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觉得自己真的很适合做坏人,听到里面的尖叫声还有咒骂声,整个人神清气爽的不行。

    抬头看天上云卷云舒,感觉到春风拂面;这天气,实在是太美好了,不冷不热,连风都带着春天的甜味。

    小白却忍不住催促她:“唐宝,你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还不赶紧回家,这也什么好看的!”

    “知道了,”唐宝在心里和小白嘀咕:“我这不是怕这女人事后不认账吗?”

    毕竟那个男的只是个小混混,赵家肯定是看不上他的,偏偏他又碰了赵琪琪,要是不闹的人尽皆知,唐宝还担心这个男的会被赵家灭口。

    可是现在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就算是赵家想粉饰太平也不容易了。

    他们两个都千方百计的想欺负自己,现在自己让他们在一起变成一家子,自己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大好人啊!

    不过,唐宝这回按着小白说的吸收了空间之力,这一时是出了口气。

    后果就是吸收之后浑身经脉都疼的要命,那种疼,就像是有人拿着针在不停的戳她的经脉,让唐宝疼的冷汗直冒,恨不能让人把自己敲晕才好。

    唐明远和苏素取了新衣服,又在外面吃了午饭才回来,就见顾宁谨一脸担忧的迎上来:“也不知道嫂子今儿怎么了,午饭也不愿下来吃。”

    顾少谨也赶紧凑到苏素的面前,小脸上是对于自己失宠的惆怅:“姐还关着门不让我们进去,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啊?”

    虽然唐宝是他们的嫂子,可是唐宝最疼两个小的,从来不会把他拒之门外,这就让顾少谨很郁闷了。

    唐明远和苏素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凝重,不约而同的以为自己的女儿又手脚不利索了。

    “估摸着是身子不爽利了,”苏素微微皱眉,像是无可奈何的道:“你们都别担心,我去瞧瞧她这是怎么了?”

    他们看见苏素上楼敲门,门倒是很快就开了,过了十几分钟,苏素就带着浅笑下楼,无奈的道:“这丫头惹出了点乱子,你们去西南角那边打听一下今儿出事的那两人现在怎么样了。”

    唐明远和苏素这么多年的枕边人,看着她的神色就知道女儿现在不大好,而且这害她的人就是西南角那边的人,事情还闹得挺大,要不苏素也不会觉得他们能打听到消息。

    他心里转了转,也点头:“那你给她弄点吃的,我们等下就回来。”

    ……

    赵美香这几天身子不舒服,就在家里好好的养了几天,反正医院里有顾修安在,她也很放心。

    为了怕她一个人在家不好好吃饭,顾修安这几日只要有空,就会回家陪她一起吃饭,还想法子弄来鸡鸭鱼肉,亲自下厨给她做好吃的。

    他们来到这边后,一直没有寻到合适的保姆。

    当然,现在也不能说是保姆,只能说是远方的亲戚过来帮忙。

    赵美香看着他给自己勺了一碗鸡汤,还深情的叮嘱自己慢点喝,甜蜜的心都要化开了,只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小口小口的喝了鸡汤,这才看着他笑:“修安,我是真的好了,下午我就和你一起去医院吧?”

    顾修安心里知道,她要是去医院,自己就不能肆无忌惮的和芳芳在办公室乱来了,毕竟她进自己的办公室从来不敲门,而且她疑心病也重,要是被她发现蛛丝马迹,芳芳就肯定不能留在医院里了。

    说真的,他是没想过和赵美香离婚,也不是不喜欢她,可是这只对着她一个女人,他就没兴趣。

    一开始他确实是失忆了的,可是后来脑海里也慢慢浮现出一些记忆,记得自己以前也在美人堆里翻滚,也是美酒佳肴不断。

    赵美香确实温柔体贴又很喜欢自己,可是却只能算是中等姿色,这就让他忍不住开始寻找别的女人。

    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

    可是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是女人,他又怎么能忍得住这诱惑呢?

    虽然他年纪不小了,可是浓黑的眉,深邃的凤眼,高挺的鼻梁,英气里还带着点岁月沉淀下来的成熟魅力,很受大姑娘小媳妇的喜欢。

    在椒江镇医院的时候和一个女医生有了首尾,却被岳母发现,很是敲打了他一番,赵美香也哭哭啼啼的和他闹了很久,让他做低伏小的赔了不少不是,这事才算过去。

    他这才觉得在椒江简直是在她们母女的监视下,这才借着给自己儿女多攒点家财的意头在外办医院。

    这芳芳模样虽然不算十分动人,可是身段却是格外诱人,在他的甜言蜜语下,小姑娘很快就被他得手,这些天赵美香不在医院里,他每天都和芳芳厮混在一起。

    可惜现在她要去医院,自己就不能肆无忌惮了。

    不过,现在他已经和人联系好药材,她去了刚好签字,还能和陈家把赵琪琪的婚事定下,大不了等过些日子,自己借口想儿子女儿了,让她去把孩子接过来住些日子。

    只要两个小的来了,她也没空去医院,看着她笑得很温和:“那也好,你不在医院里,我也觉得很不习惯!”

    两人你给我夹菜,我给你盛汤,柔情蜜意的吃了顿午饭,还没放下碗,就听到电话机的声音刺耳的响了起来。

    赵美香赶紧去接电话,听到对面的人说的话,原本红润的脸瞬间变得惨白起来,惊恐的道:“你说什么?”

    “怎么了?”顾修安听到她的声音不对,也赶紧走过来。

    赵美香挂了电话后,脸上阴云密布,气的不停的深呼吸:“琪琪被人算计了,我们先去公安局。”

    这事实在是太丢脸了,可是要是不把人捞出来,她知道自己女儿禁不起批斗。

    赵家也丢不起这个脸。

    二流子,正经点的晚上没事干,去掏个兔子,逮个野鸡,抓个田鸡,知了猴啥的,总得折腾点事干。

    不正经的二流子们就爱打个小牌,喝点小酒,还喜欢偷个鸡,摸个狗的到处惹人嫌,毕竟现在也没啥娱乐,听个寡妇墙角就能傻乐半天了。

    这样的二流子赵美香和顾修安也都打过交道,明面上称兄道弟的,这心里肯定是瞧不起的。

    现在看到眼前瘦小又贼眉鼠眼的男人,还有一边哭的嘶哑的赵琪琪。

    赵美香再也忍不住的抬手就对面前的男人挥手打过去,怒骂:“你个流氓,敢对我女儿动手,我今儿活剐了你。”

    猴子挨了她几下后,也很不要脸的大声道:“你怎么这么不讲理?明明是你女儿非礼我的,你们就是资本主义的尾巴,仗着开了医院瞧不起我们这贫民,我就不信没天理了,我要去公安告你们的女儿强迫我……”

    对于猴子来说,巴不得把这件事情闹大,自己丢不丢脸完全无所谓,自要自己最后能得到实惠就好了。

    反正这女人自己睡也睡了,现在就算是不想嫁给自己也没事,虽说是细皮嫩肉的,可是浑身上下该凸的地方就是飞机场,该凹的地方就只剩一把骨头了,还不如自己偷摸着碰过的高嫂子。

    现在他倒是真的愿意赵家给他一笔钱,私了好了,自己回头把守寡的高嫂子娶进门,那才是女人,要不他都觉得自己睡的是骷髅。

    顾修安在边上看到这男人,心里也是嫌弃万分,可是却知道经过这一闹,陈家是绝不会答应陈红军娶自己这便宜女儿了。

    要是这男的也不娶赵琪琪,以后赵琪琪就会让人诟病,反倒是连累了自己和赵家的名声。

    他上前拉住赵美香,板着脸沉声道:“好了,回家慢慢说,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赵美香能听出他隐藏的怒火,身子一僵,无力的坐在一边的凳子上,闭着眼睛,留出愤怒不甘又憋屈的眼泪。

    顾修安看着自己面前其貌不扬的年轻男人,小眼睛里闪烁着不安分的光芒,心里嫌弃的要命,却还是严肃的道:“同志,你也和我们一起回家吧?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大家也要多了解了解,你说是不是?”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愿意承认他这个便宜女婿了。

    猴子难掩激动的红了脸,点头哈腰的道:“是,是,我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开什么玩笑,只要自己能做赵家的女婿,别说赵琪琪是骷髅了,就是麻子脸的骷髅,他也能把她当成天仙般的美人。

    赵琪琪一听他们的话,再也忍不下去了,红肿的眼睛瞪着顾修安,愤怒的尖叫:“不,我不要,都是唐宝害我的,我……”

    “你给我闭嘴!”顾修安打断她的话,严厉的道:“你想气死你奶奶还是想让赵家都被人看笑话!还是觉得现在闹出来的笑话不够大?有话都回去再说。”

    赵美香看见他紧皱的眉头,把本来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幸好赵家还是有点门路的,几个电话后就能把人捞出去了。

    等回到家,赵琪琪哭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这下是让赵美香这个心疼女儿的,都忍不住指着自己女儿的鼻子,气的破口大骂:“你个蠢物,上回在她的手里还嫌吃亏不够是不是?明知道你自己不是那泼妇的对手,还敢自己送上门!你就不能聪明点?你……”

    知道这前因后果后,赵美香真是欲哭无泪,自己原本还想好好查查,这亏得自己没有查仔细,要不就越发丢脸了,想算计别人反而被人家算计,这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

    特别是顾修安单独对她说,这件事的影响很不好,绝对不能让查出来是赵琪琪偷鸡不成蚀把米,要不以后龙凤胎怎么见人?

    虽然赵美香很疼体弱多病的大女儿,可是那龙凤胎才是她的命根子,权衡再三,还是答应了顾修安的建议,尽快让他们结婚。

    ……

    这边唐宝筋脉疼的厉害,就连晚上也睡不好,自然是没办法去给郑老扎针。

    唐明远和苏素心里也觉得自己女儿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只能给郑老调整了药方。

    好在第二天的时候唐宝筋脉的疼痛就少了很多,而且晚上也不会疼的睡不着了,等第三天的时候就只觉得浑身筋脉都胀痛,却不妨碍她吃好睡好。

    出了这种事,再去郑家给郑老扎针的时候,唐明远再也不敢拉着自己的老婆去过二人世界了,生怕女儿再有个什么闪失,自己会先吓死。

    等到唐宝的身体完全好了,已经是三月二十五。

    她觉得自己的苦没有白吃,别的好处暂时没看见,可是这耳聪目明不说,过目不忘就是意外的惊喜了。

    趁着这几天把那几本医书翻了个遍,虽然都记住了,可是觉得自己实践后才能更好的学以致用。

    可惜现在不提倡中医,让她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慨。

    早上下了一场贵如油的春雨。

    春雨过后,山里,田地里到处都充满生机的嫩绿,也是野菜最多的时候,荠菜,马齿苋,婆婆丁,苦菜,灰灰菜,香椿这些野菜也出现在餐桌上,给单调的蔬菜增添了几分颜色。

    苏素虽然不喜欢做菜,可是那舌头却很刁,觉得吃野菜好处不少,倒是多了采野菜的兴趣。

    唐宝跟着苏素一起进山,边上自然是少不了唐明远和顾宁谨兄弟。

    “叔,婶,家里春耕已经开始了,我们想先回去挣工分!”顾宁谨犹豫了一下,还是趁着在外面挖野菜的时候和他们开口了。

    他不喜欢寄人篱下,心里也觉得郑家是拿不出多少药钱的,哪怕现在他们手里还有千百元钱,可是自己却不能也不好意思在这边混日子。

    他更喜欢自食其力。

    唐明远想了想,也还是点头:“那也好,我们这边一时走不了,你们先回去,也好让家里的杨毅杨铮还有玉郡不要担心。”

    苏素有点不舍的拉着顾少谨的手,温声道:“少谨现在年纪还小,要不他留下和我们一起回去?”

    “婶,我也想留在您的身边不走,”顾少谨很依恋的靠着苏素的手,却还是拒绝了她的好意:“我也想阿铮了,等家里忙完了,你们要是还没回去,我们就来接你们。”

    他年纪虽小,却也不想留在贺家白吃白喝,而且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响,现在林雅芬的身体也调养的不错,自己和哥哥在住下去,人家就算是给药钱,唐叔他们肯定觉得这么多人住在贺家不好意思收钱。

    唐宝却担心他们不在,余市长他们又欺负几个孩子,担忧的道:“那你们回去后,小心提防,少去黑市,我们家现在不缺钱。”

    顾少谨清秀的脸上微微一笑:“好,我们记住了,我们在家等你们回家。”

    唐明远拍了拍顾宁谨的肩膀,他是很看好这个半大的小子,叮嘱道:“你们有事就去医院花点钱给我们打电话!”

    他们要回去了,唐明远他们自然是要收拾一些穿的,现在最流行的就是军绿色的衣服和解放鞋,每人都有份,还有一些吃的肉罐头和水果罐头什么的。

    另外还有一些风干的野味和干蘑菇和木耳,满满的装了两个大背包。

    送他们兄弟上火车的时候,唐宝拍了拍背包,趁机把一些他们不肯收的壹佰元钱和各种票都借机放进背包,看着他们上了火车,等到火车哐当哐当的开走后,唐家三口才回到贺家。

    林雅芬很高兴苏素他们不走,现在她的身体被调养的白里透红,虽然对于心脏那方面还是不能彻底根治,可是只要她自己心态好,不要太累,那也不会有问题。

    她在和别人打电话,见唐宝他们回来了,赶紧和电话那端的人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笑着道:“告诉你们个好消息,赵院长的女儿要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