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没有说话,从兜里掏出一块崭新的女士浪琴手表仔细的戴在她那纤细白皙的手腕上扣上,低头温柔的吻了吻她的额头:“老婆,你嫁给我后,我还没送你礼物过,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

    唐宝睁眼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眼睛一亮,表盘不是圆的,而是长方形的,看着特别精美,惊喜的道:“好漂亮啊,我好喜欢,谢谢你顾行谨!”

    他看她脸上的喜色不像做假,还小心翼翼的拿下手表爱不释手的把玩,这才松了口气,笑着道:“售货员说是才来的新款,我先前还担心你更喜欢圆的呢!”

    “不,我更喜欢这种,这个手表我这辈子都会好好珍惜的!”现在的手表表盘大都是圆的,但是唐宝更喜欢的还是这种长方形的,忍不住心里的欢喜,搂着他的脖子在脸上亲了好几口:“我男人真是太有眼光了!我好喜欢你送的手表,也喜欢你!”

    顾行谨被她哄得心花怒放,说真的,这表还真不便宜,花了他贰佰贰拾六圆钱和十多张钟表的票才从国营商店里买来的。

    这些钱都是他这些日子节省下来,还有当初‘打劫’了唐红军的手表转手卖了,这才凑够这钱,那些票也是从战友那用唐宝给自己抽的香烟换来的。

    他虽然喜欢抽烟,可是更想自己送给唐宝好点的礼物,此时看着她惊喜的模样,觉得什么都值得了,自己以后也要多给她买好看的衣服,皮鞋,还有更好看的手表。

    他真是太喜欢看见唐宝高兴的模样了。

    唐宝把手表带上后,才伸手攀着他的肩膀,故作凶巴巴的开口:“老实交代,你每个月都给我叁拾元钱,你自己留下的也不到肆拾元钱,你还要自己用,哪来的钱和票买这么贵的手表?”

    他忍不住笑:“哈哈,你忘记了,去年的时候我和知寒不是收拾了那唐红军吗?怕他怀疑我们,就只好当了一回‘抢劫犯’,这表还是商店里买便宜,这票都是我和战友们换的……”

    “我还真是忘了这回事!”唐宝总觉得他今儿好像特别的开心,怀疑的问:“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赶紧交代清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顾行谨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低声道:“今天也是我的生日!”

    唐宝一愣,随即赶紧凑上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生日快乐!你等着,今儿我去给你煮鸡蛋面。”

    “不用了,我们还是出去吃吧?”顾行谨觉得这毕竟是别人家,自己这还是低调点好。

    唐宝明白他的意思,笑着点头:“那我们等下少吃点早饭,出去吃面条。”

    她觉得这虽然是小生日,可是却是自己陪着他过的第一个生日,自己怎么也要和他一起吃碗鸡蛋面。

    ……

    唐宝这半个多月几乎是都在这边走街串巷,很快就带着顾行谨来到自己最喜欢的一家面店,看着里面人不多,就让他先坐下,自己去和柜台上择菜的大嫂说了几句,递给她壹元钱,人家就高高兴兴的带着她去了后厨,让自己的男人把位置让出来。

    唐宝先拿了两个鸡蛋用温水洗干净放到锅里煮,面团是早就揉好的,擀好的,唐宝就是拿起菜刀切一下……

    顾行谨看着她进去后厨,就明白她想做什么了,心里欢喜极了,嘴角带着笑意的坐在那等着她给自己做面条。

    想到自己去年过生日的时候,还在外出危险任务,可以说是时刻要警惕不能放松,免得自己的小命丢了,还是晚上躺在床上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可是现在自己已经有了世界上最好的老婆,有了一个家,以后还会有自己的儿子或者女儿,会是最幸福美满的一家。

    唐宝端着一碗面条放在他的面前,笑的很温柔:“生日快乐,吃碗鸡蛋面吧!”

    他们先前是在贺家吃了早饭才出来的,她放的面条就不多,不过男人的胃口很不错,把两个白煮蛋和面条吃的干干净净,连点汤都没剩下。

    “阿宝谢谢你,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面条,”他看着她笑得格外的开心:“我希望以后自己的每一个生日,都能吃到你亲手给我做的鸡蛋面!也希望我能陪着你过你的每一个生辰!”

    唐宝虽然心里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却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扫了他的兴,反而是笑着点头。

    两人又去国营商店里逛了一圈,可是兜里有钱却没有票,转了一圈,还是直奔东边的黑市去,唐宝给他买了块灰色的料子,准备给他做身中山装,还给他买了双皮鞋。

    当然,在他的要求下,自己也选了灰色细格子的料子,也买了鞋子,顺便把料子送到接私活的裁缝家里,让量好了尺寸,这才心满意足的一起离开。

    可以说自从结婚后,他们两人还真没几回这样悠闲自在的在一起逛街,在家的时候有那么多的小灯泡,现在最可惜的是不能手挽手,可是能这样一起走就已经让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傻笑。

    出来的时候就说好他们要在外面吃了午饭再回去,唐宝现在手里有钱,在吃的方面自然是不会委屈了自己,挑了个不要票的小饭馆,听到还有半只红烧鸡块也要了,还要了个白菜炒肉,蒜泥荠菜和一盘蛋花汤。

    唐宝对他挤了挤眼,俏皮的道:“这些都是他们免费提供的,我们可不能客气。”

    反正她这空间里也不会过期,而且她准备在各处的黑市上把药品都慢慢卖掉。

    说真的,现在的人没几个舍得去医院,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能熬就熬,不行自己买点药。

    而且黑市上大都是普通人的交易场所,像有票有钱的更喜欢去国营商店。

    “你说的对!”顾行谨笑着把鸡翅和鸡爪都夹到她的碗里,结婚虽然还没一年,可是他也知道点她的喜好,吃鸡喜欢吃鸡翅和鸡爪,吃肉喜欢啃骨头。

    两人吃的饱饱的,这才一边说话,慢慢的走回家,顾行谨还准备进山打猎:“你这不是能藏东西吗?我们回去后悄悄的进山,我听说那边的深山里野猪经常开春或者秋收的时候经常下山糟蹋庄稼,到时候我们这是一举两得!”

    “对啊,还可以顺便采药!”唐宝心里也很欢喜,这下自己空间里的野物也可以偷渡出来。

    两人一路研究着发家致富的主意回到贺家,贺玉欣从他们的后面骑着自行车赶回来,急的不行:“姐,姐夫,你们这是去哪儿了,我这都骑车找了你们一个多小时了!”

    唐宝以为她在家无聊了,扬了扬手里的东西,笑着道:“给你买了好多好吃的,爆米花,糖面球,什锦果脯……”

    贺玉欣把自行车停在他们的身边,急着道:“是赵家打电话来了,说是把姐夫的两个弟弟给接来了!”

    “什么!”这下顾行谨和唐宝脸上的笑意真的瞬间都不见了!

    顾行谨可不会相信他这是良心发现,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弟弟,肯定是想要借此逼迫自己,赶紧问:“你知道赵家住在哪儿吗?”

    ……

    顾修安是通过这边的路子,请人直接打电话给魏阳市的市长余中华的,这边余中华就让儿子直接开车去陈联大队接人,说是孩子们的亲爸还活着,现在才和顾行谨相认,直接就让他们来接上兄弟去上火车,到那边一家团聚。

    护送顾宁谨他们的人没到新安省就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已经快要是中午时分了,这边顾修安的车子已经等在外面,父子三人相见,明明是亲骨肉,本该是最亲密的人,可是却和陌生人见面一样。

    顾宁谨倒是还记得他,毕竟当初他也快十岁了,可是这一次的事情却让他很警惕,自己和弟弟简直是被押着来的,连唐明远想跟来,人家都不愿。

    而且,要是他和自家大哥相认的话,大哥肯定会告诉他,顾玉郡也在自家,怎么可能不让妹妹一起来,这其中肯定是不简单,他严重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自己那‘死而复生’的父亲!

    顾少谨在他离家的时候还是个三岁的小孩子,自然是早就不记得他了,对他的认知只有是黑白照里的‘父亲’,此时看见活人,一脸好奇的打量他。

    顾修安对这两个孩子也没什么记忆,可是看着他们脸上的凤眼,倒是和记忆里的两个孩子相融合,笑了笑:“怎么了,宁谨,少谨,忘记我是你们的阿爸了?还不喊人?”

    顾宁谨没喊他,反倒是开口问:“我大哥和大嫂呢?”

    顾修安心里就明白,这个儿子估摸着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幸好自己防了一手,让他们上车,好脾气的笑了笑:“他们很快就会过来的,我们先回家吧?家里有弟弟妹妹在等你们呢!”

    “好厉害,还有车!”顾少谨率先钻进车的后面,好奇的在车里东摸摸西碰碰,活脱脱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一脸兴奋的笑:“阿爸,这是你的车吗?”

    顾修安听到小儿子喊自己,也笑着点了点头。

    顾宁谨凤眼清冷的看了看自己后面的两个中年汉子,又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自己就坐到了前面副驾驶的位置。

    一个中年男人见他们都上车了,自己就坐到驾驶的位置上开车离开火车站,留下的另一个中年男人招呼送顾宁谨他们过来的两个男人上了另外一辆有点旧的吉普车。

    赵家不仅在新安省有医院,在椒江镇上还有个医院,边上也有套房子,就是赵美香的母亲带着他们的龙凤胎儿女住的地方。

    老人家恋旧,不喜欢搬来搬去,就没有和他们一起去新安省。

    这边的房子是四合院,里面很宽阔,放了不少花草,顾宁谨进去的时候瞄了一眼,司机就守在大门口,看来是很防备他们。

    顾少谨却是一路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时不时惊叹,一点也不怕自己二哥板着脸瞪自己,此时进门显得很满意,双手叉腰,大笑着道:“太好了,我们以后就能住在这么好的地方了!阿爸,你真是太厉害了,不过我现在饿了,家里有好吃的没?”

    顾修安觉得自己这个小儿子有点傻,他都不认识自己,可是自己说什么他都信,自己问什么他就会说什么!

    不过,这傻儿子总比那厉害的想弄死老子的大儿子,还有一看就精明的二儿子好!

    “我带你们去厨房,他们肯定在等我们吃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