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修安心里觉得顾少谨和自己相处的不错,看着小儿子做出一副慈祥的样子:“少谨你告诉他,你以后就想和阿爸住在一起!”

    顾少谨这个时候却翻脸不认人了,眨着凤眼和他装傻:“这位大爷,我又不认识你,我为什么要和你住在一起?你还想哄骗我呀?我又不是傻子!我阿爸早就死了好不好!”

    大爷!我去你的大爷!老子还没五十呢!

    顾修安差点被气得吐出一口血,这兔崽子昨天见到自己后,就一口一个‘阿爸’,亲近的不得了;现在却反咬一口,果然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他凤眼阴鸷的盯着他们:“很好,你们都不认我这个亲爸是吧?”

    顾宁谨用力把自己的双手握成拳头,不甘示弱的看着他:“你觉得你配做顾宇鸿的儿子吗?于国你不忠,于家你不孝,对我们你不慈;你仰愧于天,俯愧于地,行愧于人,止愧于心……”

    顾修安觉得这个时候的二儿子,真的很像自己的二弟,就喜欢用大道理骂人,可是他这做老子的被自己的儿子教训,心情肯定是不会美好的。

    而且三个儿子看自己的眼神,绝对没有孺慕之情,只有怨恨不满,他真的没想到亲父子之间会走到这个地步!

    既然如此,他也没有必要对他们太客气了,免得他们还以为自己是软柿子好难捏:“我也不稀罕你们这些不孝子,他们在我家偷了一份改良的药方,现在公安不来之前,你们谁也不准离开。”

    顾少谨瞬间炸毛:“你这是污蔑陷害!我们根本没看见什么药方!”

    顾宁谨的脸色瞬间铁青,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顾修安看着他们不说话,可是那胜券在握的眼神,就是告诉他们:就算是我陷害你们,你们又能怎么样!

    顾行谨一点也不意外他会做出这种事,不动声色的开口:“你也知道他们不会偷这样的东西,就算是被逮进去,查清楚后还是能很快放出来的!”

    “可是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会不会出什么事对吧?”顾修安明晃晃的威胁他:“要是一个失手……”

    顾行谨打断他的话:“你说,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指证贺堂贪污了那一批价值三万的药材!”顾修安眼里满是野心,想要蛊惑他:“只要能扳倒他,我就能让你青云直上……”

    顾行谨没想到自己还卷进去了派系之争,也不知道这是赵家的主意还是顾修安自己的主意。

    他明白,顾修安是觉得自己确实不可能从药库悄无声息的搬走那么多药,这才怀疑是贺堂出手了。

    顾宁谨生怕自己的大哥妥协,瞪着他怒骂:“都说虎毒不食子,你连自己的儿子都能陷害,还想让我大哥为你卖命,做梦!”

    顾修安没想到这个不爱说话的二儿子,说起话来却这么一针见血,很不满他现在来搅局,冷笑:“看来你们是更想去里面好好的待几天了,就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命出来!”

    “这件事我不会答应你的!”顾行谨神色漠然的看着他:“我是一个人,对护着我帮助我的人,不可能做出畜生不如的事情!”

    顾行谨也知道自己在这陌生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确实没有人可以帮忙,可是这边却是他们的地盘,自己一时间还真的束手无策!

    这个时候,赵美香出来了,一脸担忧的开口:“父子之间何必弄得这么僵呢?贺家毕竟只是外人而已,这两个可是你的亲弟弟啊!”

    “那你现在还记得赵琪琪吗?”顾行谨就是想等她出来,眼神锐利的看着她:“想要她好好的,就让我们离开这里!要不赵家说不准就又多了个上门女婿!”

    赵美香闻言一愣,随即冷笑:“没想到你还真的敢动她,她身子弱,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你们就是凶手!一个也逃不了!就算是她死了,有你们给她陪葬!她活着你不娶她,不能同生那就同死,黄泉路上有你陪着她,她也不亏!”

    虽然她很担心自己的大女儿,可是现在要是能帮上叶家的忙,那以后自己儿子的前程就有了,还有这贰万多的药材,实在是让她现在顾不上自己的大女儿了。

    那贰万多的药材不拿回来,这边再去买又要花贰万多钱,对他们赵家就伤筋动骨了。

    他们舍不得动用压箱底,而且心里也觉得顾行谨做不出虐待或者是伤害赵琪琪的事情。

    顾行谨没料到他们不在意赵琪琪的死活,不过他自己想到那纸片人一样的赵琪琪,也觉得像烫手的山芋,要是弄不好,自己还多了个绑架的罪名。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声轻笑:“赵大小姐,你现在知道你自己在这家里是多余的了吧?不仅是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这有了后爸,亲妈也会变成后妈的!”

    唐宝拉着赵琪琪进来,一脸同情的看着脸色青白的赵琪琪,温声细语的道:“不过也是,赵家已经有健康的孩子,你是死是活已经不重要了。”

    赵琪琪心里也知道,唐宝的话肯定是想离间自己母女之间的感情,可是先前她在门外听到了自家亲妈那话,心里也实在是不好受,眼神哀怨的看着他们,红了眼睛逞强的道:“你胡说,我不会相信你的话的!”

    唐宝早已经离开她来到顾家兄弟的身边,低声的问他们事情的经过。

    顾宁谨赶紧把事情和她说了一遍,顾少谨也凑到唐宝身边见缝插针的说几句,一点也不怕自己等下有可能要被抓进去了,反正他和自家二哥没做过的事情不怕人家查。

    唐宝闻言暗自皱眉,她先前是发现赵琪琪受不住折腾,已经有点发烧了,看她身子实在是太弱不禁风,这才改主意把人送回来。

    她一是担心她病的严重,还要自己给她看病,也是怕落个绑架的罪名,那可真是有理说不清了。

    因此才改变主意,换了种法子逼着她进来!

    没想到恰好在门外听到了赵美香的这话,反倒是让赵琪琪的心里有了别的想法。

    此时听了他们的话,才知道赵家现在还想着一举数得,心里一转,看着顾行谨道:“等下你也陪着他们进去,我去给贺参谋长打电话,把这边的事情和他说清楚!”

    他们想暗谋,她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笨,算计不过他们,那就干脆把这件事情放到明面上来,看看后面到底是谁在搞鬼!

    顾行谨一愣,随即倒是笑了笑:“你说的对!”

    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现在他们想算计的不仅是自己,还有贺家。

    赵美香和顾修安听到唐宝这话,倒是一愣,开什么玩笑,要是被贺家知道他们想帮着别人对付贺家,只要贺家不倒,他们赵家就别想在新安省好好的过日子了!

    “你胡说什么!”赵美香本来是扶着自己的大女儿嘘寒问暖,听到唐宝这话,赶紧狡辩:“明明是因为他们偷了我们改良的药方,这才报案的,根本和贺家没关系。”

    她是真的没料到自己这威胁人的,反而被他们威胁,可是现在唐宝和贺家之间的关系匪浅,她是真的不想明面上对上。

    唐宝只是笑了笑,真要说什么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十几个公安大步进来,为首的那个上前问:“赵同志,先前是你报案的是不是?在场的人哪几位有嫌疑?请配合我们的调查。”

    赵美香这个时候反而有点犹豫,他们原本的打算是扣住顾家兄弟,再说他们偷了改良过的药方,顾行谨就算是为了两个弟弟不受委屈,这也只能配合他们。

    准备的极好的一场大戏,戏本子都写好了,演员也到位了,可是现在才发现拿错剧本了,现在改怎么办?

    “这……”她忍不住看向顾修安,想知道他现在是怎么想的。

    顾修安也是左右为难,随即表情更冷,反而看向了赵琪琪,一脸悲伤的道:“他们挟持了我的继女,我……”

    既然已经到了这地步,想和贺家交好也不容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都弄进去,这样就不用担心消息外泄。

    “这饭能乱吃,这话却不能乱说,你们赵家还是赵大小姐够仗义,一听说我们来找人,就带着我们过来了!”唐宝打断他的话,杏眼带笑的看着赵琪琪:“赵大小姐,你现在可要告诉他们,你是被我们挟持,被迫过来的;还是听到我们要来找人,好心的带我们过来的?”

    赵美香和顾修安都觉得唐宝这是在说傻话,赵琪琪又怎么可能替她圆谎。

    赵琪琪被她看的毛骨悚然,无意识的退后两步,撞到了后面的赵美香,这才停住脚步,咬了咬唇,艰难的开口:“没错,他们没有挟持我,是我带他们过来的!”

    赵美香听到女儿的话,用力的捏住她纤细的手腕,气急败坏的道:“琪琪,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是不是被他们灌了迷魂药?”

    赵琪琪觉得自己的手腕被自家阿妈抓的很疼,这让她心生不满,含着眼泪道:“是,我是被他们灌了迷魂药,这才带着他们过来的,这下你满意了吗?”

    说完,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在晕过去的最后那一刻,她的眼神带着祈求的看着唐宝,生怕她等下忘记给自己解药。

    唐宝逼着自己下车的那一刻,确实把一碗苦的要命的药给她灌下,还看着她笑:“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发冷,要是没有我的解药,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儿的太阳,等下要乖乖的,我就把解药给你!”

    其实这药是好药,可惜不对症。

    先前唐宝给她把脉的时候,察觉她是个肾阳虚的,想起自己空间里有补肾阴的药,给她喝下不但起不到治疗作用,相反还会让她浑身发冷,很难受,等到药性挥发了,那人也就不会有事了。

    其实她是怕赵琪琪不相信自己的话,却也只能拼一拼。

    没想到她还真的相信了自己的鬼话,难不成她觉得自己真的会草菅人命吗?

    “琪琪,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赵美香的身子也弱,自己抱不住晕过去的女人,母女俩一起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人都被赵琪琪这话给弄懵了,为首的公安皱眉道:“赵同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要是你们自己有矛盾,就先协商一下!”

    开什么玩笑,他们又不是傻子,你们看他们不顺眼,就想让我们出手背黑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