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红军倒不是有多喜欢赵琪琪,而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瘦弱的姑娘,让他想到了那古代有名的瘦美人,这才对她另眼相看。

    最重要的是这门婚事是陈红军的亲爸想促成的。

    而且,赵家开着医院,绝对是有钱人,听他家老爹说赵家还有不少门路,要是两家结亲,还能互相利用;不,应该说是互相帮衬一下。

    可是陈红军没想到赵琪琪对自己竟然没好脸色,反而让他觉得赵琪琪这人有意思。

    虽然华国明面上对男女关系这一块管的比较严,逮住乱来的男女就说‘搞破鞋’,可是这种禁忌之下还是有人喜欢乱来。

    而陈红军就凭着自己副队长的身份,私底下勾搭了好几个颇有姿色的小媳妇。

    不是他不喜欢大姑娘,而是怕大姑娘黏上就甩不掉,可是这小媳妇就不一样了,事后给点钱,或者是给点票,能照看的地方照看一下,就很好得手。

    现在,面对不能用钱用票打发的女人,他就只能为她出头,想着寻个机会把她弄的半死。

    不过,唐宝落单的机会很少,这倒是让他和盯着的人感觉有点郁闷,毕竟他们可不敢去贺家动手。

    有几个二流子就是依附着陈红军,这才被他弄到纸板厂当保安,现在都七嘴八舌的给他出主意:“大哥,要不我们兄弟多找几个人,这样也不用等她落单再动手了。”

    陈红军抬手就揍了一下他的脑袋,没好气的道:“蠢货,你这是什么馊主意,要是人多反而引人注目,人多坏事!”

    另一个尖嘴猴腮的却贼笑的凑到他的耳边低语:“大哥,按说那个姓唐的也是小媳妇,我们何必一定要想着收拾她?不要是能把她弄到手,她也不敢说出去,以后对你反倒是言听计从,那不是一举两得吗?”

    陈红军听到他这话,想到唐宝那灵动的眼,白皙的肌肤,倒是心里一热,眼睛一亮,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还是你机灵,不过看着她也不像是能给点钱就上钩的,的,大家琢磨出个好主意,我请大家去国营饭店吃饭,大块肉,啤酒,白酒都管够。”

    边上的四个男人都眉开眼笑的奉承:“大哥放心,这事就包在我们身上!”

    对于这些偷鸡摸狗的事,他们还真是熟练工,这总有几个女的不识趣,利诱不成就得动手段了,下药,敲闷棍,或者是碰瓷什么的,总能想出法子。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

    唐宝可不知道有人在惦记她,天天盯着她,寻找她松懈的时候。

    她现在每天琢磨那两本针灸的医书,看的头晕脑胀的时候,就和顾家兄弟,或者是自家爸妈,或者是贺家姐妹出去商店,黑市里逛逛,倒是很自在。

    这几天,唐明远也带着顾家两兄弟去黑市上偷偷卖了一些感冒药,消炎药等这些换季的时候紧缺的药材,他们都是乔装改扮去卖的,不怕被人认出来,怀疑他们药品的来路。

    最主要的却是为了洗脱顾行谨的嫌疑,等赵家听到风声,就不会再怀疑是远在战场上的顾行谨联合贺家搬空了他们的库房,而是怀疑别人在其中懂了什么手脚。

    可是去黑市的乡亲们难得不用去医院求爷爷告奶奶的买几粒药,而且这药的价格比医院还便宜,(现在可没有假药),都怕自己下回都买不到了,每个人都很舍得花钱,才几天功夫,唐明远手里就多了上千元钱。

    虽然他们卖的很便宜,可是这些都是不用本钱的,这可是纯收入,让唐家三口的心情都很美妙。

    “再凑点就能在这买套房子了!”唐宝双手合十说着自己的心愿:“我就希望以后我们出来游玩,每处都能有自己的房子,免得住招待所。”

    顾少谨听了赶紧点头附和:“最好是造房子,这样可以照着姐的喜好来。”

    “别傻了,”顾宁谨拍了拍弟弟的脑袋,没好气的道:“自己造房子没几个月还造不好,我们能在外面待这么久吗?”

    他们兄弟可不知道这些西药都是无本生意,听唐明远的意思是从军区医院买来的,转手就卖出去的,而且卖的这么便宜,别说是赚钱了,这不亏就算很好了。

    因此,顾宁谨是真怕自家大嫂为了这房子弄得倾家荡产,主要是唐叔和唐婶他们买东西都是手太松了。

    而在他看来,就算是现在他们在这置办了房子,也是没人住的,现在的局势又不算好。

    唐明远明白他的意思,却看着他们笑了笑:“反正我们也没事,四处瞧瞧有没有合适的房子,也免得住在别人家。”

    顾少谨小脸发光的凑到唐明远的身边:“叔,那我们明儿早上就去看。”

    顾宁谨只能暗自决定,自己一定要跟好他们,免得他们糊里糊涂的就把房子给买下来了。

    ……

    新安省不小,这最有名的黑市就是东边和西边的黑市,有人低价卖西药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赵美香他们的耳朵里,等他们让人来查的时候,这边黑市里卖药的人也已经不见了。

    顾修安这下是真的相信不是顾行谨动手的了,想到自己误会了他,现在父子间的关系又变的这么僵,心里倒是有点后悔,更多的是后怕:“他跟我说那些药是凭空出现在车里的,你说这会不会是闹○鬼?”

    当然,那个时候他觉得顾行谨说的是糊弄他的鬼话。

    赵美香心里也有点惴惴不安,低声道:“那你找人悄悄的去做点法事吧?”

    都说医院里的阴气重,以前她都是听说过一些莫民奇妙的事情,现在轮到她自己的头上,也让她觉得浑身冷飕飕的,心底发毛。

    “也行!”

    现在虽然破除封建迷信,可是很多人私下还是照样求神拜佛的。

    顾修安问她:“旗旗和陈家那小子现在有什么进展吗?”

    “今儿晚上就是和他一起去吃晚饭了。”赵美香看着他温声道:“反正我们今年不用和海外打交道,这婚事也不急,免得陈家以后拿捏旗旗身子说事。”

    其实是今年他们损失了这么一大笔钱,已经没钱在国外买机器和药品了。

    赵美香毕竟是旗旗的亲妈,知道就算是答应陈家把女儿嫁过去,也是矜持点好,毕竟自己女儿的身子她自己也清楚,很难有孩子,这才是让她最担心的问题。

    而此时和陈红军饭店了吃了晚饭的赵琪琪,心情却一点也不好,带着点幽怨的看着对面的男人:“都这么多天了,陈大哥还没想到什么好法子吗?”

    陈红军拿着牙签挑了挑牙,晚上喝了点酒的他脸色有点红,看着对面穿了件淡米色羊毛外套的女人显得弱不胜衣,倒是让他蠢蠢欲动起来,笑着道:“你放心,我一直让人盯着,这边我们已经安排人准备好,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我就知道陈大哥对我最好了!”赵琪琪也不去问他准备怎么收拾唐宝,万一以后东窗事发,自己也可以推的一干二净。

    陈红军起身看着她,装出很绅士的模样:“今儿时间还早,我们是去公园逛逛?还是送你回家?”

    赵琪琪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很是歉意的看着他:“我没想到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过得这么快,现在已经六点多了,我妈妈让我七点之前一定要回家,等过几天我们再约,我请你吃饭看电影吧?”

    她只是想利用他而已,心里却还是看不上他的长相,自然也不想委屈自己和他多待,也不想被他占便宜。

    陈红军对待自己未来的老婆,还是很有耐心的,而且觉得她这样行事才符合她的身份,才配的上自己,笑着道:“那我送你回去!”

    “谢谢,不用了,”赵琪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家里的长辈管我管的比较严,司机开了送我过来的,一直在外面等着呢。”

    她做出娇羞的模样瞟了他一眼,低声道:“下回我约你吧?这样他们就不会知道我的行踪了。”

    “求之不得,那我就等你的电话了。”陈红军心里觉得她是看上自己了,心情很好的送她上车后,自己这才吹着口哨骑着自行车离开。

    ……

    郑老的病是从三月十三开始服药的,针灸是三月十七才开始,现在唐宝每隔一天就要上门给他针灸,至于药方,那是唐家三口都仔细的斟酌过才换的。

    三月二十一这天的早上,唐家三口又去给郑老看病,回来的时候,苏素就提议去接私活的裁缝那里拿新衣服。

    “那爸妈你们去拿吧?”唐宝现在一门心思都钻在针灸里,心不在焉的道:“我先回家看会书。”

    唐明远也想第一个看到自己的老婆穿上新衣服的样子,一口答应:“那行,我和你妈就不会去吃午饭了,你和刘嫂说一声。”

    唐宝嘟了嘟嘴,故作不满的抱怨:“啧啧,我就知道你们嫌弃我是个拖油瓶了!”

    她自己一个人背着药箱往贺家走,想着今儿贺玉杭她们都去她们爷爷那边了,顾宁谨和少谨倒是有可能在家,也有可能去黑市了,自己能安安静静的看会书。

    对面一个瘦弱的男子急匆匆的跑来,看见她背着药箱眼睛一亮,一脸焦急的道:“女同志,你是医生吗?我家孩子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好像是摔断胳膊了,你能去瞧瞧吗?”

    “那还是赶紧送医院吧?”唐宝觉得小孩子受伤了,还是送去医院检查一下才好!

    年轻男子抹了把脸,红着眼睛带着点哭腔道:“哎呦,这去医院多贵啊,我爱人的身子也不大好,实在是手头紧,求求你去看看我的女儿吧?”

    唐宝也回过神,看着他身上打着好几处补丁的工装,知道现在很多人不愿意去医院,就是因为检查费太贵,看着他这可怜的样子,也动了隐恻之心:“那行,我跟你去瞧瞧。”

    “谢谢你,我真是出门遇贵人了!”

    他不住的道谢,带着她在巷子里七拐八弯,这才来到一处有点偏僻的小院外,推开门请她进去:“女同志,你里面请。”

    唐宝这个时候已经听到孩子稚嫩里带着点嘶哑的哭声,也急着跟着他进去。

    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女孩,看着两岁还不到,躺在床上哭的厉害,手背上和脸上的伤口还带着点血丝。

    “你去准备点温水和干净的毛巾。”唐宝解开孩子的衣服,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孩子的手和小身体,这才松了口气:“今儿孩子万幸没事,不过你以后带孩子可要注意点!”

    “是,是,下回我再也不敢大意了。”

    男人很快端来脸盆和温水,唐宝仔细的给孩子擦干净,又给她上了消炎水,留下了几颗消炎药,看着孩子哭的睡过去了,自己才起身准备离开,压低声音道:“你注意点,别让孩子发烧。”

    “行,我记住了,真是太谢谢你了。”男子殷勤的笑着把手里的搪瓷缸递给她,很憨厚的道:“同志您喝口茶,你放心,这搪瓷缸是新的,我好好洗过了,绝对干净的。”

    现在的人大都很淳朴,要是受到帮助,恨不得把自家的好东西都给你才能安心。

    唐宝接过茶就闻到了红糖水的味道,也不好意思拒绝,喝了一口,觉得这真是甜的腻人,让她都喝不下去第二口了。

    男子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她:“家里也没什么好招待同志的,我只能给你多放了点红糖。”

    现在这年代,浪费是很可耻的,唐宝虽然不喜欢喝,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就当是吃药了,闭着眼睛几口就喝完,才把搪瓷缸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温和的道:“我还有事,先回家了,再见。”

    “你再坐一会吧?我爱人很快就下班回来了!”男子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的道:“她身体不好,经常咳个不停,去医院里配了点药吃了也不见好,我想请您也给她看看,现在家里只有二十几元钱,也不知道够不够您的诊费和药费?”

    人不可貌相,唐宝看着面前模样不起眼的男人,身上似乎带着点流里流气气息,可是对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却是真心实意的好。

    再者听他老婆生病还要去上班,心里倒是有点怜悯之心,也就坐在椅子上:“估摸着是换季引起的,要是我看不好,那我让我爸爸给你爱人看看。”

    年轻男人连声道谢:“真是太好了,你真是个好人……”

    突然之间,唐宝觉得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

    年轻男人看着唐宝闭上眼睛,浑身发软的从椅子上滑落,上前一步搂住她,眼神贪婪的看着她白皙柔滑的肌肤,还有那红润的小嘴,舔了舔唇,咽了咽口水,心想:这妞可真的太水灵了,自己何不先下手为强?反正他们还没来,自己不吃白不吃。

    他快速的起身把床上的小孩子放到了地上,自己过来就想抱着唐宝去床上。

    可是他本身就比较瘦,唐宝现在晕过去了整个人分量也不轻,也有可能是他心情太激动了,他一下子竟然没抱起来,反而把唐宝的脑袋磕到了凳子的角上。

    吓得他赶紧看了唐宝一眼,见他没有动静这才松了口气,在一用力,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放到了床上,伸手去解她衣服上的对襟扣子,把脸凑到她的面前正要亲下去的时候,却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把他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赵红军他们来了,又赶紧把自己解开的扣子给扣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