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小白和唐宝一起后,觉得自己也学了很多时髦的话。

    不过看见唐宝眯着杏眼带着凶光的瞪着自己,像是要把自己剥皮抽筋的样子,还是很有求生欲的:“放心放心,你们在一起后,水木相融,要是他有事,你绝对能感应的道,而且会浑身无力的病上几天,绝对不可能这样还有精神折腾我。”

    唐宝心里虽然早就猜测到会是这结果,不过听到小白这样说,还是大大的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我想去找到他,你能知道他的大概位置吗?能给我带路吗?”

    小白用小爪子揉了揉自己的小下巴,真是可爱的要人命,(此处请大家代入雪白的小仓鼠伸着小爪子揉自己的下巴),叹息:“你得先确定他的位置,我这要寻他也是要费很多灵力的,到时候你可要多给我去寻一些好东西。”

    “行,”唐宝一口答应,她现在担心的就是顾行谨是不是被人救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受伤了。

    唐宝出了空间后,想了想就下楼,见林雅芬和贺玉欣都在客厅里担忧的瞧着自己,又不能告诉她们顾行谨没事,只能含糊的道:“婶子,我没事,我先去郑家一趟。”

    贺玉欣赶紧道:“姐,我陪你去!”

    她现在就担心郑老,这要是唐宝心不在焉的乱扎,郑老的年纪也不小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抗的住,可是自家妈妈警告自己了,一定要顺着唐宝的意思。

    林雅芬也不敢提起顾行谨的事情,只是送她们到门口,笑着道:“玉欣,你骑车载着阿宝去,机灵点。”

    “我知道了,阿妈你就放心好了。”贺玉欣顿时觉得心累,自家妈妈也担心唐宝把郑老扎出个好歹,这才提点自己的吧?看来自己等下要眼明手快,要是看见郑老脸色不对,就得赶紧制止唐宝才行。

    不过,唐宝在行针的时候很是全神贯注,她觉得自己给人治病的时候,就得对病人负责,如同行云流水的在郑老的脑袋上,背上,脚上,都扎了明晃晃的银针,自己就坐在一边开始写药方了。

    五月份的天气已经有点热了,郑欢倒了两杯菊花茶递给她们:“阿宝,这是我按着你说的方法晒出来的菊花茶,你尝尝味道。”

    唐宝双手接过茶,看着他们道:“欢欢,我有事要回家了,你爷爷的病现在不用针灸也没大碍了,不过要不能停,这里有我开的三个方子,按着前面的一二三给你祖父抓药就好了!”

    在这陌生的时空,遇到一个和自己外婆同名的姑娘,还有相同的身世,虽然她知道自己可能是因为移情的作用,可是却还是想帮他们一把。

    郑欢有点不舍,又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她:“那你还会再来吗?你把地址给我们留下,到时候我们把钱给你汇过去?”

    他们家先前被红小将们抄了,现在家里就靠郑母做了馒头,父子俩弄出去悄悄的卖,这才能勉强度日,实在是付不起诊费。

    “不用急,我过两个月还会再来给你爷爷复诊!”唐宝看着她很郑重的道:“我希望你和你哥哥抽空能多看看书,不懂的可以问问你爷爷,他应该很乐意教你,我觉得政策很快就会变了。”

    郑欢知道自己的爷爷喜欢教书育人,误以为她的意思是让自己多问问爷爷,这样能让他心情好点,赶紧点头:“我记住了,我们不懂的地方就会多请教爷爷的。”

    其实她偏科很厉害,文科是尖子生,理科却很差,爷爷绝对有事做了。

    唐宝又把一些要注意的事情和她交代仔细,又说了几个黑市里卖中药的地方,这才告辞离开。

    “对了,”唐宝来到门口,又转身看着她道:“我那还有些中药,我回去整理一下,明儿早上你过来拿一下。”

    记忆里她曾经听外婆说起过,外婆的哥哥,还有爷爷前后去世,她哥哥是因为高烧扛不过去,引起别的并发症。

    反正她现在的空间里药不少,给他们留下一些常用药,就当是给自己买个安心。

    郑欢赶紧点头,心里琢磨着自家送点什么给她路上吃。

    唐宝回到家,就去给自家爸妈打电话,现在他们在国家的制药厂里有办公室,就装了电话。

    她打过去的时候唐明远他们都不在,就和接电话的姑娘留了话,让他们尽快给自己回电话。

    随即又给周家打了电话,看看他们要不要复诊,毕竟周家的礼送的厚,她也不能突然之间撒手不管。

    林雅芬见她放下电话筒,就递给她一杯参须泡的茶,很是不舍的看着她:“阿宝,你真的要回家吗?要不在这多待些日子?”

    “婶婶,我想家了!也想我爸爸妈妈了。”唐宝当然是不会回家,可是她也知道自己要是说去找顾行谨,他们也肯定不会答应让自己去,只能骗他们了:“我先等我爸妈的电话,看看他们的意思是让我回家还是去找他们。”

    林雅芬听到她这样说,也觉得唐宝现在伤心,这要是在自家亲人的身边,心情也能好些,也去翻箱倒柜的找吃的用的东西。

    唐宝把贺玉欣也打发走,自己借着去书房等电话的借口,开始在书房里查地图和资料,幸亏她现在记性很不错,很快就找到了璜河是很有名的河流,地理位置上是湖南的西部沅水澧水流域。

    途径雷公山绕过月亮山,也是华国大陆的腹地,多丘陵而少平地,山势连绵起伏,地势险要,自古就是重要的边防要塞。

    她把这些资料都牢牢的记在脑海里还不放心,快速的用纸笔写下几个要紧的地方,这才开始查别的资料。

    贺堂是参谋长,哪怕他是顾行谨他们那边的指挥官,可是书房里还是有一些关于各方面的资料。

    她看的很快也很仔细,发现里面确实记载着第一军只几个连队远赴湖南的西部沅水澧水流域,下面是粮草,药品什么的统计数据什么的……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让正在偷看资料的唐宝吓了一大跳,赶紧把资料放好,接起电话:“喂,你好!”

    “阿宝,是我,”苏素含笑的声音在另一端响起:“难得你给我们打电话,是想我们了吗?”

    “想了,我明天准备离开这!”唐宝把顾行谨出事的经过说了一遍,压低声音道:“小白说他还没死,我现在就担心他受伤了,缺医少药的反倒是耽搁了他的身子,你们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

    苏素没想到顾行谨除了这种事,按着女儿说的,军方的人都找不到他,自己的女儿却相信他没有死,她也不能拦着女儿去寻他,可是又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去万里之外的地方,担忧的道:“要不我让你爸回来陪你一起去?”

    唐宝赶紧拒绝:“妈,你就放心吧,我一个人还能随时进去,我爸去了反倒是不好办,我会很小心的……”

    唐明远在苏素的边上也听到了点大概,自己接过老婆手里的话筒,焦急的很:“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宝又把事情和他说了一遍,坚定的拒绝了他想陪着自己去找人的提议,又和他们通了气,让自家妈和林雅芬说一声,免得这边不放心自己一个人离开。

    唐宝和自家的爸妈通好气,这才去喊林雅芬过来接电话。

    林雅芬本来是不放心唐宝一个人离开的,可是接到苏素的电话,说是让唐宝去他们那边待一阵,这才安心,说了几句话后,就急匆匆的让刘嫂赶紧包粽子了。

    现在虽然天热了,可是这粽子还是能放上三四天也不会坏的。

    唐宝去楼上把东西收拾好后,自己就出门准备食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