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兄弟俩就琢磨过,不知道这苦肉计管不管用。

    要不就凭顾修安那一棍子,顾少谨早就和他翻脸,又怎么会哭闹着解释,还想用言语勾起他心里那少得可怜的同情心?

    顾修安听到他说的这么惨,心里还真的很不是滋味,眼前这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可是因为没有自己护着,就过得这么可怜,从兜里掏出一个皮夹,从里面抽出十几张大团结递给他,温声道:“这些先给你拿着用,等你用完了再给你,以后想吃什么只管买就是了。”

    “好多钱啊,真是太好了!”顾少谨接过钱就欢呼一声,伸手招着顾宁谨,一脸兴奋的道:“哥哥,我们有钱了,赶紧去买好吃的!”

    “不用让你哥陪你去,我陪你去!”顾修安心里还是防备着他们的,自己带着顾少谨往外走:“这里你们也不熟悉,我带你去买,等过几天你对这里熟悉了,那我也不用担心你们迷路了!”

    胳膊还是拧不过大腿的!明知道自己现在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才不会蠢的自找苦吃!

    顾宁谨一脸不屑的转身回房,似乎对不能出去一点意见也没有。

    顾少谨跟着顾修安笑嘻嘻的离开,嘴里不停的说着自己想要吃的东西,一点也不在乎哥哥能不能一起去。

    可是当他出门的时候,看着门口蹲着两个中年汉子,心里就知道自己和哥哥原先的打算是没用了,没想到他们防备的这么紧,也不知道大哥大嫂什么时候会来把他们捞出去。

    至于这亲爸,顾少谨自己倒无所谓,觉得二哥心里其实比自己更难受。

    ……

    顾行谨和唐宝带了个人质,自然是不好去坐客车的,到时候她要是喊‘救命’,那他们可就白忙活一场了,干脆借了贺堂的车开往椒江镇。

    这距离太远,只能在路上找了个招待所住下,要了两间房,郑琪琪还以为自己能有机会逃走了,谁知道唐宝逼着她来到房间上了厕所后,就把她的手脚用绳子帮助,再把她的嘴用绷带绑住,才低声威胁:“你可给我安分点,要不还是你自己受皮肉之苦,明白吗?”

    赵琪琪只能点头,她只恨自己在柜台的时候就应该喊救命,可是那个侍候唐宝搀扶着她,手里还拿着把手枪顶着她的腰,让她心里害怕,不敢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唐宝给她盖好被子,自己这才去了隔壁的房间休息。

    赵琪琪听到关门声,恨不能弄死他们,可是她心里也明白,除非自己明儿出门的时候,能不怕手枪的威胁,大声喊救命,这才能有机会逃离他们的魔爪。

    可是她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要是唐宝那个疯婆子真的开枪了怎么办?自己在这陌生的地方,说不准根本不会有人认识自己,也不会有人替自己报仇,她现在只能忍。

    只要自己到家了,让奶奶和阿妈给自己做主,这一回,一定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二月二十七的下午六点多,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昏黄的灯光显得格外的温暖,还隐约有饭菜的香味传来。

    顾行谨把车子停在赵家四合院的不远处的树下,从袋子里拿出面包开始大口大口的吃。

    赵琪琪看见离家已经很近了,不明白他为什么停车,赶紧道:“哎,你怎么就停在这?我家不是这,看见前面门口有灯的那家了吗?那才是我家!”

    顾行谨看了后面的唐宝一眼,唐宝明白他的意思,拿出毛巾就又塞到她的嘴巴里,威胁道:“你现在只管闭嘴就好了,别逼我揍你!”

    “来……”赵琪琪自然是挥舞着双手拼命的反抗,可惜求救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唐宝给压制的动弹不得。

    实在是赵琪琪本来就很瘦,没有什么力气,唐宝昨儿又把她收拾怕了,让她也没了底气。

    “那你自己小心点,这里交给我就好了。”唐宝把人绑好后,这才接过他递给自己的面包,看着他低声道:“千万别急,现在我们手里也有人质,就不怕他们扣着人不放!”

    顾行谨对她点了点头,自己下车后就避开前面往后面走。

    他寻了个无人的偏角,自己一跃就攀上了墙头,双手一用力,双脚一蹬,整个人就趴在墙头,小心的往里面张望。

    门口处有两个男人坐在凳子上抽烟说话,房子里面还有小孩子的哭声和隐约传来。

    他怕惊动门口守着的两人也不敢贸然进去,而是在那匍匐不动,想看看自己的两个弟弟在不在这里,要是人在这他倒是不怕,就怕顾修安把人藏在别处,这样自己的底牌也不能太快露出来。

    他现在只能等,等到自己能确定自己的两个弟弟在里面,就能放心的出手了。

    其实他们实在是太小心了。

    赵家的人完全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迅速来到这,现在他们最头疼的是怕赵家的龙凤胎被顾少谨这个野孩子给弄哭了。

    就像晚上好好的在吃饭,这小混蛋为了自己多吃点红烧肉,就嫌弃的说他们两个小的:“你们都这么肥了,还吃这么多肉,是想变成猪好让人过年宰了吗?”

    赵建华看了看他,无所谓的道:“你自己不也差不多吗?凭什么说我像猪!”

    赵爱华虽然才七岁,可是已经知道美丑了,再一次的被他气哭了:“我讨厌他,为什么要让他住在我们家,奶奶你让人把他赶出去好不好?”

    赵老太太现在更是看见顾少谨就觉得头疼,自从他们昨儿来了后,自己的孙子孙女就哭了不下十回,真的让她忍不住板着脸开口了:“修安,明儿你把这两孩子带去医院吧?我身子不舒坦,怕给他们过了病气。”

    顾少谨可不想离开赵家,要是自己和哥哥离开了,在大哥他们来了找不到自己怎么办,赶紧笑嘻嘻的道:“赵奶奶年纪大了,这带孩子确实身子骨吃不消,你生病了,我明儿就看着弟弟妹妹,免得他们淘气吵到你休息,要不还是赵奶奶你去医院好好养病吧?”

    面对这么‘体贴懂事’的孩子,赵老太太差点被气的吐血,忍不住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赵美香也觉得他们不能在住下去了,自己今儿打电话给女儿没人接,又让医院那边的人过去看,说是去敲门没人在,这让她今儿有点担心起来。

    要是自己的女儿被那小白脸给迷得晕晕乎乎的,悄悄的带着他回家来把这两个混账弄走了,自己可是白忙乎一场了。

    她看着顾修安温柔的道:“要不你明儿带他们去医院的办公室?家里两个小的太调皮了,你就干脆带着他们去办公室教他们多认的几个字!”

    “也好,明儿早上我就带他们去医院!”顾修安现在一点也不觉得家里孩子多热闹,现在这三个孩子就能闹得家里鸡飞狗跳,让他也觉得还是把他们隔绝出来好,反正这边医院的病人不多,这空房间还有好几个,就干脆让他们住到医院里去。

    不是他没有父子之情,而是他实在是担心自己的岳母被气出个好歹。

    顾少谨见他问都不问自己就决定了他们兄弟的去向,心里气的不行,瞬间准备给他们表演个变脸的绝活,却感觉自己的腿被哥哥踢了一下。

    他看了哥哥一眼,也不闹了,一边用筷子挑着菜里面的肉,一边嘀咕:“昨儿还有鸡肉和红烧肉,今儿却只有炖萝卜,芹菜,炒白菜和豆腐了,鸡蛋羹就只有他们的份,真是偏心,还不如去医院,好歹那边还有食堂,应该能吃点好吃的!”

    赵美香一脸歉意的笑了笑:“我们平时就是这五个菜,不巧的是今儿鸡蛋没了,明儿你们去医院里多吃点就是!”

    就因为他们兄弟昨儿吃了大半只鸡,他们今儿就故意烧些家常菜,真是再也不能忍受他们在家里了。

    赵建华一听顾少谨要去医院里吃好吃的了,自己也忍不住嚷嚷:“那我也要去医院!”

    “你给我闭嘴!”赵美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明儿你就在家里给我好好写字,要不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赵爱华的哭声才停止,赵建华的哭声又开始了:“呜呜呜,妈妈你偏心……”

    顾宁谨一直在很认真的吃饭,听到这哭声,似乎嫌弃地皱了皱眉,起身就往外走。

    “二哥你等等我!”顾少谨也赶紧把碗里的饭菜都吃干净自己就追着他离开。

    趴在墙头上的顾行谨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弟弟都好好的,整个人身子一跃就从墙上下来,快步上前,一手拉着一个,看着他们紧张的问:“你们没事吧?”

    顾宁瑾看见他凤眼一亮,赶紧道:“大哥你来了!我们没事!”

    “大哥,你好厉害!”顾少景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告状:“你再不来我们就要有事了!”

    与此同时,在顾行谨落地的时候,门口那两个说话的男人也看见了,瞬间快速的扑了过来就对他出手:“你是谁?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试闯民宅!”

    顾行简双手用了一点巧劲,把两个弟弟往后一挪,自己迎上去就和他们缠斗在一起。

    赵美香也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来到门口看了一眼,很是紧张的问:“修安,他来了,他怎么这么快就找来了?这下怎么办?”

    “你别担心,我已经给公安打过招呼了!”顾修安温声安抚她:“他既然来到这里,就没有让他轻易离开的道理,你去打电话,就说有人来偷保险柜!”

    赵老太太一手拉着一个孩子去了里间,落下一句话:“修安,这次你们一定要把事情给解决了!不该心软的时候不要心软!”

    “是,阿妈你放心!”顾修安应了一声,让赵美香去书房打电话,自己也背着手走到外面。

    他站在台阶上很清晰地看到顾行谨手脚利落的把一个人撂倒在地,同时身子灵活的避开另一个人的攻击,顺势掐住他的手腕用了一个巧劲,也把人给摔在地上了。

    他看的有点惊讶,没想到这个混账的身手这么好!

    这个时候,顾行谨也看见顾修安了,他浑身带着萧杀之气,神色严厉的盯着他,一步步的来到了他的面前毫不客气的道:“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对我的两个弟弟动手,那就别怪我对你的两个孩子出手!”

    “你,你这个混账,你竟然敢威胁我?”顾修安心里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现在听到他这大逆不道的话,同样脸色阴沉的盯着他:“他们是我的儿子,跟着我这个老子住在一起天经地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