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殇果然认识壁画上的字,惊喜的道:“太好了,我知道机关在哪儿了,我们可以离开了。”

    唐宝见他视钱财如粪土,赶紧招呼:“先别走啊,我们带些金银珠宝出去啊?”

    “这些是挺好看的,你喜欢就拿着玩吧!”离殇用一种你想陷害我,可是我很聪明的眼神看着她:“虽然我没出去,可是也听他们说过,外面现在都不让用这些资本主义的东西,就算你带出去换也不值钱,被公安抓住了就会被抓进去打!”

    唐宝被他逗笑了:“那是以前,现在的政策已经改变了,你只管带出去留着,以后就能用!”

    “那你多拿点!你们女人不就是喜欢这些首饰吗?”离殇干脆脱下自己的外套,包了一些就催着他们走:“我们去找机关。”

    顾行谨看唐宝喜欢,也干脆往背包里装了一些,却还是留下一大半,看离殇已经往外走,自己给她打掩护,用眼神示意唐宝都收走。

    唐宝也舍不得这些好东西留在地底下,手一挥就收进空间,就算以后自己捐献一些给华国的博物馆,也比现在珍珠蒙尘好。

    他们离开大坑后,离殇很快就找到机关打开,不过他却没有往里面走,犹豫的看着外面道:“我们能不能明儿再离开?要是还有蛊人的话,我不要让他们祸害这里!要是他们有灵智的话,肯定也不愿意这样活下去。”

    顾行谨点头:“你说的对,他们的存在确实是隐患,那我们就在这歇一晚,明儿早上出去瞧瞧。”

    “还要,苗丹凤也不能活下去!”离殇的脸上带着杀意:“就是因为她们母女妄想逆天改命,长生不死,这才害了一半无辜的人,不能让她活着再去祸害别人。”

    ……

    外面只活下了百来个人,离殇带着他们把剩下的蛊人都杀死后,却没找到苗丹凤的踪迹。

    他知道他们大都是被苗家母女下蛊这才只能听命行事,把驱除蛊的方法交给他们后,让村子里的苗老汉当首领,把密道告诉他后,不顾他们的挽留,自己跟着顾行谨他们离开了。

    对于他来说,这里虽然山清水秀,处处都是天材地宝,也是他的出生地,承载了他儿时的美好记忆,可也却也是他的伤心地,更像是牢笼,关了他几年,现在他迫切的想要离开这。

    走密道对于他们来说是比翻山越岭近了好几十倍,可是唐宝想到那深山里的人参三七这些宝贵的药材,就心疼的不行。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子有点虚,应该说是空间里多了块地后,按着小白的说法那是她灭了妖邪天道的额外奖励,都能抵的上百年的修炼的灵力了。

    小白都说原本以为唐宝这辈子都不可能开辟活地。

    现在有活地,那真是意外之星,建议唐宝最好是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这才能完全恢复,最好是能进空间好好修炼一段时间。

    唐宝早就知道自己没有慧根,一打坐就打瞌睡,反正自己也没想变成不死的老妖精,对修炼一点兴趣也没有。

    他们离开密道,唐宝和离殇都是闲人,就准备陪着顾行谨先去部队复命。

    唐宝在坐上火车前给爸妈,还有林雅芬他们都打了电话,报了平安。

    苏素让她先去新安省,说是家里的孩子们担心他们,都去新安省找她了,让她和他们汇合,再回老家准备分地,现在已经要开始实行分到到户的政策了……

    顾行谨的部队也离新安省不远,他和唐宝说好,他先下车回部队报到,再去新安省找他们。

    因此,唐宝带着离殇一起来到新安省。

    离殇这一路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对坐火车汽车都是很兴奋。

    其实他们里面吃的不缺,河里有鱼虾,山里不仅有灵药,也有野鹿,野猪什么的,肉是真的完全不缺,平时不是拿肉就是拿药材来到外面的黑市交易物资。

    他的人生缺的是人烟和热闹,外面的万家烟火,众生百态,都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下了火车,唐宝就带着他先去小饭馆吃了一顿,青椒炒小土豆,粉蒸肉,还有两碗咸菜肉丝面。

    “唐宝,以后我就跟着你了!”离殇特别喜欢吃面食,还有酸的和辣的,吃饱了后看着唐宝去付钱,赶紧背上自己的大包,又殷勤的拎着唐宝的大背包,凑近她有点不好意思的问:“我身上没钱,怎么才能挣钱?总不能让你养着我啊?”

    唐宝带着他往外走,和他相处的这几天,唐宝也觉得他这人挺不错的,再者自己从密室里收了十几箱子金银珠宝,就算是养他一辈子也没关系。

    不过,她也不想让他无所事事,挑眉一笑,低声道:“先别急,都说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你先仔细的观察一下你对什么有兴趣,到时候我们再说!再说我们是朋友,你又送给我这么多礼物,我招待你这是应该的!”

    顾行谨早就在私下叮嘱唐宝不要再离殇的面前露馅,他们觉得离殇是个很聪明的人,要不他也不能中蛊还好好的活下来,还能在别人悄悄的指点下,自学成才。

    离殇听到唐宝这样一说,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对,你和行谨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们这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对不对?”

    “就是,朋友之间本就是无需客气!”唐宝带着他往贺家走:“我们在这住几天就回老家,家里有自行车,你到时候就可以骑着车四处逛。”

    “好啊,”离殇看着人家骑着自己车在自己面前经过,眼巴巴的道:“择两个轮子就能滚起来,看着就很神奇。”

    他先前待的地方感几乎是与世隔绝,不过物产很丰富,只有一些生活必需品才让人出来买,自然不会有自行车和一些交通工具。

    唐宝带着他来到贺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了。

    林雅芬一脸担忧的再打电话:“……这件事赵家不肯善了,我觉得我们还是打电话给苏素他们吧?”

    “婶婶!”唐宝好奇的问:“你找我妈妈有什么事吗?”

    “唐宝你回来了!你们没事就好!”林雅芬看见她,赶紧挂了电话,担忧的道:“杨毅和宁谨出事了,昨儿他们和赵琪琪他们起了冲突,现在赵琪琪夫妇都被打伤住院了,现在他们还在公安局!”

    她拉着唐宝的手叹了口气:“按说起口角才导致动手,那是双方都有责任,可是赵琪琪现在是病危,她的男人说是被捅了一刀……”

    ……

    唐宝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就带着离殇去了赵家医院,她问了护士后,直接找到了三楼的加护病房。

    加护病房里一片雪白,赵美香满身疲惫的坐在病床边,一双眼红肿得像是两颗桃子一样,整个人憔悴而狼狈。

    而床上躺着脸色雪白里透着青色的赵琪琪,要不是挂着点滴,还有身边的仪器在滴滴滴的响着,她的模样简直就和死人差不多了。

    听到开门的动静,赵美香抬起头来,等看见是唐宝,她微微皱眉,没想到唐宝来得竟然这么快,本来还以为是唐明远和苏素会过来的!

    “赵大小姐怎么样了?”唐宝很自然的来到病床的另一边,打量了她赵琪琪的脸色后,看着赵美香问:“我可以给她把脉吗?”

    赵美香站起身来抹了抹眼泪,声音低哑的道:“好!”

    唐宝仔细的给她把脉后,心里就明白这完全是赵琪琪自己本身的身体不好,现在就趁机赖在杨毅和顾宁谨的身上而已。

    现在反倒是外号叫猴子的男人生死更要紧。

    “赵大小姐的身体现在很不好,需要好好调养!”唐宝神色凝重的看着她问:“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病人现在怎么样了?我能去看看吗?”

    “他没什么大事,就是肚子被捅了一个洞,缝好了就没事了。”赵美香的语气十分沉重,看着她道:“我是真的不想让我爱人为难,这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件事最好是我们自己私下和解,你说是不是?”

    唐宝看了一眼她担忧的脸色,心里也很好奇他们弄出这事是想得到什么:“你说的是,只要你们的条件合理,我们肯定都能答应,不过我现在先去瞧瞧猴子。”

    “好,他就在边上的房间!”

    赵美香死死的皱着眉头,明显是不乐意,却还是带着他们来到边上的病房,对于唐宝身边眉眼俊秀的离殇,还很好奇的看了几眼。

    边上的加护病房里猴子也躺在病床上沉睡,夏天热,他躺在病床上只盖了白色的被套,唐宝替他一把脉,眼神一闪,起身叹了口气:“他现在的情况也不大好,我学艺不精,怕是无能为力,我会尽快给我爸爸妈妈打电话,让他们赶过来处理这件事。”

    赵美香示意她离开病房说话:“其实顾家老大已经没了,犯下事的两个孩子和你们也不是真正的亲人,你……”

    “赵女士,我家爱人还活得好好的,你可不能咒他有事啊!”唐宝一脸不悦的打断她的话:“赵琪琪的身体是怎么样的,其实你们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而且对于你们的大女婿,怕是恨不得他出什么事才好!他的存在,对于你们来说就是耻辱对吧?”

    “你胡说什么!”赵美香脸色一变,紧张的回头去看病床上猴子的脸色,可是却发现离殇恰好挡住了她的眼神。

    唐宝叹了口气:“好吧,你把你们的条件提出来,我和我家里人商量一下。”

    赵美香有点犹豫。

    他们做下这个局,还以为顾行谨已近死了,可是现在他还活着,就不一样了。

    可是,他们又实在是想要唐家的秘方。

    赵美香盯着唐宝开口:“他们伤了人是事实,我们也知道旗旗本身就身子弱,现在也不会狮子大开口,只要你们把那边的止血药方和唐家的医书交出来,我们就不会追究他们的过错。”

    唐宝心里这才明白,他们原来是盯上了止血药,却一口答应下来:“好,反正那药方我们都给了军队,再给你们也没什么关系,不过这医书都是我外婆传给我妈妈的,我要问问我妈妈才知道她把医书放在哪儿了!”

    赵美香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却板着脸逼迫她:“我明天就要听到答案,要是你们答应,那就签下协议,要不别怪我追究他们的责任!”

    “那我这就回去给他们打电话!”唐宝对她点了点头,自己就招呼离殇回去。

    离殇跟着她下楼后,见边上没人,这才不解的问:“我看那男的不像是有危险啊?”

    “我知道,可是我要是不答应她的条件,那男人就会有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