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嫂给我打来电话,说是赵家已经在外面已经买了一套房子给女儿做嫁妆,不过现在m主席提倡要节俭,就不大张旗鼓的办婚礼了,只是举行革命婚礼!”

    林雅芬一脸八卦的模样:“我看他们是觉得赵家女婿拿不出手,这才说什么举办革命婚礼!”

    苏素反倒是笑了笑:“不请客,不是也给你省下一个红包吗?这不是挺好的吗?”

    “说不准还能负负得正,”唐宝促狭的揶揄:“都是一肚子坏水的人,说不准以后还能生下一个好孩子呢?”

    唐明远在不远处坐下,一本正经的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可不信赵家能养出纯良的好孩子。”

    又看着自己的女儿温柔的道:“你倒是可以准备生个孩子了,趁着现在我和你妈妈都还能都动,倒是能给你带带孩子。”

    苏素闻言只是看着女儿和自己的男人笑了笑,既不附和,也不反驳。

    唐宝没料到这把火反而烧到自己头上,自家老爸平时看顾行谨不是很不顺眼吗?现在倒是催着自己和他生孩了。

    “你催我也没用,”唐宝嘟着嘴不乐意的对他呲了呲牙:“我倒是不介意多个弟弟妹妹,还不如你和我妈努力点呢?要不要我给你们开几服药好好调养身子?”

    苏素当初生唐宝的时候是难产,可把唐明远吓坏了,而苏素也不容易再有身孕,因此他们才唐宝一个。

    面对女儿的打趣,唐明远老脸一红,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得,我惹不起,我躲得起。”

    林雅芬见他离开了,这才忍不住笑出声,又拉着苏素的手,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声问:“苏素,等玉杭回来了,劳烦你给她把把脉,开几幅调理身子的方子好不好?”

    苏素一口答应:“没问题,这是定好日子了吗?”

    “是啊,她这都二十一了,再拖下去就变成老姑娘了!”林雅芬一想到大女儿要结婚了,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笑容满面的道:“就是六月初一,我这想抱孙子孙女可是靠你了啊?”

    唐宝闻言凑过来笑嘻嘻的道:“婶子放心,我妈妈对调养身子这一块很厉害,不过得让我那未来是姐夫也好好调养一下,双管齐下,保证让您明年就能抱上大孙子。”

    ……

    顾宁谨他们到家后,先去医院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唐明远听到家里现在没什么事,也和苏素一起跟着女儿练习针灸。

    他们夫妻两可谓是臭味相投,不,应该说是妇唱夫随,都对没接触过的中医针灸这一块很感兴趣。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就到了五月二十三,郑老的身体经过不间断的针灸和服用中药,双管齐下,他的身体也有所好转。

    期间也听到赵家很低调的给赵琪琪和候知安办了婚礼,婚后候知安住在了新房里,倒是赵琪琪还是住在娘家不愿意踏进新房一步。

    唐宝现在一点也不想和赵家打交道,倒是想起顾行谨离开已经两个多月,却还是一点消息也米有,心里倒是有点担忧他现在怎么样了。

    可是现在的通讯实在是太不方便了,也可能是因为战场上纪律严厉,他也没有给唐宝打过电话。

    其实唐宝觉得自己一直留在贺家不离开,或许就是想等他给自己打个电话把?

    现在的电话座机还没普及,就是一些特殊的人家里才能有,比如贺家。

    可是唐宝却一次都没等到他的电话,随着日子临近了贺玉杭的婚礼,唐宝跟着爸妈一起去外面选礼物。

    国营商店里人来人往,显得很是热闹。

    唐宝一家今儿没别的事情,自然是在这慢慢的逛。

    她挽着苏素的手臂四处张望:“爸妈,你们有没有什么想买的?”

    这里的东西都要票,他们买不起太贵重的,不过唐宝的空间里有去年在海市买的大红喜字毛毯,还有床单被套什么的,送礼很不错。

    他们这不过是来溜达一下,看看有啥喜欢的而已。

    “买点白糖还有奶粉吧?”苏素问了问白糖的价格,确实比外面黑市的便宜,就开口道:“回去后我们做些花生糖,倒是比送别的东西实惠。”

    唐宝一听赶紧点头:“妈你想的可真周到,我们多买点,我那存货已经不多了。”

    唐明远在后面付钱拎东西,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女儿:“我这还有几张布票,你们看那边的衣料多好看,还有布吉拉现在也有很多人穿,你们也去瞧瞧有没有喜欢的。”

    华国确实和唐宝记忆里的不一样,现在还没到1976年,现在的大部分知青却已经返乡了,这边的衣服也开始多样化起来了。

    服装流行样式一个接着一个,从牛仔裤到文化衫、休闲装、健美裤(踩蹬裤)、直筒裤、萝卜裤、男女夹克衫、蝙蝠衫,布吉拉也都开始出现了。

    还有国营单位的工资又涨了。

    贺池也和他们透露,上头已经在开会,准备取消集体的工分制度,实行包产到户这种生产责任制。

    说是包产到户是华国的领导们为了促进发展生产,解决温饱问题的一种必要的措施。

    就华国而论,在社会主义工业、社会主义商业和集体农业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在生产队领导下实行的包产到户是依存于社会主义经济,而不会脱离社会主义轨道。

    唐宝觉得这是好消息,包产到户的这一种形式,会迅速地采用和随着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发展,包产到户逐步演变为包干到户的形式。

    她盼着这政策早点实行,这样自己家就能开个医馆了,也算是圆了苏素和唐明远的梦想。

    苏素看着五颜六色的布吉拉长裙,觉得其中一条淡黄色的很适合自己女儿穿,就笑着对营业员道:“同志,那条裙子能给我们比一下吗?”

    周家隔一段时间送一回布料,一是周安安的小身板太虚,用中药温养,二是苏素说萧雪生孩子的时候虽然伤了身子,可是调养好还是不耽搁生孩子的。

    因此周家母子十天半个月的就来贺家一趟,或者是派车来接唐家人过去,每一回都是送布料,水果,零食一大堆。

    不仅是感激唐家人,也是委婉的和贺家打好关系。

    因此,唐家三口现在穿得都是新衣服,他们一家子长的男俊女俏,肌肤白皙的像是干部。

    售货员瞄了一下唐家人,就笑着答应了:“行,这颜色很衬小姑娘的皮肤,显白又显嫩。”

    她把裙子递给唐宝的时候,一只手快熟的伸手抢了售货员手里的裙子,一脸阴沉的道:“这裙子我要了,多少钱。”

    售货员本来是想皱眉的,可是看到动手的是赵琪琪的时候,只觉得头皮发麻,也不敢说什么了,眼神瞄了唐家三口一眼,就赶紧道:“柒元捌角钱,还要三尺布票。”

    自己今儿怎么这么倒霉,偏偏遇上这样的事,不过赵家不好惹,她只是一个拿着二十八元工资的售货员,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看到赵琪琪抢了自己老婆看中的裙子,唐明远自然是不会和女人吵起来,只是在那皱了皱眉。

    苏素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阿宝,我觉的把你太瘦了,皮肤不够白,脸色又黯淡无光,也不适合穿那淡黄色的布吉拉,会显得你像一坨○狗○!你还是适合穿绿色的那件。”

    售货员下意识的看了看唐宝,虽然只是穿了白衬衫和黑裤子,也显得亭亭玉立,鹅蛋脸上肌肤白皙的如同羊脂玉,大大的杏眼里似乎水光流转,挺直的鼻子和红润的小嘴,绝对是一个美丽的姑娘,而且是越看越美丽的那种姑娘。

    不过,人比人比死人,货比货得扔。

    另一边的赵琪琪虽然穿着淡粉色的衣服,可是她实在是太瘦了,本来还算白的肌肤,却因为过分的消瘦,看着确实黯淡无光,和唐宝比起来就确实不值得一提了。

    售货员低着脑袋这心里感叹:这位女同志好厉害哦,这可真的是骂人不用脏字。

    赵琪琪虽然身子不好,可是不是傻瓜,她知道自己太瘦了,大都的时候都是穿粉色或者白色这些颜色,出手抢了这淡黄色的布吉拉,无非是想给唐宝添堵而已。

    现在听到苏素这明摆着是嫌弃自己的话,气的咬牙切齿,转头瞪着售货员大声道:“绿色的那布吉拉也给我装起来。”

    唐宝看着售货员手脚利索的把绿色的布吉拉也给她装好,才拉着苏素的胳膊撒娇:“妈妈,我不喜欢穿绿色的,那简直是老黄瓜刷绿漆装嫩,我适合穿黑色,显得我皮肤白,而且黑色也显瘦。”

    “还显瘦?”苏素嗔了女儿一眼:“你浑身没有三两肉,要是还穿黑色,那也太吓人了,人家还以为见鬼了呢?反正不准你买黑色,我怕人家来找我要赔医药费。”

    她们母女这一唱一和的损人,让售货员是想笑不敢笑。

    却也让赵琪琪差点气疯了,她就是觉得这里人多,唐宝不敢打自己,这才过来想找茬,可是没想到自己倒是被她们母女给损的不是人了。

    不过,她还有一个可以打击唐宝的消息,盯着她们冷笑:“你们还不知道吧?前线战争现在很激烈,最要紧的是缺医少药,也不知道这次有些人能不能活着回来。”

    “军人们在前线保家卫国,你却在这说这些恶毒的话!”唐宝脸色一沉,声音清脆却咄咄逼人:“没有他们,你现在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当初救了你的人真是瞎了眼……”

    唐宝的话让很多听到的人都不住附和:“对,要是没有我们的主席,没有军人,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好日子!”

    赵美香从另外的柜台买了些蛋糕过来,在边上听了一耳朵,心里暗恨唐宝太欺负人,却也知道自己的傻女儿又被唐宝抓住了小辫子,这要是传出去,说自家透露了前线缺医少药,会被说成危言耸听,引起动乱的帽子可不好戴。

    为了赵家的面子,赵美香上前就给了自己的女儿一巴掌,板着脸怒骂:“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是不是?你大哥在外面打仗本来就危险,让你对你嫂子尊重点。”

    她这话,一下子就把前线的军事扭成了家里的姑嫂之争。

    赵琪琪被自家妈妈这一巴掌打的瞬间流下了眼泪,转身就跑。

    赵美香比自己的女儿厉害多了,来到唐宝的身边,一脸担忧的道:“行谨还没消息吗?哎,不过你也别急,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现在前线确实缺医少药,而且各种物质也被敌人炸毁,现在我们接到任务,正准备再支援一批止血的药材呢?”

    说完,一脸担忧的叹了口气,就转身大步离开。

    唐宝转身看着自家爸妈,一脸严肃的道:“我们把止血药的方子交出去好不好?”

    华国没有云南白药,苏素和唐明远先前的止血药倒也还好用,这段时间唐宝就拉着爸妈一起改良了一下,现在这止血药的效果绝对不差。

    唐明远点头:“好,我们带上药和方子去找贺院长。”

    贺堂听到唐明远说这止血药的效果那么好,赶紧去医院找了好几个病人试了试效果,确定这药效真的很不错,而且这些药材也不是特别的珍贵,那真是大喜过望:“我这就打电话给上级汇报,希望明远你们能协助指点我们军方做出第一批止血药。”

    唐明远看了看苏素一眼,见她点头才答应下来:“好!”

    上面的领导对这止血药也很重视,让贺堂亲自带人送他们去华国的首都,唐宝这边倒是因为郑老还没好,就留了下来。

    ……

    战场上,一阵阵的枪声几乎是能震破人的耳膜,顾行谨带着自己的一队人和一伙敌军火拼。

    他们接到的任务是围剿消灭对方的援军,抢夺对方的物资,可是敌方的援军超出情报上的人数,好不容易完成任务,却又被敌方来接应的人堵住。

    顾行谨知道这一批物资对于大家的重要性,一边让手下护送着物资离开,自己带着人转移他们的目标,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自卫,还有等自己人过来接应,这才能狠狠的打回去,让敌方知道他们的厉害。

    他们现在仗着的就是易守难攻的地形,还有大家配合的好,才能勉强不被他们攻下。

    这些天敌方简直就像是疯狗一般,几个哨点对他们白天黑夜的进行了袭击,要不是他们这边一直防备着,估摸着就是伤亡惨重了。

    现在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火气和对方干了起来,完全就是一副不要命的样子,对方那边顾忌着他们手里的物资,一时间也不敢太急迫。

    “连长,”几个浑身是灰的老兵围着顾行谨担忧的问:“天快黑了,我们到时候怎么办?”

    顾行谨的脸上和身上同样干净不到哪儿去,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快五点了,吐了口气:“天黑了我们要是等不到来支援的人,那就趁着天黑了悄悄的撤退,我早就看过了,那边有河,估摸着他们不会有防备;要是接应的人来了,我们就好收拾这些王八○蛋。”

    “还是连长您想的周到!”老兵们都附和:“娘的,这些孙子们还想从我们手里把物资抢回去,要是知道他们的物资这时候都进了咱们的营地,估摸着就会气死了!”

    “就是,要不是这些孙子捣乱,我们的物资怎么会没了,一点也不知道心疼物资,就是要好好教训他们!看他们下回还敢不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