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美香现在顾不得别的,赶紧让里面的贾嫂出来帮着自己把赵琪琪扶进去,自己急着给医院里打电话。

    顾修安心里暗恨这个继女在紧要关头反而帮着外人来对付自己,心里自然是很郁闷,而且现在这个局面,已经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

    拿出一根烟递给队长,笑着道:“这其中有点误会!”

    “谢谢,顾同志,我不抽烟!”队长婉拒了他递来的香烟,一脸严肃的问:“你知道你爱人给我们打电话的事吗?”

    攘外必先安内!

    他们自己家里的人的意见不统一,他们也不愿插一手。

    现在华国的外乱已经平息,现在上头领导开始严肃对待他们这些为人民服务的公安人员,要求他们对华国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这些要求。

    听说附近就因为有人执法不规范、被很严厉的惩处,队长可不想自己也被上面的人给杀鸡儆猴。

    队长说了几句场面话,就看着顾修安再一次的开口问:“顾同志,你家到底有没有丢失什么要紧的东西?要是没有,那我们就先收队了!”

    顾修安觉得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不甘心就这样放过他们,可是又担心他们和自己闹个鱼死网破。

    可是就算是自己不动手,有唐宝在贺堂的耳边吹什么耳边风,自己也讨不到好处,还是先下手为强,含糊的道:“是,我觉得这配方丢的太过蹊跷了,还是麻烦你们……”

    “对不起,配方找到了!”赵美香满脸不甘的走出来,狠狠的瞪了唐宝一眼,这才对他们陪着笑脸道:“是我太紧张这药方了,自己放在别处,一时间忘记了,现在去找别的东西才发现,真是对不住,都怪我自己大惊小怪的,害的你们白跑一趟!”

    她没想到女儿躺到床上就醒过来了,听到唐宝给她灌下毒药,赵美香的第一个反应是不相信的,柔声安抚女儿:“这是她骗你的,现在哪来的毒药?”

    “不,是真的,我现在浑身都发冷,想吐又吐不出来,以前我从来没这样过!”赵琪琪自小身子不好,心里更是怕自己没命,此时红着眼睛看着她尖锐的道:“阿妈,你是不是也巴不得我死?是不是觉得我是你的拖累?”

    这话就像是刀子一样捅在赵美香的心里,她就算是对外人百般算计,可是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却是捧在自己的手心里,被她气的差点吐血:“难不成你自己不知道我在你的身上花费了多少心思?你怎么能这样没良心?”

    赵琪琪搂着她的腰哭:“阿妈,是我错了,可是我实在是太害怕自己会死了,你再帮帮我这一会好不好?把那些人都打发走,以后我都听你的好不好?我怕……”

    赵美香见女儿惨白的脸上还隐约透着青色,这哭声弱的像小猫似的,真是可怜的很,心里一酸,只能应下:“你好好的躺着别哭了,我这就去把人打发走!”

    她走出来打断了顾修安的话,给来的公安们赔不是,看着他们离开了,还来不及松口气,顾修安就忍不住对她发火了:“赵美香,你疯了,你们母女都喜欢拆我的台是不是?”

    “修安,不是的,我也是没法子,”赵美香红着眼睛一脸的委屈,赶紧解释:“是因为那个女人给旗旗灌了不知什么药,现在旗旗难受的很,我也是没办法啊!”

    顾修安气的指着唐宝骂:“你找死是不是?你到底给旗旗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药?”

    “看你这紧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你的亲女儿呢!”唐宝一点也不惧怕他的横眉竖眼,反而笑嘻嘻的道:“我看赵大小姐发烧了,这才给她灌了点中药,哪知道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你们还以为我想谋害她?就她那弱不禁风的样子,我还不屑动手呢!你们让她多喝点开水就没事了!”

    赵美香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那你为什么告诉她给她灌了毒药?”

    “这位大婶,我要是不那样说,赵大小姐要是当着公安的面说我们绑架她,那我们可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啊!”

    开玩笑,这个时候唐宝自然不会承认自己对她下药,反正那药只是让她有点副作用,却不会要她的命。

    赵美香真是被他们气的差点吐血:“你……”

    “你这么生气做什么?”唐宝看见一个大婶扶着赵琪琪出来,眼睛一转,她最喜欢火上浇油,眨着眼睛一脸疑惑的问:“是不是因为我没给她喂毒药,你们现在很失望?觉得她是个累赘,还不如死了好是不是?”

    赵美香气的都不顾自己向来温柔的模样了:“你这个神经病,要是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们没完!”

    唐宝毫不客气的怼回去:“我要是你女儿,我现在就担心你会不会趁机弄死我,让后好栽赃嫁祸给别人了……”

    “大姑娘,你别激动啊!”贾嫂听到这话就知道不对,见赵琪琪浑身颤抖起来,赶紧道:“你哪儿不舒服?”

    赵美香听到女儿出来了,赶紧回头搀着她往里面走:“放心,我问清楚了,她真的没给你下毒!你现在有点发烧不能吹冷风,去床上好好歇着,医生很快救过来了啊!”

    顾行谨却不想在这里呆下去,眉眼锐利如箭的盯着顾修安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希望你以后离我们远一点,要不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顾修安看着四个人离开的背影,心情很是复杂,自己的三个儿子这下真的是和自己形同陌路了!

    可是,为什么就走到了这一步了呢?自己亲手毁了这父子之情,可是药品没有要回来,原先的打算也黄了,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唐宝他们才到门口,就看见有一辆车开过来停下,随即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急急忙忙地往赵家走。

    这下她也不用担心赵琪琪的安危了,毕竟这个时候她还是活着比较好,免得还真的赖到他们的头上。

    顾宁谨看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低声道:“大哥,要不我们先去找个招待所住下吧?”

    “不急,先找找还有没有卖吃的小店开着!”顾行谨看着他们笑了笑:“别担心,我们开了车过来的!明儿一大早就离开这!”

    他们开着车子转了一圈,还真的找到了一家还没关门的面馆。

    顾行谨确定他们不吃后,就要了两碗肉丝面,又要了碗和开水壶,先喝点白开水,来的时候为了赶路,连水都不敢多喝。

    顾宁谨和顾少谨就仔细的说了事情的经过。

    唐宝听了后倒是有点担心:“我爸妈肯定也察觉到不对劲了,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赶过来?”

    “这还真有可能!”顾宁谨看着她不好意思的道:“我们来的时候,他们不让唐叔跟着一起来,唐叔就让我们小心点,说他们肯定会过来的,我估摸着唐叔过来了应该会先去大哥的部队!”

    顾行谨看见唐宝担忧的脸色,赶紧道:“没事,要是他们去部队了,我的战友会告诉他们我们在哪儿的!”

    唐宝点了点头:“反正现在没事了,我们尽快回部队!”

    吃了面条后,顾行谨付了钱,还顺便问了招待所的位置,就开车带着他们去了招待所住下。

    第二天一大早,四个人就买了些包子馒头什么的就赶紧上路了,谁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他们紧赶慢赶的回到了贺家的时候,也已经是二月二十九的中午了。

    唐宝还没进门就听到了贺知寒愉悦的笑声,进去看到贺家的客厅里还坐了唐明远和苏素,一下子就跑过去搂着苏素的手臂,惊喜的道:“妈,我们正担心你们找不到人担心呢,正准备回部队,没想到你们来这里了!”

    苏素摸了摸女儿的脸蛋,打量着她的脸色还不错,这才看着顾家兄弟笑了笑:“你们没事就好,我们去部队的时候,恰好遇上知寒,他就送我们过来了。”

    唐明远不能拉着女儿,只能仔细的打量她的气色,温声道:“主要是来带他们的人不大对劲,我们怕他们上当,就赶着过来看看情况!现在你们没事就好!”

    又看着林雅芬道:“倒是打搅了你们家,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打搅,你们尽管住下就是!”林雅芬笑得很亲近温和:“既然你们都来了,这回可要多住几天才好!”

    她是真的很高兴,这些日子她觉得自己真的好多了,现在唐宝的父母也来了,她可不想放过这好机会。

    说真的,她现在看见唐明远和苏素,哪怕穿着普通,也难掩一身的气度,越发觉得他们肯定是高人。

    顾行谨看刘嫂不在,自己很有眼色的给大家添茶倒水,最后才站在唐明远的身边问:“阿爸,阿妈你们都来了,那家里怎么办?”

    唐明远在外人面前还是会给女婿面子的:“家里也没什么要紧事,就让邻居帮我们看着!”

    唐宝回过神:“可是你们都出来了,这诊所里不就没人了吗?大队长他们怎么能愿意啊?”

    苏素看了女儿一眼,笑着道:“你就放心吧,上面安排了医生过来接替我们!”

    唐宝一听,瞬间明白这是有人不满唐家,这才故意让医生下乡来诊所,就是想让自己爸妈失业。

    唐明远从来没有一个多月没见着女儿,见她们母女腻在一起,终于忍不住对女儿招手:“阿宝你过来,我给你把把脉,看看你的身子好不好!”

    说真的,唐明远一点也不在意余中华的手段,他们夫妻也不靠那点公分过日子,反而还要谢谢他让医生下乡,要不他们反倒是不好意思扔下大家出来。

    唐宝起身离开苏素的身边,自己来到唐明远边上,坐在顾少谨让出来的位置上,笑嘻嘻道:“爸爸,你看我的脸色,就知道我挺好的!”

    “有时候脸色也是会骗人的!”唐明远不好意思说自己想和女儿近一点,只能借着这借口,给她把脉后,才一脸温和的看着女人问:“这回是怎么回事?”

    唐宝把能说的说了一遍,最后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脸不解的看着林雅芬问:“婶子,你们和赵家又没有什么矛盾,为什么他要让我们指认是你们偷了赵家药库里的药品?”

    她是真的善意的提醒,免得贺家不知道有人在算计他们,

    但是也不能否认自己这是在趁机给赵家上点眼药水!

    贺知寒闻言忍不住大怒:“他们这也太过分了,我早就去打听过了,人家公安说什么线索也没有,我看他们这是贼喊捉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