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虽然很惊讶他不是哑巴,还泼自己的冷水,却还是眉眼坚定的看着他道:“事在人为,我相信只要我能恢复体力,我们总能想到法子离开这里。”

    随即对他伸出手:“你好,我叫顾行谨,是华国的军人。”

    “我叫离觞!”离觞和他握了握手,却叹了口气:“不说外面有人看守,你没看见围墙上都是五毒,你想要离开那是痴人说梦。”

    说完,自己动手扶着顾行谨来到门口,声音几乎低不可闻:“你仔细看围墙上!”

    现在是白天,院门倒是开着。

    顾行谨在这躺了这么多天,还是第一次在白天看见大开的院门看着外面,四周都是高山,触目所及都是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他们就像是在山底,哪怕是五月的天,也一点也没有暑热的感觉。

    最让他惊心的是院墙上不仅是爬着绿色的丝瓜藤,冬瓜藤和南瓜藤,还有一条条绿色的蛇也缠绕在藤上,要不是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是蛇。

    还有蜘蛛在结网,现在他可不敢认为那些不起眼的蜘蛛是平常的蜘蛛。

    顾行谨还真没想到这地方这么邪门,幸好自己没有贸然行动,要不惊动他们不说,要是被发现了,那他们肯定会更提防自己。

    不过,顾行谨看着装哑巴的男人:“我相信你肯定有办法的,对吗?”

    离觞眼神幽深的看着他开口:“我们想要离开,我有一个法子!”

    顾行谨心里一动,诚恳的道:“愿闻其详!”

    “以后的药里我都不给你放朱砂根和软骨草,不过你要装成浑身无力的样子,等过几天,趁苗丹凤想把情蛊种到你的身体里,到时候是我们唯一逃离的机会。”

    离觞见顾行谨一脸不愿的模样,快速的开口:“我不会让她把情蛊种到你身体里的,不过你看见她的时候,要露出一副怕死的样子,这样才能降低她的警惕……还有,我是哑巴,你也不知道我的名字!”

    他虽然和顾行谨在说话,眼睛却盯着门外,看见有个女人过来,自己就让顾行谨坐在一边的藤椅上,自己脸色冷冰冰的站在一边。

    年轻的女子虽然眉眼普通,可是穿的清凉又紧身,好奇的看了顾行谨一眼,就满脸喜悦的看着离觞道:“阿哥,我要出去一趟,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带的?”

    离觞还是冷冰冰的模样,微微摇了摇头,似乎清冷的无欲无求。

    苗琳琳就喜欢他这样,一点也不害臊的拉着他的手臂,眉开眼笑的道:“我是去准备我们婚礼要用的东西,会尽快赶回来,等你成了我的人,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

    说完,双手摸着他俊雅白皙的脸,眼里多了痴迷之色:“你真好看!”

    情难自禁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还想去亲那紧抿的薄唇。

    离觞一用力,挣脱了她不安分的手,自己板着脸回房,还‘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苗琳琳也不在意,反而笑得前俯后仰:“离哥哥你还是这么害羞啊?哈哈哈……”

    她笑够了,这才看着浑身无力瘫坐在椅子上的顾行谨,一脸好奇的围着他走了两圈:“你现在还没好啊?按说我阿爸的药应该很灵啊?要不要我给你把脉?”

    顾行谨在听到离觞说他们会用蛊起,对他们就很警惕,闻言只能是淡淡的拒绝:“不用!”

    他现在算是知道离觞为什么要和自己合作了,看来是被逼婚了,只能拼一拼了吧?毕竟这两个人好歹有个伴。

    苗琳琳一点也没有把他的冷眼看在眼里,伸手抬起他的下巴,打量着他的五官:“眉眼倒是还不错,就是肌肤粗糙了点,也不够白,看来还得给你加几味药进去,免得委屈了圣女。”

    她那放肆的眼神,就像是在挑猪肉的肥瘦,让顾行谨差点忍不住拍开她那不安分的手。

    外面有几个男人送饭菜进来,苗琳琳这才松开顾行谨,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自己大步离开。

    送饭菜进来的人退出去后,顺势就把大门给锁上了。

    离觞这才出来和顾行谨一起吃早饭。

    一锅鱼片粥,还有几样腌制的小菜,俩人吃了饭,顾行谨才好奇的问:“你不是这里的人吗?”

    “不,我是这里的人,我阿妈和苗丹凤的阿妈是堂姐妹,我阿妈本来是这里的圣女,可是被苗丹凤的阿妈给暗害了……”

    离觞也不隐瞒,他的阿妈喜欢上了一个受伤误入圣地的俊美青年,陷入情网,两人在一起就有了他。

    可是却没想到自己的枕边人就是堂妹的情人,等他们联合起来掌握了只有圣女才能知道的养蛊秘方,就把圣女给暗害了。

    那个时候,他已经快十岁了,本来苗丹凤的亲妈苗凤凰是容不下他的,不过他的亲爸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舍不得自己的亲生儿子,总归是留下他的一条命,可是却被苗凤凰下了几样蛊,变成了哑巴。

    可是没想到他却靠着亲妈临死前偷偷塞给他的古籍却保住了自己的小命,还驱除了自己身体里的蛊……

    顾行谨听了他说的话,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所以,你和苗丹凤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不,她恨我的阿妈,他们都是我的仇人!”离觞眼神阴霾起来:“她先前让我活着,就是为了看我被蛊折磨的痛苦样子;现在神木已经快枯萎了,他们就想让我的孩子当蛊的容器……”

    顾行谨听的毛骨悚然,这么阴毒的手段,真的比明刀明枪还可怕。

    ……

    五月二十一的下午,唐宝独自走在几乎是与世隔绝的深山中,四周都是荒山野岭,不仅是毒蛇毒蜘蛛,毒蝎这些毒物很多,还有一些珍贵的草药也不少。

    哪怕唐宝已经走得浑身是汗水,可是看见小道边上几株三七,还是忍不住诱惑,用手里的棍子挑开边上碍眼的毒蝎子,从空间里拿出药锄挖三七。

    都说人参补气第一,三七补血第一,味同而功亦等,故称人参三七,为中药中之最珍贵者。

    三七也算是五加科人参属植物,是多年生本草,其茎、叶、花均可入药,一颗好的三七至少要三年以上。

    不过唐宝估摸着自己挖的这些三七最起码要有几十年了。

    这个时候,小白的声音用意念传到了唐宝的脑海里:“唐宝,我已经离你很远了,现在开始准备瞬移。”

    “我准备好了!”唐宝赶紧回了声,自己就进入空间,再从空间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个地方。

    这也是唐宝的懒办法,她觉得按着自己的脚程,翻过这大山最起码要两天或者是更多的时间,就让小白跑到前面,只要不超过二十里路,小白带着自己瞬移就不会脱力。

    所以,今儿小白已经用了近百次的瞬移。

    小白站在一块岩石上,盯着底下的小村子的小眼神冒着绿光,难掩兴奋的道:“唐宝,顾行谨就在那!我还发现那里有神木的灵力,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小白你真是太厉害了,”唐宝听到小白说有了顾行谨的消息,心里也松了口气,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村子,很好奇:“可是这离璜河也太远了,行谨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难不成是因为他受伤了,这才被路过的好心人救了”

    小白却摇头:“不,这村子给我的感觉非常不好,我们最好还是小心行事。”

    “哦,”现在离得太远了,唐宝倒是没有不好的感觉,可是她很相信小白的感应,虽然小白现在除了速度快,能吃,别的还没什么天赋显露出来。

    可是人家好歹活了几百年,简直比乌龟还长命,她觉得小白这趋利避害的感觉也能算是一种天赋。

    唐宝把小白捧在自己的手心里,今儿小白出力了,让她格外的温声细语:“那你先回空间吃跟人参,好好休息一下养养神,我趁着现在还没天黑,再往下走一段路!”

    说真的,要不是空间里的人参都是小白这两天自己找到的,唐宝绝对是舍不得看着小白把百年的人参当成零食吃的,这也太奢侈了。

    问题是小白让唐宝一起吃,唐宝忍不住诱惑吃了一口,却上火流鼻血。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就是自己想吃不能吃,偏偏别人却吃的津津有味。

    小白也点头附和:“等下你也快点回空间休息,我能感觉得到,那个村子有很不好的东西,我们可不能马虎。”

    “行!”唐宝把小白送进空间里,看着小白跳到装着人参的背篓里欢快的啃人参,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自己为什么要进空间找虐?

    她再一次的忍不住心疼的看着人参,口不对心的道:“小白你人参其实也就是一股子青草味,要不你还是吃点肉换换口味吧?要是补过头那就不好了。”

    “我要恢复最好的精神才行!”小白一边啃人参,一边用自己的小眼神控诉唐宝:“还不是你今儿让我跑了上千里路,要不我至于这么累吗?你自己找你的男人都不积极,就知道采药,还以为我不知道马?”

    唐宝被小白堵得无话可说,只能陪着笑脸道:“我知道今儿你辛苦了,你多吃点啊!等把顾行谨找着了,回去的时候我们就不用急着赶路了,一定要在这大山里慢慢的领略这大好风光。”

    小白那嫌弃的小眼神瞄着她:“想要挖好药材就直说,至于这样文绉绉的吗?有本尊在,什么好东西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睛?就是本尊的眼光太高,你的眼光太低,这才是……”

    人妖殊途,唐宝觉得自己要是再和小白待在一起,估摸着就会忍不住灭了这猖狂的小妖,赶紧出了空间,抬起手腕一看,已经五点了,自己干脆往下走一段路,顺便看看路边有没有药材。

    现在要七点左右太阳才下山,不过现在是在深山里,树木遮天,唐宝估摸着六点自己就得进空间了。

    幸好她现在身上带着驱蛇虫的药包,只要小心点,倒是不怕崎岖不平的山路。

    唐宝走了一会,就被路边的药材给吸引了,又停下来挖药,只恨自己的空间不给力,这长在泥土里的东西一定要挖,要不自己能收进空间里的只有泥土外的部分。

    她小心的挖了几株三七,正要起身的时候,却听到了女人的清脆的笑声。

    暗下来的天色,没有人烟的深山里,突然传来的笑声让唐宝心里一抖,自己站在树边不敢动,小心的探头去看来的是人还是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