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插柳,端午插艾。

    街道上处处可见挂着的艾草和菖蒲,还有粽叶的清香。

    虽然现在唐宝的空间里食物也不少,可是这会出门也不知道要多久,多准备点吃的用的还是好的。

    唐宝闻到粽子的清香,进去买了不少豆沙粽子和红枣粽子,还有鲜肉粽和腊肉粽,还有一些包子馒头,白糖红糖什么的,几乎是看到喜欢的就买,寻了无人的地方收紧空间继续买。

    ……

    第二天早上,郑家兄妹也送来一筐粽子和梨干、黑枣干、柿饼这些吃的食物。

    唐宝也把几副包好的药递给他们,还有一些西药,底下药包里包着的却是一支人参好和伍拾元钱,和他们告别后,贺堂亲自开车送唐宝到了火车站,让自己的副官去买了火车票,把唐宝送上火车才放心。

    唐宝坐在火车上,看见贺堂离开后,自己把火车票给了个没买到坐票的大爷,自己背着军用背包,拎着藤箱下了火车,再次去买了往西边的火车票。

    天气热的时候坐火车绝对是煎熬,车厢里挤满了人,过道上也铺着报纸坐满了人,汗味,烟味,还有臭脚丫子,让唐宝苦不堪言。

    这就逼得唐宝只能借着去厕所的时候,趁着没人注意,悄悄的进入了空间。

    空间里的日子就很好打发了,唐宝开始整理物资,研究自己的路线,饿了就吃,累了就睡。

    火车要在路上走五天五夜,唐宝是在最后一天的晚上,趁着大家都在睡觉的时候,从空间里背着一个大背包就溜了出来,为了掩人耳目,背包里面装了棉衣,看着鼓鼓囊囊的,其实一点也不重。

    她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而是干脆站在火车的车门处,透过并不算清晰的窗户,看着外面都是漆黑一片,心里却在盘算着自己该用什么交通工具好。

    小白从唐宝的衣兜里钻出个小脑袋,黑溜溜的眼睛看了看外面,用意念和唐宝沟通:“这里有好多人啊,真的挺好玩的啊!”

    小白实在是寂寞太久了,哪怕此刻火车上都是汗味,也一点也不嫌弃。

    唐宝用食指轻轻的点了点小白的脑袋,同样用意念和小白交流:“那你就不用进空间里了,留在外面也能给我壮胆是不是。”

    “那也是,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小白用自己粉嫩的小爪子攀住袋口,小脑袋乱转,哪怕现在大部分人都在睡觉,也觉得很有意思。

    唐宝在外面站了一会,就在边上铺了几张报纸,然后自己把背包放下,一屁股坐在背包上开始等火车停下。

    火车是在五月十一的凌晨三点多到站的,唐宝随着人流下车后,本来是想去候车室里待两个小时再出门的,可是大部分人和唐宝的想法一样,里面真是人山人海。挤满了人。

    “算了,我们先去找招待所住下,等下还要去问问情况。”唐宝走出候车室,拿着介绍信去招待所。

    现在的招待所人员服务态度是真的很好:“同志,我们这已经住满了人,边上的这几家也都不会有空房间,你顺着这边的巷子往前走,那边的招待所虽然偏了点,不过应该还会有空间。”

    “谢谢,”唐宝心里一动,装作好奇的问:“大叔,不是说这边在打仗吗?为什么招待所的客人这么多呢?”

    那大叔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抹了把脸,端起有着茶垢的搪瓷缸喝了几口茶,这才笑着道:“你还不知道啊?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了,敌人补充的物资都被我们抢来了,人家没有粮食,枪弹,医药,还拿什么和我们打?先前躲出去的人听到这好消息也都回来了,这招待所能不住满人吗?我们第一军的战士老厉害了,脑袋瓜子也很聪……”

    唐宝见他健谈,干脆从挎包里拿出一包大前门给他,笑着道:“叔,我是来找人的,像你打听点事情。”

    “你有事尽管问就好,这香烟我不能要。”大叔在看见香烟的时候,眼睛一亮,却还是拒绝:“我们也是为人明服务的,不能收人民群众的一针一线。”

    “我爱人是第一军的,在战场上受伤了,我把地址丢了,想问问大叔从哪儿坐车去比较近?”

    大叔看着她的军用背包,还有白净秀气的脸,赶紧道:“幸亏你问的是我,要是别人还真不清楚!战场离这那还有好远啊,从这坐车过去林州,在那边再转车去十里桥,在坐车去……”

    唐宝从挎包里拿出纸笔,把他说的都记下,又念了一遍,确定自己都记对了,这才笑着告别:“谢谢大叔,大叔等我们回来再见啊!”

    “哎,好!”大叔看着她留在柜台上的香烟,赶紧走出去,又顾忌着现在是深夜,大家都在睡觉,也不敢大声:“你个女娃子,把香烟拿走啊!”

    唐宝就当自己没听到,她觉得自己把人从睡梦里吵醒,人家又这么热情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自己送包香烟也没什么。

    不过,唐宝走了一段路后,看着昏暗的路灯下,拦在自己面前的三个男人,就知道自己八成又是被当成肥羊了。

    实在是她一个干净漂亮的小姑娘,背着这么大一个军用背包,就让人觉得有油水可捞。

    小白兴奋的差点从唐宝的兜里蹦出来:“啊啊啊,我的天啊,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打劫啊?他们会不会说: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你能不这样幸灾乐祸吗?”唐宝面对激动过头的小白很无奈,心念一动,悄悄的把收在空间里的手枪拿出来,顺势捌在腰上,然后看着他们皱眉:“你们想做什么?”

    要打就打,要抢就抢,自己可不想和他们在这浪费时间。

    她不率先出手,就是因为这几人的身上没有杀意,怕自己乱杀无辜。

    三个男人长相都算端正,见唐宝这么镇定,反倒是疑惑的看了看她,又相视一眼。

    消瘦的单眼皮男青年上前一步,有点为难的看了眼唐宝,才掏出了一把刀子,比划了一下:“那个,我们只求财,你识相的话就把身上的钱票都拿出来,要不然,要不我们今天就对你不客气了!”

    “是吗?”唐宝看着围过来的三个男人,面不改色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然后一言不发的就冲了上去,手从身后一晃,手枪就对准了消瘦的男青年,冷笑:“我也想知道你们想怎么不客气!现在我也只求财,把你们身上的钱票都给我交出来!”

    这三个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没成想自己出师未捷身先死,更没想到看着柔弱的小姑娘出手就是手枪,脸上顿时精彩万纷。

    可是唐宝拿着手枪的架势,还有这一刻的气势,都让他们明白,这个小姑娘不是花架子。

    “别开枪,同志你别开枪,有话好好说,我们不是坏人!”另一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说着话,另一个年轻人却想从边上来夺唐宝的手枪。

    小白兴奋的不行:“唐宝,这个人交给我!”

    唐宝知道小白的意思,只要自己放松心神,小白就能用灵力掌控自己的身体,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小白,只能答应,顺势放松心神。

    小白快速的掌控唐宝的身体,抬脚就踹飞了一个,然后挥拳又飞出去了一个,剩下的那个看状况不对,生怕唐宝赶尽杀绝,拦在两个倒地的兄弟面前,浑身发抖的赶紧求饶:“大姐,我们错了,大姐您手下留情!”

    要不是他们亲眼所见,不是,应该是亲身感受,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柔弱的小姑娘,瞬间就能变成母老虎。

    最要命的是,哪怕他们疼的要死,也不敢崩溃的惨叫,怕被人发现。

    小白难得掌控唐宝的身体,正是兴奋的不行的时候,见他们这么不耐打,急的不行,一手揪住他的后脖领子,另一手抓住他的腰间,双手一用力,就把人举起来,欢快的转了几圈,正想来个空中飞人,就被一直盯着小白的唐宝发现了她的意图,赶紧制止小白。

    “挺好玩的!”小白用了巧劲把人扔在地上,保证让人疼,却不会头破血流,笑着拍了拍手,笑眯眯的捡起不知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小匕首,看着地上躺的三个青年,嘿嘿直笑:“小子们,知道错了吗?这就算是我的战利品了。”

    技不如人,他们倒也乖觉:“是,是,我们错了,以后再不敢了,您看上那小匕首只管拿去。”

    只要不再揍他们,也不要再抢劫他们,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唐宝心念一动,就掌控了自己的身体,顺便把小白和匕首收进空间,好笑的看着他们:“学什么不好,偏偏学人抢劫,行了,别装了,都起来吧,我下手有分寸。”

    哪怕唐宝此刻是和风细雨,一点也不凶悍,可是地上的三个人想想先前的一拳,一脚,还有空中飞人的酸爽感觉,都害怕的抖了抖。

    开玩笑,先前才打了个照面,还没等他们出手,就被小姑娘收拾成这样了,要是起来,说不准又要被她打趴下,身子上的疼痛让他们打了个寒颤,都躺在地上耍赖哀求:“哎呦哎,疼的起不来了啊!”

    唐宝攥了下拳头,声音甜美又温柔,如春风拂面,偏偏让人觉得毛骨悚然:“额,真的不起来吗?”

    他们看着唐宝的拳头,只觉得满满的威胁,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眉来眼去了一阵,消瘦的年轻人弱弱的道:“那,那你能不能不要再打我们,要不我们就不起来了!”

    “对,反正起来了还要被打趴下!”

    唐宝快要被他们气笑了:“那来这么多废话!都起来,不起来的那就这辈子别起来了!”

    这威胁太给力了,三个人乖乖的站起来,听话又乖觉的小样子,老老实实的靠墙排成了一队,就是那小心翼翼的眼神,就像是小媳妇遇到了大色狼。

    唐宝嘴角抽了抽,要不是怕小白没轻重,把人收拾出个好歹,她才不乐意管他们:“老实交代,这是第几次干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那个二愣子说完后,被自己的两个兄弟同时踢了一脚:“蠢货,你想害死我们啊!”

    两人又对唐宝点头哈腰的赔笑:“姐,我们这真是第一次干!”

    “姑奶奶,我们绝对第一次!”

    那个二愣子也赶紧点头附和:“是,第一次就栽你手里了!”

    唐宝抬着下巴冷哼一声,杏眼锐利的盯着他们开口问:“为什么这么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