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现在的政策已经改革了,可是工人阶级劳动人民最光荣的口号还是到处都是。

    无产阶级最伟大,商人算是要被打倒的资产阶级,是要被批斗被人看不起的,这是大家多年来的认知,哪怕现在改革了,可是大家的心里还是潜意识地觉得做生意是很丢脸的事情,很少有人出来卖东西,生怕被人认出来。

    因此,这条街上的大都卖东西的人都是从四面八方的小村子里汇集在一起的。

    “这东西真的是草做的吗?”有几个年轻人都听到后,立时就急了:“你怎么这么坏,给我们吃这种东西!”

    “就是,难怪要打倒资产阶级,他们都不是好人,赚黑心钱……”

    唐宝瞄了眼得意洋洋的赵爱珍,又看了眼边上的群众。

    按说年纪大点的人都知道这凉粉是凉粉草做的,可能是因为前几年这沾染上批斗的事都没有好下场,让他们都不敢多说什么。

    唐宝示意大家让一下,露出来贴在小摊子上的几张纸,声音清脆的道:“大家往这看,这里都写着,首先,准备好新鲜的凉粉草洗净晒干,再洗干净后,放入锅中加水熬煮一个小时作用,待锅中的水变成墨绿色时把草捞起来。

    然后,兑进粘米粉,在兑进米粉的时候注意文火,一边兑一边用勺子搅拌,当搅拌到成稀糊状的时候就倒入大盆里,然后让它自然冷却成果冻状即可。

    再者,我们苏家是中医,夏天吃凉粉对大家有好处,性寒、味甘、具有清热消暑和凉血解毒的功效,可以预防中暑、以及上火牙痛……”

    唐宝见大家听的认真,语气一变,板着脸很是严肃:“我们靠手艺靠劳动挣钱,不是丢人的事,你们难道不知道,今年五月初,报纸上就刊登了鼓励手工艺人在工商局进行登记经营,我们这小摊子,是经过审查允许的,你们要是不相信那就去工商局查阅档案。”

    说完,从包里(空间里)拿出一张敲了印章的纸放在几个年轻人面前:“我们这是合法经营,以后这凉粉会成为苏家诊所的食补方子之一!你们嫌弃凉粉草是草,你们怎么不嫌弃人参也是草本植物呢?在我们医者的眼里,任何草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合不合适!”

    “……”几个年轻人明显是认识字的,现在听到唐宝这样说,脸上被甩了一巴掌一样,火辣辣地疼。

    唐宝走到赵爱珍面前,杏眼带着寒意盯着她:“倒是你,是对小贩的成分划分有误解,根据现在的国家调例,小贩属于半无产阶级,连小资产阶级都够不上!我倒是没料到,你这市长的姨侄媳,今儿来和我闹,是不是反对现在市长推行的政策有意见?还是对国家领导的决策有意见?”

    “你!你胡说什么?”赵爱珍没想到她敢这样明晃晃的把国家领导和市长说出来压自己,这和她本来想的一点也不一样啊!

    自己本来是要说的她无地自容,再鼓动大家砸了他们的摊子,然后他们肯定和这些人闹起来,到时候把他们打的半死不活。

    “我没有胡说!”唐宝长的好看,此时又一副严肃的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倒是让大家都静静的看着她。

    “你是无产阶级吗?你嫁了人后,住着小洋房,不用上班,也不用工作,家里还有保姆,那你才是剥削劳动人民的资本家吧?”

    唐宝看着她惨白的脸色,是她自己来找不自在,自己为什么要给她留面子,话语如刀,锋芒毕露:“你阶级思想固化,看不起我们这些劳动人民,你才是资本主义复辟!不要以为你是搪瓷缸厂副厂长的儿媳妇,我就怕你!”

    唐宝一点也不怕事,而且说的有理有据,边上围观的人都起哄:“搪瓷缸厂副厂长的儿子好像是个……”

    虽然人家都压低了声音,可是赵爱珍还是觉得人人都知道自己贪慕虚荣,嫁了个傻子。

    她这一刻,觉得他们看自己的眼神,都带着嘲讽,明晃晃的嫌弃。

    外面街边停了辆汽车,金秀娟坐在车里,也没想到唐宝会直接反扣一顶帽子给她。

    她现在就觉得赵爱珍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仅不能让唐宝难堪,反倒是把自家也拖下水。

    这影响到自家男人前程的事,她可不能坐视不管。

    赵爱珍本来还是个颇有小心思的姑娘,可是嫁了人后,大都时候都是被婆婆严厉管教,不准她出门走动。

    这也导致她一些消息封闭,而且说话行事都不能和以前相比。

    现在她听了唐宝的话,心里害怕起来,转身就想离开。

    “等等!赵爱珍你还不能走!”就在大家以为没热闹看,这事不了了之的时候,唐宝却开口喊住了她。

    赵爱珍当成听不见,可是看着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拦着自己,眼神不善的盯着她,似乎在考虑从哪下手才能弄死她。

    赵爱珍脸色难看的退后两步,强自镇定的看着她:“你想怎么样?”

    她怎么敢这么不知趣?这么不知退让,非得把脸皮撕破才行吗?就不怕自家的权势吗?不怕余市长在背后给自己撑腰吗?

    “我要你道歉,你欠我们一个道歉!”

    唐宝的眼神扫过不远处的小轿车,她本身也不是非要找茬的人,但是他们来找事,自己也不怕。

    她维护的不仅仅是自己的面子,还有孩子们,不想让他们觉得靠自己的双手挣钱是丢脸的事情。

    虽然他们这几天是挣钱了,可是付出的汗水,还有盯着大太阳卖东西,这都是他们应得的。

    边上有个大爷也开口了:“这凉粉的做法确实不算难,我们以前为了填肚子也做过,可是做的没人家这么精细,五分钱一碗也确实不贵。”

    有第一个人开口说话,后面就有好几个人附和了:“可不是,你看这晶莹剔透的,里面也没少放米粉吧?这东西说难也不难,可是要是一个不好,一锅也就毁了,反正我是懒得做!”

    “就是,这样偶尔买碗尝尝挺好的……草怎么了,做的好草也是好东西。”

    “没错,我看她肯定是眼红,这才来找茬……”

    赵爱珍瞪着唐宝,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可是她听到边上的人越说越过分,还提起了余市长,心里打了个寒颤。

    自己现在把事情给办砸了,这要是还连累他们被说三道四,他们肯定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的。

    “对不起,唐宝是我错了!”赵爱珍觉得屈辱万分,红着眼睛,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是我不该眼红你能挣钱,这才想给你捣乱。”

    唐宝低嗤一声:“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怕你来捣乱,就当给大家看个乐子!”

    反正法不责众,围观的群众们都发出善意的哄笑:“这乐子是挺好看的!”

    赵爱珍终于忍不住哭了,掩面逃离的时候,没仔细看路,反倒是脚下一扭,就五体投地的摔了一跤。

    幸好她今儿穿的是长裙,这才没有露出什么不该露的地方。

    唐宝在后面好心提醒:“走路小心点,你家里的车子已经来接你了,赶紧上车去吧?”

    要是赵爱珍现在不是被气晕了头,这个时候绝对不会上车,可是现在她又羞又气,觉得自己要是能上小轿车,也能有面子点,还真的往小轿车那边走去,透过透明的玻璃,看见里面瞪着自己的金秀娟,心虚的道:“姨妈,我……”

    金秀娟看着这蠢货把自己给暴露了,恨不得打死她才能消气。

    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推开车门下车,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