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在地里打过滚的连里的探子也跑过来了:“连长,敌方增员了,咱们的人还没到,要是对方再集中火力开火,咱们怕是要顶不住了!”

    “顶不住也要顶!”顾行谨用手指刮了下自己的鼻子,凤眼一眯,端起了枪沉声道:“兄弟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再坚持一个多小时我们就能安全撤退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敌方的枪声更猛烈起来。

    他带头猫着腰往前面走,在一边用望远镜小心的观察对面的情况。

    几个排长和班长围在他的边上,看了看对面密集的枪声,七嘴八舌的出主意:“连长,我带人悄悄的去后面围堵吧?前后夹击,把这些孙子们都收拾了!”

    “就是,咱们可不是是孬种!连长你下指令,我一定带人冲上去!连长,你给句话!”

    “都给我闭嘴!”顾行谨低声训斥道:“今儿我们的任务是物资,不是和这些兔崽子拼命,得考虑全局!让你们多看书,你们都在给我打瞌睡是不是?”

    他们被训了,也都嬉皮笑脸的装傻:“连长,我也想看书来着,可是我和那些字有仇,那些字看见我就把我绕晕。”

    “就是,我认识字,字不认识我!”

    “你们还真是好样的,等回去再收拾你们!”顾行谨用望远镜看清了局势,开始安排:“老王,你带人往右边开火,赵排,你带人上正对面替换盛排他们兄弟……”

    战场上是培养默契的好地方,在腥风血雨中活下来的战士们更懂得独木不成林。

    “是!”原本嬉皮笑脸的人接到各自的命令,严肃的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顾行谨自己也带着人正面迎敌,看着自己方的兄弟受伤,他的眼睛血红起来,握紧了枪口对准对面的敌人开枪。

    他的枪口瞄准了对面,直接开枪,一枪一个,一点也不浪费子弹。

    边上的人看见自家连长这么厉害,也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那边的敌人也发现这边的人格外厉害,火力对准顾行谨这边。

    顾行谨看到对面的指挥官,眼睛一眯,抬手子弹就对准他射了过去,然而很可惜,被对方那边护着的人给推开了。

    顾行谨紧追不舍的接连开枪,对准那个军官。

    可是对方已经有提防,都被躲过,反倒是打中了不少的敌人。

    顾行谨每打一枪,就快速的换个位置,免得敌方根据他的枪声寻到他的位置。

    等对方火力全开的扫射他这边之后,他就潜伏在那装死,然后小心的换了个位置,再次瞄准了敌方的指挥员,砰地一枪,子弹打中了那个指挥员的脑袋。

    那边的人看见指挥官倒下了,火力瞬间弱了下来。

    “连长,好样的!连长是神枪手!”

    这边的战士们都欢呼起来,难怪人家年纪轻轻就是连长,这升上去的速度都让他们羡慕死了,可是人家不仅能指挥若定,还是神枪手,这可真是一干一个准啊,真的是太厉害了。

    敌方指挥官的牺牲,给他们争取了喘气的时间,顾行谨也让队伍抓紧休息,好迎接敌方再一次进攻。

    几个排长和班长也凑过来商量,要是敌方再猛烈的功绩,他们这边的弹药就要不足了。

    顾行谨也发愁弹药不足,援军没到,只能让哨兵时刻注意前面的情况,自己和他们商量撤退的方案:“他们以为物资还在我们手里,肯定是咬紧不放!你们都去问清楚有没有兄弟不会水,等到天黑后,不会水的和受伤的先撤,会水的兄弟和我留下断后……”

    他们第一军都是各个部队里面挑出来的尖子,而且都是身经百战老兵,才能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坚持到现在。

    在他们的期盼下,天色终于暗了下来。

    在战场上死去的弟兄现在都无法顾及,要等他们明儿带人过来才能入土为安。

    受伤的弟兄和不会水的弟兄还没在他们的掩护下离开,就被敌军探子发现,开始猛烈的攻击。

    “给我拦住他们!”顾行谨自己带头开枪。

    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伤员们要是被拦住,凭着不会水的五十几个弟兄根本护不住他们,都拼尽全力开战。

    不过对方的火力实在太猛,顾行谨看着自己这边快要弹尽粮绝了,实在是顶不住了,就带着连队慢慢的往河边撤退,这才不会全军覆没,挣得生机。

    天色越来越暗,伸手不见五指,也算是帮了他们的大忙,就算是敌方有探照灯也不可能把在河水里的战士都瞄准。

    顾行谨打完枪里的最后一颗子弹,这才踢着自己边上的人下河,自己也最后跳入水里,敌方的人追到河边开始疯狂的扫射,他觉得自己的肩膀被子弹打中,大腿上也中了一枪。

    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在慢慢的流失,咬牙潜入河底,挥舞着双手快速的往前游,在激流处却还是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这边的河水的水流很急,加上现在是天黑,虽然敌人只能乱打一气,他们自己也无法联系!

    好不容易上岸了,几个排长才发现连长和十几个兄弟都没有上来,差点急死。

    这个时候,前面的探子发现来接应的刘连长带着军队来了,赶紧上前汇报情况。

    “有没有伤病员?赶紧过来,我们这边有医生护士。”贺知寒穿着一身染着血渍,污渍,已经看不出白色的白大褂,桃花眼里没有丝毫笑意,在战场上见多了伤亡,整个人多了沉稳凝重的气息。

    有人慌慌张张的过来,焦急的道:“不好了,连长还没上来,还有姜班长他们十几个人都没有上来?怎么办?”

    “你说什么?你们连长是顾行谨吗?”贺知寒一愣,上前抓住他的肩膀,压抑不住内心的震惊慌乱:“最后看见他的是谁?”

    那人的声音有点哽咽:“就是顾连长,他是最后下来的,可是现在却还是不见人影!”

    一时间,贺知寒整个人呆若木鸡,随即大吼起来:“我不相信,他肯定能上来的,探照灯,电筒都过来,都赶紧找啊!”

    ……

    贺玉杭和封安的婚礼也是很简单的革命婚礼,不过气氛倒是挺热闹的。

    林雅芬的娘家来了不少人,唐宝就和贺玉欣一起挤了一张床,把自己住的房间让出来给林雅芬的娘家嫂子们住。

    至于另外的客人都住在贺池家,老远的来一趟,肯定是要多住几天才回去。

    五月初四的一大早,唐宝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贺玉欣也被她惊醒,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懒洋洋的道:“对了,我今儿要和姐姐姐夫去买糯米包粽子,等下你要一起去吗?”

    “你们去吧?我等下还要去趟郑家!”

    唐宝这些日子经常做噩梦,梦里的顾行谨满身是血的在喊疼,或者是梦到他和别的女人言笑晏晏的在一起吃饭。

    她觉得自己心里还是受到那上辈子的记忆里自己前夫出轨的影响,心底还是觉得男人不可靠,还是怕再次被辜负。

    贺玉欣笑着起床:“那我还是跟着你吧?我觉得你给人下银针的时候,就像是古代的侠女,特别的好看!”

    唐宝忍不住斜了她一眼:“你不跟着我,还想去做电灯泡吗?”

    贺玉欣本来还不懂这电灯泡是什么意思,还是昨儿唐宝告诉她的,闻言忍不住嘟了嘟嘴,郁闷极了:“多了个姐夫一点也不好,就是来抢我姐姐的。”

    唐宝不怀好意的怂恿她:“那你就去做电灯泡啊?”

    自己现在男人不在身边,看着封安和玉杭在自己的面前眉来眼去,让她都快看不下去了,心里都蠢蠢欲动的想要去当电灯泡。

    “我才不要,”贺玉欣穿好衣服,对她做了个鬼脸,很是俏皮的道:“我阿妈说了,她急着抱孙子孙女,要是我没眼色就要收拾我。”

    唐宝看着她笑嘻嘻的开门离开,自己的手落在平坦的小腹上,心里在琢磨自己现在要个孩子会不会太早了?

    算了,自己还是等过了二十岁再准备要孩子吧?

    就算是自己现在想要生孩子,可是顾行谨都不在,自己要真的有了孩子,那他的头顶不是顶着绿色的草原了吗?

    下楼梳洗好,和再坐的一大家子打了招呼,吃了碗面疙瘩和一个白煮蛋,她就去拎自己的药箱准备去郑家了。

    这个时候,家里的座机‘叮铃铃’的响了起来,贺玉欣笑着去接电话:“喂……二哥,是你啊!……啊,在呢!”

    贺玉欣也觉得自己二哥语气有点不对,有点担心的转头看着唐宝,努力的让自己带着笑容:“唐姐,我二哥打电话找你。”

    唐宝的心里猛地一跳,随即觉得自己的右眼跳的厉害,心里默念: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还是右眼跳财左眼跳灾?

    她快速的接过电话,对着电话筒有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喂!”

    “唐宝,”贺知寒的声音也带着点低沉沙哑:“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希望你能坚持住,前天晚上行谨在璜河小厮,我们这边已经找了一天两夜还是没消息,估摸着已经……”

    唐宝整个人一僵,鼻子一酸,眼泪几乎忍不住要留下来,却咬牙道:“不,他肯定没事,说不准是被人救了!”

    贺知寒理解唐宝现在的心情,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奢望顾行谨还活着,可是有经验的人都说希望渺茫。

    他涩涩的开口:“我也很希望他还好好的,可是也有十来个弟兄的尸体被我们发现了,这边的水流很急,估摸着是凶多吉少!”

    “你们在哪?”唐宝还是不愿相信顾行谨死了,紧紧的握着电话筒,固执的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要去找他。”

    贺知寒一愣,随即赶紧拒绝:“你不能来,我们这边战争还没平息,现在还很危险。”

    “那好吧?”唐宝忍住自己快要脱口而出的话,既然他不想说,自己就偷偷的去问璜河在哪就行,落寞的道:“那我要回家去等他,我相信他会记得回家的路。”

    贺知寒听到她这话,心里涩涩的,眼圈都红了,觉得她这是魔怔了,沙哑的道:“唐宝,他虽然去了,不过报上去的话,可以评个二等功,还有补贴和……”

    “不,”唐宝打断他的话,很坚定的道:“贺知寒,我只有一个要求,顾行谨的名字不要报上去,你答应我好不好?”

    贺知寒沉吟了一下,还是答应唐宝:“好,你保重自己!”

    还在大厅里的人听到唐宝的话,就知道顾行谨出事了,一时间大家的脸上都没有了笑意。

    战争的残酷,失去亲朋好友的悲伤,他们这些人都深有体会。

    林雅芬更是过来握住唐宝的手,满眼关切的看着她:“阿宝,你想哭就哭出来,千万不要强忍着啊!”

    她是深怕唐宝太伤心,有时候还不如哭出来喊出来,这才不会郁结在心。

    唐宝现在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问问小白,有没有感应到顾行谨现在怎么样了。

    她记得当初自己和顾行谨在结婚的时候,小白说过顾行谨的身体里属于木灵系,和自己在一起后就是彼此融合,也不知道小白能不能带着自己找到他。

    而且,先前她确定自己听到贺知寒说顾行谨是在‘璜河’失踪了,自己还要找贺堂诈一诈他的话,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弄错地方……

    “我没事,我就想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唐宝知道现在这局面,自己就算是说自己不伤心也没人相信,而且看着他们担心关切的眼神,也觉得很有压力,只能选择回到房间好好的理一下思绪。

    她也确实是很担忧顾行谨现在的状况。

    林雅芬还以为小姑娘面子薄,不想在他们的面前失态,赶紧点头,自己扶着她往楼上走,温声细语的道:“阿宝,你放心,我就是你的亲婶婶,以后只要我活着,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谢谢婶婶!”唐宝咬了咬唇,自己快速的上楼,锁好门,拉好窗帘,这才闪身进入空间。

    空间里,小白还是躺在小木箱里呼呼大睡。

    “小白,小白,你给我赶紧醒来!”唐宝喊了好几声,也不见小白睁开眼睛,干脆伸手拎着小白脖子上的软肉把小白拎了起来晃荡:“赶紧醒来啊!”

    “我的娘啊,地震了!”小白从美梦里被惊醒,被晃的差点蹦起来,看见是唐宝拎着自己才尖叫:“放手了啊,我不是和你说过,我这睡觉也是修炼的一种,让你不要打搅我吗?本尊本来快要可以进阶了,现在又被你给打搅了,你真是气死我了!”

    小白觉得自己真的是好憋屈啊,好不容易可以出空间溜达了,却因为自己想唐宝救自己的小跟班,结果瞬移的位置太远,让自己这都修炼了好几个月这才恢复,现在正是进阶的重要时刻,却被她打搅了。

    “对不起,可是我真的有急事想让你帮忙。”唐宝连声赔不是,又把小白捧在自己的手心里,把顾行谨出事的消息告诉小白,难掩担忧的急切开口问:“你能不能知道现在他有没有生命危险?”

    “不就是个男人吗?至于这样焦急担忧吗?”小白一副嫌弃的模样,黑溜溜的大眼睛很有神彩:“不先前不是说这三条腿的癞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吗?”

    唐宝捏着小白的小爪子,恶狠狠的道:“别和我贫嘴,要是让老娘不开心,等下就把你红烧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