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琪琪来到贺家的时候,正是三月初二的午后二点多。

    这个时候 客家静悄悄的,只有刘嫂子在客厅里挑早上采来的野菜,看见赵琪琪来了,愣了一下,笑着招呼:“赵小姐来了,这边坐!”

    赵琪琪也因为林雅芬的病,来到过贺家几回,觉得这样静悄悄的才是最正常的。

    因为林雅芬听到大点的动静就觉得头疼,暗暗松了口气,也不去问唐宝他们在不在,而是一脸关心的问:“我好几天没看见婶子了,婶子这几天休息的好吗?”

    刘婶虽然听到他们说起赵家和顾家之间的矛盾,可是她觉得那是大人们之间的事情,对于这个瘦弱的透着病态的姑娘,她还是很怜惜的,去洗了把手,才给她倒了杯茶,笑着道:“多谢关心,太太这几天休息的挺好的!”

    赵琪琪可不相信林雅芬已经好多了,心里觉得她只是在说可客套话而已,从袋子里拿出一包药:“好点就好,我给婶子送来了点药,对她的心脏有好处!”

    刘婶笑着点头:“赵小姐有心了!”

    “我也只是和婶子投缘而已,要是有人在婶子面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是为了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我阿爸阿妈都很担心婶子的身体,本来是要亲自过来,的因为忙着和药厂那边联系,这才让我过来瞧瞧婶子!”

    赵琪琪说完才状似无意的问:“对了,不是说请了中医调养吗?还见效吗?”

    “挺有效果的!”刘嫂听她说话也温声细语的,虽然觉得林雅芬现在已经不需要吃这些药了,但是以前心里不舒服的时候,吃赵家医院开的药还是挺有效果的,也不忍心让她白跑一趟,笑着去接药:“多谢你,多少钱我先拿给你吧?”

    赵琪琪看见刘嫂伸手来接药,赶紧收回手,笑着道:“这药不能乱吃,也是要看看她现在的状况,这才能确定吃几片,我想上去看看婶婶可以吗?”

    “这?”刘嫂有点迟疑,林雅芬在睡觉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搅,想了想开口:“那您先坐一会,我先上去看看她醒了没有!”

    赵琪琪看见她上楼后,自己四处张望了一下,看见没人在,就赶紧起身去小柜子边上拿出个白色的小药瓶拧开,把自己包里用纸包着的几粒药倒进去后,又小心的放回去,听到楼上有人走动的声音,赶紧坐回去端起茶杯。

    她记得很清楚,这白色小药瓶就是对心脏好的药,现在自己加的药,却能在她心脏不舒服的时候加重病情。

    ……

    林雅芬这个时候也已经醒来了。

    碰巧她要下楼的时候,在楼梯口听到了赵琪琪的声音,不想和她打招呼,这才悄悄的退了回去,听到刘嫂说赵琪琪来给自己送药,倒也不能不去打个招呼。

    赵琪琪抬头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林雅芬,很是惊讶的起身:“你……”

    林雅芬看着她嫣然一笑,亲热的道:“旗旗你来了,多谢你惦记我,我现在真的好多了!”

    不用林雅芬告诉她,赵琪琪看到她白里透红的脸,就知道她现在真的好多了。

    以前她的脸色带着点蜡黄,很憔悴的样子,可是现在却一点都看不出她以前的病态,这让她惊讶极了:“怎么可能?是谁治好你的?”

    要是有人能把她的病治好,那么是不是也能把自己的身子给调养好?

    蝼蚁善且偷生。更何况是人呢?

    赵琪琪对自己的身体也是很担忧,她也想自己能活久一点,现在看着林雅芬精神奕奕的样子,心里就觉得自己也有了希望。

    这个时候的她,完全是没有想到唐宝的身上,而是想到了军区医院的贺池他们,以为有了什么特效药,或者是军区医院请来了什么厉害的医生。

    林雅芬来到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她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那个人你也认识,就是唐宝啊!”

    她真是觉得自己很幸运,现在是唐家三人都给自己把脉,还一起斟酌的开了个药方。

    赵琪琪一脸震惊的看着她,声音都尖利了起来:“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她不就是个乡下的小郎中吗?”

    “这病就得对症下药啊,你也觉得我现在脸色好多了吧?就是唐宝在替我调养身子的呀!”

    她这看不起唐宝这乡下人的模样,让林雅芬越发抬举唐宝:“人家年纪小,可是这本是却不小,她给我开的方子很有效果,我现在每天睡得香,吃得下,这身子自然就好起来了!”

    赵琪琪满脸愤怒的离开贺家,越想越不甘心,咬牙切齿的道:“不过就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我就不信她的运气能一直这么好!”

    ……

    赵美香在医院的办公室里放下手里的电话,就看见女儿怒气冲冲的进来,也叹了口气:“你这身子还没好,来医院做什么?赶紧回去好好的休息!”

    “我去了贺家,看见贺堂的爱人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赵琪琪一屁股坐在书桌前的凳子上,气急败坏的问她:“先前我们这边不是诊断出来她活不长了吗?现在人家活得滋润极了,那是我们误诊,还是那中医真的这么厉害,能把她给看好了?”

    赵美香也严肃起来:“不可能误诊的,你当时也在场,看见了好几个医生会诊;而且,当初军区医院对她的病也是束手无策,还是因为我们这边有新进来的心电图的仪器,这才让她过来看病的!”

    所以,这真的是唐宝救了林雅芬?这结果实在是让她们不能接受。

    要不是自己的女儿告诉自己林雅芬的状况,赵美香自己都不愿意相信,母女俩一时间相视无语。

    “院长,不好了!”门外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秃头年级不小的医生,脸色焦急的过来:“浇孔板的周家的又来闹了,那孩子我看是真的不成了,院长你赶紧把他们打发走!”

    周家以前是大地主,现在是管着做孔板的,现在要搞建设,要造新房子,这缺不了现浇的水泥孔板,周家凭着这手艺,也没有被打成资本家,反而是和华国合作共建和谐社会的先进标兵,活得很滋润,依旧是住着洋房,开着轿车,让人羡慕嫉妒的不行。

    别看现在周家四代同堂,可是周家人丁不旺,几乎每一代都是独苗苗,偏偏现在周家五岁的独苗苗身子娇贵的不行,一吹风或者是一换季,就会头疼脑热发烧感冒,算是医院里的常客。

    赵美香也知道周家,闻言皱眉看着他:“周家的孩子也不是第一回来了,方主任你不是每一回都手到病除的吗?”

    她还以为方医生是在和自己拿乔,他的临床经验很丰富,算是赵家医院的招牌。

    赵家医院能在新安省很快的打开局面,成为首屈一指的好医院,不仅是因为各种仪器都很新进,也是因为好医生多,才能让大家记住他们这医院。

    哪怕是来医院的费用不便宜,可是像周家这些人花钱可不会眨眼。

    当然,这些人也是他们的衣食父母,都不能得罪的。

    方主任此时却神色凝重的低声道:“我怀疑这孩子不仅是高烧不退,还得了水痘,现在很多地方都起了浅红色斑疹!”

    “什么?确定是水痘吗?”赵美香一听是水痘也坐不住了,这水痘是一种感染率高、扩散迅速的疾病,要是他真的是出水痘,那还是尽快把人打发走好。

    现在华国还没有水痘的疫苗,可是一般孩子出水痘,他们倒也有几分把握,可是周家的孩子现在还在高烧,身子本来就弱,要是人死在这,那可就是麻烦了。

    方主任叹了口气:“十之八九是水痘了,我现在就让他们都待在我的办公室里,就是怕他们传染给外面的病人!”

    赵美香脸色焦虑的往外走:“方主任,你先回去,我就说你家里有急事,先把他们打发走!”

    “阿妈!”赵琪琪在她经过自己的时候,猛地拉住她的手臂,眼睛亮的惊人,一脸兴奋的道:“要是周家的孩子真的是水痘,就推荐他们去贺家找唐宝!”

    赵美香想了想,最终也点了点头:“你身子弱,现在就回家,免得被传染上!”

    “好!”赵琪琪还是很爱护自己的小命的,一想到唐宝会被人责骂,好心情的拎着自己的包包回家。

    赵美香来到方主任的办公室前,就已经听到周家男女在里面骂护士的声音:“医生呢,亏你们这还算是大医院,连个好点的医生都没有,让方主任赶紧来给我儿子看病,要不我砸了他这破办公室!”

    “就是,你还站在这干嘛,赶紧去喊人啊……”

    赵美香在门外长长的吐了口气才进去,才一脸担忧的进去,看见周家的媳妇红着眼睛抱着个小孩子,小脸上已经烧得通红,露出来的小手背上,确实有着一块块的浅红色斑疹。

    “这孩子怎么烧的这么厉害?”赵美香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们,一脸为难的道:“真是对不住,方主任先前来找我,说是孩子得了水痘,我让他尽快给孩子治疗!他却说没把握,我就骂他怎么样也要尽力,他却给我撂担子走人了,现在我就担心别的医生不如他的医术高超,怕耽搁了孩子,要不你们尽快去军区医院?或者是我让李医生过来给孩子看看?”

    周盛磊长的三大五粗,一听儿子得了水痘,吓得整个人一颤:“快,小雪,我们赶紧去军区医院!”

    “等等,”赵美香看着他们俩抱着孩子慌慌张张的要离开,也是一脸焦急的道:“要是军区医院也说危险,你们就去找贺院长,他弟弟家有个中医很厉害,肯定能救孩子的!”

    周盛磊夫妇都以为赵美香是一片好心,还和她道了谢,这才急急忙忙的离开。

    等来到军区医院后,果然确诊是水痘,可是小孩子现在烧的越发厉害了,医生们一时间不敢下药,要是一个弄不好,这可是会出人命的啊!

    周家的孩子身子太弱,可以说是在哪个医院都很有名。

    大人难缠,小孩子娇贵,可谓是黑名单上赫赫有名!

    周盛磊也同样怕这些庸医用药不当害了自己的儿子,一听儿子得了水痘,就急着去找院长贺池,很不要脸的拉着他的手哭诉:“贺院长,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只要你能治好他,我给你建一栋楼!”

    “周同志,你别急,我先去看看情况!”贺池看见他也觉得自己很头疼,却也知道不能耽搁,快速的去病房看情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