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琳,我们在前面树屋里歇一晚再回家吧?”有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显得很轻浮:“反正他们还没跟上我们,我们也不用急着回家,你说对不对?”

    这次他们出去二十几个身强力壮的人,买了不少东西,山路不好走,他们背着东西自然是走不快的,这带队的赵勇和苗琳琳之间也是早就有瓜葛。

    苗琳琳虽然是喜欢离觞俊秀的模样,却也喜欢被男人奉承和追求,虽然赵勇个子有点矮,五官也很平凡,可是他的嘴巴甜,倒是也时常在一起鬼混。

    不过,现在她现在急着回去见离觞,就一口拒绝:“今儿都五月二十一了,晚上可是丹凤要和那个野男人在一起的好日子,我可没时间和你鬼混!我们赶紧赶回去!”

    赵勇酸溜溜的道:“是圣女和别人在一起,你不去也没关系,我看你是想离觞那个小白脸了吧?”

    “他是我男人,我想他不是正常的吗?”他们这圣地里可没有外面的男女之防,相反三百多人的圣地因为女少男多,女人又算是主导地位的,女人反倒是活的特别滋润。

    她见他板着脸,低声调笑:“我看丹凤现在选的那个男人病恹恹的,你让你哥在丹凤身上多用点心思。”

    赵勇抱住她很不甘的抱怨:“外面的男人有什么好的,圣女选了那病恹恹的男人!我哥别提多伤心了,现在你也要离开我嫁人,我不管,你要好好的补偿一下我。”

    “应该是她怕人跑了,这才给他服用了浑身无力的药吧?等给那男人下了情蛊,那就不……”苗琳琳被他亲的咯咯娇笑:“你轻点……”

    唐宝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里,自己也能看到这活春宫。

    不过,她更关心的是他们话里的意思。

    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唐宝下意识的就觉得他们嘴里的那个‘野男人’,十有八九是自己的男人。

    这自己的男人被人给盯上了,倒是让唐宝的心情很不美妙。

    不过她也不敢轻举妄动,不仅是因为顾行谨现在落在他们的手里,也是怕他被他们下药,还有他们说的情蛊,自己也该小心提防。

    反正这野战的男女实在是太辣眼睛,唐宝不敢多看,自己悄悄的进入空间,催着小白赶路:“别歇着了,趁着月黑风高,我们赶紧的去救人。”

    “现在六点还没到,哪来的月黑风高夜啊?”小白才吃了人参在木盒子里睡得香喷喷的,被唐宝吵醒忍不住磨牙:“我想好好睡觉,你别吵我啊!”

    唐宝恨不得哭给小白看,无奈的道:“小白你帮帮我吧?这天色暗了,我是实在不能赶路了,可是我听到坏消息,要是我在不下山,我男人就要被别人占便宜了啊!”

    小白用自己的小爪子捂住自己的小耳朵,郁闷极了:“大不了你换个男人,要是我带着你再多几次瞬移下山,我就没力气了,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一觉吗?”

    在小白的心里觉的自己和唐宝现在是一体的,没想到现在唐宝为了别人催着自己,小白的心里自然是很不痛快,

    唐宝听到小白带着点吃醋的语气,就知道小白有时候就要好好哄,杏眼一转,低声道:“我这不是担心他要是出什么意外,会引起空间的波动吗?毕竟没有他之前,我们的空间比较小,你说是不是?”

    空间的状况确实是小白关心的事,到现在小白自己也不能确定顾行谨要是突然之间有意外,会不会影响空间,只能郁闷的应了一声:“那行,不过我们要是瞬移下山,我怕是不能在外面陪着你,得进这箱子里休息,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你可不能使唤我了啊!”

    “小白,我知道今儿是辛苦你了,”唐宝赶紧点头附和:“等下了山你就好好歇着,我们先把人救出来,就去找那木头。”

    小白听到她这话,终于满意了:“还能惦记着我的事,算你还有点良心,好了,带我离开空间吧?”

    唐宝把小白带出空间的时候,顺势瞄了一眼人家打野战的地方,看见那里没人在了,才松了口气。

    哪怕是晚上,对于小白来说却还是一点也不影响,小身子一闪,就消失在唐宝的面前,飞一般的跑了十多里地后,这才停下脚步,用意念和唐宝沟通,用灵力让唐宝瞬移过来。

    这样瞬移了好几回,这才来到村子里。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小村子里没有电,陷入了黑暗里。

    不过,东边的小院处却透着火光。

    唐宝捧着小白低声道:“你也累了,先进空间吃根人参,好好的休息一下!”

    “等一下,顾行谨他应该就在那小院里。”小白吸了吸鼻子,有点担忧的道:“可是宝宝,我感觉那边有很不好的东西,你自己可要小心点啊!还有,我觉得我们最好先去西边,那里的灵力波动很大,应该是有我想要的东西,这样我也能助你一臂之力。”

    唐宝犹豫了一下,听到那边么传来男女欢呼声,还有歌声笛子声,盘算着现在还早,估摸着不会是急着过洞房花烛夜。

    而且,不仅是小白感觉到不对劲,就是她自己来到村子里后,也觉得很压抑,就像是听到很多婴儿在啼哭哀嚎。

    她也不敢大意,免得没救到人,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犹豫了一下,点头:“好,往哪边走?”

    “我来带路!你不要走动,我总觉得有东西在盯着我们!”小白觉得自己这次肯定会有大机遇,也顾不得自己已经累了一天,飞一般的往一边跑。

    唐宝再一次被瞬移到山洞前,洞口挂着两盏白灯笼,看着洞口盘踞着的一堆蝎、蛇、蜈蚣、壁虎、蟾蜍,整个人都觉得头皮发麻了:“蛋蛋,小白,你是不是找错地了?这地方怎么可能有神木?反倒是毒物的巢穴,打死我也不进去,谁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呢?”

    她的身上带着驱除蛇虫的药包,可能是气味刺激着那些毒物,它们明显是开始往唐宝这边过来。

    吓得唐宝赶紧和小白躲进了空间。

    小白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唐宝:“你空间里不是有石头和砖头吗?砸死它们不就行了?”

    要是只有十几只,小白也能控制它们,可是这上千的数量,小白也是无能为力。

    可是小白又很确定那山洞里有自己需要的东西,急的在空间里团团转:“你听我的进去啊,我保证里面有好东西,你不是想救顾行谨吗,那就按我说的做!”

    “好吧,你别催我!让我做点心理准备!”唐宝一想到那些东西,实在是觉的是心里发麻,可是同样她也知道这地方确实不是善地,自己毁了也没关系。

    她在空间里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才出了空间,心念一动,十几块大石头就对准那些五毒砸过去。

    现场一片腥风血雨,恶臭和‘嘶嘶’声不绝于耳!

    “唐宝你想气死我是不是?”小白看见唐宝这十几块大石头把洞口给堵了,几乎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往里飞窜:“要是我被石头给砸死了,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唐宝也觉得自己这动作很傻,哪怕她的十几块大石头砸下去,还是有漏网之鱼向唐宝这边过来,一点也不怕死。

    但是唐宝怕死啊,赶紧躲进空间,就听到了小白用意念让自己瞬移过去。

    山洞里阴森森的,幸好唐宝有电筒,照着尽头的一棵大树,低声问自己肩膀上的小白:“那就是你需要的神木吗?”

    “你好蠢,那明明是一颗神树好不好?”小白兴奋的挥舞着自己的小爪子:“快把这神树收进空间!那就是我们的了,哈哈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