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阳市。

    六月十一的中午,余中华回到家里吃午饭。

    金秀娟把吊扇开大点,又递给他一杯冰过的汽水,低声问:“你板着脸做什么?谁让你不高兴了?”

    “还不是唐家的事!”余中华一口喝了冰汽水,舒服的打了个嗝,这才皱着眉叹了口气:“他们几个小的现在都回来了,我今天才听人说昨儿他们就去土管局过,现在我就怕他们因为田地的事情再来闹。”

    金秀娟的笑容也僵在脸上,脸上就露出不悦的神色,没好气的道:“你现在是市长,还怕他们这些乡下的泥腿子吗?要是敢来闹,就让人把他们抓起来关上几天也就老实了。”

    余中华摇了摇头:“现在的政策和以前不一样了,再说唐家的女婿现在还没死,我们也要顾忌一二。”

    “他可真是命大,在战场上还没死啊!”金秀娟不满的冷哼一声:“反正你也不算是以权谋私,他们本来就算是临时迁入的外来户,不是有政策吗?”

    又抱怨自己的儿子:“你儿子处的这个对象不好,勾的你儿子现在都不着家了,还有你女儿,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又和郑威搅和在一起,一个都不省心……”

    张嫂把饭菜端上来,余中华就打断她的抱怨,皱眉道:“先吃饭,你要是不乐意,那就和孩子们好好说,和我唠叨有什么用。”

    金秀娟抬头见他皱着眉,就知道他不耐烦听这些话,给他夹了一筷子红烧肉,温声细语的道:“你多吃点,现在这政策一变,倒也是好事,起码买肉就方便多了!对了,吴家的小子想养猪,想让我问问你,能不能行?”

    “可以啊,现在的政策就是要扶持大家创业,要是有人上门问你,你多鼓励一下……”

    现在是改革的年代,余中华也想要提高自己的政绩,要不自己别说升迁了,就是现在这职位,要是再不好好努力,后面想上位的人多着呢。

    金秀娟也在盘算自己可以从中得到的好处,现在这一改革,很多人都想从她这打听消息,当然,她这消息也不便宜。

    余中华吃了午饭,和她说了一些现在关系到自己政绩的事。

    等到他在家眯了一会儿,醒来已经是十二点半了,赶紧坐车来到政府里,准备让人开会。

    他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就听到有女人清脆甜美的声音在一边想起:“余市长,好久不见啊!”

    余中华抬头看去,见那姑娘长发绑成了粗黑的辫子,身上穿着白点子的短袖上衣,下面是红格子的长裙,脚下穿着一双白色的凉鞋,眉眼带笑,真是亭亭玉立,娇美动人。

    “你是?”余中华也觉得面前这女人有点面熟,可是却又想不起来是哪位,心里在揣测是不是哪位领导的女儿来找自己办什么事。

    他抬了抬自己的眼镜,脸上带着亲切的笑意:“来,外面热,我们进办公室说话。”

    唐宝心想他八成是忘记自己是谁了,要不这态度也不可能这么好。

    她跟着他来到办公室,秘书打开吊扇,还给他们送上茶,这才去外面等着。

    虽然余中华对这美丽的女同志没有什么么非分之想,可是面对赏心悦目的美人,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同志,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余市长,我是想要回我们家原本的房子!”唐宝从绿色的布包里拿出几张纸递给他:“苏家大院在解放前是我妈妈的家,后来因为当时的政策……”

    现在这类事很多,现在有了平反的政策,有些先前被打入尘埃,住着牛棚的人,摇身一变又恢复了原来的地位。

    余中华接过文件看了后,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唐宝:“你就是唐明远和苏素的女儿?”

    唐宝看见他变脸,笑容越发明媚起来:“是!”

    余中华的心里只想呵呵,觉的她这是在白日做梦,就算是他们符合归还房子的条件,自己也要让人在审核的地方卡主。

    他的神色一敛,刚才那种和善全然化为虚无,打着官腔道:“关于你的这要求,我们都会好好的审核,到时就让人通知你们。”

    要是普通人看见他这种严肃的神色,肯定会有所顾忌。

    可是唐宝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那是自然的,我也相信余市长是心胸宽广的人,不会因为先前对我们有意见,就以权谋私。”

    余中华听了,看着她的眼神更是凌厉,觉得这小姑娘真的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她凭什么以为自己会怕她这带着威胁的话?

    “自然,我做为市长,肯定是要有带头作用!”余中华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带着点讥诮的开口:“不过现在我们的同志手里都很忙,什么事都要一视同仁,你先去楼下登记一下资料,轮到你的时候就会通知你。”

    唐宝一点也不在意他冷着脸,反而笑着起身:“好的,那我不耽搁市长办公了。”

    她走到门口,又回头问:“不知道大概要等多久时间才能轮到?”

    余中华的眼里难掩得意的道:“可能要一个月后吧?也许更久。”

    反正他就决定,苏家大院的事情,在他在任的期间,都让人压着,不可能给他们办。

    可惜他的计划赶不上变化。

    “刘秘书,你下去叮嘱一声,刚才那个女同志的事情让人压着……”

    他的话还没说完,电话机滴铃铃的响了起来,余中华自己顺手拿起话筒,听到对方的声音,赶紧站起来:“是,领导您吩咐……是……好的,我们尽快落实的!是……”

    这个电话的通话维持了十来分钟,边上的刘秘书也看着市长的脸色从一开始的兴奋,到后面的勉强,还有说不出的憋屈。

    他看见市长挂了电话后,就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神色不善的发呆,有点小心翼翼的开口:“市长,那个,那我先下去让人把唐家的事情压住?”

    “不用了!”余中华的声音就像是从冰窟里蹦出来一样,一脸阴沉的道:“让人马上处理唐家的事!”

    哪怕刘秘书自认为自己是市长身边的心腹,可是面对着他这前后不一的态度,刘秘书也觉得自己有点拿不准他的意思,试探性的问:“是往好的那方面处理?还是往坏的那方面处理?”

    “你听不懂人话吗?”余中华愤怒的一拍桌子:“我是公私不分的人吗?自然是尽快把苏家大院里住着的人都安顿好!”

    刘秘书心想:你肯定是公私不分的人,要不前后的态度怎么可能相差这么多?

    不过,这也能说明那个小姑娘真的很厉害,后台也很硬,这才能让市长都顾忌。

    脸上却毕恭毕敬的道:“是我的错,我这就去办!”

    余中华看见他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后,又愤怒的拍了一下办公桌,却疼的他‘嘶’了一声,看着通红的手掌心,他觉得自己的脸也很疼。

    自己前面才让她等一个月,可是现在一天都还没过去,就让人处理苏家大院的事情,实在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这个时候,余建伟推门进来,看见自己亲爹的脸色很难看,好奇的问:“阿爸,你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真是气死我了,还不是唐家的事情……”他觉得自己不说出来,会把自己给憋屈死。

    余建伟听了他的话,就想到自己在顾行谨手里吃的亏,心里觉得自己的腰又开始疼了,阴沉沉的笑了笑:“这有什么难得,我们这边不能压着苏家大院里的人,可是却可以让苏家大院里的人不搬走啊,这只要一两户人家不愿意,那他们就别想的得偿所愿!”

    “你这法子不错!”余中华吐了口浊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低声叮嘱:“这件事你亲自去办,不能暴露你的身份,明白吗?”

    “明白,阿爸你放心就是!总能找到一两个刺头的!”余建伟说完,好奇的问:“对了,澄哥去哪儿了?要不这种事他办肯定是很顺手。”

    余中华叹了口气:“我让他去首都了,现在郑副市长就想把我给踹了,他自己好顶着我的位置,可是我也不会让他如愿以偿,郑家想拉人投资药厂,这要是真能成了,那他们的功劳可不小,我让余澄去……”

    ……

    虽然余中华没有答应唐宝的事,可是唐宝还真一点也不着急,毕竟昨儿她在医院里给自家爸打电话,他那边说上头已经答应了把苏家大院归还。

    这胳膊拧不过大腿。

    她只要一想到,余中华憋屈的要命,却还是只能答应上头的命令,心里就乐得不行。

    现在不好的就是打电话实在是很不方便,要去医院才有公用电话,还有收一角叁分钱一分钟。

    不过,谁让她家里没有电话机呢,只好又去医院打电话问问自家爸爸到底搞定了没有。

    她才来到电话机的边上,就看见葛红霞脸色蜡黄的走过来,赶紧招呼:“嫂子!”

    “哎,咳咳……”葛红霞一边咳嗽,一边和唐宝打招呼:“唐宝,咳咳咳……我听爱华说你家有枇杷露止咳很好,能不能卖给我一些?咳咳咳……”

    “我得回去找找,没有就现做,不过你先吃点止咳药啊!”唐宝担忧的看着她:“我怎么觉得你瘦了很多呢?你这生病了怎么不请假?”

    “我已经请假了,这就准备回去呢。”葛红霞又咳了几声,脸上浮起了红晕,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低声道:“我这有了,这些日子胃口不好,这才瘦了一些,偏偏前天着凉了,家里人都说吃药怕对孩子不好,我都快急死了。”

    说完,又咳了几声。

    吴爱华从里面端着一碗黄褐色的药过来,看见唐宝也是眼睛一亮:“阿宝,你回来真是太好了,红霞咳嗽的厉害,你能不能给她弄点枇杷膏?”

    又把手里的碗递给葛红霞,温声道:“这是枇杷叶煮的,你先池几口好不好?”

    “不好,你快端走!”葛红霞却捂住自己的口鼻,眼泪汪汪的道:“我闻到这股味就想吐!我先回家躺一会就好!”

    唐宝赶紧道:“那我明儿就给你送来!”

    吴爱华感激的应了一声,自己就先送葛红霞回家去。

    唐宝去里面给自家爸爸打了电话后,这才骑车去街上。

    虽然是大热天,可是现在的街上很热闹,卖西瓜,香瓜,菜瓜,葡萄,棒冰的都聚在一条街上,很多人都来买水果。

    而大树下几个年轻人也手脚麻利的给客人盛凉粉,还问:“要不要加薄荷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