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觉得自己和唐宝聚少离多,很舍不得唐宝离开自己。

    可是他也知道,这么多人留在这也不现实,而且岳父和岳母他们那边已经做出好几批止血药,确定手下的人都记住了各种配方,也算是功成身退,也很快就要回去了。

    他倒是私下里缠着唐宝,想让她留下来陪自己,可是他又接到命令,自己也要去军校学习一段时间,只能缠着唐宝下半年来随军。

    他的理由也很充分:“你自己说想要孩子的,我们要是不在一起,你哪来的孩子给咱爸咱妈抱啊?”

    唐宝听到他提起孩子的事情,就莫名觉得心虚:“那我下半年来随军,你有空也回家住几天。”

    顾行谨心里不舍,能和她多待两天也是好的:“那行!我现在还有两天假,我去给你们买后天的火车票吧?”

    现在他们这一出去,边上就是一大串电灯泡。

    火车站里人多,六月的阳光火辣辣的,天气实在是太热。

    顾行谨主要是心疼自己的老婆和妹妹,就给她们找了个卖凉面的店,然后说陪着他来买车票的四个混小子也说想陪着唐宝吃面,他只能自己和离殇去买火车票。

    离殇不怕热,跟着他一起去买票的窗口,确定他买了七张火车票,没有把他的那张火车票忘了才放心。

    出来的时候看见有人拖着自行车卖冰棍的,离殇的眼睛一亮:“天太热了,我们买几根冰棍吧?”

    外面的世界真美妙,他觉得自己以前真是井底之蛙,好些东西没看过,好些东西没吃过,幸好自己跟着他们出来了。

    他上前买了十根糖水棒冰,示意顾行谨掏钱。

    顾行谨付了壹元钱后,自己也接过他递来的棒冰剥开外面的纸,咬了一口,冰冰凉凉的透心凉,在这大热天里吃确实很爽。

    “对了,”顾行谨低声问他:“我问你个事,唐宝如果想怀孩子,是不是要注意饮食?好好补补身子?还是我也得注意一些?”

    “这个我不大懂啊!”离殇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你们想生孩子了吗?”

    顾行谨白了他一眼:“我都二十五了,唐宝也说喜欢孩子,我们还准备多生几个,那不得抓紧了吗?”

    “喔!”离殇没有听出他话外的炫耀得意之情,咬了一口棒冰,美的他眯起眼,不在意的道:“那我今儿早上怎么看见唐宝在喝避子汤啊?不过药性很……”

    “你说什么!”顾行谨脚步一顿,凤眼带着危险的光芒,盯着他问:“早上她喝的避子汤?”

    “是啊!”离殇觉得他也太看不起自己了,毫不示弱的瞪着他:“你还怀疑我的能力是不是?不信我们去问唐宝啊!”

    顾行谨的心里瞬间拔凉拔凉的,就像是大冬天躺在被窝里,转眼却跌入了冰窟一样。

    离殇说完也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问:“你不知道她在避孕吗?”

    “我知道啊!”不管怎么样,顾行谨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夫妻间的事,心里一转,这借口就有了:“这回我们在你们那受伤,就怕现在会影响孩子!就想好好调养身子,再要孩子。”

    离殇还真以为唐宝是因为被蛊咬过,这才担心有什么后遗症,皱着眉头想了想:“她的身体现在看着挺好的,不过确实等段时间,再有孩子这样也能安全点。”

    “我也是这么想的!”顾行谨拍着他的肩膀低声道:“这件事你不要和她提起,我怕她以为我急着要孩子!”

    在离殇的心里,唐宝能不顾危险的万里寻夫,自然是不可能想到唐宝私下里会不愿意生孩子,吃了一根,又拿着一根棒冰开吃:“行,你要不要再来一根啊?”

    “不用了!你喜欢你多吃点!”顾行谨现在吃着甜甜的冰棍,也觉得苦的要命,他现在是啥都不想吃,心里琢磨着唐宝为什么要避孕。

    按说自己和她结婚后,也没催着要孩子,还是她自己提起要孩子的啊?

    可是她为什么心口不一?

    至于先前他说的中蛊之事,那纯粹只是借口而已。

    离殇还真的把这件事忘在脑后,自己加快脚步把棒冰给他们送去。

    虽然天气很热,可是顾少谨他们还是很想逛街,想要在离开这前好好的逛一下。

    唐宝悄悄的从兜里掏出一把钱给顾行谨,低声道:“我先回去收拾东西,你陪着他们逛,要是他们有喜欢的,别舍不得钱!”

    政策变得很快,现在一般的供销社商场还有小店,不用各种票,也可以买东西了,就是用票便宜点,只用钱买就贵一些。

    “我陪你回去!”顾行谨把手里的钱都递给离殇:“你们慢慢逛,我们还有点事。”

    离殇可不懂客气,只知道这钱是好东西,赶紧接过钱塞进自己的兜里:“行,我会照顾好他们的,你们尽管放心!”

    杨毅他们都以为他们这是要在分别前,私下说说话,也不去打搅他们。

    顾行谨看着他们都离开了,这才看着唐宝道:“你的身子没事吧?”

    他心里很想唐宝告诉自己,她为什么要喝避子药。

    唐宝斜了他一眼,抿嘴一笑,一双杏眼微微弯着,给娇艳的面容又添几分明艳的神采,娇气的低哼一声:“现在知道心疼我了啊?晚上离我远点就好!”

    她这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美,这语气又显得很亲近,让他心中一荡,想起昨儿晚上两人甜蜜缱绻的相处,一时间真是喜忧半掺。

    喜的是看她这态度,确实是没看出来她有想不和自己过下去的意思。

    忧的是自己不知道她这是临时起意喝避子药,还是早就有图谋,不想和自己生孩子。

    先前离殇的话,却又让他如鲠在喉。

    要是这件事情不弄清楚,顾行谨又心不安,他带着唐宝不知不觉的来到军区医院的大门口。

    唐宝看着他眉头紧皱的模样,还以为他有哪儿不舒服,担忧的问:“你哪儿不舒服吗?”

    “不是,是我怕你还有事!”顾行谨灵机一动,看着她道:“”你先前被那东西咬了,我看你这几天的精神都不大好,干脆做个检查,也好让我放心!”

    唐宝见他这样关心自己,还不知道他在怀疑自己,心里甜滋滋的,低声道:“我真的不要紧,就是先前脱力了,估摸着要歇一段时间。”

    这个时候,贺知寒穿着白大褂从楼上下来。

    他这段时间经常出任务,现在却要沉淀一下,现在倒是在这边的医院,跟着自己的亲爸打下手,看见他们俩,笑着走过来:“你们这是来看我的吗?唐宝,正好我阿爸要找你问点事,我带你去他的办公室吧?”

    “好啊!”唐宝对顾行谨调皮的眨了眨眼,低声道:“反正我没事,我们去看过贺院长后,你陪我去一趟郑家,明儿我们再去趟周家,后天我就可以安心的回老家了。”

    顾行谨看见她对自己这亲近的模样,心里想:都说难得糊涂,或许我不该追根究底?

    是因为自己太在乎她了,深怕她离开自己,也怕有些事出乎自己的预料。

    贺知寒难掩羡慕的伸手拍了拍顾行谨的肩膀,看着走在他们前面的唐宝,转身对他低声道:“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觉得你真的是很幸运,在我们都以为你死在璜河里的时候,她还坚信你活着!”

    顾行谨眼神复杂的看着前面她美好的背影,低低的应了一声:“我也这么觉得!”

    要不是先前自己知道的那个秘密,他也以为这世界上不会再有像他这么幸运的男人了,能有生死相随的爱人。

    贺知寒来到二楼,就被一个护士请去:“贺医生,楼下有个病人在找您,说是昨儿你替他动的手术。”

    “好的!”贺知寒赶紧转身下楼:“那我去瞧瞧!等下来找你们!”

    唐宝走到二楼,路过厕所的时候,自己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就让顾行谨先去办公室。

    顾行谨敲门进去的时候,看见贺池正在打电话,看见顾行谨,赶紧招手,笑着道:“唐医生,真的很巧,你女婿正好过来了。”

    说完,把电话筒递给顾行谨,笑着道:“一定要让你岳父通融一下,答应先把药品划分给我们军区医院!再让他们在药材基地多待一段时间!”

    顾行谨对他笑了笑,接过电话筒就恭敬的喊了声:“爸你好,你和妈的身体好吗?”

    “挺好的,你们那边……”唐明远问了一些孩子们的事,顾行谨那是有问必答。

    贺池倒是怕他们有什么话说,自己在的话不方便,对顾行谨点了点头,自己就先走出办公室。

    顾行谨心里突然一动,打断唐明远的话,有点严肃的开口问:“爸,我问你点事,不都是说是药三分毒吗?阿宝她吃避子药,对她的身体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副作用?”

    他觉得,要是他们说这药对身子不好,自己怎么着也要让唐宝检查一下身体。

    反之,要是自己的岳父知道唐宝喝避子药,那他们总要给自己一个说法。

    唐明远听到他这话,还以为自己的傻女儿自己招了,没好气的道:“那避子药的药性很温和,难不成你还担心我们会害自己的女儿吗?不过这药确实不是好东西……”

    顾行谨没想到原来自己的岳父岳母都知道,原来她是真的不愿意给自己生孩子,心里拔凉拔凉的,大手无意识的握紧电话筒,凤眼里带着狂风暴雨:“那你们为什么要让她喝避子药?”

    可惜,唐明远没看见他的脸色可以和锅底媲美,也没听出他话里的悲伤,只是觉得他这话不对,像是来找茬的,没好气的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让她喝避子药,要是你不碰她……”

    这个时候,唐宝推门快步走进来,笑容甜美的道:“你和我爸说什么呢?把电话筒给我吧?”

    顾行谨凤眼幽深的看着她,把电话筒递给她。

    “爸……”唐宝觉得他的脸色有点奇怪,还以为他是被自己的爸爸说了,安抚的对他笑了笑。

    那边,觉得自己女儿受了天大的委屈的唐明远,听到女儿这甜美的声音,就赶紧开口:“宝宝啊,是不是他催着你生孩子了?”

    唐宝笑了笑:“没有啊?”

    唐明远很心酸,觉得自己的女儿有事瞒着他了,酸溜溜的道:“你别瞒我们了,要不他怎么会说起避子药的事情?”

    “什么?”唐宝也愣住了,惊讶的看着顾行谨,看着他冷峻的模样,心里哀嚎:惨了,这下穿帮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