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毅见唐宝还没起来,担心她昨儿用力过度,人又不不舒服,这才忍不住关心的问:“姐怎么还没起来?”

    “姐早就起来了,”玉郡夹了块酒糟萝卜咬了一口:“吃了早饭就回房做什么预算?”

    “哦,等下我们就去市里,有什么要带的吗?”杨毅这才放心,自己也赶紧扒拉稀饭,又拿了个三合面的馒头大口吃起来。

    顾玉郡咽下嘴里的稀饭,这才露出一个笑容:“姐让我今儿也要去,等下我和你们一起走。”

    离殇吃饱了,放下碗筷催促他们:“你们快点吃,等下我们去晚了,就怕赶不上唐宝说的热闹了!”

    今儿确实是大家都起晚了,不过难得全家出动,到了苏家大院附近的时候,顾少谨看着这边来往的人不多,有点犹豫的开口:“姐,这地方看着不够热闹啊?要不我们还是回原来的地去吧?”

    唐宝走出来一身汗,抬手一看已经快八点了,看着大门紧闭的苏家大院露出浅笑:“没事,再过一会这就热闹了。”

    杨铮好奇的看了唐宝一眼,见她不是在开玩笑,眼珠子一转就开口道:“这边倒是离菜市场近,那我过去和边上的几位大爷大婶说一声,是不是我们以后都在这摆摊子了?”

    唐宝看了看四周,苏家大院的位置很不错,离菜市场也不是很远,一边还有几家商铺,过去就是大街,点头道:“对,以后我们就在这扎根了,还可以看着点里面的修整!”

    杨铮应了一声,就招呼少谨一块离开。

    有几个大妈从挎着菜篮子从菜市场过来,看见宁谨他们在摆摊,好奇的问:“你们今儿怎么到这边来了?”

    “对,以后我们就都在这摆摊了!各位大妈要来一点吗?”杨毅很热情的招呼她们。

    其中一个点头:“给我来两份带走,我家老头子就喜欢这一口,一份放薄荷,一份不要薄荷。”

    “那给我也带一份!给我多放点薄荷。”

    杨毅笑着应下,手脚麻利的拿着两张箬叶一卷,把宁谨递给自己的一碗凉粉倒进去,再抽出一根稻草一绑,就把凉粉放在人家的菜篮子里。

    都说熟能生巧,唐宝看着他们这利落的动作,都觉得很赏心悦目,把装着零钱饭盒递给玉郡,让她收钱找钱,自己就在那溜达。

    杨毅看着唐宝往南面走,眼神一闪,很不得自己也过去瞧瞧,那边还有没有人守着?还有唐宝说的热闹到底是什么呢?

    唐宝绕了一圈回来,看着现在没客人,干脆指使他们去买东西:“宁谨,你去问问附近有没有卖锁的,这边的前门侧门的锁要全换了,要是找到锁的铺子,就请师傅上门来装好一点的凸轮转片锁或者是三簧锁。”

    顾宁谨好奇的看了唐宝一眼,也从饭盒里抽出几圆钱离开了。

    “等等我!”离殇也赶紧跟上,好奇的东张西望:“宁谨,你说我们这要是买了锁,是不是我们就能住在这了?”

    杨毅看着他们走远了,这才有点紧张的低声问:“姐,这里怎么还没什么动静?难不成里面的人已经离开了?”

    “不可能吧?”唐宝有点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低声道:“或许是我下手重了点?”

    杨毅忍不住露出笑意:“那是他们活该……”随即又抬头看向正对面:“那小轿车好像是朝我们这边开过来的吧?”

    唐宝看着开过来的两辆车,这才露出愉悦的笑意:“他们终于来了!”

    按着昨儿那秘书的说法,他们今儿也会来劝这里的人搬离,顺便把大门的钥匙交给他们,那政府里的工作就算是做到位了。

    唐宝现在就看是他们笑,还是自己笑了。

    等到那两辆轿车里的人下来,唐宝看见不仅是余中华亲自过来,就连金秀娟也过来了,然后还有四个穿着白短袖衬衫和黑裤子的男人,

    刘秀娟看了看紧闭的大门,走过来看着唐宝笑着开口:“我听说今儿是你们拿到房子的好日子,就特意过来恭喜你们一下!以后你们有了这么大的家,那就是城里人了!”

    唐宝觉得她的脸上,明晃晃的刻着:我是来看热闹的,就算是你们有了家,可是家里却有膈应你们的人,这不是戳人家的心吗?

    她一脸兴奋的点头:“谢谢,那等下你们会帮忙把里面的人劝走的是不是?”

    刘秀娟心想:那怎么可能?老娘这都出了血本,每天给里面的人三元钱的工资,让他们住在这里不挪窝的,就是为了给你们找麻烦。

    “那是肯定的,”刘秀娟说的很好听:“我们肯定会好好劝他们的,可惜现在上头有政策,让他们一定要多为乡亲做实事,要有文明礼貌,这就不能动粗了,你们也要多多体谅啊!”

    唐宝闷闷的点头,看见出去的离殇他们都回来了,像是仗着胆子问:“你们要不要尝尝我们这边的凉粉?”

    刘秀娟觉得她现在这是想巴结自己,给自己拍马屁了,看着锅里晶莹剔透的黑色凉粉,看着还挺不错的,带着矜持的道:“也好!那我就尝尝吧?”

    不得不说,她实在是想多了。

    顾宁谨有点惊讶的看了唐宝一眼,也不多说什么,拿着竹片就开始划开整块的凉粉,切成四四方方的小块小块的。

    唐宝在边上数了数:“他们一共有六个人,准备六碗,多放点糖水。”

    又大声招呼:“余市长,你爱人请客,请你们吃凉粉。”

    余中华心里有点不解,自己的老婆怎么还照顾人家的生意?不过在外面也不会多问什么,只是笑了笑,就一脸和气的招呼大家都过来先吃东西。

    当然,他的心里也在想:肯定是唐宝有求于自己,想用这几碗东西来讨好自己。

    因此,他端着碗吃了几口,就点头:“这还挺好吃的,你们这也算是支持市里的政策,挺好的!”

    边上的一个秘书大口吃完后,很有眼色的掏出五角钱递给唐宝,笑着道:“是挺好吃的,给你钱。”

    “你们市长夫人请客,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唐宝用一脸你看不起你们市长夫人的眼神看着他:“还是她没带钱?”

    这要是没带钱,却说要请客,那不就是吃霸王餐吗?

    虽然这话唐宝没说出来,可是那脸上却明晃晃的带着这意思。

    金秀娟差点连脸上的笑容都维持不住,赶紧从兜里掏出壹元钱递给她:“大家跟我们老余出来办事辛苦了,今儿必须是我请客。”

    唐宝很利索的收了她的钱放到饭盒里,开口道:“五分一碗,六碗是三角钱,每碗加了两份的白糖水,六六三十六,一共是六角六分钱,找你三角四分钱。”

    虽然这点钱不多,可是唐宝坑了她一回,心里很满意,把钱递给她:“找你的钱,要是觉得好吃下回再来买啊?”

    为了不被唐宝气死,金秀娟接过零钱后,就对着一边的男人笑着道:“小吴,你去敲门,看看里面有没有人在。”

    她觉得自己被唐宝坑了这一回,现在就想看看唐宝愤怒又无助的样子,这才能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小吴很快就去敲门,把门敲得‘嘭嘭’直响:“快开门!我们是政府里的,来收房了,快开门!”

    里面的人没有来开门,边上住着的人,还有路过的人倒是都围过来看热闹。

    现在这个时候,大都年轻人都去上班了,留在家的都是看孩子的老人,或者是没工作的年轻人。

    唐宝笑容满面的招呼大家:“天气热,各位大爷大妈,嫂子,同志们,今儿这大太阳的,天气也热,大家要不要来一碗清凉解暑,甜滋滋的凉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