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知道,自己想要单独行动,那是不可能的,需要有人给自己打掩护,免得家里人发现她不见了会担心。

    所以她想来想去,知道自己点秘密的杨毅就是最好的合伙人。

    杨毅听了她的打算后,下意识的摇头:“不行,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陪你去,要不万一你太累了,没力气回来怎么办?”

    在他的心里,唐宝这召唤五鬼的手段虽然很厉害,可是上回她就是频繁召唤五鬼,这才生了场大病。

    因此,他总觉得唐宝召唤五鬼后的代价太大,觉得自己不在边上看着不放心。

    “那你先去帮我准备点东西!”唐宝低声道:“去村子里看看有没有鸡鸭卖,我需要血!”

    ……

    晚上八点多,大家就把明儿要卖的凉粉给准备好了,忙碌了一天,梳洗后,就差不多九点了。

    这个时候的天气不像白天那么热,睡觉很舒服,大家也各自回房睡觉。

    哪怕现在房间多,可是杨峥和少谨还是乐意睡一张床。

    离殇也睡在杨家,毕竟顾家有唐宝和顾玉郡在,他就不能关着身子,也不能穿着大裤衩随意走动。

    杨毅悄悄的溜出来,看着唐宝已经在自行车边等着自己,赶紧和她一起离开。

    远远的传来几声犬叫,唐宝低声嘀咕:“下回得给狗下点安眠药,等下要是遇见人了,你回头找不到我也别害怕,我那是用了障眼法,知道吗?”

    她这是为防万一,毕竟这大晚上的,要是被人看见自己和杨毅一起出门,这要是传出什么风言风语就不好了。

    “行!”杨毅点了点头,蹬着自行车载在她往市里去。

    泥巴路崎岖不平,好在天上的月亮和星星都很给面子,朦朦胧胧的照亮着泥巴路。

    别说乡下没有电视机,就连市里也只是那些当官的,或者是有钱人家才有电视机,一路都是静悄悄的。

    晚上杨毅也不敢骑的太快,到了市里已经是快十点钟了。

    市里倒是有联防队的人巡逻,可是杨毅对这边熟悉的很,避开他们来到苏家大院的不远处才停下自行车。

    唐宝把自行车收进空间后,和他走在房子边的阴影里围着苏家大院慢慢溜达,果然看见南边有十几个人穿着工装坐在一边闲置的孔板上抽烟的抽烟,还有几个人喝啤酒吃花生米,偶尔低低的说几句闲话,别提多惬意了。

    “还真的被你说对了,他们这早有准备,白天的时候,我们也去里面转了一圈,里面的这个位置也叠了十几块孔板,这样就算是听到了动静,这也能很快的翻墙进去,这里外的孔板就跟梯子一样。”

    杨毅说完,还是很生气的握着拳头:“他们这也太过分了,我真恨不得揍他们一顿。”

    唐宝反而笑了笑:“小伙子,你得谢谢他们,这也让你学到了不少,是不是?”

    杨毅被她这话噎住,果断的转移话题:“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找个隐秘的地方,我在想法子进去,你就在外面等着接应我!”唐宝借着和他说话的机会,把小白从空间里弄出来,让小白先进去,这样自己等下瞬移进去就好了。

    自从空间里多了建木后,唐宝就觉得自己失宠了。

    一直嚷嚷着要出来玩的小白,那是恨不得每时每刻都黏在建木上修炼。

    而且现在唐宝多了块活地,建木现在就在活地里扎根了。

    当然,活地上种着的都是人参种子,唐宝想种点葡萄,小白都霸道的不让。

    这次让小白帮忙,小白还不乐意,气的唐宝威胁小白:“你要是不帮忙,我明儿就把人参全都给拔了种葡萄!”

    其实就算是唐宝自己,也舍得拔了那百来只才抽苗的人参。

    小白身子小,速度快,不用两分钟就来到了房间里,身子一跃上了床,看见人家小两口在床上上演妖精打架,很干脆的用小爪子捂住自己的脸,有点纠结的想:我还是个纯洁的宝宝啊?唐宝说看了这种画面会长不大,变成小黄人。

    不是,是变成小黄狐狸那就不好看了。

    可是,小白又很好奇,想着反正唐宝不在,自己看看也没关系。

    悄咪咪的挪开小爪子的时候,发现人家不动了……真是让小白郁闷极了,后悔的要命,想着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干脆去另一边瞧瞧有没有什么好看的。

    另外一个房间里都是酒气,小白在房间里外四处溜达了一下,确定没有埋伏,这才用意念召唤唐宝,在唐宝回应自己的时候,催动灵力,意念一动,唐宝就出现在房间里了。

    唐宝闻着满屋子的酒味,还有床上男人的梦呓,也是一脸嫌弃,觉得自己下手应该重一点,免得明儿他醒来后,忘记了今儿晚上发生的事情。

    她先把一杯迷药灌入他的嘴里,那汉子还砸了砸嘴,含糊的道:“嗝,再来一杯……婆娘,我对不起你,不该对……”

    做错了事,却借酒消愁,唐宝翻了个白眼,可是听了几句他的梦呓,倒是露出一抹坏笑,自己进空间换了红色的旗袍,又把自己长发盘成发髻,描眉画眼,手上戴上了自己从离殇那边得到的錾花银指套,弯了弯手指,自己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装扮,觉得很满意,这才离开空间。

    虽然她把人带进空间,就能让人无声无息的死亡。

    可是她想到自己把蛊王带进空间,老天都能客气的给自己多块活地,这要是草菅人命,要是老天忘记自己是亲闺女,把自己弄死了,那可就哭都来不及了。

    而且现在是法治社会,她也不觉得自己有随意让人生死的权利,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那都是适者生存,只要不威胁到唐宝的小命,她都不会把人弄进空间。

    有些事情,习惯会变成自然,她怕自己习惯杀人的话,最后会变成杀人魔。

    ……

    莫三喝多了酒,睡得迷迷糊糊,却觉得自己透不过起来,只能勉强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早就拉灭了的电灯又亮了,看着自己胸口多了块脸盆大小的石头,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是在做梦。

    可是闭上眼睛再睁开,石头还在胸口,重的让他呼吸困难,他下意识的伸手想把石头弄下去,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

    这个时候,又看见一只雪白的手戴着长长的錾花银指套,压在石头上,温温柔柔的道:“别动啊,要是你把磨盘弄掉了,下回磨盘就砸到你脑袋上了啊?”

    莫三平时胆子很大,做过土匪,看过义庄,从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可是这大半夜的,自己的房间里多出个女人,这让他心里发毛,咽了咽口水,紧张的问:“你是人是鬼?”

    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很轻很轻,似乎快要发不出声音了,这也太诡异了。

    “我才从十八层地狱上来,那里可好玩了!”女人对他笑了笑,还是温温柔柔的道:“那里沸汤浇手算是一层,还有一层是断筋剔骨小地狱,木石土瓦压小地狱,这石盘就是我从哪里带出来的!”

    莫三很想大喊‘救命’,可是却发现自己现在喊不出来,也说不出话了。

    今儿的事情发生的太诡异,他看着面前这美人身段婀娜,可是那张脸雪白雪白的,眼睑处却是乌黑乌黑的,嘴巴红的像血似得,更不用说那雪白的手还带着长的吓人的錾花银指套。

    他眼带哀求的看着她,期待面前的东西能快点离开。

    唐宝似乎能看懂他的眼神,轻轻一笑:“我还不能走哦,你最早的那个婆娘就在石压地狱等你,她说她早先产下一婴儿,就因为你重男轻女,将女婴抛弃,她现在还在挖大石头,等你死后就用那大石压着你……”

    莫三听到这,吓得浑身发抖,可是却动弹不得。

    唐宝看着他眼里留下了恐惧害怕的眼泪,这才离着他远点,低笑:“我家风水真的很好,气乘风则散,我这么多年没回来,可得好好住上一阵子,我明儿晚上再来找你啊!”

    莫三敢确定,肯定,自己没有眼花,却看见那个女人在昏黄的灯光你消失不见。

    还没等他松了口气,那个女人又突然出现,对他一笑,越发显得诡异渗人,她的语气轻飘飘的:“我忘记把石头带下去了,要是不小心把你压着就不好了。”

    说完,手在石头上一拂,石头就在他的胸口消失不见了。

    “看你,被我吓着了吗?来给你喝点好东西提提神。”她的手一伸,就凭空出现了一个酒壶,她冰冷的尖尖的錾花银指套刺痛了他的下颌,让他不由自主的张开嘴,感觉到一股血腥倒入自己的嘴里……

    唐宝确定他昏迷过去,自己才招呼在一边看热闹的小白离开。

    “唐宝你吓人真好玩!”小白看的津津有味:“我们也去这样吓另外一家吗?”

    唐宝对小白做了个鬼脸,自恋的道:“都说人吓人,吓死人,我长的这么好看,他为什么也会害怕呢?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你可真是臭美……”小白说完赶紧溜,深怕唐宝收拾自己,赶紧溜出去。

    唐宝要关灯离开的时候,看见门边还有一箱汽酒和两箱啤酒,也干脆全都收进空间,免得他醒来找酒喝,冲淡了口腔里的血腥味。

    最重要的是自己都化妆表演了半天,好歹也得给点演出费吧?

    她觉得自己收的心安理得,听到小白又开始召唤自己,赶紧过去。

    唐宝还是不忍心为难女人的,对赵家的小两口,只能先把女的用银针扎晕,自己才开始如法炮制的收拾男人,当然换了个说法,反正他在联防队里也肯定做了什么欺负人的事情,干脆折腾出刀锯地狱,吓得他都尿裤子了。

    这样就很尴尬了,唐宝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欺负人了,怕把他吓着就不好了,连特意调制的‘好东西’都没给他喝,要是把人吓傻了,那就不好了。

    ……

    夏天早上的六七点钟,那是温度最适宜的时候,也是睡觉最舒坦的时候。

    杨毅昨儿半夜十二点才睡,现在睡得正香,就被自家弟弟给喊醒来了。

    他打了个哈欠,继续闭上眼睛含糊的问:“几点了?”

    “哥,你没事吧?现在六点半了。”哥哥平时五点多钟救起来洗衣服,或者去厨房搭把手,今儿却还在睡觉,杨铮深怕他生病了,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好像温度也挺正常的啊?

    杨毅也模模糊糊的听到广播里的报点声,从床上爬起来笑了笑:“别担心,我没事,就是睡过头了。”

    他们兄弟去厨房的时候,杨毅发现唐宝不在,低声问边上的玉郡:“姐还没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