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书上早有记载,仙人冻,又名凉粉草,茎叶秀丽,香犹藿檀,以汁和米粉食之止饥,山人种之连亩,当暑售之。

    凉粉算是无本生意,陈联大队的后山上多的是凉粉草,唐宝带着他们割了不少晒干。

    现在六月天的太阳大,一天时间就能晒至半干,加水煎汁就能制成凉粉。

    离殇本来还不看好唐宝想把草变成好吃的,可是等她捣鼓好了,看着碗里的黑色胶状物,质韧而软,放了点白糖水,自己尝了一口,瞬间目瞪口呆:“原来这草不仅是药材,还能这样吃啊?”

    至此,在离殇的心里,认定了唐宝做什么都是对的,她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杨毅他们也很兴奋,因为这真的是无本生意,而且味道又很好,恨不得把山上的凉粉草都割了才好。

    而且添加的薄荷水山上也多的是薄荷,他们今儿卖的也便宜,只要五分钱一小碗,可是到现在为止已经卖了三百多碗,也挣了拾陆元钱。

    不仅是因为他们卖的便宜,而且这凉粉吃着也美味,而且他们还把凉粉的出处写出来,还写了吃凉粉的好处,什么清热利湿,吃了预防中暑,还能消渴。

    杨毅给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盛凉粉,还问:“大婶,要不要加薄荷汁?”

    大妈赶紧点头,还低声嘀咕:“要一点,要是能加白糖水那就更好了!”

    杨毅把一碗凉粉倒入她端来的空碗里,笑着问:“加白糖水就要捌分钱,大婶你要加吗?”

    大妈一听白糖水不是免费的,要加钱,赶紧摇头:“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自家去加点就好了!”

    唐宝见少谨和杨铮两个小的端着饭盒喜滋滋的收钱,找钱,宁谨拿了竹片在脸盆里划凉粉,杨毅就卖凉粉。

    这有碗端来的,往他们的碗里一倒就好,要是没有带碗也没关系,他们摘了很多干净苇叶,一卷就可以往里面倒一小碗凉粉,完全是纯天然无污染。

    要是你要加白糖水,那就在这用他们的碗吃。

    应该说是啥都不用本钱。

    唐宝停好自信车,走过去问:“离殇去哪儿了?”

    “姐你回来了!”杨铮赶紧把水壶递给她:“离大哥说是去转转,看看哪儿人多,这样明儿我们就能分开来卖。”

    唐宝拿着帕子擦了他脸上的汗水:“那也太辛苦了,你们在一起还能轮流着休息一下,再说今儿来买的客人也不少,明儿肯定会有人再来买。”

    少谨也凑过来,仰着自己晒的红扑扑的冒汗的脑袋,笑嘻嘻的撒娇:“姐,替我也擦一把脸吧?”

    唐宝嗔了他一眼,用帕子给他擦脸:“看你脸上的汗,你们明儿多带几块毛巾擦脸。”

    杨毅和少谨的年纪大了些,就不能享受两个小的待遇了,自己用围在脖子上的湿毛巾擦了把脸,关切的看着她问:“事情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唐宝见有好几个人过来,自己也上前帮忙。

    等到快卖完了,离殇才一脸兴奋的回来:“菜市场那边的人也不少,要不明儿早上我们去那边卖吧?”

    “别了,每天卖这么些也差不多了!”唐宝只想让他们锻炼一下,可不想几个小的累着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只能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再说我明儿还想弄点枇杷膏,还想你们帮我呢。”

    顾宁谨点头:“成,已经卖的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就回去进山去寻枇杷。”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二狗子他们摘完了!”顾少谨开始担忧起来,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回去摘:“不过我看见村子里好几家的枇杷都没摘,山上没有就去村子里换一点。”

    杨峥却在边上接口:“早上的时候,我看见这里有卖枇杷的,实在不行,我们明儿早上来买就是。”

    现在这年代,大家都不会白要人家的东西,想到的就是换。

    边上卖鸡蛋鸭蛋鹅蛋的大爷听到他们的话,有点不好意思的凑上前来问:“小同志,你们要收枇杷吗?我家里的大枇杷树今年盛产,现在树上还有好些枇杷,光是自家吃,也吃不完,你们要的话,我明儿就摘一些来!”

    自家吃是舍不得吃的,就是给家里孩子们吃几个甜甜嘴。

    今儿他也买了一碗凉粉,人家小伙子很实诚的给他放了很多白糖水,可甜了。

    唐宝笑着点头:“大爷,我们要,我们明儿还来这卖,你有多少我们收多少。”

    “哎,那成!”

    ……

    他们回到村子里,也才下午三点多。

    顾玉郡早上就煮了一大锅稀饭,现在刚好已经凉了,配着咸鸭蛋,还有梅干菜肉,豆腐乳什么的,吃着真是舒坦。

    吃饱了,大家都背着背篓进山找枇杷。

    他们都知道哪儿有枇杷树,可惜现在的孩子们都缺零食,早就被村子里的孩子们惦记着,现在也只有零零落落的几个挂在树枝上。

    杨峥他们就跟猴子似的欢呼着上树摘枇杷,唐宝和玉郡就在边上指:“杨峥,上面还有!”

    “少谨,看你的左边!”

    离殇爬上了一颗枇杷树后,就抱着树干不撒手了,唐宝在边上看见了,被他这模样逗笑:“你这是在做什么?难不成这枇杷树成精了?把你给迷住了?”

    “我,我下不来,你赶紧扶我一把!”他记得自己小时候也是会爬树来着,可是被关了十几年,他都不会爬树了。

    顾玉郡在一边听见了,赶紧招呼:“二哥,杨哥,你们来扶离大哥一把!”

    开什么玩笑,他想让自己的大嫂扶他,那简直是做梦,自家大哥可是特别叮嘱过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大嫂。

    杨毅应了一声,赶紧下树,和少谨一起把人给弄下树。

    离殇觉得很郁闷,这下干脆去寻草药了,在这丢了面子,就要从别的地方找回来。

    哼,大爷我也不是吃白饭的,比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厉害多了。

    他们几个人把剩下的都摘了,合在一起也不过二十多斤。

    “算了,别找了!”唐宝一看时间已经是五点多了,赶紧招呼他们:“我们先回去,你们去村子里收,就直说八分钱一斤。”

    杨峥也点头:“不错,我们还不如多卖两天的凉粉呢!反正现在天还没黑,我们割一些凉粉草回去。”

    唐宝想到自家院子里晒得满满的凉粉草,嘴角抽了抽:“还是别了吧?家里的够我们今年用了。”

    可惜除了她之外的人,都对凉粉草情有独钟,恨不得把这些宝贝全都带回家。

    等回去的时候,他们的背篓里都装满了凉粉草,腋下还夹着一捆草,这才舍得回家去。

    来到家门口,看见吴三叔和吴爱华在他们家门口等着,赶紧笑着招呼他们进去:“三伯,四哥,你们怎么来了?”

    吴三叔满是慈爱的看着唐宝:“爱华想请你给他弄点枇杷膏,却没给你们送上枇杷,这些是我们村子里的,我都用白糖和他们换来的!”

    唐宝上前看着门边的两筐枇杷,笑着道:“这可真是太好了,我们进山都只寻到二十来斤!三伯,等下我就开始做,你让四哥明儿来拿就好了。”

    吴三叔真是怎么看唐宝怎么喜欢,关切的道:“那就辛苦你了,要是家里有什么事,就尽管来找我,知道吗?”

    “我知道,我明儿就去看伯娘,我妈妈今天还叮嘱我不要忘记给您和伯娘把脉!”

    唐宝把吴三叔哄的眉开眼笑,等他们离开后,自己才去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