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也觉得他们不像是老手,要不也不会在两边都是人的住宅边上打劫,反而倒像是临时起意的。

    而且他们对她没有杀意,眼神也没有那种恶心龌蹉的心思,这才是唐宝没有下狠手的原因。

    浓眉大眼的青年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我哥没钱看病,我们一时糊涂,看见你……”

    看见她还觉得是肥羊,没料到现实太伤人。

    唐宝翻了个白眼:“让你们不学好!”

    消瘦的青年很郁闷的叹息:“高大哥是英雄,在战场上没了一条腿,但是处理不好,现在疼的要命,他还觉得拖累了家里,昨儿白天还想悄悄的跳楼……”

    偏偏现在谁都不富裕,他们也无能为力,就起了抢劫的心思,虽然都知道不对,可是却很讲义气的宁愿冒着被抓住的危险,也陪着他一起。

    唐宝明白了前因后果,就有些心软了,笑骂道:“混小子!现在知道踢到铁板的滋味了吧?以后别再干这个了!行啦,念在你们初犯,年龄小,饶你们这一回,带我去医院吧!”

    “不行,你不能去!”浓眉大眼的年轻人还以为唐宝要找自己的哥哥告状,急的伸手去抓唐宝的手:“姐,你能不能别去啊?我哥会对我失望的!”

    唐宝眼明手快的打开他的爪子,挑眉道:“不想要爪子了是吧?还是想找揍?”

    “不是,姑奶奶啊,你就饶了我吧?”青年连忙收回手,看着她可怜巴巴的道:“我就是怕我哥伤心。”

    唐宝瞪了他一眼:“现在知道后悔了,当时怎么就忘记带脑子出门了,就算是你突然有钱,你哥就不会怀疑这钱的来路不正吗?”

    男青年缩了缩肩膀,有点小可怜的委屈模样:“我现在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不敢了!”

    唐宝也不想逗他们了:“我是中医!我去给你哥看病。”

    三个人的眼神都有点怀疑的看着她,明显是觉得她是游方郎中或者是三脚猫大夫的感觉。

    唐宝被他们这眼神气笑了:“嘿,又忘记先前的教训了是不是?以后给我记住,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对,对!”消瘦的年轻人赶紧附和,顺便给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二愣子这下变聪明了:“姐,那你可不可以不要把我们做的错事告诉高大哥!”

    唐宝嫌弃的看了他们一眼:“告诉他你们想打劫我,反而被我打劫了吗?恰好我也不想让人知道有人会这么蠢,而且我也不认识你们。”

    二愣子嚷嚷道:“姐,我叫刘建国,是纺织厂机修工!”说完用手指着二愣子道:“他叫王建军,也是纺织厂的机修工。”

    浓眉大眼的小伙子自己抢先开口:“姐,我叫高爱党,我是根正苗红的好孩子,我阿爹还有我哥都参加解放军,我也是纺织厂的机修工,我们都住在纺织厂的大院里,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铁哥们!”

    现在这些名字满大街都是。

    唐宝听了哭笑不得,自己又不是查户口的,无奈的道:“还不赶紧带路,磨蹭什么!”

    她愿意去医院走一趟,完全是因为小高说这边的医院住了很多受伤的军人,哪怕她自己也觉得顾行谨不大可能在这里,小白说只要顾行谨没有昏迷,在一定的距离内就能让小白感应的到。

    可是心里还是担心他,要是顾行谨此刻是昏迷着的呢?而且她听说这里缺医少药,可是她的空间里就有一堆的药材,要是他们说的属实,她觉得自己可以悄悄的把一些消炎止血的药放在他们的药房里。

    三人赶紧献殷勤:“姐,我们来替你背着背包吧?”

    “不用,我已经背习惯了!”唐宝一口拒绝,开什么玩笑,自己的背包里轻飘飘的,要是他们背起来,那可就露馅了。

    他们这一耽搁,等走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快五点了。

    这一路,从他们的嘴里,她知道了前线很多重伤军人,不能在上战场,就会送到军区医院里来治疗,当然大部分的医药费都是全免的,可是这重伤的病人肯定是要吃好点,还要人照顾,这些就费钱也费功夫了。

    没有亲眼看见之前,唐宝永远不能感受到那种让人绝望,心痛的气氛。

    她走进医院,闻着消毒水里夹杂着汗味和血腥味,看见走廊上都是简易的病床,病床边不是放着拐杖,就是用绷带吊着手的伤员,听着房间里传来忍不住的痛哼声,让她的心都为之颤抖起来。

    “外面的伤员大都是伤势轻点的!”刘建国压低声音叹了口气:“伤员太多,药品紧缺,黑市里倒是有药,可是死贵死贵的。”

    小高心情万分复杂的走在前面带路,心里就盼着这女人的医术和她的身手一样厉害,这样自己的哥哥就有救了。

    唐宝跟着他来到病房里,里面昏暗的电灯下,有十张病床都躺满了人,也有好几个人忍不住低低的痛呼。

    唐宝跟着小高来到里面的病床边,伸手搭上男人消瘦的胳膊,那闭着眼睛的男人就猛的警觉的睁开眼睛,看见是弟弟他们和一个陌生的女人,愣了愣,下意识的想抽回手。

    “别动!”唐宝低声道:“我是大夫。”

    他以为是弟弟们还不死心,给自己找来了中医,也没有抽回手,苦笑:“不用你们白费心力了,已经没用了。”

    唐宝仔细把脉后,起身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几盒消炎药,止痛片还有一瓶退烧药,又拿出用布包着的银针和手电筒,见他们都看着自己,眉一挑:“把他的伤处露出来,我先给他止痛。”

    小高看着她拿出来的药和银针,心里觉得这装备还是挺齐全的,难不成自己第一次打劫就遇到了神医?

    床上的高爱军心里有点发毛,不知道弟弟他们从哪儿找来的小姑娘,也不知道她看见自己的伤口会不会把她吓着,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把自己扎的疼死。

    不过他们也是一片好心,自己就让他们在折腾一回。

    唐宝看见他膝盖下面的小腿都没了,纱布包裹着断腿还肿着,伤口已经化脓,混杂着血丝,形成一股难闻的味道。

    她能想像的到当初他的疼痛,心里一颤,倒是不介意这难闻的气味,手里银针飞快的落下给他止疼。

    他们看见这十几根银针明晃晃的扎在高爱军的腿上,都忍不住浑身抖了抖,觉得自己头皮都发麻了。

    刘建军看着躺着的高爱军神色自如,小心翼翼的问:“高大哥,你不疼吗?”

    “不疼啊,”高爱军疑惑的看着他们:“已经开始扎了吗?”

    唐宝低声道:“已经扎好了,银针留半个小时,再替他重新处理一下伤口,你们去弄点温开水,给他吃一粒退烧药,两粒消炎的,要是不太疼,那就不要吃止痛片。”

    高爱党这下知道唐宝不是花架子了,‘嘭’的就给唐宝跪下了,抬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她:“神医,求求你治好我大哥吧?我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你。”

    “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动不动就下跪!”唐宝抬脚轻轻的踢了他一脚,低声道:“其实我这银针也只有一点止疼的效果,主要的还是要靠消炎的点滴,还有勤换纱布!想要他尽快好起来,这也要看你们照顾的人细心。”

    其实唐宝明白,这归根究底,还是因为缺医少药,这才处置不当引起的伤口难以愈合,恶循环就是高烧浮肿发炎这些并发症。

    而且现在的炎热天气,更是让他们这些伤员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