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把一库房的药在不惊动人的情况下偷运走,这总不可能是见鬼了吧?”贺知寒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一副看透一切的世外高人的神色开口道:“我们这一商量,就觉得八成是人家贼喊捉贼,借着这失窃的名头搞鬼!”

    唐宝一脸崇拜的看着他:“还是你们聪明,这才能看破他们的计谋!”

    自己终于能放心了,只要他们不怀疑顾行谨和自己动了什么手脚就好!

    顾行谨在边上瞄了眼自己老婆,杏眼里像是发光,明媚带笑的脸实在是太可爱了,很想告诉她,只能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不能这样看别的男人。

    贺知寒被唐宝夸的飘飘然,勉强做出谦虚的样子:“其实也怪他们做的太夸张了,反而留下了破绽,就算是行谨他们带人去,也不可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得手的!”

    顾行谨没有反驳,低眉顺眼的问自己的岳父:“阿爸,既然你们的诊所有人顶上了,那你和阿妈在这边多留几天吧?”

    “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唐明远很不乐意寄人篱下,觉得这样太不自在,用了现成的借口:“再说家里那几个小的在,我们也不放心,等下回有机会带着他们一起来转转!”

    又看着女儿道:“你跟我们一起回去,也免得你妈担心你!”

    其实他是想带着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四处溜达一下!

    唐宝明白爸妈的意思,知道自家爸爸对于上回不能和他们一起去海市耿耿于怀,笑的甜甜的应下:“好,我们随时可以回去了!”

    顾行谨差点变脸,很想问问岳父岳母,是不是忘记他们的女儿已经嫁给自己了,她陪着自己没几天呢,他们就来接人了,这简直就是棒打鸳鸯,他们怎么能忍心?他们还想不想抱孙子孙女了?

    可是,他不敢对岳父大小声,只能陪着笑脸,亲热的道:“爸,妈,你们来一趟也不容易,这一定要多待几天,我们部队外面就有招待所,住着挺方便的!等下我就给家里发电报,这样他们也不会担心了!”

    林雅芬在边上端着茶,看着顾行谨对岳父岳母端茶倒水的殷勤模样,现在又看见他在岳父的面前装孙子,心里也觉得自己傻透了,就因为不能给自家男人生个儿子,这都差点被公公婆婆逼死。

    可是现在看着苏素就只有唐宝这一个女儿又怎么样?

    她的爱人看着她的眼神那是藏不住的温柔,而且顾行谨在他们的面前,那尊重的态度不像是作假的,这倒是让她起了招女婿上门的心思。

    现在封安那边虽然还没折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可是贺堂已经见过他了,还让自己的秘书给他联系人,还和自己说这人虽然有点认死理,不过人品还是不错的。

    她也从女儿的嘴里听说封安想做出点什么才来求亲,他反正是孤儿,到时候也可以做上门女婿。

    现在她想的是,自己也该见见封安了,只要他人好,自己也要催着他们赶紧结婚,到时候自己就不用眼红人家有女婿了。

    这前提是自己要养好身子,要是自己躺在床上,那女儿的婚事谁来操持?以后有孩子,自己想要带孩子,这更要养好身子。

    因此,她也出声挽留:“苏素,家里虽然挤了点,可是真的能住的下,我这身子是你女儿给我调养的,反正现在我不放人,你们得多住几天。”

    苏素一听她的身子是女儿调养的,倒是很好奇:“是吗?那我给你把把脉,看看你现在的身子怎么样了?”

    林雅芬等的就是她这句话:“那就劳烦了!”

    苏素仔细的给她把脉后,点头道:“你这身子骨太弱,心脏有点问题,不宜发怒,保持心情愉悦,好好调理一段时间,就能慢慢的好起来!”

    他们这给人看病,自然是不会说你这心脏病是好不了的,治不好的,这话病人听了容易郁结在心,也容易胡思乱想,反而会加重病情。

    “我自己也觉得自己现在的身子已经松快多了!”林雅芬听到她和唐宝说的差不多,这心里总算是觉得安心了,笑容都灿烂了很多,很是感激的道:“你不知道,一个月前我缠绵病榻,自己都不敢想……”

    刘嫂从楼上端着脸盆毛巾的下来,笑着道:“房间已经收拾好了,要是你们坐车累了,就先上去歇一歇。”

    贺家的房子是四间两层的,楼下是厨房,客厅,还有书房和刘嫂的房间,楼上是四间房间。

    现在他们来了,林雅芬就让两个女儿先挤在一起,楼下的书房也搭了一张床,这样刚好可以住下。

    贺知寒赶紧道:“我这段时间都在这边,婶子你们这边挤的话,让行谨他们兄弟三都和我过去住就好了。”

    顾行谨凤眼一眯,一口回绝:“既然刘婶已经收拾好了,我们就住在这里吧,人多才热闹。”

    开什么玩笑,自己的老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岳父岳母带回去了,贺知寒还想让自己去陪他住,简直是做梦。

    林雅芬赶紧附和:“可不是吗,我平时就觉得家里太冷清了,人多才热闹。”

    贺知寒也叹息:“这话也对,就像我回家,家里大都时候也只有我一个人,实在是无聊。”

    随即又笑嘻嘻的道:“我也干脆来婶婶家蹭吃蹭喝吧?”

    林雅芬被他逗笑了:“只要你愿意来,我还巴不得呢!”

    苏素坐了车后有点晕,说了会话就先去歇一歇,唐明远自然是陪着她一起去休息。

    这边顾行谨让唐宝去床上躺着歇一歇,自己却还要去公安局一趟,就带着两个弟弟出门,让贺知寒这个现成的司机送他们过去。

    ……

    人多虽然是热闹,可是这煮饭却也让刘嫂担心了一下,生怕自己忙不过来。

    好在唐宝下来帮着一起择菜揉面炸丸子,顺便和她说说话。

    两人炸了些胡萝卜素丸子,还有四喜丸子,用肉皮和黄豆熬肉皮冻儿,又忙着蒸米粉肉,用花椒大料桂皮煮出二三寸见方的五花肉,这白肉切了做回锅肉,香极了!

    唐宝倒是对她的拿手好菜蒸米粉肉很感兴趣,自己在边上学的很仔细。

    现在这个时候的新鲜蔬菜不多,每家每户都少不了腌菜。

    这边有一种咸菜叫“辣菜丝”,就是把腌制好的芥菜疙瘩切成特别细的丝,里面再拌些辣椒末和芝麻粒儿,看着是酱红色的,吃起来咸中带甜,还有点辣味儿,就着馒头吃,那味道可是也着实不赖啊!

    顾行谨拎着两篮子东西进来,闻到这扑鼻的香味,笑了笑:“时间还早着呢,你们就开始准备晚饭了啊?这是我从黑市里买来的一些土豆大白菜这些东西!”

    现在他们一家子都在人家的家里,他自然是要有眼色点,自己多买些什么东西。

    “那晚上弄个酸辣土豆丝,”唐宝看着刘婶在忙,自己赶紧凑过来看他拎来的两个大篮子,对他俏皮的眨了眨眼,篮子里就多了两只风干的野鸡和一条腊鱼,还有三只风干的野兔,一布袋干蘑菇。

    顾行谨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老婆凭空变出东西了,可是每看一次,这心里还是同样觉得很震惊,原来有些神奇的事不是传说,而是真的存在的。

    “哇,你还买来了这么多干货啊?”唐宝很捧场的装做一脸震惊的模样:“你炒菜好吃,等下你来上厨吧?”

    刘嫂从灶台后出来,看见这么多好东西,也是很惊奇的问:“我们这边很少见这风干的野味,倒还真是难得,小顾你的运气可真好啊!”

    “凑巧,凑巧!”顾行谨生怕她追根问底,自己也在厨房里忙活起来,准备自己勤快点弄出一桌好菜,好让岳父岳母吃的高兴点,看在自己厨艺的份上,也能多待几天,免得自己和老婆劳燕分飞。

    ……

    赵家,赵琪琪的身子不好,这边的医生对她的病情很是熟悉,开药,挂点滴,很快就把她的病情控制住。

    可是顾修安一想到自己的算计都落空了,心情自然不可能好起来,而且又要联系药厂重新进一批药,夫妻俩一合计,这第四家医院这两年是开不起来了,只能先确保现在的三家医院正常运行。

    说真的,这边的椒江镇和另外一个镇上的都是小医院,规模都不大,不如新安省的医院规模大,收入也很可观,所以夫妻俩也在这边待不住,急着回去。

    当然,他们是想赵琪琪留下多住几天的,偏偏赵琪琪一心想要报仇,不顾自己的身子还虚,也要和他们一起回去。

    他们这边到了医院,就忙着筹钱,也忙着联系药厂,忙的连去找茬的时间也没有。

    只有赵琪琪在家养身子,越想越不甘心,想了想,准备去贺家看看林雅芬现在怎么样了。

    赵琪琪不是因为关心林雅芬的身体,而是想到现在唐宝在替她看病,准备在药里动点手脚,让林雅芬病危,看唐宝还能不能嚣张。

    现在的很多西药,都是一瓶一瓶的,你要几粒就包在白色的纸的药品小袋子里,要是换了几粒也看不出来。

    赵琪琪去了医院的配药间,把里面的人打发走,自己开始给毕竟是第一回做这种要人命的事情,整个人还是有点害怕的,可是一想到唐宝给自己的屈辱,就不再犹豫了,把药放在自己的小包里,就大步的离开医院。

    顾修安从拐角处走出来,眼神复杂的看着她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走的背影,觉得心里一寒,突然想起一句老话: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皆是可,最毒妇人心!

    他虽然不知道她要去害谁,可是却能猜到她心里最恨的就是顾行谨和唐宝,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是想通过林雅芬让唐宝他们倒霉。

    不过,他就当自己没看见这回事,不会去阻止她。

    毕竟是继女,他的心里对她总是有点提防的,而且今天的事情,更是让他心生警惕,她能对别人动手,这说不准哪天和自己有了利益的冲突,也会对自己动手。

    顾修安的眼神凉薄起来,她这回要是出事,那也和自己没关系;要是她没出事,那出事的就是别人,自己也可以看他们乱成一团,怎么着自己都是渔翁得利。

    不过,就算是这回赵琪琪没出事,他也觉得自己该催着赵美香尽快的把她嫁出去,要不他实在是寝食难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