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的脸色瞬间变的有点苍白,和唐明远匆匆的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面对顾行谨的时候露出了几分局促来,咬了咬唇,艰难的开口:“行谨,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

    虽然说一开始,她是因为没有信心能和他白头偕老,也因为自己的年纪小,觉得还不是最佳的生育年龄,这才不想生孩子的。

    可是最倒霉的是,自己现在已经准备生孩子了,却还是让他发现了自己想要隐藏的秘密。

    “你说!”顾行谨双手紧紧的握成拳,这才让自己没有失控。

    他很悲哀的发现,就算是到了这地步,他也还是不想离开这个女人,还是希望她是真正的有隐情,而不是不喜欢自己,才不愿意给自己生孩子。

    唐宝看着他的眼睛,很诚实的回答他:“我觉得我自己年纪太小了,所以才想着过了二十岁再生孩子。”

    天知道,她这说的也是实情。

    可是顾行谨听了,却觉得她这理由也太扯了,涩涩的问:“你妈当初生你的时候年纪也不大,再者你自己也说过,陈联大队里也有很多小媳妇生孩子就是你这个年纪!”

    亏他心甘情愿让她骗,可是她也得找个好点的理由,而不是这样敷衍自己啊。

    “我……”唐宝这下是真的郁闷了,为什么自己说实话,他却不相信自己呢?难不成非要自己骗他,他才会相信自己的话?

    她是真的不忍心看他悲伤的眼神,觉得自己有点心疼。

    可是,自己好像不大会说谎啊?

    不过,她还真的想到了骗他的好法子。

    “你难道不知道我怕生孩子吗?”唐宝干脆露出一脸担忧伤心的神色:“你难道没听陈联大队里的人说过吗?我小时候是傻子啊!我怕自己以后的孩子像我小时候一样,被人说是傻子!我也不敢告诉你,我怕你嫌弃我,我怕你后悔娶了我!我……”

    顾行谨看着她红了眼,却还是忍着不落下眼泪,那努力坚强的小模样,让他心疼的不行,赶紧上去低声哄她:“是我不对,我不该误会你的,生不生孩子我都不在意,只要你自己高兴就好……”

    他先前在陈联大队的时候,确实听到有人说起过“唐大夫家的那大姑娘,以前是傻乎乎的,还担心她嫁不出去,没成想人家现在还嫁的挺好的……”

    但是,他是不以为意。

    可是却没料到唐宝自己这么在意。

    “唐宝,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最好的!”他眼神炙热的看着她,自嘲:“我怕的是你有一天不要我了,担心的是我不能在你的身边,你会觉得我这个爱人不合格,害怕的是你有一天会不要我了!所以我才想和你有个孩子,这样就能拴住你了,哪怕你后悔嫁给我了,看在孩子的份上,也不会离开我!”

    唐宝听着他的甜言蜜语,心里也很无奈啊,自己说真话他不信,现在说的是谎话,他却相信了,真是让她越想越郁闷。

    不过,这件事也算是圆满的过去了,自己也不用担心有一天会东窗事发了。

    “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男人!顶天立地,保家卫国!”唐宝这下反倒是流下了委屈的眼泪,抽抽噎噎的道:“刚才你真的快吓死我了,你那么严肃的看着我,我……”

    顾行谨只想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好好安慰,他意动的伸手想……

    门在这个时候被推开,贺知寒脸上带笑的进来,看顾行谨收回手,见唐宝那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瞬间沉下来,桃花眼不满的瞪着他道:“你是不是男人?还想动手是不是?你知不知道,老婆是娶来疼的,不是让你娶了她,却让她受委屈的!我警告你啊,你不要以为没人给她撑腰!”

    贺知寒来到唐宝的身边,自己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抬着下巴,雄赳赳气昂昂的道:“我就是她亲哥一样,我给她撑腰!”

    顾行谨心累,俊朗的脸瞬间黑成了锅底,恨不得把这破坏气氛的人给扔的远远的。

    自己还没死呢,要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吗?怎么也用不着他来给自己的老婆献殷勤。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动手了!”顾行谨伸手用来点力,就把他给推远点,没好气的道:“她这是想到我们要分开了,心里舍不得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大把年纪,还没对象的人是体会不到伤别离的!”

    贺知寒不仅没能替唐宝出头,反倒是被顾行谨给塞了一嘴狗粮,气的不行,却又没法反驳。

    这个时候,‘叮铃铃’的电话铃声又想起来。

    贺知寒心里很感激这个电话,免得自己被他给气死,接起来一听,把电话筒递给唐宝,很狗腿的道:“是你妈妈找你的!”

    苏素是听自家男人说女婿知道女儿喝避子药的事情了,她担心两口子为此有矛盾,就赶紧打电话过来,问了女儿后,听女儿说没事,这才放下心,笑着道:“你们要是不想回家,那就过来我们这边住几天,不出意外的话,行谨他们就是到这边来学习交流的。”

    “不要,现在这时候还是家里凉快!”唐宝对着她撒娇:“我现在只想哪儿凉快就去哪儿呆着,妈妈我在家等你和我爸回来!”

    苏素也觉得他们这没有乡下凉快,叮嘱了她回去不要因为土地的事情闹起来,等他们回去再说,反正就算是分到了土地,他们也不会种。

    ……

    唐宝在顾行谨的陪伴下,去了趟郑家看望郑老,见他恢复的很不错,给他诊脉后,仔细的斟酌着给他换了个药方。

    郑欢很感激的送他们离开,顺便把唐宝上回留下的钱还给她,喜气洋洋的道:“您已经帮了我们大忙了,这钱真不能收!而且我阿爸也恢复学校里的工作了,你这回一定要把地址留下,到时候我们把药费给您汇过去!”

    “这还真是个好消息!”唐宝心里明白,这是华国,这里和自己记忆里的那个国家是不一样的运行轨迹,可是还是对她很有好感,笑着道:“我也听到消息说下半年的高考恢复了!我想听到你和你哥哥的好消息,这钱你先留着用,等你以后有工作了,再加倍还给我行不行?”

    郑欢一脸向往,有点犹豫:“那……”

    她是知道自己哥哥喜欢读书的,可是家里的爷爷要人照顾,自家的阿妈卖馒头也要人搭把手,要不就让哥哥先去上学?

    “别犹豫了!我希望你们能成为名不虚实的书香门第!不要辜负你爷爷和你爸爸的期待!”唐宝不能否认因为她和自己的外婆同名,自己对她带着点移情的作用。

    自己的外婆早年也是深受文化大革命的苦,还记得自己的记忆里,时常听到外婆说起她的爷爷中风病逝,她的哥哥也因为发烧挺着不去医院,结果多发症年纪轻轻的就去世,她的爸爸妈妈经受不住这打击,也很快离开人世。

    最后家里只剩下她一个,才得到爷爷和爸爸平反的消息……

    郑欢看着她关切的眼神,不知怎么的,心里觉得自己不忍心拒绝她的建议,点头道:“谢谢你,我会和家里人商量的!”

    “那好,我们先回去了!”唐宝和她告别后,就和顾行谨一起慢慢的玩外走。

    顾行谨把大草帽给她戴上,他在郑家的时候,一直做个安静的布景板,现在才有点好奇的问:“我看你对郑家好像特别关心?是不是和你们有什么渊源?”

    唐宝摇了摇头:“不是,我就是纯粹看人家姑娘顺眼!斯斯文文的,还秀气,又能干,主要是性子也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