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地方很奇怪,她从来没有来过,可是她担心外面的顾行谨,心里默念:出去!

    可是她发现自己还是没能离开这地方,让她担忧起来:“我要离开这,难不成是空间吃了这毒人,消化不良,卡住了?”

    出去!离开!让我出去!出去!让我离开这……

    唐宝欲哭无泪的看着宽阔的无边无际的空间,郁闷的敲着无形的墙壁:“这是什么鬼地方?你想让我在这饿死吗?还是想把我逼疯?”

    虽然她在这才十来分钟,可是杵在这静悄悄的地方,只有她一个人,确实让她觉得过了很久。

    她也顾不得会不会打搅小白,在心里拼命的用意念喊:“小白救命,小白快来,再不来我就要死翘翘了……”

    想到自己没有被那蛊王害死,反倒是被无聊的闷死或者是疯掉就太丢脸了。

    她这呼唤的太迫切,太激烈,太凄惨,害的和她有关系的小白在修炼都静不下心来,可是一感应到唐宝所在的地方,惊喜的快速瞬移到她的身边:“天,你这是做了什么大好事,这才能得到功德,我还以为你有生之年也不可能开辟活地呢?”

    唐宝伸手抓起小白,焦急的道:“哎呦,现在别管什么死地还是活地了,赶紧让我出去!要不顾行谨还以为我和那东西同归于尽了,要是他想不开殉情了怎么办?”

    “你想要出去也很简单啊!”小白看着她的小眼神,就像是看小白痴一样:“那你就用意念默念‘进去’啊?你怎么这么傻?”

    “我觉得我已经快要失去你了!”唐宝眯着眼睛威胁它:“因为我不看不惯你比我聪敏,我会忍不住杀你灭口!”

    小白被她看的浑身发毛,不敢招惹这恼羞成怒的女人,很狗腿的傻笑:“你才是最聪明厉害的,你知不知道,这边就是你心心念念的能种植的空间……”

    话没说完,唐宝已经默念‘进去’,看见自己出现在原先堆放着物资的空间,把小白往小树上一扔,自己就赶紧出去。

    小白赶紧用自己的小爪子抱住树,气急败坏的尖叫:“唐宝你个坏蛋,你把我们移出去啊?你个见色眼开的女人,我还没和你说完呢,你给我滚进来……”

    ……

    唐宝看都没看外面就赶紧出去,觉得自己撞到了人,抬眼就看见顾行谨红着眼,满脸惊喜的看着自己,随即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激动的不行:“老婆,你没事就好!你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是不是很累?”

    在她和那怪物消失的那一刻,他是真的担心的恨不得自己也和他们一起消失,也比自己一个人在这担惊受怕的好。

    “我没事,他已经在地府里了!”

    唐宝在他温暖的怀抱里,闻着他的味道,也觉得安心下来。

    不过,她现在也不能如实说,只能往封建迷信这方面说:“……反正他太坏了,到了地下就像是被人捏住一样,尸骨无存,化为泥土……”

    这样一想,自己在宣扬封建迷信的时候,也是不忘劝人做好事啊?

    顾行谨只要自己老婆好好的回来就好,至于那东西只要是死了就好,管他是化成泥土还是灰飞烟灭,他都不在意。

    两人说了会话,顾行谨就深怕唐宝困了,四处一张望,就开口道:“这地方倒还清净,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你也肯定累了,我们就干脆在这里休息吧?”

    “好!”唐宝干脆把洞口用石头封死,这才想到被他打晕的离殇:“哎呀,忘记他还在坑里了。”

    又担忧的问:“先前我们突然消失的时候,那个女人有没有看见?”

    “没有,我开枪的时候她就趁机跑了!”顾行谨还真不乐意把他这多余的第三者给弄上来,可惜现在唐宝想起他来了,要不自己肯定不会提起他。

    这坑很大,足有一人多深,他跳下去的时候,手不知道碰到了哪儿,侧边突然就开出了个洞。

    唐宝赶紧把手电筒递给他,兴奋的道:“都说苦尽甘来,你肯定是无意中碰到了藏宝贝的地方!”

    “你先别下来,我先进去瞧瞧!”顾行谨用手电筒照了照,又闻了闻,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味道,免得里面是蛇蟒的洞穴,这才小心翼翼的进去。

    洞穴里面很干燥,也越走越宽敞,确定没什么危险,这才招呼唐宝进来,实在是老婆不在他的身边,他还是不放心她的安危。

    唐宝其实很困也很累了,可是她实在是好奇这鬼斧神工的地下室,很感兴趣的跟着他走了一段路,就发现个大厅,里面还有壁画和很多的粮食,还有十几箱珠宝。

    “天,真的好多宝贝啊!”看着一箱箱大黄鱼,还有精致的首饰玉器,比拇指大的东珠,唐宝真是大开眼界,看的两眼放光:“肯定是离殇的娘没交代清楚,要不是我们误打误撞的来到这,这些宝贝可就不能重见天日了。”

    “是啊,你能装多少就装多少!”顾行谨虽然也意外这里能看见这么多好东西,不过却没有特别的激动,因为他们有几次出任务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去宝库,金银珠宝满屋子都是。

    这个地方太邪门,他是不准备再来了,自然是让唐宝多拿点,自己反倒是对壁画有兴趣。

    壁画里的人翩翩如生,欢喜雀跃的神色好像是在述说的好像是这里的祖先来到这,就觉得这里灵气足……后面还隐晦的提起离开的地道,算是他们的最后一条退路……

    他觉得自己还是得让离殇来,谁不准他能看懂这蚯蚓一样的字,转身去看唐宝的时候,却发现十几箱装珠宝的箱子,现在就只剩下一个箱子了。

    好吧,自己得习惯自己的老婆会五鬼搬运法。

    顾行谨关心里还带着点调侃的道:“你怎么还留下这一箱子?是不是太累了搬运不走了?”

    唐宝头也不回的道:“你就算再来十几箱我也能搬走!”

    自己恋恋不舍的看着满满的一箱子金银玉器:“这不是给他们留点,也让离殇来装点,我总不能太贪心吧?”

    两人原路回去把还在昏迷的离殇弄醒。

    “这里是阴曹地府吗?”离殇睁开眼看了看自己呆着的地方,又眼神复杂的看着顾行谨:“没想到我最终还是死在你的手里啊!不过这样也好……”

    “好什么好!”顾行谨没想到他一开始冷着脸,一天也不会和自己说一个字,可是和自己开始说话,合谋逃出这里后,他就像是换了个人,经常说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没好气的道:“我们还活着,我无意间开枪打到了那东西的死穴,他已经灰飞烟灭了,现在这我们发现了密室,我们进去瞧瞧能不能有离开这的方法。”

    “天,我们真的还活着!”离殇爬起来一看,就忍不住傻笑的拍了拍顾行谨的肩膀:“你可真是太厉害了,你就是我的英雄!”

    唐宝在边上吃牛轧花生糖,听到他的话,心里忍不住就想歪了,杏眼清凌凌的看着他们:“哼哼,救命之恩,无以为报,那你是不是想以身相许啊?”

    顾行谨现在还不知道有‘腐女’,听到这话,浑身发麻,退到她的身边,凤眼无奈的瞄了她一眼:“你能不能不要说这让我头皮发麻的冷笑话?”

    可是他的心里却难掩几分欢喜和得意:自己的老婆实在是太喜欢自己了,就算自己是和好看点的男人在一起说话,她都忍不住吃醋。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美好的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