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们的运气不好,没跑出多远,旁边的矮树丛后面就有二个黑色的矮小的人影闪了出来,神色不善的盯着他们三人。

    顾行谨虽然有枪在手,可是开枪就会暴露他们的位置,而且面前只有两个男人,而且他们还不喊人来帮忙,自己完全可以很轻松的收拾他们。

    他手里的木棍快准狠,角度很刁钻的往其中一个男人是脑袋上挥过去,嘭的一声闷响,让顾行谨觉得自己就能敲晕一个人。

    出乎顾行谨的意料之外,那个男人没有被打晕,反而是伸手握住木棍的另一头,手一用力,顾行谨都被他拉过去。

    顾行谨也没料到这在地方竟然碰到了硬茬子,不敢再看轻他们,反而快速的松手,随即上前攻击他的下盘。

    那人被顾行谨踹到在地后,又快速的起身,挥着拳头对准顾行谨的面门。

    他的拳头虎虎生风,顾行谨都不敢硬接,一个旋步,利落的侧开身子,顺便在他的身后用力踢了一脚,看着他一个趔趄栽了个狗吃屎。

    可是矮小的男人却又很顽强敏捷的起身,不怕死的再度攻击顾行谨。

    顾行谨觉得自己半天也没人把人打死,这自己的老婆就在边上看着,要是她觉得自己没用怎么办?

    这下他是彻底起了杀心,抬起一脚对准他的心窝踹去。

    矮个子男人被他一脚踢到半空荡起优美的弧线,可是却一点事也没有,还是不怕死的蹦起来,拳打脚踢的对准顾行谨下手。

    顾行谨一只手握成拳又狠又准不留余地的击中他的肚子,感觉到他的五脏六腑都跟着颤了一颤,随即快速抬膝,猛的用力,狠狠的撞在他的腰侧处。

    矮个子男人却似乎不知道疼一样,一个回掌击在顾行谨的胳膊肘处,力大如牛,让顾行谨瞬间整个胳膊及手腕麻木至极,还好他闪躲的快,转身巧妙的避开矮个子男人的一脚。

    顾行谨这越打心里反倒是越发毛,觉得自己对手简直就不是人了,他对自己出手的力道很清楚,这要是正常人现在肯定是被自己揍的不能动弹了。

    可是他却一点也没事,就太不正常了。

    不过,想到这鬼地方怪异的事情太多了,也不缺这打不死的人。

    他的手里摸出来了匕首,自己就算是打不死他,就干脆让他脑袋搬家。

    另一边,离觞却不是那矮个子男人是对手,双方一交手,就落在下风,被另一个矮个子的男人追着他揍,要不是他跑的快,现在估摸着就要被打死了。

    这里黑漆漆,幸好天上黯淡的月亮和星星发出微弱的光芒,让他们不至于看不见对手。

    离殇眼角看见顾行谨手里的匕首发出的亮光,似乎想起了什么,惊呼道:“千万不能用刀,他们不是寻常人,他们是蛊人,他们的血里全都是剧毒!打他们的太阳穴,让他们昏迷就好!”

    顾行谨原本手里的匕首已经快要插入矮个子男人的胸口了,闻言赶紧收回匕首,身影如魅影一掠而过,来到他的身后,猛然袭向矮个子男人的太阳穴。

    矮个子男人这才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顾行谨解决了这一个,有上前把追着离殇的矮个子男人也如法炮制的击打在太阳穴,把人打晕后,这才松了口气。

    离殇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惨笑:“没想到他们还真的是丧尽天良,弄出了蛊人!”

    唐宝好奇的问:“是把蛊放入人的身体吗?看着好像是打不死一样。”

    “蛊人就是人和蛊已经融为一体,他们已经不能算是人了!”离殇低声说完,自己捂着胸口踉踉跄跄来到倒在地上的蛊人身边,给他把脉后,似哭非哭:“这里已经不是圣地,已经变成了地狱!他们所做之事……”

    顾行谨眼眸微沉,低声道:“离殇,我们先去安全的地方!”

    唐宝也上前给敌人把脉,触手冰凉,一点脉象也没有,完全不能看出他们先前那不怕死的模样。

    “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了!”离殇低沉的声音带着怨恨不甘:“蛊人出,圣地灭,谁也不能活着离开了!”

    这个时候,唐宝想了想,从空间里拿出一把驳壳枪,不在意的道:“你那都是几百年前的老黄历了,既然这些已经不能算是人,那就杀了以除后患。”

    最主要的是唐宝怕这些‘蛊人’没有理智,到时候离开这里,去外面就会引起恐慌,还不如就拼一拼,把他们都杀了。

    “行了,你给我起来,别连一个女人也不如!”顾行谨上前拉起离殇,听到他忍不住低哼两声,就知道他受伤了,低声道:“你们先走,我把他们收拾了。”

    离殇赶紧拉住他,紧张的道:“不行,他们的血有毒,你要是沾染上就死定了!”

    “我有手枪!离得远远的再开枪,就不怕他们的血飞溅到我的身上!”顾行谨催着他们先往前走,自己也退到安全的距离外,这才对准地上两人的太阳穴开枪。

    砰砰的两声枪响!

    在这漆黑的夜里传的格外的远,随即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就追过来了:“快,这边有声音!”

    顾行谨脚步一顿,迅速回头,看见十几个男人一手举着火把,还有一手拎着大刀,木棍什么的追过来。

    他凤眼一眯,随即抬手,又一声枪响毫不犹豫地响起,最前面的男人身体猛然一顿,接着就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他这一枪正中对方的胸口,那人受伤惨叫一声,就再也发不出声音了,这让后面追来的人不敢轻举妄动,警惕的看着顾行谨,快速的后退,隐藏到黑暗里或者树后,这才发出尖锐的口哨声,像是某种暗号,接着后方看不到人,却已经能看见火把往这边过来。

    最糟糕的是,外围也有火把过来,他们这明摆着是想瓮中捉鳖。

    离殇很担忧的开口:“现在这样我们出不去了,只能先去别的地方躲躲!”

    “我们去山洞里吧?”唐宝低声开口:“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只要躲过今晚,明儿再想法子离开。”

    离殇眼睛一亮:“你这主意好,要是他们还在山洞里,那正好把他们这些丧尽天良的人都杀了。”

    说完,他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痛,迅速向山洞初大步走去。

    离殇的步子越来越大,又走了二十几米,忽然前面出现一个矮个子的男人,这下顾行谨有经验了,注意着距离,抬手就给了他一枪,正中太阳穴,随即三人毫不停留地继续往山洞的地方走。

    唐宝跟着离殇的身后,觉得自己的甚至越来越沉,席卷而来的疲倦,让她只想立刻马上好好睡一觉,几乎是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呼吸都有点急促起来,忽然脚下一绊,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扑,眼看要摔在了地上。

    边上的顾行谨一把拉住她的手臂,随即自己蹲在她的前面开口:“唐宝你上来,我背你走。”

    他在唐宝的边上发现她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不知道她是害怕,还是累了。

    不过,顾行谨记得很牢,先前唐宝就是收了赵家药库里的药,整个人就病了好几天。

    这些天自己不在她的身边,也不知她是不是收了什么东西,现在浑身无力了。

    唐宝现在确实是不大舒服,她怕自己是因为今儿赶路瞬移太多,耗费了不少心力,让她整个人感觉到很疲惫,也不拖拉的趴到他宽阔的背上,低声道:“你不要担心,我就是有点累,估摸着收了那棵树的缘故。”

    顾行谨低低的应了一声,背着她还是脸不红气不喘,跟着离殇来到山洞前。

    “这里怎么有这么多大石头?”离殇看着洞口的大石头,还有不少五毒看着他们三人蠢蠢欲动,挥手间就是一把粉末,那些毒物闻到这味道,似乎就失去了攻击的兴趣,让他们三人趁机溜进去。

    山洞里的火把照的山洞里面亮堂堂的,里面除了他们三人也没别的人。

    顾行谨看着山东门口的十来块大石头,来到山洞里又发现这大坑,凤眼一闪,心里更确定唐宝现在是没力气了。

    离殇也看见了这大坑,一屁股就坐在坑的边上,睁大眼睛咽了咽口水:“他们简直不是人,就算是把树抢走了,好歹也给我留下点树根啊?”

    不是人的唐宝被顾行谨放在赶紧的石凳子上,闻言给了他一个白眼。

    现在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下子就这么累了,可是心里隐约觉得还是被蛊咬了的缘故,用意念喊小白想问问,小白也没有反应。

    她就只好郁闷的靠在顾行谨的肩膀,低声道:“背包里有你的衣服,还有吃的,还有枪和子弹,你等下小心点。”

    唐宝现在就是怕在这要命的时候,空间又和自己闹脾气,趁着现在还能用,赶紧把一部分东西都收到背包里,同时把背包里用来掩人耳目的棉袄收进空间。

    “好,别担心,有我在呢!”顾行谨拿起沉甸甸的背包,自己从里面拿出绿色的衬衫和同色的裤子穿好,再拿出来一饭盒还是温着的红烧肉,拿起筷子先喂唐宝:“你多吃点!”

    “我不想吃!”唐宝吃了一块就摇头拒绝:“我就是累,我先眯一会。”

    说完,自己换了个位置,坐到他的身后,靠着他的背闭上眼睛抓紧休息。

    顾行谨听到她的鼻息很快就绵长起来,心里越发担忧她的身子,眉头皱的紧紧的。

    不过,他也开始大口的吃东西,自己还要保护好唐宝,一定要让身体保持最好的状态。

    因为这些红烧肉还有点热,顾行谨心里也怕离殇怀疑什么,看着他还坐在大坑前神神叨叨的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干脆也不喊他,自己吃了一饭盒红烧肉后,又拿出两个温热的粽子放在外面,自己拿出一个白面馒头,把饭盒里的红烧肉的汤汁也用馒头蘸的干干净净的,这才把饭盒放回网兜系好后,再放回军用背包里。

    他把背包里的吃的东西都整理了一下,又把手枪子弹什么的收好,手里把玩着手枪,凤眼却很警惕的盯着外面的洞口。

    “你婆娘对你真好,还特意给你带了衣服!”离殇终于回过神,来到他的身边瞄了眼睡得正香的唐宝,吸了吸鼻子,有点疑惑:“怎么有股肉味?”

    顾行谨很镇定的开口:“我吃了肉粽子,那两个是留给你吃的!”

    离殇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叶子包的东东:“这个是吃的?”

    “对,捏着那里剥开……”

    离殇吃完两个豆沙粽后,砸了咂嘴,一脸回味的道:“真好吃,我还是第一回吃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