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知道赵家看不起自己,可是他也不在意,自己就算是赵琪琪名义上的爱人,赵家就不会亏待自己。

    赵琪琪不住在新房里更好,自家爸妈还有大哥小弟都能住进来,兜里没钱他就去赵家要。

    因此,在赵家上门让自己挨一刀,就给他贰佰元钱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不过还趁机提出要把自己住的这房子户口也改到自己的名下。

    事实上事情也进展的很顺利,虽然伤口有点疼,可是想到自己在床上躺几天,就能得到一栋房子和一笔钱,他就觉得自己这一刀没有白挨。

    挂的点滴里有消炎安眠的成分,他十分渴睡。

    唐宝给他诊脉的时候,很有技巧的在他的虎口处掐了一下,他醒过来的时候,也不敢睁开眼,可是却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

    不知怎么的,他听到她们的声音,明明知道她们是两个弱女子,却给他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好不容易等他们都离开了,他躺在病床上暗自琢磨,心里开始担心自己的安危。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护士端着饭菜过来,在他吃饭的时候,整理打扫了一下房间,然后才端着空饭盒离开。

    赵美香也过来叮嘱了他几句后,这才转身离开。

    猴子在她离开后,自己看了看要愈合的伤口,才起身梳洗一下,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黑暗的夜空,心里很不安!

    也可能是白天睡多了,他躺在病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夜半时分,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却听到了外面有人走动的声音。

    赵家医院的第三层都是单人病房,价格自然是偏贵的,十多个病房也没有住满人,而且一般晚上都不会出来走动。

    脚步声停在他的病房外,随即他感觉到有人推开了房门进来又关上了门。

    病房里很黑暗,猴子的整个身子都僵着,动也不敢动。

    男人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你别拉我,唐宝不答应把药方给我们,不就是因为他们连个一个都没死吗?只要在他的伤口里再捅一刀,就不用担心她不把药方送给我们。”

    “我还是觉得不对,要是在他的伤口里动手脚,还不如在他的药里动手脚!”女人的声音也很低,很阴森:“无声无息的死去才能让他们查不出马脚。”

    “那好吧,你明儿让人在他的点滴里多用点镇定剂!”

    “我知道,昨儿晚上我让人在他的饭菜里混了安眠药!不管唐宝答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都没打算让他活下去,他的存在,就是我们赵家的耻辱……”

    猴子在他们悄悄的离开病房后,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冷汗,控制不住自己浑身发抖的身体。

    而他不知道的是,医院外面,唐宝对离殇竖起了大拇指:“你的药真的很厉害,你学人的声音也很厉害。”

    这让人心神不定的药粉是火车上无聊的时候,离殇告诉唐宝的,而且他还能模仿人的声音。

    “那也是你的主意好!还要他自己本来就担心他们过河拆桥!”离殇摇头晃脑的感叹:“我现在才发现外面的人心眼都好多,我一定要好好学着点,免得以后被人坑了。”

    唐宝率先往回走,低声道:“我也不想算计他们,可我要是不答应他们,他们是真的会对他下手的!”

    “我没觉得你做的不对,他们算计你们在前,而且要是他们之间不是互相猜忌,我们这法子也没有用……”

    ……

    第二天一大早,贺池还有四个军区的医生就和唐宝一起来到赵家医院看望病人。

    顾修安和赵美香也才来,在病房里看赵琪琪,听到护士说他们来了,赶紧出来,一看他们这来者不善的架势,还以为唐宝这是反悔了。

    赵美香对跟在自己身边的护士使了个眼色,自己就迎上去,一脸憔悴的看着他们淡淡的道:“贺院长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我们去办公室坐吧?”

    “我这是想来看看旗旗的身体!”贺池神色温润的看着他们:“这几位是内科专家,恰好来到我们军区医院交流……”

    “救命啊!救命……”病房门突然被打开,猴子惊慌失措的跑出来,看见贺池穿着军装,眼睛一亮,飞一般的跑过来就朝着贺池跪下,抱着他的大腿涕泪纵横的道:“解放军救命啊,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你就帮帮我吧!以前是我不对,我不该贪财,也不该贪身怕死,我岳母逼着我陷害唐宝,我不答应,她就想杀了我,嫁祸到那两个孩子的身上……你就救救我吧!我真得不想死啊!”

    他这话简直就像是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的说的痛快极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赵美香实在是没想到他突然间发疯,气的脸都青了,手都抖了,指着他骂:“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疯了是不是?”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贺池也伸手把他扶起来,死死的皱着眉头,表情有些沉重看着他们道:“你先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我们为人民服务,绝不会偏袒谁。”

    猴子这个时候也不会藏着掖着,房子和钱虽然好,也要自己有命花。

    “她让我故意撞上两个小伙子起了口角,我拿着匕首的时候,他们只是想让我放下匕首,我却趁机捅了自己一刀……我知道我错了,可是她把房子过户在我的名下,还给了我贰佰元钱,我这也是鬼迷心窍就答应了!”

    猴子一脸后悔的打了自己几个耳光,他这出手可不轻,打的自己的脸通红,还不住的道歉:“唐同志,是我错了,我不该意志不坚定了,被他们的糖衣炮弹所迷惑!”

    他本来就是个小混混,自然不会要脸面,要的是实惠。

    “你,你血口喷人!”赵美香气的脑袋一懵,双眼一闭就晕过去了。

    顾修安赶紧扶住赵美香,眼里闪过一丝戾气,抬头的时候就恢复了一脸担忧的神色:“各位,真是对不住,我这几天东奔西跑,忙着医疗设备的事情,真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要不等我爱人醒过来再说?”

    事实上,这件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现在局面对他们太不利,他就想把这件事拖一拖。

    贺池面色平静,眼里闪过一丝讥诮,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遇到事情把自己先摘得干干净净的男人,桃花眼一眯,温声道:“好,你们先去歇歇,我们先去瞧瞧你家大姑娘现在怎么样了!还有这人我们也先带走了,免得他出了什么意外,反而冤枉到你们的身上!”

    他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那头的顾修安愣了一下。

    照他的了解,贺池是个温润如玉的老好人,而且他和唐宝也没什么特别亲密的关系,遇到这种事不是应该打圆场吗?怎么可能为他们出头?

    顾修安皱了皱眉,觉得不能让他们在一起,赶紧道:“那我们也一起过去,你们这么多名医在,正好能顺便替我爱人瞧瞧。”

    一行人就来到了赵琪琪的病房,三个医生就开始给她看病。

    猴子是真的自己把自己捅了一刀,现在这一跑,伤口就有点裂开了,贺池身后的一个医生就打开自己的药箱,重新给他包扎了一下。

    猴子小心翼翼的问:“医生,你能不能顺便替我做个检查啊?我怕他们对我下药!当初我就是被他们的女儿下了药,这才犯下错误,不得不娶了她!”

    在场的人都听得愣住了,心想:他现在撕破脸面的窝里反,莫非真的是小命受到了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