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美香看见他带着两个年轻的男孩子进来,看到他们的样子后,心里别提多不痛快了:为什么他们在乡下也能长的这么好看?

    大的那个已经有一米七左右了,肌肤是很健康的小麦色,少年虽然还带着点青涩,可是那俊眉凤眼,哪怕是穿着一身打着补丁的半旧蓝色工装,也不能遮掩去那俊朗的五官。

    小的那个就显得白白胖胖的,好奇的东张西望,显得很活泼憨实。

    “那是你们的奶奶,还有这是你们的阿妈,这是你们的弟弟和……”

    顾修安还没说完,顾少谨已经瞬间拉着顾宁谨的手‘嗷嗷’的嚎哭起来:“二哥,我们快跑,你不是说我们的爷爷奶奶早就死了吗?这大白天就见鬼了,再不跑就要被鬼吃掉了!”

    原本坐在凳子上露出慈祥笑容的赵老太太,这下笑不出来,她这个年纪最忌讳的就是‘死’和‘鬼’这些字,可是又自持身份,不能和十几岁的小孩子计较,只能自己深呼吸……

    顾修安的脸色也不好看了,板着脸道:“乱嚷嚷什么,有没有规矩,我是让你们喊赵奶奶!”

    顾宁谨拉住弟弟,皱着眉头解释道:“你又不是没看见过照片,我们的奶奶哪有像她那么老?这不是鬼,是别人家的奶奶。”

    好吧,这个‘老’字她也很忌讳!

    赵老太太觉得自己再也待不下去了,深呼吸后,自己起身离开,硬邦邦的道:“我头疼,先去躺一会!”

    她怕自己再不离开,等下不是被气的吐血,就是忍不住揍人了!

    “差点吓死我了!”顾少谨这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大大的松了口气,就赶紧来到桌子边坐下,看着桌子上砂锅里有鸡肉,一点也不客气的用筷子翻找到鸡腿,就开始用手抓着啃起来,含糊不清的道:“饿死我了,真好吃……”

    老天啊,做个调皮的孩子也真是不容易啊!

    二哥在路上就交代过他,要是到这边发现不对劲,就要看自己的表现了。

    出了车站没看见大哥大嫂,就知道他们这不像是探亲,倒像是人质了,他接到二哥的眼神后,就开始不遗余力的表现自己了。

    幸好他这几年也被家里的哥哥们‘欺负’的习惯了,难得有机会可以放肆一下,自然是不会辜负二哥的期待!

    赵建华和赵爱华这对龙凤胎兄妹在边上看见他啃着一个鸡腿,还把另外一个鸡腿也夹到碗里,两人相视一眼,都冲过去推打他:“坏人,不要你在我们家!”

    “不准你吃我们的东西,滚出去!”

    赵建华和赵爱华这对龙凤胎兄妹平时深受赵老太太的宠爱,脾气自然不会小,而且小孩子都护食,自小到大,这鸡腿都是他们兄妹一人一个,这被别人抢了,又怎么能罢休!

    可是他们才七岁,顾少谨比他们大了四年,这几年的饭可不是白吃的,他混迹黑市的时候,睡觉都在枕头下藏菜刀的主,现在又是山上地里乱蹦,对付这两个小屁孩,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他本来是坐在凳子上的,看见他们冲过来的那一刹,刚想动手,眼睛瞄到自己哥哥对自己笑了笑,瞬间反应过来,自己躲到了桌子底下,随即从另一边窜出来,抱住顾修安的大腿嗷嗷大叫:“阿爸,你不是说这是我家吗?为什么弟弟妹妹不喜欢我?别人都说我们是没爹没妈的小兔崽子(你个老兔崽子),我都很多年没吃过鸡肉了,为什么不让我吃……”

    在顾少谨的心里,没印象的父母对他来说真的可有可无,就算是在车上有点好奇,现在看他们这嫌弃的神色,那心里是一点孺慕之情也没有了。

    在他最需要他的时候不在,现在又想算计自己,那自己这儿子也太倒霉了吧!

    顾修安本来是要发火骂人的,可是听到自己的儿子说的这么可怜,心里一酸,骂人的话就噎在喉咙里了,可是低头一看这小兔崽子油腻腻的双手抱着自己的大腿,皱着眉推开他,无奈又嫌弃的道:“起来好好说话,谁让你这么无赖的!”

    赵美香咽下要骂出口的话,她还真没想到自己这招来了个小流氓,自己上前一手拉着一个孩子,捏了捏他们的手心,温声道:“谁让你们这么没礼貌的,这是你们的二哥和三哥,忘记妈妈交代你们的话了吗?赶紧和哥哥道歉!”

    两个孩子虽然是被赵老太太娇宠着长大的,可是却最怕自家妈妈,也早就被妈妈仔细的教导过,现在被妈妈拉着,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喊人:“二哥,三哥!”

    “哎,真乖,以后我带你们去玩!”顾少谨眉开眼笑的看着他们,很不要脸的加了一句:“以后鸡腿都是我的!”

    龙凤胎兄妹嘴一瘪,差点哭出来!

    顾少谨就像没听到一样,站在那眼神冷漠的看着他们。

    赵美香看见贾婶把饭都盛出来了,就强撑着温柔的笑容招呼大家坐下吃午饭:“饭菜都要凉了,我们赶紧吃饭!”

    他们都以为顾宁谨这么一脸倔强的模样,肯定是要三催四请才会过来坐下吃饭。

    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一听到说吃饭,就来到顾少谨的身边坐下,拿起筷子就夹菜吃饭,筷子一点也不含糊的只往鸡肉里夹。

    赵美香想到还要用到他们,干脆眼不见为净,自己给自己的儿女夹了菜,面对他们不满的神色,带着点警告的开口:“别忘了我教你们的规矩,给我好好吃饭!”

    顾修安坐在主位,看着自己左边的两个儿子狼吞虎咽,右面的一双儿女嘟着嘴,脸上都是委委屈屈的模样,对面的老婆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也笑了笑:“你也赶紧吃饭,等下给琪琪打个电话!”

    ……

    赵琪琪接到自家阿妈的电话后,心里就很兴奋,拿起电话拨到了贺家,告诉贺玉欣顾行谨的两个弟弟来找亲爸爸了!

    然后,她就和医院里的几个主任说了一声,自己满脸兴奋的回家洗的香喷喷的,在衣柜里翻找着新衣服开始好好的打扮自己。

    虽然说现在是不允许铺张浪费,也不允许大家描眉画眼的,她还是描眉画眼的,又拿出雅霜仔细的抹了好几遍……

    等到一看手表,自己已经打扮了两个多小时了,现在都快下午三点了,他怎么他还没来找自己?

    就算是他不知道自家住在哪,可是有贺家的人在,这也能给他带路啊?难不成唐宝不让他来?

    就在她的胡思乱想里,听到了敲门声,瞬间让她眼睛一亮,自己下楼前还特意从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这才兴高采烈的去开门。

    “顾大哥,你怎么过来了?快请进!”她打开门后,笑着请他进来,可是看见后面的唐宝,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你怎么也来了?”

    唐宝闻着她身上的香味,还有明显是特意打扮过的脸蛋,粉红的外套,黑色的裤子和圆头黑皮鞋,忍不住笑了笑:“我这不是担心自己的男人被有些人占便宜吗?这就只好跟来了!”

    这话让赵琪琪怎么接?

    她干脆不理她,自己转身看见顾行谨站在大厅里四处打量,笑着道:“你弟弟不在我这,你要是想见他们,那就和我一起走吧?”

    虽然这个男人先前对她不客气的言语,确实让她很伤心,可是她还是想再努力一下,主要是她不甘心自己还比不上一个乡下丫头。

    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他的两个弟弟在自家,他只要跟着自己去,到时候在外面过夜,自己做点手脚,还不信能不把他手到擒来。

    顾行谨凤眼里满是杀意的盯着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意:“说,他们现在在哪?你不要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会对你动手!”

    她被他的杀意吓得无意识的退后两步,这和自己想的不一样,这个时候他不是因该好好的求自己吗?

    “我,我说了带你去!”她觉得自己的心意被他践踏了,红着眼睛道:“你弟弟也是你阿爸的亲生儿子,虎毒不食子,你至于这样凶我吗?”

    “别和说废话!”顾行谨很不耐烦的看着她,要不是自己面前这女人廋的和纸片人差不多,禁不起自己动手,他早就出手收拾她了,厉声道:“说,他们现在在哪?”

    赵琪琪看着他一点也不温柔的模样,心里瞬间拔凉拔凉的,眼泪忍不住往下落:“我不知道他们在哪,你能拿我怎么着?”

    顾行谨觉得自己已经是忍无可忍了,抬腿就踢向她的膝盖,看着她瞬间跪在自己面前,声色俱厉的道:“别以为我不会对女人动手,在不老实交代,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赵琪琪没想到他真的敢对自己动手,哦,是对自己动脚。

    他的脚劲不小,让她措不及防之下,整个人就双膝跪地,水泥地让她的膝盖瞬间火辣辣的疼,疼的她忍不住哭了出来:“你敢对我动手,你不是人,我实话告诉你,我不知道他们在哪!”

    她这也是被气疯了,最主要的是觉得自己的一腔深情被他辜负了,既然他这样对自己,那么,自己为什么要让他称心如意呢?她就偏偏不告诉他,他们现在在哪落脚。

    她对自家阿妈的手段很有信心,肯定是能把他们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顾行谨觉得自己面前这女人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可是也知道自己真的不能打死她,心里琢磨着他们会去哪?

    唐宝进来后就在边上看着,此时见他难掩浑身的怒火和焦虑,还真的担心他一不小心把人打死了,上前低声道:“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警?”顾行谨不解的看着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罪名报警。

    “拐卖儿童啊!”唐宝对他眨了眨杏眼:“毕竟你的亲爸战死沙场,现在你的两个弟弟被顾家人挟持,想让你去军区医院偷药出来,你自然是不愿意和他们狼狈为奸,我们相信政府和党一定能把弟弟们救出来的!”

    “你胡说,你血口喷人!”从地上艰难的起来的赵琪琪听到她这编造的罪名,气的扑过去就想打她。

    唐宝用眼神制止顾行谨上前,自己快速的避开她的巴掌的同时,一手揪住她的长发,一手给了她清脆的一巴掌:“我早就想揍你了,有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吗?看我的男人那眼神就像是饿狼看见了羊,老娘不发威,你还敢把我当死人啊!”

    赵琪琪本来就瘦,这身子也不大好,那都是娇养着长大的,想打唐宝,那根本是自不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