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美香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公安局销案,拉不下脸向两个毛头小子赔不是,就干脆耍赖。

    反正她就不信唐宝在大庭广众之下,敢对自己动手。

    因此在办事处签字销案后,转身就大步离开。

    其实唐宝也只想让她来亲自销案,要是她真的去给宁谨和杨毅道歉,那反倒是去恶心他们。

    她就是想让赵美香记住这次的教训,别老惦记着找自己的麻烦。

    顾行谨和杨毅也很快被人带出来,见唐宝带着少谨他们过来,反倒是有点脸红的喊了声:“嫂子!”“姐!”

    “我们回家了!”唐宝笑着应了一声,就招呼他们一起离开公安局,见他们都有点局促不安,反倒是笑着打趣他们:“低着脑袋做什么?地上有钱捡吗?”

    随即又正色道:“我知道这回的事情不怪你们,你们也不用觉得拖累了谁,要不就见外了。”

    杨铮对她露出了个笑容,有点腼腆的低语:“哥哥他们肯定是觉得被她们碰瓷太丢脸了,也怪我们警惕心不够!不过姐你放心,这吃一盏长一智,以后我们就不会再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回。”

    “阿峥说的对,总归是我们太大意了!”顾宁谨看着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问:“我哥他没事吧?你怎么能一个人去寻我大哥呢?好歹也喊上我们好做个伴啊?”

    唐宝点了点头:“你哥没事,他先回部队报道,估摸着明儿就会过来了。”

    顾玉郡也搂着唐宝的手臂,直点头:“你们没事就好!我们来到这,听到贺家婶子说你已经回去了,还以为是路上错过了呢?幸好唐叔和我们说了。”

    顾少谨挤开顾玉郡,来到唐宝的身边一脸好奇的问:“姐,你是在哪儿寻到我哥的?他真的是被水给冲走了吗?”

    唐宝点头:“是啊,不过你哥运气好,被离殇给救了啊!”

    “姐,”走在唐宝另一边的杨铮年纪虽小,反倒是开口说起了正事:“我们来的时候,是因为村子里开始包田到户了!可是我们几个都是后来去陈联大队落户的,大队长说上头有政策,因为我们的落户手续还有问题,就不能分到田地,这可怎么办?”

    顾宁谨看着边上没人,低声道:“我觉得是余市长让人故意为难我们!以后这要是没耕种的田地,我们吃什么?土地才是最重要的啊!”

    “没事,没田地还挺好的!”唐宝看着他们五个人都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笑了笑:“我也听到消息,学校开始恢复上课了,你们种什么地啊,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去学校上课!”

    “上课?”顾宁谨眼神瞬间闪过渴望,随即却垂下凤眼低声道:“前些年学的我都忘的差不多了,让少谨和阿铮,玉郡他们去上学吧?”

    “你们不是都在村子里上过夜课吗?基础还是有的!”唐宝知道他们是怕花钱,语重心长的道:“不管你们以后做什么,这文化还是很重要的,你们努力几年,以后就能有好工作,那样我也能跟着你们享福是不是?”

    现在他们还没意识到改革带来的变化,唐宝倒不是非要他们念书念出个什么名堂,只不过是不想他们这年纪轻轻的就想着养家而已。

    顾少谨一脸纠结的看着唐宝:“姐,我以后都是跟着叔婶学医的,我就不用去念书了吧?”

    “你做梦呢!”唐宝知道这孩子不是笨,而是不想念书而已,让他背汤头歌,他倒是很快就能倒背如流,板着脸吓唬他:“你要是不好好学习,那我就不教你针灸。”

    顾少谨瞬间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垂头丧气的嘀咕:“你这是威胁……”

    杨毅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眼巴巴的看着唐宝犹豫的问:“姐,那个男人真的没事了吗?”

    原来出事的那天,顾家的五个孩子和赵美香他们是在供销社遇上的。

    赵美香他们都以为顾行谨已经死翘翘了,又垂涎唐家的止血药方,觉得他们太傻了,把方子无偿的送给国家。

    现在顾行谨死了,少了一个给他们撑腰的人,自然是一点顾忌也没有的要找他麻烦。

    顾宁谨他们这群孩子年轻气盛的,听到赵美香刻薄的说唐宝就是寡妇了,以后嫁不出去,她可以帮着介绍一下……反正她不干不净的说了很多尖酸刻薄的话。

    他们听了自然是火冒三丈,双方就推推嚷嚷的闹了起来,当时那是一片混乱,就连杨毅自己都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等听到一声尖叫,他才发现自己的手里拿着一把刀子,刀上沾着血,而那个尖嘴猴腮的瘦小男人捂着肚子倒在地上,他的腹部也全是血。

    看到这一幕,还在打闹的双方就完全就呆了,然后就有公安过来了,要把杨毅他们全都带走。

    反正听到他们住在贺参谋长的家里,用电话联系后,贺堂就过来问清楚事情的经过,随后把三个小的带回去,顺便低声交代了杨毅几句。

    “……当时太乱了,他们明显是有备而来,那刀子根本就不是我的,等我回过神来,那刀就在我手里了。”说到这,杨毅的情绪有些激动,他在唐宝面前为自己辩解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是看见他拿刀出来,想把刀夺下来……”

    显然这次他是被吓到了,深怕自己真的杀了人,脸上还带着惊惶:“姐,那人现在没事了吧?”

    “没事了,”唐宝看着他干净清澈的眼神,觉得自己都被他看的忍不住心软起来,却还是选择告诉他们实情:“赵家母女原本的打算是一石三鸟,想借着你们的手除去赵家的女婿,还想趁机要挟我们得到药方子,还可以顺便让我们大家都倒霉……”

    她觉得他们很快就会长大,想要活得好,那就不能成为温室里的花朵,只有经历风吹雨淋,这才能见到彩虹。

    ……

    离殇没有进去,反倒是在外面跟着贺堂的司机学开小卡车。

    他对这方面特别敢兴趣,再加上司机说的仔细,他自己胆子也大,在他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外面的路上转悠了一圈。

    “你们好,我叫离殇!”他昨儿已经和三个小的认识,现在看见两个半大的青年走出来,赶紧停下车,和他们打过招呼后,就催着他们上车:“刘婶今儿中午准备了很多好吃的,我们得赶紧回去了。”

    “你就知道吃!”唐宝看到他在驾驶座上,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

    离殇眉飞色舞的看着她:“现在啊,这个挺简单的!我现在知道自己对什么感兴趣了,我就想开车!”

    唐宝被他气的扶额,说真的,他的医术很不错,唐宝以为他会想当医生什么的,可是现在他却想开车?

    现在的车子少,男孩子们都会对开车感兴趣,杨毅他们都眼睛放光的围着离殇,你一言我一语的问:“离大哥,开车真的不难吗?”

    “你真的学会了吗?”

    “能不能教教我?”

    唐宝郁闷的瞪着他们:“你们够了啊!我警告你们,不到十八岁不准学开车。”

    她决定,尽快带着他们回去,把他们都扔到学校去,免得他们精力太旺盛,什么时候就偷偷摸摸的去学校了。

    再者,她也想回去弄清楚,凭什么不给他们田地,这政策是真的,还是被余市长他们给故意刁难的。

    他们回去的时候,看见贺知寒和顾行谨都在。

    顾行谨也是从部队里报到后,就听到弟弟们出事了,这才赶紧请假赶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