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赵琪琪知道他们的盘算后,那真是开心的心花怒放。

    不过她的心思更毒,觉得要是唐宝在昏睡里被人碰了,还不如让她清醒着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这样以后她就算是想遗忘这件事,也不可能忘记的掉。

    而且赵家是开医院的,自然也会有一些不能放在明面上的药,她今儿就是特意送药过来的,

    “猴子,你慌慌张张的做什么?”赵琪琪看见他难掩惊慌的来开门,皱眉问:“你怎么还在这?不是让你盯着她,找准时机动手吗?”

    陈红军说怕自己的手下不认识赵琪琪,到时候冒犯她就不好了,因此特意请客的时候,大家一起吃过两次饭。

    猴子看见是她来了,暗暗松了口气,见她这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态度,心里又觉得很不爽。

    要不是她这个时候来打搅自己,自己现在已经能享受到小美人甜美的滋味了,偏偏被她撞破了好事,却也知道陈红军现在要娶她,再不乐意也只能抹了把脸,陪着笑脸道:“我这把人刚弄到手了,心虚的要命……”

    “她已经在里面了?”赵琪琪心急的打断他的话,见他点头,推开他急切的往里面走。

    来到房间里,看着唐宝和一个小女孩都睡在小床上,抬手就想一巴掌对准唐宝的脸挥下去。

    猴子是在去开门之前,才把地上的小女孩抱到床上,现在看赵琪琪一脸凶神恶煞的像是想要揍死唐宝的样子,赶紧伸手拦住她,见她瞪着自己,陪着笑脸道:“我的大小姐啊,这要是把她打醒了,嚷嚷起来的话,我们这不是白忙活了吗?等下大哥他们来了,我们人多也不怕她闹腾,到时候绑的严严实实的,你想怎么动手都行。”

    赵琪琪很不甘心的放下自己的手,却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他,轻笑一声:“便宜你了,把这放到水里,给她灌下后,她就会缠着你不放了。”

    她是看不上陈红军,可是心里又很微妙,不想他碰别的女人。

    猴子瞬间明白她的想法,连声道谢后,乐颠颠的把药粉倒到搪瓷缸里,去拎开水壶的时候发现没开水了,干脆去厨房找冷水。

    赵琪琪想到自己曾经被唐宝打的哭爹喊娘就恨的咬牙,那眼神恨不得把唐宝瞪的灰飞烟灭。

    她动手去解唐宝的扣子,准备把她扒光了再绑起来,再给她的嘴里塞一块布,然后她以前怎么欺负自己的,自己加十倍百倍的还给她,才能让她消了心头之恨。

    就算是自己得不到顾行谨,凭什么唐宝能得到他,她就是想看唐宝绝望的样子……

    ……

    唐宝当时确实是晕过去了,可是那男人把唐宝的脑袋磕到了凳子的角上,尖锐的疼痛就让唐宝恢复了点神智。

    对于自己这阴沟里翻船的遭遇,唐宝心里也恨不得杀人。

    在她想用意念把空间里的砖头砸死他们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一想就脑袋疼,第一回无法用意念把砖头弄出空间。

    这还真的是把唐宝吓了一大跳,越发不敢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是醒来了。

    这下唐宝是真的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先前明明觉得这男的流里流气,可是就因为他的爱女之心,自己忘记提防他。

    没想到这该死的还想沾自己的便宜,唐宝只有一个选择,在他碰到自己的时候,趁机把他带进空间,除了她和小白以外,任何的活物都不能在空间里生存。

    现在她担心的就是自己的意念能不能让自己进空间,要不自己还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倒霉催的是唐宝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用意念想进空间,别说把他带进去了,自己都进不去,

    自从自己有了空间后,唐宝总觉得自己就算是遇到危险也不怕,可以躲进空间,可是现在让她知道,空间不是万能的。

    现在再多的后悔也没用。

    不幸中的大幸就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醒来了,可是感觉到他把自己放到床上的那一刻,唐宝是真的差点就忍不住了,感觉到他想解开自己的对襟扣子,那带着口气的恶心味道扑面而来的那一刻,她真的是差点就要骂人。

    幸好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唐宝感觉到他惊慌的把解开的两个扣子又给扣上去。

    “小白,救命啊!小白你再不出现,我就要死翘翘了……”唐宝只能在脑海里呼唤小白,希望这小东西现在不在修炼,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了。

    有可能是她们之间有过契约,小白的声音很快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怎么了?你现在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唐宝松了口气:“我可能被人下了迷药什么的,现在浑身无力,连空间都进不去,你能不能把我弄进空间?”

    “你真的好蠢,你怎么能这么笨?让你不好好努力!”小白虽然很嫌弃唐宝这么没用,可是还是不忍心唐宝就这么被人欺负,无奈的道:“现在你按着我说的做,先吸收空间之力。”

    先前小白瞬移受伤,也想过吸收微薄的空间之力,可是实在是舍不得,自己都是在小木箱里修炼,可是现在只能先便宜唐宝了。

    唐宝现在顾不得别的,也不去想进来的会是谁,聚精会神的听着小白的话,期待自己能尽快恢复。

    ……

    她猛地睁开明亮的带着怒火的杏眼,见赵琪琪伸手在解自己的扣子,在她发出惊叫钱,迅速的出手打晕她,看着她无力的软倒在床上,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

    她从床上一跃而下,自己来到了门后,心念一动,手枪就出现在她的手上。

    在人进门的那一刻,唐宝从门后出现在他的背后,手枪顺势顶在他的太阳穴上,冷笑:“给我放聪明点,要不我不介意赏你一颗子弹。”

    猴子感到自己太阳穴上那冰冷的触感,浑身一哆嗦,一只手里拿着的绳子就掉在地上了。

    唐宝伸手接过他另一只手里拿着的搪瓷缸,看着里面还没化开的粉末,随手就放到一边的书桌上,勾起唇角的笑容像是魔鬼:“蹲下,给我老实交代清楚,要不我不介意弄死你。”

    猴子先前是觉得这姑娘很美,可是现在觉得这姑娘浑身带着嗜血的杀意,心里忍不住哆嗦起来,就想逃跑。

    他是觉得就算是她有手枪,应该也是贺家的人给他防身用的,只要自己跑了,她不一定打得准,而且她也不一定敢开枪。

    唐宝见他的眼神飘忽的看向门外,拿着手枪的手稳稳的,另一只手腕一翻,三根银针灸刺入他的颈部大动脉那一块,瞬间让他浑身无力,而且非常疼,非常疼,疼的他眼泪都忍不住掉下来了。

    偏偏唐宝还在那威胁他:“别乱动,我也觉得在你这种人渣身上浪费子弹太不划算了,我一根银针就让送你上西天见如来佛祖;或许是让你下地狱见阎王爷,要是你不信,我也不介意让你试试。”

    开什么玩笑,猴子一点也不想用自己的生命来验证自己死后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浑身一颤,脸色发白的求饶:“同志饶命,我和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怨,我这也是被迫的啊!”

    他现在是真的怕了,自己被她这么一扎,就浑身无力了,要是她的银针扎到自己的太阳穴或者什么要命的地方,拿自己这小命可是真的不保了。

    只怪自己色迷心窍,一时大意,现在反倒是变成了阶下囚。

    哪怕心里再不甘心,也还是把事情交代的一清二楚。

    他的心里也打着自己的小九九,让她知道这件事是赵琪琪的主意,这样就能转移她的怒火。

    “赵琪琪是该死,可是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唐宝听了气的不行,干脆又把三根银针拔出,再次扎入,疼的他冷汗直冒,痛哭流涕的哀求道:“同志,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也是被逼的啊,这要是不答应,我就没工作了,我……”

    唐宝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抹布塞进他的嘴里,冷笑:“太吵了,我不会杀你,免得脏了我的手。”

    猴子已经是疼的冷汗直流,偏偏浑身酸软无力,他在心里发誓,自己这辈子再也不想和该死的中医打交道。

    不过,听到唐宝说不要他的小命,这让他暗暗的松了口气。

    唐宝却拿起猴子端进来的搪瓷缸晃了晃,杏眼一眯,嘴角带着冷笑。

    吃一堑长一智。

    赵琪琪对自己恨之入骨,让她就此服软,从此和自己相安无事,那是不可能的。

    阎王好惹,小鬼难缠。

    碰到这样的人,唐宝注定安生不了。

    既然她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害自己,那自己要是不成全她,都觉得不好意思。

    自己今儿就让她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

    她上前用巧劲掰开她的嘴,嘴角带着讥笑的把搪瓷缸里的水给她灌下去。

    唐宝本来是想做个规规矩矩的好姑娘的,可是因为自己做好事,却落到了这地步,她觉得自己还是做个坏人更痛快,有仇报仇,当场就怼回去的感觉太美妙了,何必委屈自己要忍气吞声呢?

    猴子见唐宝给赵琪琪灌药,心里更是害怕起来:要是这药效太猛,那自己可就贞洁不保了,虽然他早已经没了贞洁这玩意,可是赵琪琪是陈红军想要娶的女人,自己决不能染指。

    哪怕是浑身酸痛的要命,猴子也强忍着,想趁着唐宝这个女魔头不注意,悄悄的爬出去。

    三月的天不冷不热,正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可是猴子却爬的浑身冒冷汗。

    好不容易要离开房间了,他的身边传来了一声轻笑。

    唐宝的声音温柔悦耳又动人:“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想去哪?”

    可是她的脚却踩在他的小腿上,疼的他差点哭出来,唐宝却已经把搪瓷缸放在他的面前,温温柔柔的像是在待客:“把剩下的都喝了,我觉得你很适合做赵家的大女婿。”

    “不,我不能!”猴子哭丧着脸道:“陈家和赵家会弄死我的,姑奶奶我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

    “你要是不想做赵家的女婿,那我也不能勉强你是不是?”唐宝见他松了口气,右手夹着三银针吹了口气:“阎王爷也缺个女婿,我看你很合适。”

    这明晃晃的威胁让猴子别无选择,蝼蚁善且偷生,何况是他这样贪生怕死的人呢?

    他端起杯子,眼睛一闭,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就把搪瓷缸里的水一饮而尽。

    不得不说,唐宝先前说的那句‘赵家女婿’,让他确实心动了。

    他知道自己长的矮小瘦弱,家里又穷,还有偷鸡摸狗的坏名声,没有姑娘会喜欢他,也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

    好不容易才攀上陈红军,弄到了纸板厂去做保安,却也是没积攒下工资,都是吃光用光身体健康,这要是自己能娶到赵琪琪,以后那可就是吃喝不愁了啊!

    唐宝看着他闪烁的眼神,自己拎着医药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看着床上的小姑娘,杏眼锐利的盯着他:“这小姑娘是谁?”

    “这是我大哥的小女儿!”猴子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道:“我就是按着他们吩咐的,抱着孩子的时候失手摔了她一下,这才有借口来求您看孩子。”

    她先前还觉得这孩子命大,在自行车上摔下来也只是破了点皮,没成想是他故意摔了自己的侄女。

    看见床上的赵琪琪眼睛还没睁开,可是脸上却红的像是抹了胭脂,哼着拉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唐宝没有再说什么就转身离开房间,顺势把房门关上。

    她就站在台阶上,感受着春日暖暖的阳光,还有微风,没一会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男女之间不和谐的声音,这才大步离开。

    走了一段路,恰好看见几个带着红袖章的红卫兵抬头挺胸,雄赳赳气昂昂的往这边走,意气奋发的唱着革命歌曲。

    “同志们帮帮忙啊!”唐宝把药箱收进空间,上前一脸惊慌的看着他们:“我哥哥嫂子在打架,我哥哥说我嫂子去医院还偷了药,是革命阶级的敌人……”

    红卫兵们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让唐宝在前面带路,还夸她和她哥哥都是好同志……

    唐宝把他们带到门外,指了指大门,一脸害怕的道:“我家就是这,我不敢进去,我家大嫂最喜欢拿着烧火棍打人了!你们进去千万要小心啊!我真担心我大哥是不是被打晕了。”

    红卫兵们都握紧手里的警戒棍,小心翼翼的推开虚掩的门进去。

    唐宝就在门口看热闹,看着几个红卫兵贴着门听里面的动静,随即都一窝蜂一样的冲进去,义正言辞的大喝:“青天白日就做这伤风败俗的苟且之事,都带走!”

    “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竟然把我们的话当成耳边风!快给我松开!”

    “还不松开,给我打死这奸夫淫妇……”

    女人尖利的声音声嘶力竭的传来:“啊啊,你们是谁,滚……”

    唐宝忍不住暗乐,唯一可惜的就是这地段太偏僻了,看热闹的人不多。

    不过,现在恰好是工厂下班吃午饭的时候,走过路过穿着工装的男女,听到里面传来的大动静,都好奇的停住脚步:“何家人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啊?这动静好像有点大!”

    这个年代的人情味还是很浓厚的,一般看到别人出事都会搭把手,有人就开口:“是啊,这些人也真是无法无天了,就知道欺负老实人,要不我们也进去瞧瞧?”

    十几个人也都一脸凝重的进去:“好,我们进去!”

    ------题外话------

    抱歉哦,这几天家人住院,每天要送三餐,我只能一更,等后天家人出院恢复双更。

    温馨提醒:天气阴冷多雨,宝宝们都要注意流感,身体好才是真的好,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