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已经是农历五月十一,虽然早晚的温度还是舒适,可是白天已经很热了,他们这么多人的房间里只有两台吊扇。

    偏偏他们的伤口疼起来,那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唐宝又让他们准备脸盆和温水,自己从背包里拿出药粉,绷带什么的,准备给他重新处理化脓的伤口。

    他们这边的动静有点大,也有可能是大家都睡得不安稳,发现他们这边的动静,还有那些药,忍不住多看几眼,也没有人开口说什么。

    夏天的天亮的早,王建军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就带着一碗馄饨,捧到唐宝面前,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姐,你先吃点东西填填肚子吧?”

    他的兜里也只剩下三角钱八分钱,只够买一碗馄饨和一个鸡蛋,觉得他们不吃没关系,可是不能慢待来救人的唐宝。

    可是唐宝在这种环境下,那是真的吃不下,很干脆的道:“我现在还不饿,让病人赶紧吃了!去买袋盐过来,生姜,再去弄几块干毛巾……”

    在这么多人面前,她不敢从自己的背包里把什么都给掏出来,只能让他们去买。

    不过想到他们兜里可能没钱,自己还掏出贰元钱递给他们。

    高爱党有点扭捏的接过钱,低声道:“谢谢,等下我就去家里拿钱还给你。”

    医院里现在连双氧水和红药水都很紧缺,所以护士只能省着点,都是两三天才清理一次的。

    唐宝先用温水清洗伤口,感觉到化脓的伤口里面有水波动,确实不能耽搁了,拿出匕首很利索的把伤口切开,等脓液释放出来后,这才把姜和食盐全部放在开水里,用纱布把伤口处包裹住,伤口处对着开水蒸。

    现在没有红药水,只能通过蒸汽的古老方式进行消毒杀菌,干净并且方便。

    在边上的人看到唐宝利落却毫不留情的动作,都觉得病人应该很疼,可是躺在床上的病人看着却没有痛苦的模样。

    唐宝处理好伤口后,看见自己的边上也围了十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知道自己这是遇上查房的了。

    她很自然的拔下他腿上的银针,放到一边的开水里先消毒。

    “同志,”带头的老医生看着脓血消失后的伤口,有点激动的看着唐宝:“你也是医生吧?这样处理真的会不疼吗?现在药品实在是供应不上,你能不能把你这法子教教我们?”

    他身边的几个医生更是很仔细的询问高爱军这个病人的感受,只恨自己的眼睛不能变成x光,把病人里里外外都看个遍。

    唐宝自然是愿意的,她现在急着去找自己的男人,不可能留下来给他们一一看病,最多就是多留一天,而且她这还是早先没有双氧水这些药品的老方法。

    “无非还是消毒消炎上要下功夫!”

    唐宝看着边上的病人问:“你们谁愿意让我重新处理伤口?”

    高爱军边上病床上的中年男子赶紧接口:“同志,我愿意。”

    随既用右手把自己身上披着的衣服拿开,让人看见他左胳膊的胳膊肘以下都已经没了,上面也是肿的通红。

    唐宝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态度却很郑重,一点也没有嫌弃人家身上的汗臭,也没有觉得人家现在残疾了,就用有色的眼神看待。

    “同志,要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你也不要忍着,和我们说就好!”

    唐宝说完,再一次的让人准备干净的温开水,不厌其烦的道:“一定要用开水,等开水凉下来后,清洗干净,如果伤口化脓的地方感觉里面有水波动,那就是属于很严重的状态,要及时把伤口切开,脓液释放出来再进行消毒处理!把姜和食盐全部放在开水里……”

    唐宝这一回没有使用银针止痛,哪怕她动作再快,也是疼的病人浑身冒冷汗,不过这汉子咬牙忍着,连哼也没哼一声。

    边上的医生都听得很仔细,看见唐宝很利索的把病人伤口处理好了,带头的医生不住点头:“这样清理伤口确实也有消毒的作用,我们这么多人都没想起来,多谢同志帮忙!”

    “您客气了!”唐宝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快早上七点了,想到十点有车要离开,她觉得自己现在得找到药库,把他们急需的药给留下。

    带头的老医生满眼赞赏的看着唐宝不住点头:“好孩子,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你们在,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也能安心了,你去我办公室坐坐喝杯茶,我们到时候好好聊聊。”

    挥手示意一个护士带唐宝离开,转身瞪着自己后面跟着的医生们,一点也不客气的呵斥:“你们还楞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让楼下准备开水……”

    唐宝把银针放进碘酒的瓶子里,再放到背包里,自己背着背包,随着护士来到办公室,看见门上贴了‘院长室’,倒是不好意思走进去,也怕自己进去等下被老狐狸缠住,要是不小心露馅就不好了,看着护士笑了笑:“大姐,我有点饿,能先去食堂吃点东西吗?”

    “当然可以!”护士觉得这姑娘太厉害了,心里对她很是崇拜,赶紧带着她往食堂走:“同志您也是医生吧?”

    唐宝眼睛瞄着四周,想找到药库,闻言点了点头:“我是中医,我们也算是半个同行。”

    护士楞了楞,没想到这小姑娘还是中医。

    可是大家不都说中医疗效慢,庸医多吗?

    唐宝看到了有护士从另一边拿着药过来,就知道药库的大概位置了,杏眼一闪,看着护士有点紧张的道:“对了,你去和你们院长说一声,伤员不能吃韭菜、辣椒、葱、这些食物,免得引起感染,特别是海鱼、螃蟹这些不能吃。”

    “啊?连韭菜和小葱也不能吃啊?”护士赶紧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两张饭票给她,指了指前面:“一直往前走就能看见食堂了,我先去和院长说一声,让食堂里不能出现韭菜和小葱这些菜。”

    辣椒这些他们都知道病人不能吃,可是现在韭菜便宜,食堂里为了改善一下伙食,不是韭菜包子,就是韭菜鸡蛋。

    谁知道连韭菜也不能吃啊!

    唐宝看着护士急忙忙的跑了,自己也往另一边走。

    迎面又走来两个护士,拎着一些点滴和红药水,都显得很担忧:“药房里的各种药都要没有了,我们那边好几个人都发烧,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是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双氧水和红药水,消毒的药水真的很紧缺啊!”

    唐宝放慢了脚步,见她们走远了,自己才快步往前走。

    药品库房的门大开,里面一个年纪大的医生看着空荡荡的药库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道:“你们动作快点,我要关门了。”

    有几个护士拎着点滴什么的出来,年纪大的医生就关好门,锁好挂锁才离开。

    在他锁门的那一刻,他好像看见有只毛茸茸的一团‘棉花’一闪而过,眨了眨眼睛,低声嘀咕:“肯定是我眼花了,怎么可能有棉花飞进去?”

    而此刻,小白在库房里心念一动,唐宝也从外面瞬移到库房里。

    小白飞快的在库房里溜达了一下,看着角落里的一点药品,很是嫌弃的道:“这库房可真干净的连老鼠都不会来关顾!”

    “其实你现在很像仓鼠!”唐宝见小白不满的瞪着自己,笑着改口:“像仓鼠里的极品银狐,真是美的惊天动地。”

    小白这才傲娇的哼了哼,用小爪子抓着唐宝的裤子就爬到她的口袋里,打了个哈欠:“赶紧的,我想进空间歇一会了。”

    唐宝心念一动,空间里的药品就整整齐齐的出现在库房里。

    “好了,我们走吧!”唐宝有点不舍的看了一眼堆满半间药库的各种药品,这些可都是钱啊!

    除了阿胶和人参几箱子补药,别的在赵家药库里顺出来的药品,除了卖掉的还有唐保留下的一小部分,另外的都在这里了。

    “好吧,我们走吧!财去人安乐,事了拂衣去!希望这些药材能帮到他们!”

    小白从通风管里离开库房,再用意念召唤唐宝,等唐宝瞬移出来,就嚷嚷着要进空间。

    唐宝也不急着去赶车,把小白收进空间后,自己就往医院门口离开。

    “姐,你还没吃早饭吧?”高爱党恰好从外面买了几个黑面野菜窝窝头进来,嘴里还啃着一个黑面野菜窝窝头,看见唐宝下意识的把手里的几个窝窝头递给她:“你先吃个窝窝头!”

    “不用,我已经吃过了!你多吃点!”唐宝在空间食物充足的情况下,还是不愿意委屈自己吃这些粗粮的。

    高爱党看着阳光下的唐宝含笑看着自己,杏眼明媚的俏丽模样,脸上瞬间多了几分红晕,嘴巴向来极顺溜的他一时间说话都有点结巴了:“哦,你,我等下就回家给你拿钱,谢谢你不计前嫌的帮助我大哥,我……”

    唐宝心念一动,从挎包里拿出一瓶药递给他,笑着道:“这瓶药你拿回去让你大哥吃,给他买点好的让他补补身子,等下我回来再去看他!”

    说完,把瓶子塞到他的手里,自己就快速的溜了。

    高爱党听她的话,还以为她等下还要回来,自己拿着瓶子回到病房,把窝窝头塞给王建军他们,就献宝一样的把瓶子递给自己的大哥,悄悄的道:“哥,这药是唐医生让你吃一粒的。”

    他大哥什么都好,就是太大方了,先前唐医生留下的几盒药,都分给病房里受伤的战友了,这瓶药他可不愿意大哥再分出去。

    不是他小气,而是他们家实在是穷,当初自家阿爹死在战场上,阿娘的身体就不大好,把他们兄弟拉扯大后,身子就更不好了,特别是自家大哥现在出了事,阿娘也是一下子就倒下了。

    高爱军打开药瓶的盖子,看见里面的一段人参和贰拾元钱,也愣住了:“唐医生是不是拿错了?你赶紧给她送去!”

    “那等她来了再还给她!”高爱党也觉得唐宝给错药瓶了,自己小心的放到兜里,又猛地回过神:“坏了,唐医生估摸着是离开了,要不她先前也不会说让我买点好吃的给大哥你补补身子!”

    边上病床上的中年汉子也笑了:“你个二愣子,人家唐医生这明显是怕你拒绝,这才塞在药瓶里给你的!”又很好奇的问:“你是在哪找到唐医生的?”

    “就是医院门口遇上的啊!”打死高爱党他们也不敢说他们是想打劫,这才遇到唐宝的,三人都一口咬定是在医院门口遇上唐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