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觞也来到他们的身边,自己挥出一把味道怪异的粉末,可是却没有让这些五颜六色的蛊虫退开,急的他也浑身冷汗:“我也没法子!我也是第一回见这么多的蛊,没法和它们好好商量啊……”

    说话间,蛊虫已经飞到他们的面前,可是不知怎么的,都落在地上,不再攻击他们。

    这下,双方都愣住了!

    卖糕得!这是什么情况?在这紧要关头,一点也不敬业,还能中场休息吗?

    苗凤凰自己也很惊讶,随即拿出笛子,发出更尖利刺耳的声音。

    可惜地上的蛊虫太任性,说休息就休息,绝对不屈服在她的淫威下。

    离觞回头惊讶的看了唐宝一眼,自己上前奔奔跳跳的把地上的蛊虫都踩死了。

    苗凤凰见状目眦欲裂,喷出一口血,自己退后两步,低声道:“你们上!”

    可是顾行谨接连对要上前的蛊人开枪,让后面的人都不敢上前。

    开什么玩笑,对方的手枪打不死蛊人,可是却能把他们一枪一个打的死翘翘的。

    这个时候,后面又有很多蛊人追来,攻击他们,他们瞬间变成夹心饼干,前面虽然只有三个人,可是却有手枪,后面却有五十几个蛊人,垂涎欲滴的看着他们,想喝他们的血……

    离殇一开始看见蛊人攻击他们还一愣,随即嘲笑:“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真是报应……”

    原来这蛊人终究已经不算是人了,这完全是无差别的攻击!

    而且因为是苗凤凰用自己的血喂养过他们,他们现在特别想多喝点,这样才能让他们自己更厉害。

    顾行谨护着唐宝后退,子弹现在是用一颗少一颗,既然现在他们忙着应付外敌,他就等他们两败俱伤,顺便扯住想上前参战的离殇的后领,低声道:“你想去找死吗?现在你跟我说明白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离殇看着他手里的手枪,眼睛一亮:“顾行谨,你帮帮我,趁现在杀了他们!”

    唐宝在边上听到,翻了个白眼:“你别傻了,子弹有限,这要是现在动手杀了他们,那后面的蛊人会把我们都打死!还不如等他们鹬蚌相争两败俱伤,我们也好渔翁得利,趁着现在赶紧想想怎么离开这里!”

    顾行谨点头附和:“阿宝你说的是!”

    离殇很遗憾的看着他手里的手枪:“这玩意还要子弹啊?那我们只能等了,那个时候我太小了,现在我真的想不起来这机关在哪?”

    他说完,眼神亮晶晶的看着前面纠缠在一起打斗的双方,低声道:“虽然他们这边有蛊王在,可是蚁多咬死象,估摸着很快就会落败……”

    “啊,阿爹,阿娘救我!”苗丹凤只能仗着自己的行动迅速,用笛子干扰蛊人的攻击,可是蛊人太多,她很快就气喘吁吁,想要跑进里面,又顾忌着他们手里的枪,只能喊救命。

    苗凤凰看着自己这边的一个个的倒下,气的快疯了,她也知道现在离殇他们是想渔翁得利,可是人家手里有手枪……

    她看着护在自己面前的蛊王的动作越来慢,又看了眼自己身边俊美慌张的中年男子,狠狠的一咬牙,既然怎么想都是没有活路,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玉笛声一变,蛊王暴躁的仰天长嚎,声音凄戾之极,让攻击他们的蛊人都受不住,倒退几步。

    而此时,蛊王却扑到中年男子的身上,一口咬在他的脖子处吸血……

    男人没想到自己的枕边人会让蛊王对自己出手,愤怒的盯着她,疼痛让他脸色都扭曲了:“啊……你好狠毒!”

    “要怪就怪你当初非要让我留下这杂种一命,现在才有灭顶之灾!”苗凤凰冷漠又绝情的看着他:“你的身体里有同命蛊,让蛊王吃了你的蛊血,这样我就能更好的控制蛊王。”

    “原来你在我的身上也动了手脚!”男人的声音越来越虚弱,随即看着离殇惨笑,低低的道:“我本也是罪该万死,你还记得我们当初陪你来这,你阿娘曾经让你躲在哪儿了吗?我后悔了……”

    他把一把药丸塞入嘴里,拼命的咽下才断了气。

    苗凤凰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雪白,拼命的吹着笛子,想要让蛊王放弃嘴里的食物。

    ……

    唐宝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蛊王发疯一样攻击着苗凤凰他们,瞬间就掀起腥风血雨,就像是人间地狱。

    她是能躲到空间里面去,可是顾行谨和离殇怎么办?

    顾行谨捏了捏唐宝的手心,眼神坚定的看着她低声道:“等下我就顾不得你了,我会趁机逃出去,你自己小心点!”

    现在的蛊王已经有了智慧,守在洞口,一个个的收拾他们,绝对是把他们都当成了食物。

    顾行谨知道只有自己引开蛊王,唐宝才能有一条生路。

    离殇却揪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纠结的自言自语:“我那个时候躲在哪儿了?机关在哪?”

    随即拉着顾行谨来到坑边,紧张的道:“我记起来了,机关应该就在这附近,你们也赶紧找,我可想出去吃香的喝辣的,不想交代在这啊!”

    外面的蛊王已经对苗凤凰步步紧逼,苗凤凰一边避开他的攻击,一边吹着笛子妄想控制他。

    面对这危险的状况,她觉得就算是自己死了,也要护住自己的女儿,紧张的道:“等下你从前面缠住他,我去后面攻击他的风府和风池穴,然后我们往外跑,记住了吗?”

    “我,我记住了!”苗丹凤现在害怕的六神无主,完全没有以往的威风。

    而且她先前看到自己的阿娘让蛊王害死自己的阿爹,心里对阿娘很是警惕和害怕,生怕她把自己也当成踏脚石。

    虽然说是答应苗凤凰的话,可是看见蛊王朝自己扑来,下意识的躲到了苗凤凰的身后。

    苗凤凰见状挥手就是一把粉末,随即气的破口大骂:“躲什么躲,还不赶紧动手……”

    “我……”她的怒骂让苗丹凤心里很委屈,觉得自家阿娘就是想让自己去送死,一时间脑子转不过弯,双手不听使唤的推了她一把,同时自己快速的往外跑。

    苗凤凰提防谁都不会提防自己的宝贝女儿,被她这一推,顿时被蛊王一把抱住,张口就咬在她的脖子上。

    她发出尖锐的痛呼,可是身上带着的毒药都已经用完了,只能对他拳打脚踢。

    蛊王一点也不在乎她对自己的如同挠痒痒的拳打脚踢,满足的用力吸血,绿油油的眼睛却开始滴溜溜的转动起来,见苗丹凤想要逃离洞口,抱住苗凤凰往后一跃,身子就堵到了洞口,不让苗丹凤跑出去。

    “阿娘,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无意的!”苗丹凤看着自家阿娘瞪着自己的凶狠模样,吓得转身又往顾行谨他们那边跑,惊慌的道:“我知道他的死穴在哪,你们发誓不伤害我,我就告诉你们他的死穴在哪!”

    离殇哈哈大笑:“不,我宁愿死,也不会让你活下去,圣地已经被你们变成邪地,我要是让你活着,怎么对得起枉死在你们手里的族人!”

    苗丹凤眼角的余光看见自家阿娘还在挣扎,哭哭啼啼的道:“现在同心蛊的蛊血在他的体内混合,他就会不停的杀人喝血成不死之身,你们要是不和我合作,那大家谁也别想活……”

    唐宝见他们吵的热闹,自己悄悄的拉着顾行谨退后几步,低声道:“那怪物看着已经是刀枪不入,我还有一个法子,等下你对他开枪吸引他的注意力,我趁机去后面把他收走!”

    “这样你会不会有危险?你先前不就已经脱力了吗?”顾行谨看着还在争吵的两人,心里也明白,按着他们说的,要是这东西不死,那就是祸害。

    “按着我的方法,我们还有百分之五十活命的机会!”唐宝看着他担忧的眼神,却对他灿烂一笑:“反正我们这回是生同衾,死同穴了!”

    “好!”顾行谨本就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每一次上战场,都是把生死置之度外,而且现在也只有她的方案会有生机,凤眼深邃的看着她:“阿宝,我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能遇见你!”

    此刻他的眼神缱绻温柔,带着十分深情的味道,让唐宝有点心跳加快,都有点舍不得挪开眼。

    离殇看见那蛊人已经把苗凤凰像扔垃圾一样扔掉,看着苗凤凰死不瞑目的睁大眼,而他却已经把绿油油的眼盯着他们几个,回身看着顾行谨低声道:“你要是想你的婆娘活下去,我们一起扑上去攻击他的眼睛,让她趁乱离开。”

    说完又叹了口气:“其实就算是她从这离开了,也不知道现在外面怎么样了?我倒是想让你们都离开,可是我一个人怕是缠不住他,你……”

    “好!”顾行谨伸手却用力敲在他的脑后,把他敲晕后,干脆扔到那树坑里,这才双手拿着手枪对准走过来的蛊王开枪。

    他不知道蛊王的死穴在哪,可是却觉得这眼睛肯定是脆弱之处,双枪对着他的眼睛齐发扣动扳机。

    果然蛊王被他打的发怒,朝着顾行谨就扑过去。

    顾行谨一边巧妙的后退,一边不停的对准他的眼睛开枪,让他背对唐宝,好让唐宝下手。

    唐宝手拿木棍追上去,那蛊王回头看见唐宝,可能是觉得她自不量力,一手就抓住木棍一用力。

    唐宝就被他拉过来,他那冰冷的手就轻松的掐住她的脖子,已经很聪明的知道把她拿来挡枪。

    唐宝的双手很自然的握住他那冰冷的手,心里默念:“收!”

    顾行谨在唐宝被抓住的时候就停了手,生怕自己误伤到唐宝,其实就算是他不想停手,两把手枪都已经没有子弹了。

    可是看见唐宝和那蛊王都消失不见了,他只觉得自己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追到他们消失的地方,双手敲打着地面,担忧的呼唤:“唐宝,你快出来啊!求求你快出来!”

    ……

    卧槽,唐宝看见他进入空间后,就痛苦的惨嚎,随即松开自己,看见他浑身慢慢的变成粉末消散的无影无踪。

    见状,她赶紧捂住自己的口鼻,生怕吸入病毒,自己变成他那样。

    说真的,一开始她还担心自己这空间拿他没办法呢,毕竟他没有脉象,已经不能算是人了,还担心他要是活着,自己以后就不能进入空间了。

    幸好自己的空间太给力,这么刀枪不入的人也能消化掉。

    随即,她打量这陌生的地方,看着是宽阔的无边无际,远方的高山,湖水,景色美不胜收,她想要走远点看看,却被无形的堵住,走不出去,自己能活动的地方就只有十平方左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