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少谨他们在家精力充沛闹腾的时候,唐宝还嫌弃他们闹腾的慌,现在都不在家,又觉得太冷清了。

    唯一的好处,是唐宝有时间悄悄的进空间了。

    她见空间里人参长的特别快,和小白讨价还价后,终于得到巴掌大的一点角落,让她种菜做实验。

    可惜菜种子播种后顺利出苗,也没长的特别快,不过和外面的菜比起来,又快了将近一倍,至于味道,还真没什么特别的。

    时间一晃,转眼就快要八月半了,唐宝心里却隐隐觉得不安了。

    十几天前,她接到爸妈的信,说是他们那边的任务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应该能赶回来和她一起过中秋。

    在那以后就联系不上了,她倒是给他们打过电话,可是那边的人只说自己的爸妈已经离开制药基地了,别的事,人家就是一问三不知了。

    更郁闷的是顾行谨那边也一个星期没收到信了,最后一封信就是他要去出任务,让自己不要担心。

    问题是,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这个时候的唐宝,就恨不得自己能弄出手机这玩意,也就不会出现自己找不到人的情况。

    八月十三的早上,唐宝起来就觉得自己心慌慌的,最要命的是她两只眼睛都跳的厉害,这到底是左眼跳灾还是左眼跳财呢?

    “唐宝,有你的电报!”离殇从前面跑来,把手里的电报递给她,好奇催促她:“赶紧看看,是不是你爸妈要回来了?”

    现在的加急电报,邮递员会直接送上门。

    可是电报是八分钱一个字,他们要么是写信,要么是给自己打电话,现在却换成电报是啥意思?上

    她有点心慌的裁开,看见信纸上写着:“顾行谨病危,唐明远苏素受伤!”

    看到这几个字,唐宝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三个人都出事了,这让她心里怎么能受得了?

    这些日子,她最担心什么?最担心的就是他们的安危。

    她心里知道,战场上没有不流血的军人,一将功成万骨枯,可是她不能阻挡他的脚步和梦想。

    她不在乎顾行谨能不能再往上爬,只盼着他能平平安安的回家。

    最让她担心的是自己的爸妈为什么会有危险?这封电报把他们出事的消息都写在一起,是不是表示他们都在同一个医院?

    而且,病危的顾行谨现在怎么样了?自己的爸妈又是出了什么事?

    她赶紧拿起信封,上面是首都军医院的名称。

    接到这样的消息,她也待不住了?

    她有着太多太多的担心疑惑,看着离殇道:“我要去看他们,家里的事就拜托你了,孩子们要是问起,你就说我去陪我爸妈过中秋。”

    “要不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离殇也看到了信里的内容,真担心她受不了这打击,他都准备哄哭哭啼啼的女人了,谁知道她到现在也没有奔溃的泣不成声,看来是自己低估她了。

    平时他是不大着调,可是面对着生死,他还是有点靠谱的,担心她一个人在外不能照顾好他们。

    “没事,我那边有认识的人,现在担心的就是宁谨他们!”唐宝好说歹说,总算缠着离殇答应自己在家看着孩子们。

    “这壹佰元钱留给你防身,还要卖凉粉的钱你随便用,我房间隔壁的屋子里放了些做牛扎花生糖的原料……”唐宝交代清楚家里的事情后,就赶紧去收拾行李。

    她知道他特别的信守承诺,这才能安心离开,都来不及和小的们打招呼,就拎着藤箱,到火车站买了最快开的火车票,直奔首都。

    她已经没有坐票了,只能站在火车上,寻思着自己估摸着要等晚上才能躲进空间。

    火车速度不算慢,可是火车中途需要停下来检修,这一耽搁就得一个小时左右,偏偏去首都的路程遥远,要在火车上度过四天四夜。

    在这样的情况下,急的不行的唐宝,那真是恨不得自己开汽车。

    虽然现在这个时候天气已经凉快下来,可是火车上的人太多,大家的汗味,烟味,和一些怪味特别浓重。

    现在火车上的东西虽然贵了点,可是啤酒饮料面包什么的都不要票,买的人也不少。

    唐宝也随大流的买了个大白圆面包,就着自己带的水壶,将就的吃了午饭。

    吃完了面包,唐宝听到自己边上的两个男人问火车上的工作人员餐厅在哪,唐宝才想起来自己也可以趁着餐厅里人少的时候,偷溜进空间的。

    火车上的饭菜简单,主食不是包子,馒头,面条就是米饭,很多人都节俭,买一道素菜,加个鸡蛋,就能算是一餐了。

    出门在外,她很谨慎,深怕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

    在餐厅里吃的饱饱的,在离开的时候,悄悄的进了这边的厕所,确定没人看见自己进来,这才进入空间。

    小白难得不在树上呆着,看见唐宝在地铺上发呆,刺溜的过去,好奇的问:“唐宝,你不是说空间里的铺盖躺着不舒服吗?”

    “就算再不舒服,和外面比起来,这里就能算是天堂了!”唐宝嘀咕:“我记忆里出远门不是飞机就是高铁,或者是私家车,这却要五天四夜,那真是漫长得让人快疯了!”

    小白瞬间兴奋起来:“你不在家了吗?你又要去哪儿了?这要是再有奇遇,那说不准空间又会有好的变化了。”

    “你能感觉到行谨出事了吗?”唐宝一拍自己的脑袋,自己怎么就因为爸妈也出事,就忘记问小白了?

    她伸手抓着小白问:“你快告诉我,顾行谨现在怎么样了?”

    “轻点,我的毛!”小白不舒服的挣扎,好不容易才让她捧着自己:“应该没事吧?不都告诉你了吗?要是顾行谨死了,你就能感应的到!”

    唐宝松了口气,有点担忧的道:“我就是眼皮乱跳,还有心里不安,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小白很嫌弃的冷呲:“你选的男人真没用,三天两头就给你来个出事,你下回还是找个种地的吧?起码不会吓着你是不是?”

    唐宝捏了捏小白的爪子,叹息:“你个小没良心的,他在战场上拼搏,最根本的还是为了护着华国的安危,也想家里人的日子能过得好点。”

    “好吧,你这是要去哪?”

    “首都!”

    虽然心急如焚,担心他们的安危和伤势,但一路上有小白作伴,倒也不寂寞,她在最后一天,就还是趁着午饭的时候,悄悄的溜出去。

    现在很多人都相继到站,火车上已经空了很多座位。

    唐宝寻到一处空位上坐下了,安安静静的听着不远处几个人在高谈阔论。

    快要下车的时候,她把自己打理干净整齐一点,整理好行李。

    下了火车,她发现这里已近有了几层的高楼大厦,车来车往,男男女女穿着打扮果然很时髦,西装都出现了,女人还是长裙和丝袜,还描眉画眼了。

    唐宝向车站门口的警务员打听军区医院的详细地址,在人家的指点下,这才坐上公交车。

    下了公交车后,又在车站换了辆公交车,再下车后,她干脆坐了拉人的车,给人家看了信封的地址后,人家就把她送到了军区武装部队医院的门口。

    饶是这样,一点下火车,四点才找到医院。

    她直奔医院的服务台,担忧的问:“同志好,我怕来找我对象,还有我爸妈,麻烦你帮我查一下顾行谨,还有唐明远和苏素在几层?”

    问出口后,整个人就提着一口气,生怕她们告诉自己什么坏消息。

    护士查了一下,微笑着开口:“同志你好,顾连长住在四层484,唐同志苏同志都住在三层306。”

    ……

    唐宝先去找自己的爸妈,护士一听她是唐明远的女儿,态度很好的开口:“你来的不巧,他们半个小时前才被我们的领导接走。”

    唐宝胆战心惊的问:“我爸妈的身体还好吧?伤到哪儿了?”

    护士笑着道:“你放心,他们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伤口有点炎症,送来的时候被人打晕了,伤势倒是不算严重,听说是被他们的女婿救出来的!”

    唐宝听到自己爸妈没大事,这才松了口气,听她说起顾行谨,又提心吊胆的问:“那我爱人现在怎么样了?顾行谨就是我爱人。”

    “那你得去四楼问!”小护士对她歉意的笑了笑:“我们负责的楼层不同,顾连长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真是抱歉啊!”

    “没事,谢谢你啊!”唐宝来到四楼,找到484病房,轻轻的推门进去,看见里面有两张病床,有一张病床空着,还有一张病床上躺着脑子上包着纱布的顾行谨。

    顾行谨本来闭着眼睛在睡觉,似乎察觉到什么,睁开了眼,看见唐宝呆呆的站在门口看自己,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觉得自己再度睁开的时候,就不会在出现幻觉了。

    “你怎么受的伤?主要伤在哪儿了?”唐宝来到他的病床前,担忧的问:“你怎么会受重伤?是不是和我爸妈有关?”

    顾行谨还没说话,门口有个中年男人替他说下去:“是,唐家夫妇的止血方子,让g国很眼红,潜伏着的人抓了他们,顾连长带人去救出他们,在掩护他们离开的时候,他又掩护自己带去的人,所他是最后一个撤退的,受到了炮火袭击,现在胸口和脑部都有伤,今儿早上才醒来。”

    唐宝一想那个炮火连天的画面,心里就虚的要命。

    顾行谨不好意思的道:“首长,您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就算出事的是别人,我也要救人,我穿着这身军装,就有护着华国百信的职责。”

    首长笑着摇头:“哈哈,说的好,不过你真的很厉害,一般人都不可能从那样密集的炮火里活着回来,你是个好同志,好好养伤。”

    又看着唐宝温和的开口:“你是小顾的爱人,就辛苦你照顾他了,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和医院里提。”

    “谢谢首长的关心。”

    唐宝关心顾行谨的伤,见首长离开了,自己赶紧虚掩上病房的门,关切的问:“伤在哪儿了,会不会影响以后的身体健康?”

    顾行谨的脸色还带着点青白,却很贫嘴的低声道:“反正没伤着生孩子的地方!”

    “你给我正紧点!”唐宝闻言,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说,老实交代,到底伤在哪儿了?”

    顾行谨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听说这里还有弹片深入骨肉,现在腿上还有弹片没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