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国和王建军见高爱军的状况好多了,也啃着两个窝窝头就赶紧去上班了。

    病房里有几个受伤的军人的家属还没过来,高爱党还是很勤快的,拎着他们的开水壶去食堂打开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院长和十几个医生护士像是被恶狗追一样跑向药库的库房,那十万火急的模样,让高爱党这个小年轻很好奇的也跟过去。

    “真是见鬼了!呸,不是,真是见活神仙了!”院长看着半库房的西药,又转身拉着边上的医生:“老王,你说,我们这是不是眼花了?是不是都还在做梦呢?”

    老王双手被院长拉住,抬脚就对准院长的脚用力的踩下去。

    “哎呦哎,”院长疼的老脸皱成一团,不满的瞪着他:“你踩我做什么?想要疼死我吗?”

    老王挣脱了他的手,自己去看药品:“既然知道疼,那就不是做梦了,赶紧让各个部门的护士来领药!”

    虽然这件事真的是很神奇,不管是人是怪还是仙把这些药品送给他们,他都觉得应该赶紧分下去,也好解了燃眉之急。

    医院里突然多出来这么多药,一时间也变成了一桩奇异事,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都说这些受伤的战士感动了神仙,这才给他们送药。

    虽然现在是在破除四旧,可是这私下里却是传疯了。

    不仅是药库里离奇的出现这么多药,还有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突然之间来到医院里,教给医生们神奇的方法治疗伤员,肯定就是神女,要不那么年轻的姑娘怎么可能那么厉害?

    要不她怎么可能那么好看?

    要不她怎么可能那么聪明?

    ……

    坐在车上睡得正香的唐宝,可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大家嘴里的‘神女’。

    她自己心里还觉得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却不知道大家脑洞大开,还硬生生的把她这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人和那些凭空出现的药品联系在一起。

    不过,她出来后还是拍了电报给爸妈,免得他们担心自己,这才找到车站上车吃了个圆面包,啃了两个桃子,就开始睡觉。

    要不是碰见那三个小子,自己应该是找个招待所睡一觉才起来坐车。

    可是就是因为遇见他们,自己还真是忙碌了好几个小时,不过自己好歹也能算是做了好事,虽然那些药品也是慷赵家的慨。

    现在的路都不平整,晃晃悠悠的往前开。

    唐宝觉得庆幸的是自己现在不晕车,要不就太折磨人了。

    现在的人大都热情,客车停下来,边上的大婶看见唐宝还在睡,带着浓重地方口音的喊醒她:“闺女,车停了,可以下车了!”

    “谢谢大婶!”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唐宝背着背包下车,走出乱糟糟的车站,就赶紧去找到招待所,用林雅芬塞给自己的军用介绍信开了个房间,顺便问了一下路线。

    因为她用的是军方的介绍信,招待所的大姐那是很热情的把路线交代清楚。

    检查了房间的安全,关好门窗后,唐宝就躲进空间的浴桶里洗了个澡,换了身赶紧的浅蓝色衬衫和黑裤子,一边吃着饭菜,一边敲着小木箱招呼小白出来:“小白,起来吃晚饭了!”

    小白现在也跟着唐宝吃香喝辣,一边吃一边嫌弃:“吃这些对我的修行没多大用处,不过挤一挤,还是能有那么一点点的灵力……”

    巴拉巴拉的抱怨了一大堆,黑溜溜的眼睛又看着她叮嘱:“宝宝,明儿早上我们去外面瞧瞧这边有什么好吃的,行不?”

    “行啊!”唐宝现在有求于小白,只能容忍这小混蛋的挑三拣四。

    小白的身子虽然小,可是人家能把食物转化成灵力,这吃的和唐宝差不多。

    唐宝吃完后,这才捧着吃撑了的小白,用食指轻轻的揉着小白鼓起来的小肚子,献媚的柔声问:“小白啊,你现在能感觉到顾行谨在哪儿了吗?”

    “反正这个地方的方圆百里没有他留下来的味道!”小白舒服的眯着眼睛享受唐宝细心体贴的服侍,却还是酸溜溜的道:“看你现在为了找男人才对我这么好,你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唐宝手指微微用了点力,杏眼一眯,带着点警告的看着小白:“你可不要得寸进尺,小心我忍不住就把你给清炖了。”

    小白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瞬间改了口气:“不会,不会,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顾行谨也能算是帮了我们大忙是不是,本尊向来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救他也是应该的。”

    “知道就好,我问过了,明儿去璜河的长途车要早上九点半才开,我们明早去买些东西,你也仔细点,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小白懒洋洋的应了声,吃饱喝足的时候,只想好好睡觉,才不想喝她说话。

    晚上睡得早,唐宝在第二天早上六点就起床出门了买了些吃的,就找去车站买车票等长途汽车。

    等到两天后才到了目的地,也看见了水流很急,波涛汹涌的璜河。

    这边就算是属于苗疆一带的镇上,战争才过去没几天,这里似乎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繁华和热闹。

    唐宝下车的时候是大中午,天气很是炎热,姑娘们露出白嫩嫩的大腿和胳膊,可是现在条件艰苦,没有后来的满头满身的银饰,衣物倒是很有特色。

    看着就很清凉,也比较鲜艳。

    不过相比好看的衣服,唐宝更喜欢这边的饮食。

    这边的人尤其喜欢吃酸和辣,街头巷尾都有酸汤、酸菜,腌制鱼肉。

    她在一家小店里买了一份酸汤鱼,鱼肉鲜嫩,酸辣可口,再配上一点甜酒,真是享受极了。

    还有那油茶也是喷香的,唐宝买了不少,悄悄的收进空间。

    酸笋,腊肉,米酒,还有那些街边小吃,几乎让她都舍不得走了。

    不过,小白在外面呆了好一会后,也告诉了唐宝一个好消息:“我能感觉到顾行谨他在这边路过,不过应该是在一个月前了,应该是在璜河对面待过。”

    这大热天的,外面的路人也越来越少,唐宝找了个卖腌肉腌鱼的小铺子走进去,问了不要票就买了很多腌鱼腌肉,顺便说自己是来部队找人的。

    店铺的老板娘一听唐宝是来找受伤的爱人的,很可惜的告诉她:“你来的不巧,现在大部队都已撤离了,要是你男人有伤,你得去市里的军区医院找!”

    唐宝露出一脸担忧的模样:“那可真不巧,婶子知道他们当初在哪打仗的吗?”

    “知道,他们都是英雄,守护着我们……在璜河翻过山就是先前的驻扎地!”

    唐宝打听清楚后,才离开小店,看了看远方的战场,琢磨着自己该去买一辆自行车了。

    ……

    反正有空间可以休息,唐宝买了辆旧自行车就开始了自己的寻夫路。

    璜河的东边还很热闹,西边却异常冷清,还有炮火留下来的残垣断壁,很是破败荒凉吗,没有人烟。

    小白待在自行车前面的篮子里,时不时的傻乐:“一颠一颠的真好玩,宝宝你再骑快点啊!”

    “再骑快点我的骨头都要颠散架了!”唐宝真是不知道小白还有这恶趣味,看着天色已经暗下来,干脆停下自行车问:“我们这都快找了三天了,顾行谨到底在哪儿啊?”

    唐宝现在完全是听着小白的指挥开始找人,可是这一路几乎都是羊肠小道,两边都是深山老林,除了遇到几个采药人,她都没看见过村庄。

    小白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应什么,过了好一会才睁开黑溜溜的眼睛,粉嫩的小爪子指着前面的一座山:“翻过那座山,我能感觉到他就在那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