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轻描淡写的道:“听说这里还有弹片深入骨肉,现在腿上还有弹片没取出来!主治医生说,要先等我养好点,再做手术把目前没法取出来的弹片取出来;幸运的是我的脑子没伤到要紧的地方,这才保住了一条命。”

    说真的,他当时都觉得自己估摸着要去做阎王爷的女婿了。

    就连医生先前也在和他说,如果脑子受伤的地方再偏有那么几厘米,就是太阳穴了,那可就是神仙都难救。

    “你别说话,好好躺着,闭上眼睛休息!”哪怕她现在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家爸妈也牵连进去,可是见他的脸色实在不好,自己心里突然很不忍,温声道:“我就在你的身边,哪儿也不去,等你睡一觉,我们再说话。”

    “好,我队里的王排长在照顾我,你有事喊他就是,他现在应该去买东西了。”

    可能是药里有让人安眠的成分,顾行谨也实在坚持不住,闭上眼睛后,很快就进入梦乡。

    唐宝定了定神后,才敢给他把脉。

    一开始自己的心情动弹的太厉害,她都不敢替他把脉。

    他的脉象让她眉头紧颦,这才明白为什么人家医生现在不敢给他取弹片,实在是人太虚弱了。

    外面进来个年轻的高大小伙子,看见唐宝一愣,低声问:“您是?”

    唐宝起身,示意他去外面说话:“你是王同志吧?我是顾行谨的爱人。”

    “嫂子好!”小王给她敬了个礼,小伙子有点腼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您要不要吃点啥?我去给你买?”

    唐宝低声道:“我想知道他是怎么受伤的?还有我爸妈为什么也受伤了?你能告诉我吗?”

    王云霄一说起这事就双眼放光:“我听说是因为止血药的事情外泄,g国的探子们把你爸妈在火车站就给挟持了,想要秘方,连长那个时候还在军校学习,听到消息后自动请缨,追击到他们,成功的解救了两位同志。

    后来在撤退的时候,连长亲自带人掩护我们撤退,可惜对方炮火太猛烈,连长这才身受重伤。

    不过,后面的队伍趁着我们连长吸引敌人注意力的时候,把他们全都灭了……

    连长有勇有谋,这次又得了一等功,真是我们的好榜样。”

    唐宝心想:都说部队里的功勋是拿命在拼,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劝他,不要太拼命了。

    她低声道:“我看他这样暂时也不能出院,想在边上招待所住下。”

    “不用去招待所,这次医院里为了让连长好好休养,那房间就只有连长一个人住,嫂子你就住在这吧?楼顶还可以晒衣服,也可以用煤炉熬点粥什么的。”

    唐宝也想自己亲自照顾他:“那也行,不过这样你住哪儿?”

    “我去招待所住几天就好!”

    “那就麻烦你了,”唐宝又问他自己爸妈的情况。

    他把知道的都说了,就去收拾床单被套,让护士换了新的,自己又拿着唐宝写着要买的单子和钱就去外面买东西了。

    顾行谨这一觉睡的很沉,医生来给他换药才把他疼醒,唐宝也趁机看到了他的伤口,在他们包扎的时候,让他们给加了自己的药粉进去。

    医生有点为难:“这也不能乱加吧?顾连长这外敷的都是唐先生和苏女士亲自定下的,能让他尽快的消炎止血。”

    他们都觉得唐宝这是在胡闹,就算是她是唐明远和苏素的女儿,可是她这年纪轻轻的,想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却是不可能的。

    他们也不会用,更不敢用唐宝这小姑娘拿出来的药粉。

    顾行谨听了,赶紧道:“没事,把她的给我加进去。”

    他这完全是担心自己的媳妇下不来台,再者他也相信自己的老婆不会害自己。

    医生还是示意护士用原来的药粉外敷,很坚定的道:“不行,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唐明远和苏素是他崇拜的人,他绝不会让唐宝乱来,砸了她爸妈的招牌。

    唐宝带着点无奈的道:“我知道你们那药粉不错,可是我这三七粉什么的加进去不会起冲突,反而能加快愈合较慢的伤口,促进伤口尽快愈合。”

    这个时候,唐明远和苏素进来了,恰好听到女儿的话,赶紧道:“没事,把她的药粉也用上。”

    唐宝猛然看见自家爸妈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手抖了抖,猛地睁大眼睛,愣愣的看着他们:“爸爸,妈妈,你们回来了?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说完,红着水灵灵的杏眼,泪珠却忍不住落了下来。

    苏素看了很是心疼,赶紧上前搂着女儿,拍着女儿的背温声安抚:“宝宝乖啊,我们这回吓着你了吧?没事了,没事了!”

    女儿大了,唐明远不好抱着女儿,只能在边上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女儿,也是陪着笑脸道:“阿宝别哭,我们都没事,乖啊!”

    病房里的医生护士们还是第一回看见唐明远他们这么温和可亲的态度,下意识的瞄了病床是顾行谨一眼,眼带同情:本来还以为他受到的待遇挺好的,他们亲自把脉,开药,嘘寒问暖,可是这禁不起对比。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有爸妈的孩子是个宝。

    闹了半天,你这女婿只是蹭了人家女人的光啊?

    顾行谨倒是一点也不意外,他是知道自己的岳父平时对自己可没什么好脸色,大都时候都是我养的好好的人参被猪给拱了。

    可是这一回,自己带人救了他们,他们倒是对自己改观了。

    不过,千万不要妄想和他们的女儿比,那是自不量力。

    顾行谨的心里还是酸溜溜的,他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牢不可摧的亲情,可是这样一对比,自己的老婆见到自己的时候,会不会是太冷静了?

    他也只求老婆对自己有相同的待遇啊?

    就算是父母是她最亲近的人,自己这个老公,也是她最亲密的人啊?

    医生护士包扎好他的伤口后,又给他挂上点滴,这才悄悄的离开。

    唐明远看够了女儿,主要是她们母女现在已经坐在凳子上窃窃私语了,没他什么事,他才想起自己这女婿。

    “今儿感觉怎么样?你的伤还疼的厉害吗?”

    顾行谨老老实实的道:“医生说伤口没有感染?现在用了药,疼的不是太厉害!”

    “那就好!”唐明远对于军人这一职业,也有了确切的认识;活着走下战场,不缺啥的回来,对于他们这些军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幸运。

    不过,经此一事,他对于这女婿,确实有了改观。

    难得和颜悦色的道:“你放心,你的伤不要紧,阿宝来了,会尽快替你调养好身子,就能开刀把弹片取出来,你就没事了。”

    顾行谨看着岳父笑了笑,嘴甜的道:“谢谢爸!”

    说真的,他面对顾修安的时候,那‘爸爸’两个字就像是梗在喉咙里,怎么也喊不出来,可是面对着唐明远的时候,那是自然而然就喊出来了。

    唐宝和自己的爸妈一起给他准备了药膳,顾行谨觉得那味道真的是一言难尽,可是看着唐明远和苏素也在唐宝的‘淫威’之下,和自己一样吃着药味十足的药膳,心里就平衡了很多。

    他的身体恢复的让医生都惊讶,短短的五天,就从奄奄一息,恢复到精神气十足。

    当然,有唐明远和苏素在,大家都以为是他们的功劳。

    五天后,顾行谨又被推进了手术室。

    这次,他知道外面有自己的老婆,还有岳父岳母在等着自己出去,算是最安心的上手术台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