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殇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两个粽子,这才满足的叹了口气:“也幸亏他们把树给挖走了,倒是让我想起我阿娘说过,神树边上有机关,算是这里的最后一条退路,等下我找找密道,要是能寻到,我们就能从密道离开了。”

    顾行谨闻言也是一喜:“那你有线索了吗?”

    他实在是不想和打不死却又浑身有毒的蛊人打交道,要是能从密道里离开,那就最好不过了。

    “有了啊,线索就在那个深坑附近,我再去研究研究啊!”离殇说完,好奇的看了看他手里的手枪,自己继续回到树的深坑前神神叨叨的绕圈圈。

    顾行谨四处看了看,找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四处查探过没危险,这才把自己原先的衣服垫在下面,轻轻的抱着唐宝过去,让她躺在那,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自己就在边上守着。

    过了一会儿,几乎是突然之间,顾行谨发现她身上的红肿褪去,恢复了原先的容貌。

    不,应该说是她比以前更美了。

    她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呼吸浅浅,满头黑发散开,衬得她皮肤晶莹剔透般的白皙,唇如血一般的红艳,带着一种诱人的艳色来,诱惑着他几乎忘了此刻的处境,很想亲吻她甜美的唇,瞧着让人移不开眼去。

    “天,这才是她原来的样子吗?她可真好看啊!”旁边传来惊叹声,顾行谨转过头去,见离殇呆呆的看着唐宝,心里很不乐意别的男人看自己的女人,可是他的眼神很清澈,一点也没有不该有的猥琐,让他不好意思说什么,干脆起身不露痕迹的遮住他的眼,低声问:“有线索了吗?”

    离觞郁闷的叹了口气,伸手挠了挠自己偏长的头发,低声道:“我把开机关的法子忘记了,你先不要急,让我好好想想!要是弄错了,那可就要人命了啊!”

    “那你不要急!”顾行谨应了一声,检查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才把唐宝的脑袋从自己的大腿上挪开,示意他往外走:“先前我隐约听到外面传来哭喊声,怕是村子里出什么事了,你们这到底还有什么秘密?那蛊人又是怎么回事?村子里有你的朋友或者亲人吗?”

    离殇除了苦笑还是苦笑:“我阿娘没了的时候,我还没十岁,可是我阿娘身边的亲信都被带走做了蛊人,就是以身饲蛊,好在还有几个长者对我多加看护,我才能活到现在,蛊人是邪术,我阿娘严禁这些东西,没成想他们不死心,想要长生不老……原先这里有六百多人,现在却只有三百多人,我也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蛊人。”

    顾行谨听了前因后果,也忍不住摇头:“他们这也太狠了,这蛊人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就算是长生不死又有什么用?”

    离殇来到洞口,也看到村子里现在处处是火把,还能听到小孩子的哭喊声,还有女人的惊呼声,也有点担忧:“不知道外面现在怎么样了?”

    顾行谨眉一挑:“怎么,你还关心他们的生死?”

    “他们手段毒辣,这里的人都被种了蛊!不过,我暗中已经替这里的几十个人解了蛊,现在希望他们没事!”离殇盯着远方,难掩担忧的道:“苗家现在就是凭蛊这手段控制整个村子,我现在就担心他们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

    哪怕他恨苗丹凤他们一家子,也很恨欺辱他的一些人,可是也有很多人在私底下帮着他,什么草药都给他寻来。

    顾行谨却对这里的人没什么好印象,自然不会担心,让他在洞口洒下一些驱除蛇虫的粉末,免得进来吓着唐宝。

    “要不我给她把脉瞧瞧?”离殇在门口撒了药粉,回来看见睡的香甜的唐宝,还是觉得很好奇。

    顾行谨下意识的放轻了自己的声音:“等下吧?让她再多睡一会儿吧?”

    不过,没一会儿,外面就传来的杂乱的脚步声,顾行谨赶紧伸手拉了拉唐宝:“阿宝,你快醒醒,有人来了!”

    “哦,我今儿可能是用力过度,好想睡!”唐宝艰难的睁开眼睛,伸手让他拉自己起来,看见离殇已经拎着木棍守在洞口,此刻很是愤怒的指着要进来的十几个人:“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洞口原本是很大的,可是先前唐宝用十几块大石头砸死了很多蛇虫,差点就把这洞口给堵得死死的了。

    后来他们过来的时候,十几个男人把中间的石头挪动了一下,现在也是一个人能进出的样子。

    唐宝觉得离殇现在这模样,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为首的是个艳丽的中年女子,很不满离殇的态度,冷笑一声,手一挥,手腕上的一条碧绿的小蛇就如同箭镞一样射向离殇。

    离殇的却眼明手快的伸手捏住小蛇的七寸,还没甩开,依附在小蛇身上的却还有一只绿色的蛊,趁机在他的手腕上咬了一口。

    离殇赶紧甩开被自己捏死的蛇,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把里面的汁液倒进嘴里。

    中年女子此刻神色狰狞,一脸怨毒的盯着唐宝道:“就是你们毁了我的圣地,说,神树去哪儿了?要是不把神树交出来,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绿色的蛊咬了离殇还不罢休,快速的对准唐宝飞过去。

    顾行谨想也不想的把唐宝护在自己的怀里,手枪对准绿蛊扣动扳机,砰的一声,绿蛊就被子弹打中,尸骨无存。

    见状,顾行谨也暗暗的松了口气,说真的,这玩意实在是和小苍蝇一样的大小,他都怕自己失手。

    随即,他就把枪口对准那中年女人,难掩杀意的道:“滚出去,要不我杀了你!”

    “你敢杀了我的宝贝,你们都去死吧!”中年女子自然也惧怕顾行谨手里的枪,可是她更恨他们毁了自己的圣地。

    顾行谨对她早就有杀意,想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却看到她的身后有一个矮小的男人挡在她的面前。

    顾行谨看见那人的眼睛已经是绿色的,就知道这又是蛊人,毫不犹豫的对准蛊人的太阳穴开枪。

    可是那蛊人的反应却比先前死在顾行谨手里的蛊人更迅速,抬手就护住自己的太阳穴,那子弹穿过他的手臂,却让他没有疼痛一样,可是那血却不是红色的,而是绿色的,滴落在地上嗤嗤作响。

    蛊人似乎被激怒了,绿油油的眼睛盯着顾行谨,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却因为没有命令,才没有攻击他们。

    “刀枪不入蛊王!”离殇早就盼着顾行谨弄死苗母他们,可是此刻看见那男人却脸色一变,怒吼:“苗凤凰,你简直不是人,善尽天良,害了这么多人!”

    “你不是已经知道他们不是人了吗?”中年女子就是苗凤凰,此刻她疯狂的笑了笑:“这些人都是被你们害死了的,要不是你们偷了我的神树,我也不会把他们放出来!”

    说完,手里的瓶子往他们砸过去,瓶子落地就碎,飞出五颜六色的蛊虫,苗凤凰的嘴里发出奇异的笛子声,似乎是驱动蛊虫进攻。

    开玩笑,这蛊王是护着她的,不到最后关头,她自然是不舍得让他离开自己的身边。

    而顾行谨发现百来只蛊虫,哪怕他的枪法再好,也不可能同时击落这么多蛊,一把就拉着唐宝,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焦急的道:“离觞,现在怎么办?”

    离觞也来到他们的身边,自己挥出一把味道怪异的粉末,可是却没有让这些五颜六色的蛊虫退开,急的他也浑身冷汗:“我也没法子!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