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自己都答应了,贺堂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无奈的看着他们走出去,自我安慰:“反正我哥和赵家医院都没法子了,她个小姑娘没办法也很正常!”

    “说不准唐宝能把人看好了呢?”林雅芬说完,自己都觉得有点心虚,勉强的笑了笑:“这也有可能的是不是?”

    贺家姐妹一起点头:“要是唐宝能看好周家的小子,那可就能扬名立万了。”

    他们走到门口,正准备上车的时候,迎面就走来了从黑市里回来的唐明远和苏素,听到有孩子出水痘,也和他们一起上车去看看情况。

    比起唐宝,唐明远和苏素那一身镇定自若的气度,反而让周家两口子的心里更偏向他们的医术。

    等到去了隔离病房,看见病床上的小男孩已经因为高烧陷入昏迷,唐家三口轮流给孩子诊脉。

    唐明远让他们准备温水给孩子热敷,率先开口:“水痘初期是为浅红色斑疹,可是这孩子已经变成暗红色丘疹还有几处透明水疱,现在这时候最危险!现在主要是对症处理他的高烧,预防皮肤继发感染!治疗以疏风清热、解毒祛湿为主,我看他这是风热夹湿证,治宜用疏风解表,清热祛湿法。”

    周盛磊听他说的头头是道,自己的心里又浮现出一丝希望,赶紧道:“那就劳烦唐先生您赶紧开药方子吧?”

    唐明远却看向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征求她们的意见:“你们觉得用金银花,连翘,车前子,六一散……这些煎服,能对症下药吗?”

    苏素神色凝重的点头:“你这方子和我心里想的一样。”随即又摇头:“可是这方子对水痘的效果不错,可是对高烧却用处不大,他要是再烧下去,就算是水痘好了,这人也烧傻了。”

    唐宝仔细的观察了孩子后,开口道:“爸爸妈妈,我看他湿热属重证,唇红面赤,脉滑数,邪盛正笃,湿热毒邪内犯!只能加大清热凉血解毒,可适当选择西药对症治疗,吊水消炎水避免加重他的病毒感染,一般抗生素无效,干脆用中药涂抹煎服……”

    她是知道自家爸妈都喜欢中医,要是他们自认为看不好的病,就让人家去医院治疗,却没有试过中西医结合。

    不过在唐宝看来,中医西医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只要运用得当,那就是相辅相成。

    苏素和唐明远听到女儿的治疗方案,相视一眼,却还是点头:“那你先开方子,这边要用的药也让他们尽快送来。”

    贺池赶来的时候,恰好听到唐宝的话,眼带赞赏的看着她:“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都太故步自封了,眼界还不如你这小姑娘开阔!”

    周盛磊在边上听到他们都附和唐宝这个小姑娘的话,也催促唐宝:“小唐医生,那你赶紧开方子啊?”

    唐宝也不推辞,自己去书桌边开始开药方,最后还和爸妈斟酌了各种药的用量,这才让他们去寻药。

    部队医院里现在也有正骨这方面的中医,很多药材都很齐全,很快就寻来,随即就在边上开始煎药。

    这边给孩子挂了点滴,那边药煎好了,中药苦,小孩子不愿意喝,苏素对灌药很在行,很快就把药给他灌下去,又让他泡药浴,这三管齐下,孩子的烧这才慢慢的退下去。

    周老爷子他们也早就过来了,可是他们没出过水痘,不敢让他们进来,听到这边的护士说孩子的烧慢慢退下去了,他们这才松了口气,也赶紧让人准备各种好吃的好喝的饭菜点心源源不断的送进来,生怕唐宝他们吃的不如意,这看病就不尽兴尽力。

    唐明远他们也怕自己来来回回的走动,反倒是把病菌带出去,也干脆留在隔离病房里,十分关注孩子的身体状况,特别是要注意小病人自己没个轻重,要是抓破面部的痘疹,很容易引起化脓感染,若病变损伤较深,有可能留下瘢痕。

    在护理、饮食、消毒、隔离这些方面,因为人多就照顾的都很细致。

    小孩子在三天后,终于痊愈。

    病后的小孩子脸色自然是不可能有多好看,可是却笑容灿烂,孩子气的稚言稚语:“太好了,我现在好了就不用再喝很苦很苦的药了。”

    周盛磊心情激荡的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抱在怀里:“是啊,安安你现在好了就好,以后要多吃点饭,这样才能长的壮壮的。”

    萧雪也很激动的拉着唐宝的手,声音颤抖的道谢不已,自从知道儿子命悬一线起,从赵家医院被回绝出来后,她就已经吃不下睡不好,每天晚上还偷偷的跪着拜月亮,实在是担心自己的儿子有个什么万一。

    她身子骨弱,生儿子的时候就是九死一生,这辈子想要再怀孕生子很难,可是她也知道,这孩子要是有个好歹,自己在周家就待不下去了。

    哪怕丈夫对自己好,可是就是因为他对自己好,一根筋的娶了自己这个黑五类的女人,护着自己和自己的娘家,要是她儿子没了,自己又不能生,她还有什么脸面留在周家,只有自己离开周家,他们周家才不会断子绝孙。

    现在看着自己的男人抱着笑容灿烂的儿子,她整个人绷着的那根神经才松懈下来,身心一放松,整个人就瘫软下来,幸好唐宝和苏素在后面扶住,没有摔倒在地上。

    苏素给她诊脉,见周盛磊一脸焦急的问个不停,淡淡的道:“她现在只是精神紧张,心力交瘁所致,不过我看她的身子弱,想来是生孩子的时候不容易,还是好好调理一番,这样身子才能好起来。”

    周盛磊眼睛一亮,没想到自家还真遇到了高人,这一把脉就知道自己老婆的身子状况。

    他陪着笑脸,一脸恳求的看着她:“一事不烦二主,那就请您给她好好调养一番,只要能把我爱人调养好,这钱不是问题,就算是要人参灵芝我也能倒腾来!”

    “不急,我先好好斟酌斟酌。”苏素矜持的点了点头,她就喜欢听到这爽快的话,自己在大队里给人看病不好意思狮子大开口,现在可不用顾忌了,自己这调养她身子的方子,总算能发挥原本价值千金的功效了。

    唐宝听到他的话,也是杏眼一亮,萧雪这身子要的肯定是阿胶这些东西,偏偏自己从赵家的药房里得来不少,这下可以和自己妈妈狼狈为奸了,嘿嘿……

    周盛磊就喜欢看到他们这郑重的态度,笑得更憨厚了,搓着自己的手道:“几位都是我周家的恩人,我也没什么好感谢的,我家是浇孔板的,别的不多,就孔板多,你们喜欢那个地方,我这就让人动工,给你们整栋房子出来。”

    别逗,人家不是人傻钱多,人家是心里早打了如意算盘。

    这家子的人看着都是有真本事的,还和贺院长认识,又能住在贺家,而且他昨儿听到自家老子提起,贺参谋长的老婆快不行了,那唐宝却不用一个月的时间就把人给调理的精神气十足了。

    这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

    自家的儿子还有老婆身子都弱,这要是能让他们好好调理,花多少钱都值得。

    而且自家的爷奶的年纪都大了,还有太奶身子也大不如从前了,这和他们交好,那是百利而无一害啊!

    或者是周盛安的这馅饼太大了,唐家三口交换了个眼色,唐明远就笑着拒绝:“不用了,这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医者本分,再者我们很快也要回老家了!”

    周盛磊一听急了,自己的老婆还等着你们看病呢,决不能让你们溜了,赶紧挽留:“那就请诸位去我家住几天吧?劳烦诸位替我儿子开个调养的方子,再者也替我爱人和我家人调养一番!”

    “我们现在住在贺家也挺好的,”苏素和林雅芬也算是说的来,就没打算换地方:“我们还会在这边待十天左右,明儿你带你爱人来贺家找我就是。”

    周盛磊虽然不甘心,可是现在还摸不准他们的性格,也不敢多说,笑着应下:“辛苦诸位了,那我让人先送你们回去歇着,明儿再去贺家拜访诸位!”

    苏素只是微微点头,就率先大步往外走,她真的一点也不喜欢闻到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

    唐明远自然是赶紧跟上,还不忘招呼女儿快点:“你妈不喜欢医院里消毒水的气味,这几天我看她都没休息好,也没吃好,等下我们去外面转转。”

    他自然不是要去黑市买东西,而是想趁机让女儿从空间里偷渡一些肉类出来给老婆女儿补补身子。

    唐宝应了一声,想起了什么又赶紧转身回去,推开门的时候,看着那三大五粗的汉子蹲在病床前给老婆穿鞋子,瞬间看他顺眼了。

    萧雪有点不好意思,却还是笑着招呼:“小唐医生你还有什么叮嘱吗?”

    “小雪姐你喊我唐宝就好!”唐宝看着他们问:“我就是突然之间想起来,你们是听谁说我给贺家婶子看病的?”

    新安省可不小,自己又不是什么名人,她很好奇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的。

    周盛磊毫不犹豫的把赵美香说出来:“我家儿子的脉很细,这边医院挂水的时候经常要戳好几下,赵家医院的郑主任却找脉很准,我们这孩子就是先去赵家医院看的,不过郑主任觉得治不好我儿子就跑了,是赵院长说起你的!”

    “赵院长就是赵美香吧?”唐宝见他点头,秀眉一挑,似笑非笑的道:“没想到赵院长对我们这样有信心啊,我倒是要回去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报答她的厚爱!”

    周盛磊为人粗中有细,简直就是人精一样,听唐宝这样一说,也回过神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琢磨着自己要好好打听一下赵家和唐家的关系。

    ……

    八月初七的下午,赵美香听了对面人的话,气的把握拳锤了好几下桌子,怒道:“可恶,真是太可恶了,唐家竟然敢踩着我们赵家医院的招牌扬名立万!”

    自己明明是想让他们出手治死人,或者是不敢给小孩子治病,让他们灰溜溜的滚。

    可是却没料到还有这第三种结果,他们竟然把周家的小孩治好了。

    更没想到的是,周盛磊竟然敢让人敲锣打鼓的给自己送锦旗,还让人一路的解释‘赵院长说赵家医院看不好,可是给他们推荐了名医,这才让周安安转危为安’,现在这送锦旗是为了感谢自己当初给他们介绍名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