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池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小孩子的状况,见他的四肢已经是都起来了浅红色斑疹,偏偏又是高烧,一边让人给他吊水消炎,还准备给他做各项检查。

    为了避免病毒扩散,又赶紧让人去准备了隔离病房,这边的护士和医生挑的都是出过水痘的。

    几个医生看了小病人后,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法案,最后贺池还是敲定了保守治疗,吊水消炎,用抗生素。

    周盛磊虽然长的三大五粗,可是心思却很细腻,要不周家也不能屹立不倒,现在看着儿子稳定下来,也就没有提起什么‘神医’的事情。

    毕竟军区医院的医治方案看着很谨慎,他更相信这医院,而不是所谓的民间‘神医’,要是一个失手,自己哭都来不及。

    ……

    唐宝他们这几日却过得很逍遥,贺堂和贺知寒贡献给他们一些各种军用票,她就陪着爸妈,带着顾宁谨和少谨这他们混迹在黑市和供销社里,遇到喜欢的就毫不犹豫的买买买。

    顾行谨在这边已经算是结案,三月初二这天就接到上面的电话,他们第一军的几个连很快要出任务,让他尽快归队。

    晚上的时候,顾行谨搂着自己的老婆,恋恋不舍的道:“我明儿早上就要回去了,这回出任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们要是回家记得给我写信!”

    他怕她担心,也舍不得她担心,没有告诉她自己这回去的是战场,华国和z国之间矛盾由来之久,估摸着这场战争不会轻松。

    可是在他穿上军装的那一刻,就知道保家卫国是自己的使命。

    “好,你在外也要小心!”唐宝以为只是普通的任务,却也知道自己就算是问了,不该说的他也不会说,下意识的叮嘱他:“在外自己要加倍小心,我给你准备了一些药,还有一些五宝粉,你累了就吞一点,效果很不错的。”

    “好,谢谢你,老婆,我真的很舍不得离开你!”

    顾行谨想到自己和她之间在一起的时候,安安分分睡觉的时间可不多,修长温暖的大手温柔的敷在她的肚子上,带着点期望的在她耳边低语:“阿宝,你说你会不会已经怀孕了?我们是不是可能有孩子了?等我回来说不准你的肚子就已经大起来了是不是?”

    她就是自己最眷恋的牵挂,当然要是有个孩子那就更好了。

    唐宝在他温暖的大手碰到自己肚子上的时候,轻轻的颤了颤,心里明白自己喝了避子汤,想要怀孕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在这一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怀抱太温暖,是不是因为他的语气太温柔缱绻,让她的心里柔软的要命,觉得自己真的愿意和他有个孩子。

    她柔滑的小手摸着他带着点胡渣的下巴,暧昧的道:“要是我还没有孩子那肯定是你不够努力的原因,说不准晚上你再努力一回,十个月后就能多个儿子或者是女儿了!”

    她难得主动一回,这话里的意思,还有那柔滑的小手,让顾行谨觉得自己的骨头都酥麻了,翻身压住她哑声道:“那我今晚一定好好努力,别想我会放过你!”

    不过,现在的房子隔音不可能太好,两人一开始还是有点小心翼翼的,要是动静太大,床板可是会抗议的,他最后干脆抱着她下了床,这才敢肆意而为……

    唐宝很快发现,自己点了火,却引火烧身了。

    自己找了这么一个精力太充沛的男人,也不是一件好事,不知道有所节制,完全是一个不知餍足的家伙,觉得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承受力,气的她拧了他一把,没想到反而让他更加投入。

    偏偏她也怕自己闹出来的动静太大,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不敢开口,实在是忍不住了,干脆张嘴咬在他那结实的肩膀上。

    “啈……”顾行谨猛烈的喘了口气,片刻之后,这才把她放到床上,见她杏眼含水瞪着自己,小脸被滋润的红红的,陪着笑脸开始收拾两人身上的一片狼藉。

    唐宝不好意思看他,干脆闭上眼睛,在他重新回到了被窝里,把自己搂在他的怀里,这才低声道:“我在家等你回来!”

    “好,要是你还没有孩子,等我回家我每天都会像今晚这样好好努力,一定会让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腰际已经被拧了一把,他皮粗肉糙,咧嘴嘿嘿笑着完全不在意。

    现在他也觉得老婆没有怀孕不是坏事,毕竟这过程才是最让人愉悦的事情,要是她现在有孩子了,自己哪还能尽兴的吃肉?

    唐宝瞪了他一眼,想到现在这大晚上的,他也看不清自己,干脆张嘴就咬了他一口,听到他低低的哼声,不知怎么的,觉得他的声音格外的性感。

    “老婆!”他的声音很低,带着坏笑在她的耳边响起:“原来你还这么有力气啊,那我们……”

    ……

    天才蒙蒙亮,顾行谨就睁开了明亮的凤眼,留恋的看着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女人,知道唐宝不喜欢送别,自己也不舍得吵醒她,就悄悄的起床下楼吃早饭后,和同样早起的岳父告别。

    唐明远送他出门的时候,难得给他一个温和的笑容:“自己小心点,家里的事不用你担心,我们都在家里等你回来。”

    顾行谨有点受宠若惊:“哎,那我走了,爸爸你们都保重身子!”

    门外已经有贺堂的司机等着,会送他去车站。

    唐明远看着他上车离开后,才叹了口气,虽然他到现在还是看这拐走自己女儿的小子不顺眼,可是看到他和女儿在一起的时候,两人那温馨的气氛,他还是希望他能好好的回来,自己还指望他能让自己抱孙子呢!

    精疲力尽之后的唐宝睡眠格外的香甜,梦里的她看着自己的肚子鼓起来了,转眼就到了医院,医生说她快要生了。

    正在想自己要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突然一声尖锐的哭泣划破了静谧的早晨,唐宝一个激灵醒转过来。

    她醒来后就没听到哭泣声,只有外面隐约传来了自行车的铃铛声,唐宝有点烦躁的闭上眼睛,很想知道梦里自己是生了儿子还是女儿。

    偏偏楼下在这个时候又传来了女人声嘶力竭的哭泣声,吓得唐宝也顾不得去想自己是生了儿子还是女儿,赶紧坐起来准备起床。

    她看见自己边上的男人已经走了,自己的衣服却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他的枕头上。

    不知怎么的,唐宝心里涌上一股涩涩的滋味,淡淡的离愁让她的心里很不舒服。

    “唐宝,起来了吗?”敲门声打断了唐宝的魂游天际。

    “起来了!”唐宝赶紧收拾好自己去开门。

    敲门的是贺玉杭,她的声音有点焦急:“下面有人指名道姓的想找你看病!说是听人家说你神医,不过我爸说周家人很麻烦,你只管推了就是!”

    能让贺堂说‘很麻烦’的人,那肯定是很难缠的,唐宝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和她一起下楼。

    楼下一个三大五粗的汉子,红着眼睛板着脸和贺堂在说些什么,边上坐了个俏丽的女人,哪怕是一脸憔悴,也难掩她雪一般白皙的肌肤,还有那俊俏的五官,红着眼睛在抽泣,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周盛磊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见楼梯上走下来的姑娘穿着一件普通的青色对襟薄棉袄,下面是黑裤子和布鞋,肌肤白净,眉眼灵动,却让他的心里瞬间拔凉拔凉的。

    他又不是来找小美人,他要找的是大夫,可是这小姑娘这年纪,就算是她自小学医,也才学了几年?

    像他们周家在华国建国前,也是大户人家,家里也请过传说中是宫里御医弟子的大夫,人家那说是弟子,也已经有四五十岁了,现在看着唐宝这小姑娘的模样,就算是她愿意给自己的儿子看病,自己能放心吗?

    唐宝看见他失望的眼神,也不以为意,轻轻一笑:“我就是唐宝,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周盛磊嘴巴动了动,可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唐医生,你救救我儿子吧?”可是萧雪却顾不得这么多了,自己的儿子昨儿晚上又高烧的厉害,医院里点滴也挂着,退烧的药也喂了,针也打了,可是儿子的病却越来越严重,就算是贺池也是一脸沉重的说他们已经尽力了,可是现在的状况他们也无能为力,束手无策了。

    这个时候,周家夫妇想到了赵美香说的‘神医’在贺堂家,也顾不得别的,夫妻俩现在都是不想放过一丝希望,这就找来了。

    唐宝看着美人含泪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实在是太动人了,唐宝差点被她迷得一口答应下来,幸好边上的贺玉杭不露痕迹的碰了她一下,这才回过神:“孩子可不能耽搁,这病了赶紧送医院啊,我这是三脚猫的手艺,实在是不敢献丑,新安省的赵家医院和军区医院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医院!”

    就像赵美香想把烫手山芋甩给唐宝一样,唐宝也想让他们去赵家医院,她是觉得这大医院现在都想要口碑,对待这病人肯定不敢大意的。

    萧雪起身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手脚发软,不受控制的跪到了唐宝的面前。

    周盛磊看见自己的老婆都急的跪下了,赶紧来搀扶她,皱眉道:“小雪,你跪下做什么,别这样!赶紧起来!”

    萧雪觉得自己都跪下了,也不去解释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自己是手脚发软才跪下的,干脆心一横,抱住唐宝的大腿,美眸带着哀求的看着她:“不瞒您说,我们昨儿就去两个医院看过了,现在他们都说没法子了,唐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好不好?”

    “你先起来,我和你去看看!”唐宝最终还是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扶着她起来,问:“孩子是得了什么病?”

    两个大医院都没有法子,她也不觉得自己能药到病除,不过,反正自己也是无名之辈,就算是看不好孩子的病也不丢脸,反而能记下这一桩病案,回头好仔细的琢磨琢磨。

    周盛磊的心里其实已经不抱希望,可是他特别心疼自己的老婆,闷闷的道:“高烧不退,还出了水痘!”

    “……”唐宝想起自己小时候出水痘的情况,很想反悔来着,可是看着一脸希翼的盯着自己的美人,还是硬着头皮和他们一起出门:“那我先去瞧瞧,其实这出水痘本来就危险,靠的是孩子本身的抵抗力。”

    这丑话还是要说在前头的,她可从来没觉得自己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