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琪琪已经快气疯了,现在的她头皮火辣辣的疼,脸上被打的更疼,不顾一切的抬脚去踹她,尖叫怒骂:“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唐宝利索的避开了她腿的攻击,揪住她长发的手一用力,逼得她只能抬起脸,顺便再给了她一巴掌:“你个傻帽,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我为什不敢打你这样的坏女人,你以为你是谁?狗眼看人低很爽是不是?我现在打你也很爽!老娘警告你,下回再敢用你的狗眼看我的男人,信不信我打瞎你的狗眼!说,他们现在在哪儿?”

    赵琪琪被打的脸上火辣辣的疼,明白自己不是她的对手,自然是不想告诉她,就干脆哭着骗她:“别打了,别打了,他们在临安县!”

    心里恶毒的想,等你们去了临安县找不到人回来的时候,一来一回最起码三天时间,看我不打电话让我阿妈教训他们,把你们给我的耻辱加倍的还回去。

    不知怎么的,唐宝现在的五感特别的敏感,明显能感受到她的心声,气的再给了她两巴掌,怒道:“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现在还敢糊弄我们,信不信我抽死你!”

    她恐吓她:“反正你家现在除了你也没人在,就算是弄死你也没人知道,等到晚上把你拉出去往山里一扔就行,说不准我那公公还会拿钱好好谢谢我们呢,免得你分了赵家的家财是不是?”

    “呜呜呜呜……好疼,你别打了,我说!”赵琪琪从来没被人这样揍过,现在只恨自己为什么不长眼,招惹上这母老虎,哭哭啼啼的道:“他们在椒江镇上的老家里,我奶奶就在那!”

    “早说不就好了吗!”唐宝深深的觉得做坏人比较爽,松开她后阴森森的笑:“现在我们带你去找你奶奶,要是去了那里见不到人,那你也可以变成鬼了。”

    赵琪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可是还真的不敢反驳她的话,又不甘心自己被他们挟持,想到书房里有电话,只要自己寻个机会进去锁好门,再打电话求救……

    “别打什么鬼主意!”唐宝一直盯着她,露出一脸姨妈笑,阴恻恻的道:“被我发现你的话,说不准你就变成鬼了,要是不相信可以试试啊!”

    赵琪琪被她笑得浑身一哆嗦,心里衡量了一下,估摸着自己没有这机会,还是留着小命在,不怕没柴烧!

    顾行谨在一边看着温柔乖巧的老婆,在知道自己的弟弟们不见后,却被迫变得这么凶悍,她这是把自己的弟弟们当成了亲弟弟啊!

    自己真是何其幸运,这辈子能遇上一个这么好的姑娘,让他就像是吃了一嘴糖,甜丝丝的连心窝里都是甜蜜的要命。

    因此,完全放飞自我后,怕吓到自己男人的唐宝,看见了他一脸温柔缠绵的看着自己……难道他也被自己这凶悍的样子吓傻了?

    赵琪琪被迫离开家门,看见他对母老虎笑得这么荡漾,心里诅咒他们不得好死,也盼着自家阿妈能出手把那两个小的收拾的服服帖帖,也好替自己出口气。

    ……

    下午三点,赵美香在书房打电话给自己的大女儿,却是一直打不通,心里莫名有点不安,偏偏这个时候,耳边又传来了小女儿尖利的哭声,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抽一抽的疼。

    她觉得要是让他们在这住久了,自己都会被逼疯。

    自己现在对他们不能打,她觉得自己不一定打的过他们;也不能骂,免得破坏了自己的好形象。

    可是这两个小混账大的像是躲在黑暗里的狼崽子,好像随时会跳出来咬断你的脖子;小的嘴巴甜,不,是嘴巴毒的让自己很不得把他的嘴缝起来。

    现在听到女儿的哭上,她也顾不得大女儿了,急着去看自己的小女儿怎么样了。

    自己明明告诉过他们,让他们兄妹午睡后就去自家阿妈的房间里写字,也不知道为什么又不听话的跑出来被熊孩子欺负了。

    不是兄妹两不听自家妈妈的话,实在是他们年纪还小,而且向来在自家是爱做什么做什么,睡觉起来后被奶奶拘在身边写了会字,就觉得很无聊,就借着想喝牛奶的借口,让赵老太太去泡牛奶了,兄妹两就趁机溜出来滚铁环。

    他们玩的正高兴呢,贺少谨就打着哈欠出来了。

    他们兄弟在火车上被人盯的紧紧的,这这里反倒是两人睡一个房间,兄弟俩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通话后,他才睡了会,现在被自家亲哥一脚踢醒,让睡得正香的他郁闷极了。

    可惜顾少谨被自家亲哥压得死死的,不敢表达自己的不满,可是没关系,外面的两个不是等着自己欺负吗?

    他走出来看着他们幼稚的滚铁环,而那个小丫头笨手笨脚的,用铁钩子推着铁丝圈滚着走的时候,铁圈子时常倒在地上。

    赵建华却熟练的操控着铁环哈哈大笑:“你是比不过我的,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顾少谨露出个坏笑,上前就夺过赵爱华手里的铁钩子,笑嘻嘻的道:“赵建华,和女的比,就算是赢了也胜之不武,我们来比!输的说自己是小狗,学狗叫怎么样?”

    赵建华可不认为自己会输,再者他现在才七岁,正是争强好胜的时候,“好,不准反悔,谁要是输了不学狗叫,那就是小狗!”

    站在边上的赵爱华看见他们欢快的满院子乱跑,那个坏人抢了自己的东西,自己的哥哥还和他玩,气的哭了起来:“坏人,那是我的,你还给我!”

    顾少谨当成没听到,推着铁环跑的更起劲了。

    反倒是赵建华现在有了旗鼓相当的对手,玩的正起劲,嫌弃的骂了妹妹一句:“哭什么哭,吵死人了,走远点,别妨碍我们!”

    赵爱华被自家哥哥这样嫌弃,瞬间哭的更大声了。

    里面的赵美香出来,看着院子里他们跑的欢快,再也忍不住了,怒道:“你们都给我停下!”

    赵建华被自家妈妈的声音吓得手一抖,铁环就倒在地上了,看到顾少谨还在滚,明显是自己输了,这才也不乐意了:“妈妈你吼我们做什么?我和哥哥正玩的起劲呢,这下害的我要学狗叫了……”

    赵美香气的身子都抖了抖,很想告诉自己的儿子:这不是你哥哥!你只有亲妹妹和亲姐姐,没有哥哥!

    可是她不能当着顾少谨的面这样说,只能一口老血往肚子里咽下,瞪着自己的儿子不满的道:“都和你说多少回了,你这做哥哥的要让着点你妹妹,你怎么就是不听话,给我进房去好好反省!”

    泡好牛奶的赵老太太走出来,皱着眉不满的看了眼自己的女儿:“你对我孙子嚷嚷什么?就不会好好的和孩子说话吗?”

    对于她来说,自己的几个儿子都死了,自己的男人也没了,现在这孙子就是自己的眼珠子,自然是舍不得他受一点点的委屈。

    说真的,要不是因为女儿和自己说这回是为了贰万多元钱,她早就让人把那两个顾家人赶出去了,真是看着就不顺眼,要是他们委屈了自己的孙子和孙女怎么办?

    赵建华见自己的靠山来了,瞬间就哭着跑过去,抱着赵老太太的腿就开始哭:“呜呜呜,奶奶,我又没做错,妈妈就骂我……”

    这个时候,顾修安从外面走进来,看见院子里自己的儿子女儿都在哭,就只有顾少谨眼神直愣愣的看着他们,还以为是顾少谨欺负了两个孩子,顺手拿起角落里的晒衣杆就对准他的臀部用力抽去,怒道:“你这小混账,就不能消停点吗?再敢欺负弟弟妹妹,看我不抽死你!”

    顾少谨这个时候,是因为看见赵建华对着赵老太太亲热的样子,想到了自己记忆里的爷爷也是这样宠着自己的,一时之间傻在那,才措不及防的被顾修安抽了一棍子,疼的他瞬间‘嗷’的一声惨叫蹦起来。

    见他还挥舞着竹竿对准自己,鱼一样溜到赵老太太的身后,眼睛一眯,嘴巴一瘪,瞬间哭着嚷嚷:“爸爸你为什么打我,我又没欺负他们,我和建华玩的好好的,我怎么会欺负他?明明是他的妈妈欺负她,你舍不得打她就来欺负我,呜呜呜……”

    他这完全是雷声大雨点小,却把自己被冤枉的事情说的清清楚楚。

    现在外面有人守着,他知道自己和哥哥跑不掉,那就不能和顾修安撕破脸,自然是只能把自己说的很委屈:“我们没妈妈已经够可怜了,爸爸你还不喜欢我们,我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你,以后就不会被人欺负,也不会被人骂是没爹没妈的野孩子,爸爸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啊……”

    顾宁谨一直留意着外面的动静,此时出来靠在门框边,一脸冷漠的道:“闭嘴,我早就说过他不会对我们好的,就你个傻子才相信他的话,他现在有了别的女人和别的儿子,肯定不会偏心你的!”

    又梗着脖子看着他们,一脸的不满:“要是你们不想看见我们,就让我们回家去!何必这样欺负人!”

    顾修安瞬间觉得自己很头疼,反正他们兄弟说了这么多,赵老太太一声不吭的拉着赵建华进去,他就知道自己真的误会顾少谨了,要不她肯定是不依不饶的,不会像现在这样当成什么也没听见。

    可是他又拉不下脸给儿子赔不是,只能用眼神瞄了赵美香一眼,让她来给自己搭梯子,好让自己下去。

    哪怕她心里气的要吐血,可是看着他凤眼温柔的看着自己,心里就不忍心让他为难,咽了口气,勉强笑着开口:“这件事说到底是我的不对,是他们连累你了,少谨你不要和你爸爸生气好不好?他其实是真的很想你们的!这就是爱之深责之切!”

    顾修安赶紧顺着梯子爬下来,上前摸了摸顾少谨的脑袋,温声道:“好了,别和我生闷气了,想要什么和我说!”

    说真的,这个儿子的嘴巴甜,在车上一口一个爸爸的,他这抢先动手,也是怕自己的岳母说什么,怕她觉得自己偏心。

    顾少谨就红着眼睛抬头看他:“真的吗?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吗?”

    他自然是一口应下:“对,只要我有,肯定会给你!”

    “那你给我钱,我想去买汽水,还想买糖!”顾少谨一脸向往的看着他,满眼的渴望:“他们都说汽水很好喝,可是我从来没喝过(这几天没喝过是真的),我想尝尝味行不行?”

    要是可以,他还是想试试能不能逃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