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同行就是冤家。

    赵美香都能想到,经过周盛磊这一闹,唐宝这‘神医’的名声得有多响亮。

    华国这几年都是打压中医,导致很多中医都改行当西医,毕竟有点医学知识,这学着打针,量体温什么的还是很快的,拿个医学证书就能被安排工作了,毕竟现在最缺的就是医护人员。

    比如唐明远夫妇这次在大队里被挤下来,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医学证书,又得罪了余市长,这就被迫‘失业’了。

    余中华以为这样就能让他们的日子不好过,可是唐明远和苏素心里都很感激他这神来一笔。

    他们给陈联大队里的村民看病,西药那些倒是正常收费的,可是中药这一块都是补贴的赔本生意,要不是这些中药都是自己采药炮制的,早就补贴不起了。

    而且现在小诊所有人接手了,他们这出来也不用担心了,真是自在逍遥极了。

    周盛磊这声势浩大的一出,踩着赵家医院捧着唐宝,瞬间被传的沸沸扬扬,让很多人都好奇赵家会不会说什么?也好奇这唐宝‘神医’是什么人?能让周家这么捧着?

    赵美香气的差点晕过去,偏偏自己还不能反驳周盛磊的话,气的头疼的要命,只能躺在床上歇着。

    “阿妈,这周家也太过分了!”赵琪琪没想到唐宝竟然这么厉害,竟然能看好周家那孩子,却还是愤恨不平抱怨:“唐宝又不可能待在这不回家,下回他们休想来我们医院看病……”

    顾修安端着一杯参茶进来,听到她这话,心里很不满,淡淡的道:“在你你们把病人回绝出门的时候,就已经得罪了周家,就算是唐宝不在,估摸着人家现在更相信军区医院了。”

    这人在危难之际,更容易交心。

    自家医院把人哄走,虽然是为了避免被砸了招牌,也避免了水痘的传染,可是却也衬托了军区医院的高尚。

    周家的人也都是人精,估摸着以后也不会想和自家打交道了吧?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人家来自家医院了,自家难不成还能把人赶走?相反为了今儿这事,还得特别尽心尽力的给人家看病,免得落下一个赵家医院还不如乡下中医的名声。

    赵美香接过自家男人给自己递来的参茶,见他脸上虽然没带着不悦之色,可是就他那紧抿的唇,让她这个熟悉他的枕边人,知道他此刻的心情很不好,就把自己的女儿打发走:“琪琪你去医院看着点,注意你的态度,不要丢脸。”

    赵琪琪虽然心情不好,可是在外面还是比较端的住的,郁闷的应了一声,就离开房间了。

    “你这回的事情做的太粗糙了,”顾修安看见继女离开了,就忍不住抱怨:“我们医院这下可要受到不小的影响了!”

    赵美香不敢和他说这里面还有自己女儿的主意,只是一脸忧伤的看着他:“我也知道自己太急了,可是就是害怕水痘的传染太厉害了,而且唐宝他们这么不尊重你,我心里气不过,这才想给他们一个教训,没成想反倒是帮着他们扬名立万了。”

    顾修安一听她这话,心里再多的气也消了,无奈的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们都太低估他们了。”

    “是啊,其实水痘虽然是来势凶猛,可是只要看护得当,确实没什么危险,而且百多年前的中医也确实有针对水痘的方子,主要是周家的小子身子太弱,我才不敢收留他的!”

    赵美香可不觉得唐宝很厉害,而是觉得他们这运气实在太好:“要是急性的阑尾炎,他们肯定是束手无策,只能有我们这西医开刀做手术,你说是不是?”

    顾修安也点头附和:“不错,确实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现在把她捧到越高,以后就摔的越惨;我们先不用急,周家这一回虽然是捧着她,可是何尝不是害了她,这‘神医’的招牌绝对能让她灰溜溜的滚。”

    赵美香的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我们只管等着就是……”顾修安说着话风一转:“陈家不错,你和琪琪说了没有?”

    陈家是市委副书记,确实算是很好的门第,陈家本来有三个儿子,两个大儿子都是在战场上马革裹尸,只留下这小儿子就偏宠了点,现在虽然是在市里的纸板厂做保安副队长,可是这风评并不好。

    赵美香有点犹豫:“我好像打听到他和厂里的有几个女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要不再瞧瞧别的人家?”

    这对于顾修安来说完全不是事,反倒是笑了笑:“这男人年轻的时候血气方刚,难免会有点什么风流韵事,这成家立业了自然会收敛起来!再说陈红军自己也喜欢琪琪,自然是会好好待琪琪的,我们也不是说非要琪琪嫁给他,这不是让他们年轻人见个面吗?”

    他想和陈家攀上关系,这样他们在新安省会方便很多,特别是现在对海外的关系查的比较严,可是他们医院里的进口器械,还有进口药都要从海外进来,而陈副书记就是管着这方面签字和批条的。

    而且他也觉得赵琪琪实在是长的不怎么样,病恹恹的柔柔弱弱的像是能被风吹走,这要是错过这一家,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好人家要。

    赵美香犹豫了一下,还是不忍心拒绝自己男人的意思,点了点头:“那好,让他们见个面。”

    顾修安这才一下,温柔的看着她道:“还不赶紧把参茶喝了,这是我亲自给你泡的,就担心你身子骨,你好好的在家歇着,我先去医院里看看!”

    赵美香瞬间觉得自己的心里甜滋滋的,赶紧把参茶喝了,这才看着他柔声道:“那你晚上早点回来陪我!”

    “好,你先好好的睡一觉,”他别有深意的看着她低笑:“要不你肯定嫌弃我太闹腾,害的你没有力气应付。”

    这调情的话让赵美香瞬间红透了双颊,倒是多了一分风韵。

    顾修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喊了几个人来问话,等他们都离开后,小护士捧着茶进来,顾修安顺势把她搂在怀里,捏着她的细腰低笑:“芳芳,你好像又胖了点,是不是最近运动不够的缘故?”

    芳芳虽然长的不惊艳,可是那身段却很不错,腰是腰,臀是臀,最重要的是年轻白皙,闻言搂着他的肩膀眷恋里带着哀怨的看着他:“讨厌,还不是你不来陪我的缘故。”

    “我今儿就好好陪陪你!”他起身去锁好门,转身就搂着她急切的亲热起来。

    他生性风流,虽然现在做了赵家的上门女婿,可是却不想亏待自己,不过他也知道赵美香嫉妒心强,自己身边的女人也不敢找的太出色的,凭着他的那儒雅的模样,还有钱财,还是照样迷得边上的小姑娘春心荡漾的。

    门外,一个路过的男医生听到不合适的动静,悄悄的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这下里面那勾人的娇哼声就越发听得分明了……

    三月十一的早上,唐宝和苏素出来去接私活的裁缝店做衣服后,刚好看见不远处有卖肉饼和馄饨的,母女俩就进去要了两碗馄饨和两个肉饼。

    她们等了一会儿,肉饼和馄饨就都端上来了,此时进来了一个穿着中山装的年轻男子,也要了两碗馄饨和两个肉饼,自己就坐在那不住的看手腕上的手表,明显是等人的样子。

    没过一会儿,一个穿着浅米色列宁装的年轻姑娘走进来。

    “芳芳,坐这里!”年轻男子赶紧招呼,笑得格外殷勤:“我点了肉饼和馄饨,马上就好!”

    芳芳一点也不领情,口气淡淡的道:“你找我有什么事,还不能在医院里说,这神神秘秘的做什么?”

    男人嬉皮笑脸的道:“我听说我们要调整工资了,你帮帮忙,替我说几句好话行不行?”

    “不行,这种事我怎么插的上嘴?”芳芳不能说他自己技术不过关,却也一口回绝:“再者我只是个小护士,还不如你自己去找人说呢?”

    “你虽然是个小护士,可是和上头的副院长熟啊!”男人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压低声音道:“这种事,你和副院长在一起的时候,吹吹耳边风不就好了?”

    虽然他的声音很低,也特意找了离唐宝他们最远的位置,可是唐宝耳朵太灵敏了,还以为人家在搞对象,很好奇年轻男女在一起会说什么,恨不得竖着耳朵听人家谈恋爱。

    可是没想到自己听到了这么个大八卦。

    不过,她也很好奇他们是哪个医院的,总不会是自己想的那个医院吧?

    这要是都能猜对,那这个世界也太小了。

    女人的声音明显惊慌起来:“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昨儿路过副院长的办公室,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动静而已!”男人的声音带着点得意:“啧啧,谁又能想到入赘赵家的副院长还敢在医院里拈花惹草,要是被院长知道了,那我估摸着院长舍不得为难副院长,可是要收拾你应该是很简单吧?”

    “我,你,我答应你!”芳芳也知道,要是这件事传出去,自己这辈子也就毁了,瞬间慌乱的一口应下,想了想,也威胁他:“我明儿就去和他说!你要是不守口如瓶,那你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也不想被副院长记恨是不是?这不是想每个月多点钱吗……”

    苏素看自己的女儿吃的慢吞吞的,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也不催她,自己吃完后,才看见她回过神。

    唐宝和自家妈妈离开小铺子后,把自己偷听到的事情告诉她,一脸的坏笑:“我正愁自己寻不到他们的错处呢,没想到这就被我听到了这么一个大秘密,妈妈你说,我这用什么法子告诉她才好?”

    “不急,再等等!”苏素却摇头:“赵美香这个女人明显是喜欢她现在的男人的,就算是知道这种事,也不过哭闹一场而已,顾修安陪个不是,再把人给送走,估摸着就能让她消消气了,我们等一等,看看能不能有别的好时机。”

    “好吧!”唐宝也反应过来,现在的这年代对于男人还是很宽容的,想凭着这点事让他们闹成一团是不大可能的,自己这如意算盘是打错了。

    苏素却担忧的叹了口气:“没想到行谨的亲爹是这副德行,也不知道行谨他们会不会也像他们的爹这么乱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