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看着太阳底下热的浑身是汗的小贩,可舍不得自己的老婆也变成其中一员,委婉的劝她:“还是算了吧?这天也太热了,分吹雨淋的,我怕你身子不舒服!”

    “我也觉得天太热!做生意也辛苦!”唐宝看着他笑了笑:“所以我和玉郡就在家好好待着出主意,让他们四个男子汉好好锻炼锻炼,出去摆摊挣钱,你觉得怎么样?”

    倒不是唐宝爱使唤这些半大的孩子,而是她觉得这些孩子心里总担心自己是没用的人,他们迫切的希望成为家里的顶梁柱,而不是向唐宝伸手要钱。

    当然,唐宝也觉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让他们多学一点谋生的手段也很不错。

    顾行谨点头附和:“这倒是个好主意,他们本来就喜欢四处溜达,顺便卖点东西很不错,最好是能把他们自己的学费挣出来。”

    他从来不担心自己的弟弟在唐宝的手里受委屈,也不担心唐宝会苛责他们,只恨自己的老婆性子太好,对他们简直是有求必应,弄得他们都恨不得黏着自己的老婆,实在是想想就心酸,他们这些人活生生的吸引了自己老婆的一部分注意力。

    唐宝见他答应的这么干脆,倒是有点郁闷的嗔了他一眼:“有你这样当哥哥的吗?一点也不知道心疼他们这些孩子。”

    顾行谨郁闷的看了她一眼:“你就惦记着他们,我还等你心疼心疼我呢?”

    “别闹了!”唐宝杏眼滴溜溜的一转,自言自语的道:“现在天气热,我想大家都乐意吃点卤的熟菜,或者是凉拌的小菜,实在不行的话,凉粉,凉面什么的也很不错,还有择子豆腐,糖央麻糍什么的……”

    顾行谨很佩服自己老婆的脑袋瓜子:“我老婆就是聪明,你说的这些听着很不错!”

    唯一可惜的是,他们去了周家回来后,唐宝就和宁谨他们凑到一起,嘀嘀咕咕的开始讨论这做生意的可能性了。

    而几个小的,先前都因为卖牛轧花生糖尝到过挣钱的乐趣,听到唐宝的话,兴奋的差点蹦起来,恨不得立马就回家去,也好开始挣钱。

    现在这甜蜜的烦恼就是可以挣钱的东西太多,让他们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什么选择。

    顾少谨仗着自己年纪小,眼巴巴的凑在唐宝身边看着她:“我们弄卤味卖吧?你上回给我们弄的麻辣兔头和白切鸡就很好吃,买的人肯定很多。”

    杨铮毫不犹豫的戳穿小伙伴的心思,翻了个白眼:“你干脆说你自己想吃卤味就好了!我看凉面这个主意好。”

    “我倒是觉得择子豆腐,糖央,麻糍这些东西会好卖!”顾宁谨虽然才十六岁,可是坐在那,却一脸稳重的模样:“这些食物的成本相对来说比较低,而且用荷叶一包,人家还能带回去吃。

    杨毅也在边上附和:“宁谨说的对,不过,我觉得我们早上卖择子豆腐,麻糍这些,等到下午可以卖凉面。”

    顾行谨虽然心里酸溜溜的,可还是给他们出主意:“这样的话,你们就干脆在市里租个房子,先四处转转,看看市里哪儿的人流量大,而且我听说现在好像可以做什么营业执照了,你们最好去问问,这样也免得有人想捣乱!”

    他们都乖乖的点头,讨论起哪儿的人流量最多……

    唐宝听他提起了房子,倒是心念一动,想起来了自己妈妈心心念念的苏家大院。

    那里是妈妈心心念念的地方,也能算是苏家的祖宅,要是能和政府协商一下,拿回来的话,她可以趁机在妈妈他们回来之前修缮一下。

    要是平时,她自然是不敢想的这么美,可是现在自家的爸爸妈妈也算是对华国有贡献的人了,这要回祖宅也不能说是异想天开了。

    因此,唐宝就去给唐明远打电话,探探他的意思。

    不过,唐宝的运气不大好,接电话的是苏素。

    母女俩就说了些闲话,苏素还告诉唐宝,他们那边的进度……

    唐明远回到办公室,听到老婆和女儿在打电话,就在边上眼巴巴的看着,苏素白了他一眼,就把电话筒递给他。

    “阿宝,你们明儿要回去了,现在天气热,路上要小心啊?”唐明远虽然知道自己的女儿处事稳重,却还是不放心的叮咛几句,真是恨不得自己能陪在女儿的身边才好。

    “我知道的,你们晚饭吃什么了?现在忙不忙……”唐宝和他说了一阵闲话后,又压低声音问:“爸,我妈现在在不在你的边上?”

    唐明远抬头一看,见苏素不在办公室里:“你妈妈现在不在,你有事要寻她吗?”

    “妈妈不在就好,爸我有事情和你商量!”唐宝赶紧把苏家大院的事情一说。

    唐明远听了一拍自己的脑门:“哎呦,我怎么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你放心,我等下就想办法和领导说一声,正好这边有领导前几天还问我们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怎么就把这么要紧的事情给忘记了呢?”

    “爸你别急,现在我们好好合计一下!”唐宝都能想象的到他现在一脸郁闷的样子,笑嘻嘻的道:“我想着现在不是允许经商,开店了吗?你就和上头说,要为乡亲做点实事,开个诊所,也不用怕他们不答应,这前面不是有赵家的例子放着吗?”

    唐明远夸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那是一点也不吝啬的:“没错,没错,还是我女儿聪明!像你妈妈,聪慧又懂事……”

    ……

    第二天早上,顾行谨送他们去火车站,叮嘱离殇替自己看着点他们,又嘱咐宁谨和杨毅要护着点家里人,还让三个小的要听话勤快点。

    最后,恋恋不舍的和唐宝告别。

    以前他不知道自己会这么恋家,战场上的血雨腥风见多了,现在他心里已经期待自己能和她一起过上一种简单幸福的生活。

    或许以后华国还会有战争,可是如今也算是胜利了,建国到现在,虽然他还活着,可是有时候想到多少战友死在了抗战里,他的心情就很沉重。

    他十六岁参军,投身革命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活到胜利。

    现在,他却想自己能活的长命点。

    他想和唐宝在一起,过安逸简单的幸福生活。

    唐宝他们七个人上了火车,找到座位,就催着顾行谨离开。

    “你也赶紧回部队报到吧?有空就回家住几天!”唐宝见他不舍的眼神,心里也涌起了离别的伤感,还是对着他一笑:“你放心,要是你没空回来,我就去看你!”

    顾行谨就等着听她这句话,闻言这才露出笑容:“好,我会给你们写信的,你们都保重。”

    顾少谨不知道是没有眼色,还是故意的,摇着扇子凑过来就赶自己的亲大哥:“大哥你赶紧下去吧?你这么大的块头很占地方的,现在占着我的位置了,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姐的。”

    顾行谨被自己的弟弟嫌弃的差点就大义灭亲把他给收拾了。

    这没眼色的小兔崽子,扬起脸看着自己的得意模样,觉得这孩子要翻天了。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伸手夺过了少谨手里的蒲扇递给唐宝,又板着脸瞪他一眼:“这里让玉郡和你嫂子坐,你就坐对面去!”

    听到外面敲了几下钟,知道这是提醒大家火车要开了,这才深深的看了唐宝一眼,自己才离开。

    离殇扒在火车的窗户上,看见顾行谨在过道上,赶紧嚷嚷:“那边有卖棒冰的,你快去给我们买十根过来!不,二十根!”

    这吃货,都几岁了,还这么贪吃,实在是让顾行谨差点当成不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