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觉得自己的小命受到了威胁,自然而然就把赵家给卖了,而且为了让唐宝他们以后不对自己赶尽杀绝,那真的是竹筒倒豆子般说的一清二楚。

    贺池请来的确实是军医,可是军医却大都是满腔的正气,自然是看不惯赵家的手段,那嫌弃的眼神,哪怕是顾修安的脸皮不薄,也是被他们看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他现在也很羡慕赵美香可以晕倒,舒舒服服的躺在一边的躺椅上,自己也很想晕倒啊!

    谋划的好好的事情,自己的女婿窝里反了,就算是赵家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何况赵家本来就不占理。

    贺池就叹了口气,一脸正气的开口:“顾院长,恕我这个外人多说一句,赵院长毕竟是你的爱人,她做出这种事,无非是看你的前妻生的孩子不顺眼,这才想给他们一个教训,你也得好好管管,这把两孩子弄到公安局去就太过了!”

    边上的军医摇头叹息:“原来如此,不过这样你爱人的思想品德都有问题!”

    另外几个也都附和!

    其中一个军医收起自己给赵琪琪检查的仪器,严肃的道:“这位女同志心脏和脾胃都有问题,倒是没有查出来外伤和内伤!”

    顾修安只能陪着笑脸:“是啊,她这身子骨向来都不好,我们为她的身子也操碎了心!”

    他现在只能庆幸自己没有出面,现在可以把自己摘干净。

    “唐宝,这次的事情是你阿姨做错了,我会让她给你们去赔礼道歉!”顾修安一脸内疚的看着唐宝:“你们都是好孩子,是我没有管好她们,是我这个当爸的对不住你们!”

    话外的意思就是: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们的老子!我都赔不是了,你还能怎么着?总不可能打骂他这个长辈是不是?

    唐宝一脸乖巧的道:“没事没事,反正你们也不熟,他们也习惯了,不会在意的!”

    似乎还生怕大家误会一样,一脸郑重的道:“我会让他们来赔不是的,都怪他们不知道忍让,冲撞了大小姐!”

    来啊,不就是装白莲花吗?大家互相伤害啊!看谁恶心的过谁!

    好吧,她这话够戳心的了!

    在场的人都看着这带着惶恐不安的姑娘:他们这是受了多少委屈,这才能习惯成自然,明明受了这天大的委屈,也能粉饰太平。

    顾修安的脸上火辣辣的,可是现在他还能说什么?

    他就担心自己再说一句,唐宝都要给自己赔不是了,那样就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了。

    说真的,先前都是顾行谨冲在前面,他这小媳妇就是一脸乖巧老实的唯唯诺诺的模样,可是今儿他才知道,这个还真不是省油的灯。

    他的心里暗骂:真是咬人的狗不叫!

    有个年纪大的军医可能也是吃过父母偏心的苦头,看着唐宝语重心长的道:“就是亲兄弟也会反目成仇,更别说他们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而已!他们有长辈看着,你这个做嫂子的护着点底下的弟弟妹妹们!”

    唐宝用力的点头:“我记住了,我爸爸妈妈就把他们当成亲儿子看待!”

    顾修安很想大声说:我还活的好好的呢,我的亲儿子就变成别人的儿子了,估摸着是想要气死他。

    贺池也赶紧点头附和:“说起来明远同志他们一家子为人很厚道,思想觉悟也很高,现在我们军里用的止血药,就是他们提供的配方,就是为了支持军人!”

    “哦,原来是唐医生的女儿!”这下他们看唐宝的眼神就更温和了:“你爸爸妈妈都在为国做贡献,都是英雄,你要有事尽管来找我们!”

    顾修安在边上听得牙酸,心里恨贺池欺人太甚,这要不是他带人来,自家现在已经能得到那止血药方了。

    贺池抬手看了看手表:“哎呀,已经快八点了,我们早上还有手术,那就先走了!”

    随即眼神锐利的盯着顾修安道:“顾院长,公安那边就辛苦你给他们打个电话,把被冤枉的孩子们都放出来吧?”

    顾修安的态度很好:“你们放心,等下就让我爱人亲自去给他们道歉!”

    猴子重新包扎后,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把自己当成隐形人,现在听到他们要离开,赶紧起身,一脸害怕担心的模样:“院长,你看我这伤也还没好,能不能去你们军区医院治伤?”

    “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不会拒绝任何一个病人!”

    贺池说的冠冕堂皇,随后不露痕迹的看了唐宝一眼,见她对自己眨了眨眼,就知道她还有事,反正她身边还有人陪着,自己率先走出病房。

    猴子松了口气,一脸感激的道谢。

    唐宝和顾修安送贺池他们离开后,顾修安也不耐烦和唐宝多说什么,淡淡的道:“这里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你不是让赵女士去道歉吗?”唐宝可不想自家的孩子受委屈,赵美香把人送进去,现在她就要赵美香自己去把人放出来。

    虽然顾宁谨和杨毅被公安抓进去,可是有贺堂给公安打过电话,她倒不怕他们在里面受委屈。

    顾修安那个时候,不过是敷衍贺池他们而已,现在他们都走了,他可没准备去丢人现眼,皱眉道:“没看见你阿姨现在还晕着吗?你就非要咄咄逼人?你这样完全是给顾行谨惹麻烦!你先回去,等下我就会给公安局里打电话!”

    这是明摆着要耍赖了!

    若是换成真正的还没二十岁的小姑娘,或许会被他吓到,怪只怪,顾修安太过低估唐宝了,不说这辈子她早就看多了冷暖,已经是成年心态,就算是上辈子这个年纪,她也不至于被他给吓住。

    主要是他们父子间已经是水火不容,他这威胁,拙劣的手段就不管用了。

    唐宝忍不住笑了一下:“没事,我就会诊脉看病啊!”

    顾修安心里明白赵美香不过是装晕而已,正好让唐宝受挫,免得她以为自己的医术有多好。

    他们回到病房的时候,病房门是锁着的,她扭了两下没打开,里边似乎有说话的声音。

    唐宝敲了敲门,见没有人来开门,眼角的余光看见顾修安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色,干脆看着亦步亦随跟着自己的离殇道:“里面只有两个病人,医者父母心,我们不能耽搁太久,要不出了意外就不好了,你爬窗户进去开门吧?”

    现在的门上都有透气的小气窗,现在天热,气窗自然是开着的。

    “好!”离殇撸起袖子要爬窗户的时候,在一边的顾修安生怕里面的母女俩露陷,赶紧大声道:“不用爬窗户,我这有钥匙。”

    “来了!”里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门终于被人从里边打开了,一个护士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我们刚才在给她们检查身体。”

    唐宝走进去,发现里面还多了个女医生,神色不善的看着自己,也不以为意。

    她走到躺椅边,看着闭着眼睛的赵美香,她的脸色看起来很不错。

    “你不要打搅我们院长休息,你们都离开好吧?”一边的医生语气不阴不阳的开口,她环抱着双手,见顾修安对自己微微点头示意,就明白他也想借着自己把人赶走。

    唐宝垂眼看着躺椅上的人,低下头去,浅浅一笑:“我看赵女士的气色真的不大好,就像是病入膏肓……”

    话没说完,她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根银针,快速的扎入她的人中穴。

    “哎呦!”原本装死的赵美香突然一声痛嚎尖叫,猛的从躺椅上坐了起来,指着唐宝气急败坏的发怒:“谁让你拿针扎我!”

    “不用谢我!听你这声音中气十足的,我就放心了!”唐宝慢条斯理的收回银针,看着她笑:“主要是你们医院里的医生太没用,就连昏迷也不会治,就只会和顾院长眉来眼去,我都替你看不下去。”

    “你胡说八道……”赵美香心里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瓜葛,闻言无意识的看向女医生。

    女医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后背便碰到了顾修安。

    她赶紧上前,满脸惊慌的辩解:“院长,我没有,你要相信我!”

    随即,伸手一巴掌就朝着唐宝打去,一边动手一边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你才和人不清不楚,你这不孝的女人怎么不去死?让你血口喷人!我今儿打死你!”

    女医生伸出去的手被人用力抓住,离殇目光冰冷的看着她,眉眼间戾气横生,看得女医生心中一突,想要退后,手腕上的疼痛又让她受不住:“放手,快放手!你放开我!我的手要疼死了!”

    “要不是唐宝说对女人动手不好,”他把人往后面一推,冰冷无情的道:“你现在就能尝到五脏六腑移位的疼是什么滋味。”

    女医生虽然想在两个院长面前争点功劳,可是现在自己被欺负,他们夫妻却一声不吭,不为自己出头,这让她也心生恼意,退后几步,看着自己红肿的手腕,干脆借机开溜:“啊啊,我的手好疼啊!我得去找刘医生瞧瞧!哎呦……”

    说完,溜得比兔子还快。

    唐宝对离殇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银针,挑眉一笑:“其实我也给她准备了!现在你知道我先前和你说的女人有时候是老虎,有时候也像是老鼠是什么意思了吧?”

    “我觉得这一场闹剧挺好看的!”离殇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我们现在是要走了吗?再不走的话,少谨他们怕是要等急了!”

    又皱眉,可怜兮兮的道:“最主要的是刘婶让我们赶回去吃午饭,她的手艺真是太好了,我不想错过啊!”

    “我怎么觉得你就是个吃货呢?”唐宝嫌弃的瞪了他一眼,挥手朝赵美香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银针,笑得格外张扬得意:“赵院长,你尽管放心,有我这个大夫在,就算你身子弱的走两步就晕,我也能治的你精神百倍,不信尽管试一试!”

    赵美香恨不得打她一顿,免得自己看见她这碍眼的笑容,却也知道,自己要是再闹下去,也得不到好处,忍着心里的怒火,起身咬牙切齿的道:“不用了,我们现在就走!”

    来到顾修安的身边,眼巴巴的看着他低声道:“修安,要不你开车送我过去吧?”

    “那好!”顾修安自然是不乐意陪着她一起去丢人现眼的,才答应她,就一副我才想起来的模样,迟疑的道:“我还要等一个重要的电话,要不你先去?等我接了电话就来接你?”

    ------题外话------

    《重生九八:楚少宠妻成瘾》_福星儿

    老男人腰好,活好,体力好。

    大叔萝莉cp,暖萌系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