“美香,我们先回去,现在我已经有点头绪了。”

    赵美香满脸信赖的看着他,一脸温顺的点头:“好,我都听你的!”

    她知道,他已经查到了地方,也联系到了那边的人。

    可是也知道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动手,现在,顾行谨把他逼到了绝路上,终于让他不顾一切的想要逼顾行谨妥协了。

    不管这些药品还能不能找回来,可是他和他前妻儿子们之间的父子亲情已经走到了尽头,这才是她最期待的。

    她赵美香喜欢的男人,眼里心里只能有她,和她给他生的儿女,决不能允许别的人来到他们的眼里。

    ……

    顾行谨这模样,自然是要歇两天才能回家。

    其实他这都是自己算计好的皮外伤,真的不严重,再加上唐宝在边上给他敷了药,很快就好的差不多了。

    眨眼就到了二月二十六的早上,唐宝醒来看见他穿着整齐的坐在床前的凳子上傻愣愣的看着自己,无奈的咕哝:“我都习惯醒来见不到你了,这猛一看见你这样盯着我,就像是想把我给卖了的样子,我会被你吓死的!”

    “瞎说什么呢,我怎么舍得卖了你,那我这辈子可不是要打光棍了吗?”顾行谨看着她笑的很温暖:“老婆,你闭上眼睛,我送你一样东西。”

    唐宝还是很喜欢收到礼物的,很听话的闭上眼睛,好奇的问:“老公,今儿是什么好日子?你还送我礼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