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白天听了苏素的话,晚上睡觉的时候,这脑子里就难免开始胡思乱想,看到顾行谨搂着别的女人做着和自己做过的亲密事,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拿着手枪就对准那个色狼开枪。

    妈啊,自己的枪法实在是太好了,一枪就让他变成了太监……

    这个噩梦有点恐怖,吓得唐宝瞬间清醒了过来。

    现在已经是阳春三月,这几天又是天天大太阳,温度已经有所回升,哪怕现在是晚上,也没感觉的冷。

    特别是这棉被还是白天才晒过的,现在呼吸间还是能闻到阳光的味道,可是唐宝却觉得自己一个人睡,床也变宽了,没有他温暖的怀抱,总觉得浑身都是空落落的。

    而且这睡眠的质量也下降了,要是他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就能感觉道能让人安心的味道,自己就算是半夜醒来,也能很快睡得像猪一样。

    她不是傻子,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情况好像是深闺怨妇。

    也是她自己最不想面对的,自己喜欢上顾行谨了,所以才会惦记他,才会想念他!

    好吧,等他回来,自己就告诉他,自己喜欢他,自己爱上他了,和他好好的过日子,明年也能准备和他生孩子了。

    一开始,唐宝不愿意和他生孩子,不仅是自己这年纪还小,心里也是怕两人相处的不好,要是早早的有了孩子,万一两人的三观不合,这过不下去了,没有孩子还能痛快的分开。

    可要是有了孩子,那想离婚就不容易了。

    现在,能让唐宝想和他生孩子,就说明唐宝从心里已经开始接纳他,想和他过一辈子了。

    这大晚上的没睡好,第二天的早上,唐宝自然就起不来了,睡得正香的时候,就听到了敲门声,还有贺玉欣惊慌的声音:“唐姐不好了,快起来救命啊!”

    “我好的很!”唐宝无奈的起床,穿好衣服后,打着哈欠开门,睡眼惺忪的问:“这又是怎么了?我爸妈不在家吗?”

    就算是先前周盛磊夸唐宝能妙手回春,虽然年纪小,却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是这上门求药的人却没有。

    毕竟她的年纪放在那,还没二十岁,这中医还是年纪大点更受欢迎,大都觉得唐宝是侥幸治好了周家小孩子,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命来冒险,还是更愿意相信医院。

    而且她现在住在贺参谋长的家里,门外都是有警卫员守着的,现在很多人都不愿意和当兵的打交道。

    因此,唐家三口外带顾家两兄弟是被周家的车子接去给周家的老小都把脉后,还是苏素给萧雪开了个调养滋补身子的方子,另外在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唐明远给他们开了调养身子的方子。

    至于唐宝,全程就是带着宁谨和少谨蹭吃蹭喝,顺便在周家的洋房里好好溜达了几回,就算是完成了周家一日游。

    因此,对于这贺玉欣扰人清梦的行为,就很幽怨,觉得自己还是尽快回家的好。

    贺玉欣一脸激动的看着她:“姐,楼下有个快死的人来找你看病来了!”

    这小姑娘在唐宝调理好她妈妈的身体后,又在他们一家救下自己大伯都说治不好的周家小公子后,那完全是把唐宝当成神医来看待,觉得就不会有唐宝救不活的人。

    这自家有神医在,却没有识货的病人上门求诊,她都觉得这里面不正常。

    还是周家人送来的各种精致的男女衣料,人参鹿茸这些珍贵的药材,还有好几叠崭新的拾元大钞,才让贺玉欣恍然大悟,知道为什么没人来找唐宝看病了,这是怕付不起药钱。

    说真的,那一刻她都差点扑上去了。

    现在楼下又来了肥羊,不,又来了病人,自己又能看到天价的诊费了,这让她怎么能不激动。

    就上回周家送来的料子,她也得了一块呢料的,可把她给美的不行,看见病人就像是看见了各种布料。

    唐宝被她这兴奋的神色弄得心里一颤,这人不会是受什么刺激了吧?这快死的人都送来了,她这么兴奋做什么?难不成是没看到过死人?

    妈耶,这小姑娘真是重口味。

    不过,听到楼下有生命垂危的病人,唐宝也是越过她,加快脚步下楼:“我去瞧瞧!”

    “哦,对了,早上我妈妈带着你妈妈去逛商场了,说是要看看衣服的新款;你爸爸带着宁谨和少谨出去溜达了,刘婶婶去买菜了!”贺玉欣赶紧跟着她往楼下走,笑的很殷勤,很狗腿的道:“我就特意在家等姐你醒来教我背口诀。”

    唐宝看着楼下四个陌生的男女担忧的看着靠在沙发上的一个老头,见他的脸色灰败,心里就觉得这人的病很麻烦,自己没有把握。

    “你就是唐医生吧?”为首的那个中年男人看见唐宝的样子虽然有点失望,却还是很有礼貌的道:“我阿爸前两个月就行动不便,现在是浑身都不能动弹了,我们先前在赵家医院和军区医院都看过,可是一直都不见好,现在请唐医生替我阿爸看看,要是能让他舒坦点,我们感激不尽!”

    唐宝见他眼神真挚,人虽然不算高大,浑身带着书卷气,也很通情达理,没有说一定要让自己把人看好,倒是心生好感,温声道:“我先给大爷把脉看看。”

    护在病人边上的年轻男人赶紧让出位置,唐宝上前给他左右手都把脉后,又在他的腿弯处捏了捏,随即皱了皱眉:“病人有流涎的迹象,现在已经失语,半身不遂,左右下肢麻木局部浮肿,初步诊断是脑血栓形成的后遗症;但是他还有头胀痛、应该是肝阳上亢引发偏头痛……”

    本来不以为意的中年妇女和两个年轻人,这下看着唐宝的眼神是很惊讶了,都一起哀求她妙手回春了。

    唐宝微一沉吟后,开口道:“肝阳上亢引发偏头痛我能调理,滋补肝阴、平肝潜阳,可以用镇肝熄风汤,天麻钩藤饮,就能让大爷舒坦点!”

    “那可真是太好了,”中年妇女露出了笑脸,随即又小心翼翼的问:“唐医生,这些中药都很贵吗?”

    生怕她误会自己家待老人不好,赶紧解释:“我公公和我爱人先前都是教书育人的教授,可是去年学校都停课了,我公公被他们抓去后,实在是过得不容易,好在有人帮忙这才送回来,我们家现在确实没什么,不过我们肯定不会赖账的!”

    两个年轻的男女也一脸郑重的附和:“我郑崇(郑欢)在此发誓,绝不会赖账。”

    唐宝听到他们的名字,心里一震,记忆里,自己的外婆就是这个名字,她看着面前年轻稚嫩的姑娘,越看越面善,一时之间不由怔住了。

    郑家人都不解唐宝为什么这样看着他们的女儿(妹妹),不过幸好唐宝是姑娘家,这要是唐宝是男的,他们肯定会误会她这是想趁机做什么坏事……

    贺玉欣一听他们说没钱,机灵的大眼睛在他们的身上一转,心里哀叹自己今儿看走眼了,这几个人的衣物虽然是干净整洁,可是明显都是半旧不新,看着就知道没什么油水了。

    因此见唐宝不说话,就碰了碰她的肩膀问:“姐,是不是中药不好寻?”

    贺玉欣心里觉得,就算是这几个人没什么油水,只要中药不是很贵,自己也要掏腰包给他们补上,就当是花钱挣个名声了。

    唐宝听见贺玉欣的话,这才回过神:“不用担心,都是常见的中药,麦冬、天冬、石斛、生地……这些都很常见,肝阳上亢引发偏头痛不难调理,不过难得是他的半身不遂,只能用针灸,配合三味药调理,我也只有五分把握!”

    听到这话,郑家人都惊呆了。

    他们这回来,也不过是想老人家已经不能动弹了,能不能吃点药不要那么痛苦,没想到还能听到这半身不遂人家也有五分把握,郑父赶紧道:“唐医生,我们治,您看您这什么时候方便?怎么治?”

    他的这个情况,唐宝在意外得来的医书里看到过治疗方法,针灸对半身不遂的后遗症有显著疗效,可是让唐宝犹豫的是自己没有学过针灸。

    虽然她看医书的时候,脑子里就能浮现自己该怎么下针,可是毕竟没有在人的身上试过,这让唐宝有点心虚,觉得自己这是把人当成小白鼠了。

    而且,他们本来已经是打算很快回家,自己这要是接手这病人,没个三五月还走不了。

    唐宝的犹豫,在他们看来就是为难。

    郑父和郑母相视一眼,郑父就一脸担忧的看着唐宝,小心翼翼的开口:“唐医生,要是你不放心,我们可以签协议,治疗过程中有任何意外,我们都不会有意见。”

    都说知子莫若母,同样,他也明白自家阿爸的心思,这样痛苦没有尊严的活着,他宁愿死。

    郑老病倒在床的时候,就让他们不要勉强,后来半身不遂还撑着身子想自杀,好在两个小的机警,这才活到现在,可是看着他有时候难受的样子,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现在听到唐宝说有五分把握,他就孤注一掷了!

    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唐宝说的五分把握,是她在医书上看到过这案列。

    “我先给你们抓药,等他稳定一点,再给他针灸!”唐宝说完,又看了那年轻的姑娘一眼,就凭她这个名字,自己少不得尽力而为了:“你们把地址给我,等我这边准备好就过去。”

    郑家人没想到唐宝这么随和,来的时候他们都打算砸锅卖铁的,可是人家一个字都没提钱,这倒是让他们自己不好意思起来了。

    郑父有点不好意思的红着脸问:“多谢唐医生,就是不知道这大概要多少钱,我们去准备准备!”

    “钱的事不急,”唐宝心里暗自感慨现在的老实人多,温声道:“等我把人治好了再说!”

    说真的,要不是怕吓着他们,她都想给他们钱了,自己这针灸完全是自学成才,这拿人做小白鼠,好像有点心虚,这要是治好了,郑老也是自己的功臣。

    要是治不好,自己在人家身上扎针,让人家多受罪,这更得给人家点补偿。

    唐宝去楼上配了三帖药拿下来给他们后,看见他们用推车推着郑老离开,自己看了看手里郑家的地址,招呼贺玉欣:“走,我们先去军区医院找你大伯!”

    “找我大伯做什么?”贺玉欣不解的问了声,随即睁大眼睛,一脸兴奋的看着她:“你不会是在郑家赚不到钱,想去医院和我大伯抢病人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