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深忧之切!

    也难怪顾行谨会害怕担心,他是听到过离殇说这蛊的阴毒之处,现在又看见唐宝被蛊害成这模样,怎么能不担心?

    宁愿自己被蛊蛰,也不想唐宝有危险。

    而且唐宝这又是为了救他,这才不远万里寻夫,这才遇到危险。

    离觞端着一盆黑色的药粉往外走,被顾行谨撞的摔倒在地,手里的药粉也大都撒在了首当其冲的唐宝身上。

    “我的药粉!”离殇心疼的看着自己褐色的药粉都沾在一个五官都看不清的女人身上,被吓了一大跳:“你是谁?”

    敬鬼神而远之。

    离觞今儿晚上看见了那‘天降大石’,心里本就是忐忑不安,这猛然间见到异于常人的唐宝,那可真是吓了一大跳。

    还以为顾行谨被鬼给迷了,要不怎么会抱着这‘鬼’还满脸紧张的模样呢?

    哎,反正自己离开的机会也渺茫,这被‘鬼’害了,总比死在他们的手里好。

    当然,顾行谨可不知道他这一刻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一脸焦急的道:“这是我爱人,她被蛊给蛰了……”

    离殇听到顾行谨说这女人是他的婆娘,难掩惊讶的看着他搂在怀里红肿的看不清五官的女人,心里觉得他太重口味了。

    可是听到唐宝是被蛊给蛰了,几乎是从地上一跃而起,给她把脉后,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道:“你,你怎么没死?不,这不可能啊,按说你这被万蛊蛰体,应该是必死无疑的啊!”

    顾行谨觉得这人实在是太不会说话了,自己让他给唐宝看病,不是让他怀疑唐宝不该活着的,没好气的道:“离殇,我是让你给她看看她为什么肿成这样!”

    唐宝倒是不在意他的话,伸着两只手,随他把脉,担忧的问:“那蛊很毒吗?”

    “是啊,”离殇也好奇的问:“你是不是误闯到一个山洞里了?”

    又摇头,自己否认了:“不可能啊,那外面都是毒物,一般人也不敢进去啊?”

    唐宝叹了口气:“我就是进去一个山洞里,不小心碰到一棵树,谁知道树上都是小虫子,咬了我后,我就浑身都疼,我就变成这模样了!”

    听到她这样一说,离殇看她的眼神就变了,结结巴巴的开口:“那些蛊现在怎么样了?可是你现在身上的毒也慢慢的褪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唐宝也不能和他照实说,只能瞎编:“我也是跟着几个人进来的,听他们说是这边有古怪,那棵树也有古怪,就把树给挖走了。”

    又怕他追根问底:“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答应他们不说出来他们的身份,你们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

    顾行谨心里明白,这肯定是唐宝自己用了手段把树收起来了,自然不会去拆穿自己老婆的话,反而一脸温柔的看着她:“好,我们不问。”

    离殇也没打算追根究底,他去柜子里拿出好些瓶瓶罐罐,又倒在瓦罐里调在一起后,自己起身离开房间,让顾行谨给她都涂上。

    他是觉得现在外面还有人守着,他们也出不去,还不如再等等,毕竟他是知道那颗神树对于苗家是多重要,现在这神树没有了,估摸着会引起动乱,自己再等时机就好了。

    唐宝看见顾行谨关好门,自己就接着上厕所的时间进入空间,寻到镜子一看自己现在的模样,吓得她瞬间把镜子扔出去:“妈啊,真是见鬼了。”

    要说之前她因为顾行谨没有认出自己,这心里觉得有点别扭。

    现在一照镜子,好家伙,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女为悦己者容,她也担心留下什么后遗症,想去问小白,却发现小白在小树上睡觉,轻轻的喊了几声,见小白没反应,就知道小白现在是在修炼,也不敢打搅,自己只能去外面涂药,希望他的药对自己有效果。

    顾行谨给她上药,看着背上的红肿起来,还有很多疙瘩,心疼的吹:“很疼吧?别忍着,疼就喊出来!”

    离殇调的药虽然是绿油油的,可是涂在肌肤上后,却显得很清凉。

    唐宝浑身舒服了,也有心情开玩笑了:“要是我以后不能恢复了,留疤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顾行谨很坚定的道:“我这辈子的爱人只会是你,也只有你!我忠于华国,忠于党,也永远忠于你!”

    唐宝听了心里心里美滋滋的,低声道:“趁着现在外面乱糟糟的,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对了,你怎么进来的?”顾行谨想起来墙上的五毒,担忧的问:“墙上都是毒物,你没有被咬到吧?”

    唐宝摇头:“我没看见有啊?我就是爬着梯子进来的啊?”

    外面传来了离殇焦急的催促声:“你们磨磨蹭蹭的在干嘛?好了没有!”

    顾行谨还是等唐宝穿好衣服再去开门,自己顺便回房换了身青色的对襟衣裤,这才出来。

    他们这个小院比较偏僻,可是还是能隐约看见外面有人拿着火把在奔走,看来是真的出了大事了。

    离殇在听到唐宝翻墙进来没有被蛇虫咬的时候,就怀疑是因为她才被蛊咬过,身上都是蛊的气息,这才让那些不安分的东西不敢上前,因此就让唐宝慢慢的走过去试试。

    唐宝的眼神虽然不错,可是墙上都爬满了藤蔓,进来的时候还真的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现在顺着离殇的指点,看着拼命装死的蛇虫,也觉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这是什么鬼地方,竟然用这么狠毒的手段!”

    离殇苦笑的低声道:“虽然这些东西毒,可是这里的很多人人心比毒蝎还毒!”

    见墙上的蛇虫真的是因为唐宝的靠近就快速避开,赶紧道:“我回去收拾点东西,我们趁现在抓紧离开。”

    唐宝见离殇跑回房,自己这才悄悄的走到一边的暗影处,从空间里把大背包拿出来放在一边,就看见顾行谨换了身衣服出来了。

    顾行谨听唐宝说了离殇的猜测,低声问她:“你现在给我把手枪,等下你跟在我的身后,要是有危险,你就赶紧进入空间,记住了吗?”

    唐宝心念一动,就把一把手枪和匕首递给他,自己乖乖的点头:“我记住了,等下我们往山上躲吗?”

    这大晚上的进山,哪怕是唐宝能躲进空间,也担心他们不大安全。

    “不,他说晚上的时候,有毒障和迷障,很不安全,我们先跟着他去圣池躲躲,等明儿早上再离开。”

    顾行谨把匕首和枪收好,仔细的看着她的脸和手,担忧的问:“疼不疼?要是有不舒服的地方你可千万不要忍着。”

    唐宝点了点头,又问他怎么流落到这?

    离殇收拾好包裹走出来,见他们夫妻俩凑在一起偶偶细语,现在的唐宝不仅是浑身红肿,还涂得绿油油的惨不忍睹。

    可是当她看着你的时候,那水灵灵的杏眼特别的明亮,也特别的清澈美丽。

    离殇上前递给顾行谨一根粗木棍,低声道:“外面外有几个人守着,等下我和你先出去把人打晕!然后你们跟着我跑。”

    顾行谨点了点头,自己拉着唐宝来到门边,看见墙上蛇虫因为唐宝的靠近快速的避开,自己就透过门缝看外面的情况。

    唐宝在他们商量好了的时候,这才让顾行谨去一边把自己的背包拿来,自己整个人靠到墙边,而他们趁着蛇虫避开的时候,迅速的翻墙离开,快速又准确的把外面守着的四个人敲晕。

    唐宝在里面听到敲门声,这才把门打开,出来后顾行谨拉着她跟着离殇往前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