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秀娟下车就给了赵爱珍一巴掌,先声夺人,声色俱厉的道:“谁让你出来找别人麻烦的?都是我姐姐把你给宠坏了,宠的你不知道天高地厚!就算你们表姐妹之间有矛盾,什么话不能私下里好好说?非要闹到这里来耽搁人家做生意……”

    金秀娟比赵爱珍聪明的多,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自己一定不能让她们牵连到自家身上,她干脆说成是姐妹矛盾。

    赵爱珍真的是被打蒙了,捂着自己的脸,都不敢露出自己的不满:“我,我没有,我不是……”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赵爱珍在刘家虽然过的衣食无忧,可是几乎每天都被金秀芳给洗脑,觉得自己一个普通工人的女儿嫁到刘家,现在吃的好,穿的好,还啥事也不用做,那就是她天大的福气。

    明里暗里都嫌弃她克父,还威胁她要是不听话,就把她赶出刘家。

    当初赵海出事,确实是赵爱珍自己理亏,心里一直有鬼。

    因此日复一日的被婆婆说嘴,说的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现在能嫁到刘家那就是烧了高香。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她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万事不愁的好日子,自然是怕自己被赶出去,过以前的艰苦日子,现在被金秀娟打骂也不敢多吭一声,反而是一副委屈屈,又带着点懦弱的含胸收背的站在一边。

    边上的人看见了这一幕,都很好奇,闲着没事的老汉和老太太就干脆远远的看着。

    金秀娟反而来到唐宝面前,一脸诚恳的对她道歉:“唐宝,你不要和你表姐生气,她就是搅家精,一刻不看着她,就爱仗势欺人!”

    又显得有点高兴的道:“你先前不是为了苏家大院的事情去寻我爱人吗?我听他说已经给苏家大院里的住户找好了地方,等他们搬出来,你们就能回苏家大院,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啊!

    那苏家大院里能住四十多户人家呢,你说你们以后住的地方多宽敞啊?我这真是想想就羡慕的很!”

    她当然不是纯粹的为了恭喜唐宝能得到苏家大院,而是告诉大家,唐宝她也不是没房子的无产阶级;告诉大家,苏家大院里四十多户住户都因为他们要被迫离开!

    唐宝听她这么一说,瞬间就明白她的意思。

    她一点也不在意的笑了笑,清脆大方的朗声道:“苏家大院本来就是我妈的家,前些年收回去安置乡亲,我们也服从命令;现在我爸妈在首都研发出止血药有功,领导这才特意把房子还给我们,我们也不会觉得受之有愧,以后我们苏家医馆重开,市长夫人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尽管上门来就是!”

    金秀娟心里憋屈的很:鬼才要上门,呸,真是晦气,还敢诅咒自己身体不好。

    最要命的是就因为自己出现,她们这苏家医馆还没开,却已经让大家都知道了,自己这是被她坑了,宣传了一回苏家医馆。

    可是她面上还不能露出什么,咽下吐血的冲动,勉强的笑了笑:“你们忙,我先走了。”

    “慢走啊!”唐宝看着她们的背影轻轻一笑,心里却明白,想要把苏家大院拿回来,肯定还会有波折。

    有上头的文件在,明着他们肯定不会出手,可是这暗地里肯定会为难自己。

    离殇把剩下的凉粉都切好了,自己才来到唐宝的边上,好奇的问:“你和他们有仇是不是?要不要我出手帮忙啊?”

    “别啊,”唐宝被他吓了一跳,赶紧低声警告:“我们当初可是约定好了的,没有我答应,不准你用蛊。”

    离殇翻了个白眼:“都说我没带那些玩意出来!就是随便下点药,也能让她们日夜不安,睡不着才是最折磨人的。”

    “我们学医是为了救人治病,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出手害人!”唐宝生怕他习惯成自然,对看不顺眼的人就下毒,哪怕自己心里也很想问问什么药这么厉害,却只能忍着。

    离殇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知道,知道,我都记着呢,出来了就要遵守外面的规矩是不是?”

    杨峥凑上前来好奇的问:“苏家大院那边有消息了?”

    顾少谨老气横秋的感叹:“我还记得去年我们就住在苏家大院的柴房里,没想到有一天就能翻身做主,这感觉真是太爽了。”

    唐宝看着小少年满脑袋的汗水:“得了,你们去买几根棒冰,我去政府里看看文件下来了没有,你们继续努力挣钱!”

    少谨赶紧缠着她:“姐,你带我去吧?我去保护你。”

    “别闹,你就乖乖的帮着哥哥们干活!”唐宝自己骑上自行车就往市政府大楼去。

    余中华自然不会再见她,刘秘书出来招呼她:“唐同志,手续已经办好了,大部分人已经安置妥当了,只是剩下两户人家还不愿意搬走,还没和我们协商好,说是现在住的地方更方便,不愿意挪地方。”

    他说完见唐宝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心里浮现人家早就看穿了他们打算的想法,可是这件事不是自己这做属下的能多说什么的。

    只能把手里的一些材料都递给她,几乎是落荒而逃:“资料都在这里了,你们只管把人赶出去就行。”

    开玩笑,就连余市长想为难他们都做不到,自己才不会自不量力的去为难唐宝呢,毕竟现在的唐家可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啊!

    唐宝接过一叠资料,自己瞧了瞧文件都齐了,这才收到斜挎包离开。

    对于她来说,只要是资料齐了就好,至于留给自己的麻烦,那都不算事。

    她回去看见他们都已经卖完了,在收拾东西,上前笑了笑:“各位,现在终于轮到你们英雄有用武之地了,带上一些钱去打探清楚,现在留在苏家大院不肯走的两户人家是什么来历。”

    顾少谨点了点头:“那嫂子你在这等我们,我们很快就回来。”

    杨毅他们也纷纷和唐宝告别,撒腿就跑。

    唐宝看着还坐在小凳子上吃棒冰的离殇,很无语的问:“他们都走了,你为什么不跟着去?你平时不是最爱东游西逛的吗?”

    “我一开始是为了熟悉这边的地形,这才每天都逛街的,现在我都熟悉的差不多了,自然就不用在逛街去了!”

    说完,咬了口棒冰,舒服的眯起眼睛:“这大热天的吃冰的真是太爽了,就算是冰火两重天啊!”

    唐宝干脆不搭理他,自己拿出那些文件又看了一遍,拿出笔开始预算这大概要多少钱。

    苏家大院要修缮成什么样,唐明远先前说已经寄了信和图纸过来,还有一些钱和奖金,唐宝这边要找手艺好的泥水匠,还要联系砖瓦厂什么的。

    离殇吃完了一根棒冰,就凑过来看唐宝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的,顿时觉得无聊,好奇的问:“唐宝,要是那两户人家不肯搬走,你准备怎么才把他们赶出去?”

    “很简单啊!”唐宝一本正经的道:“我们华国是礼仪之邦,不能上去就打打杀杀的,那也太野蛮了;我这个人是比较懂事的,偏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们肯定会好好合作的。”

    离殇瞬间离她远了点,紧张的看着她:“你这样说我好害怕啊!你还是我认识的唐宝吗?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吓死我了!”

    唐宝见他敢拆自己的台,淡淡的瞄了他一眼:“看来你中午是不想吃饭了是不是?”

    这威胁比啥都管用,离殇瞬间恢复成温和体贴的模样,拿着扇子给她扇风,殷勤的道:“我们中午吃点啥?家里好像没什么荤菜了?现在这个时候去菜市场,应该卖的便宜点,我去买菜好不好?”

    唐宝斜了他一眼,带着点警告的道:“只准拿伍元钱!”

    “好嘞,我马上就回来!”离殇把扇子塞到唐宝的手里,自己赶紧从饭盒里摸出几张壹元的,就拎着菜篮子,不顾形象的飞一般的往菜市场的方向跑。

    唐宝看着郁闷死了,这货明明对医药方面的天赋极高,就是做医生大夫的料!

    可是他偏偏想学厨艺,而且厨艺没天赋。

    反正他就算是炒个鸡蛋,别人炒出来是金黄金黄的,他却能炒的黑乎乎的,不是让人想打死卖盐的,就是让人想打死卖酱油的,根本没法下筷子,完全是厨房杀手,下厨就是灾难。

    现在他想下厨那就得偷偷摸摸的,要不谁都不让他靠近厨房。

    杨毅回来的很快,低声道:“姐,我打听清楚了,赵家的男人是联防队里的,家里只有小两口在;还有一户住的就是个混混,平时就喜欢偷鸡摸狗,没个正经事做的。”

    瞄了瞄四周没人,低声道:“要不要晚上的时候,我和少谨他们过来收拾他们一顿?”

    “我早就料到留下的不会是什么好人!”唐宝杏眼带着冷光:“那就中了他们的圈套,我敢保证,你们这边打人,那边就能冲进来巡逻的人,说不准还会给你们按个入室抢劫的罪名。”

    杨毅闻言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那他们也太狠了吧?”

    顾宁谨只比他晚了一步,闻言神色严肃的道:“嫂子说的对,我估摸着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打算,要是我们这边出了事,估摸着连唐叔唐婶,还有我哥都会被牵连进来。”

    唐宝没想到宁谨的心思这么细密,以后说不准是从政的好苗子,闻言点头:“你想的很周到,所以我们都回去,什么也不做。”

    “什么也不做吗?”杨毅闻言皱紧眉头,很不甘心的看着他们:“就算是晚上不能动手,那我们干脆白天动手,百密一疏,我就不信他们能严防死守。”

    “姐姐,我们回来了!”少谨和杨峥喘着粗气跑回来,脑门子上全都是汗水,把打听来的事情说了一遍,倒是和杨毅他们说的没什么出入。

    唐宝拿出帕子,给两个小的擦了汗,笑着道:“你们真是太厉害了,打听的比你们哥哥都详细,我们先回家,慢慢想法子。”

    少谨是给点夸奖就灿烂,露出一脸的笑容,腆着自己的小肚子:“对,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们肯定能想出好法子的!”

    杨峥却瞄了瞄两个哥哥的脸色,见他们都阴沉着脸,就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弄,郁闷的道:“实在不行,我们就装鬼吓他们,让他们日夜难安,看他们还住不住的下去!”

    “哈哈,这个主意好!”顾少谨很捧场自己小伙伴,精神抖擞的问:“那晚上的时候,我们偷偷的过来!”

    又看着唐宝兴奋的道:“反正现在大部分人家都挪出去了,留下他们两家还是一南一北的,离得很远,那边我们熟的很,就算是大门锁了,也知道哪儿有狗洞可以钻进去。”

    当然,对于钻狗洞这个馊主意,除了唐宝在笑,另外三个都狠狠的瞪着他。

    离殇拎着几条鲫鱼,还有一块猪肉和一块豆腐回来,刚好听到少谨在说钻狗洞,瞬间兴奋起来:“少谨,你要去逮狗吗?是不是要吃狗肉?狗肉好吃吗?带上我一起去行吗?”

    顾少谨还真的吃过狗肉:“前几年一只野狗抢了我的馒头,我和二哥就把狗打死了,弄狗肉吃,味道一点也不好,我这辈子是不想再吃狗肉了。”

    “是吗?那我以后也不吃狗肉了!”离殇把手里的菜篮子给他们看,笑嘻嘻的邀功:“我们回去吃猪肉,我还和人家说好了,明儿给我们留一副猪大肠。”

    好好的话题,瞬间歪楼歪的一塌糊涂。

    唐宝翻了个白眼:“离殇,我发现你真的就是个吃货!”

    离殇一点也不在意的道:“吃货就吃货,能吃是福!”

    他们回去的时候,顾玉郡带着草帽,顶着大太阳,在翻晒着一院子的凉粉草。

    唐宝见小姑娘这么勤快,赶紧道:“玉郡,你回来歇着,说好了这些活留给他们男人做!”

    “对,我们来就行。”宁谨他们也不多说,上前就撸起袖子干活。

    “姐,你们回来了啊?我都还没烧午饭呢!”顾玉郡赶紧去洗手:“午饭我们吃什么?”

    离殇赶紧把菜篮子递给她,笑嘻嘻的道:“有鱼有肉,我给你们打下手。”

    顾玉郡看着几条鲫鱼已经开始翻肚子了,赶紧道:“那你先去刮鱼鳞,把鱼修理干净,我去摘点豆角黄瓜。”

    三个人动手还是挺快的,现在这个时候蔬菜多,一个鸡蛋西红柿,肉丝青椒,还有离殇念念不忘的鲫鱼豆腐汤和肉沫茄子,还有清炒豆角。

    大家又都是长身体的时候,七个人五个菜,那都吃的干干净净。

    午后,大家都歇了一会午觉,等到一点多的时候,杨毅肩上搭着蓝色的短袖,打着哈欠出来水井边,准备用井水洗把脸,却看见唐宝在一边拿着丝瓜看自己光着的上身,赶紧把上衣穿上,才红着脸打招呼:“姐,你今儿起的这么早啊?”

    家里有唐宝和顾玉郡在,他们几个男的平时很注意,能不光着膀子绝不会光着膀子出现。

    按说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午睡,他这才大意了。

    唐宝看见少年脸上的红晕,也不敢打趣,只能装出一脸深沉的模样:“是啊,我在想事情,一时睡不着。”

    “房子的事情?”杨毅见她点头,上前低声问:“姐,你不是会那什么召唤五鬼吗?到时候能不能召出五鬼吓吓他们?这样让他们住,他们也不敢住。”

    唐宝觉得自己很郁闷,要是自己真的能召唤五鬼,那就不用发愁了,现在看来,只有自己亲自上,装神弄鬼的吓唬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