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

    唐宝有点遗憾自己不是西医,只能在外面担忧的等待,不过想到就算是自己学西医,可能也不敢给自己的亲人动手做手术。

    这次的手术院长亲自主刀,手术很成功,却也花费了三个多小时才出手术室。

    等到麻药的药效过去,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唐宝就在他的边上握着他没有挂点滴的手,满眼的心疼,关切的问:“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疼?”

    “没事,只是有点隐隐作痛,你别担心!”他不敢说自己一点不疼,那样她也不会信。

    自己的身体还能好好的,能活着走下战场,对于顾行谨来说就是最大的幸运。

    战场上的生和死,只有一线之隔,是最常见的事情,他送走了无数战友,都来不及害怕悲伤,就要为了活下去而往前冲。

    战争从来都是惨烈的,很多时候,他们都游走在生死边缘。

    可是,他们不能退缩,他们就是钢铁长城,护着华国、还有百姓的家,不能退缩,一步都不能!

    “好好养着,你今天要忌口,等明儿就能吃药膳了。”唐宝小心的用棉签沾着温茶在他干涩的唇上来回滚动。

    顾行谨享受着她的仔细服侍,看着自己的大腿和胸口都包着纱布,自己现在一用力就疼,低声问:“我这要什么时候才能出院?”

    唐宝斜眼看他:“怎么,现在就想出院了?你以为自己是铁人啊?给我老老实实的躺着。”

    顾行谨讪讪一笑:“我这不是怕你不习惯医院里的味道吗?再说你在我心里就是神医,有你在我的身边,那我完全不用担心我的身体!”

    唐宝斜了他一眼,到底被他逗笑:“马屁精!”

    “我说的都是真的!”顾行谨一本正经的说完,见她脸上忍不住的露出笑容,心里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骄傲,反正他拍的是自家媳妇的马屁,一点也不丢人。

    唐宝问了几句后,自己就去请医生过来瞧一下,又协助他解决了他的生理问题,自己打了温水轻轻替他擦拭后,这才让他继续睡。

    “你也去休息吧?”顾行谨对于自己老婆的体贴,心里是满满的感动,哪怕脸色不算好,可那凤眼熠熠生辉的看着她:“辛苦你了,我真的没事了。”

    唐宝知道他现在也该好好休息了,不放心的道:“要是晚上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就喊我,千万不要忍着。”

    “好,我记住了。”

    她提着心,一晚上醒来好几回,后半夜的时候,察觉到他有点发热了,自己给他扎针,又给他擦酒精降温……

    早上的时候,唐明远和小王都来了,看见唐宝坐在凳子上打瞌睡,把唐明远心疼坏了:“你怎么不去床上睡?”

    她先摸了摸顾行谨的额头,见不烫了才回头低声道:“我没事,我妈没事吧?”

    本来昨晚是唐明远也留下守夜的,可是苏素有点发烧,他就回去看着点,顺便自己煮了药膳送过来。

    唐明远点头:“没事,你去梳洗一下,吃了早点就好好睡一觉,这里有我看着呢。”

    顾行谨是被查房的医生吵醒的,检查他的状况,又协助他解决了某些生理……

    幸好,顾行谨的身体本来就愈合的很快,加上唐明远的各种药膳,让他过了五天,就能简单的起身了。

    不过,现在回家肯定是不现实的,他还要多住几天,拆线,观察后,才能离开医院。

    唐明远和苏素先回去,这次他们出来的够久了,都很想家,而且医院这边,唐宝自己一个人也能照应的过来了。

    小王送唐明远和苏素去车站后,他自己也回部队报到了。

    现在医院里就剩下唐宝和顾行谨在。

    虽然岳父岳母离开了,顾行谨觉得自己压力少了很多,可是唐宝弄得药膳,那味道真的是比不上岳父岳母准备的药膳。

    他勉强的把药膳吃了后,就和她商量:“老婆,我觉得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明儿起不用给我准备药膳了吧?”

    唐宝自己啃着又香又辣的鸡爪,听到他的话,坚定的摇头:“那可不行,起码再吃五天,再说你自己也能感受的到,你最近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吧?那可都是药膳的功劳。”

    “那行,五天就五天!”顾行谨自然明白自己吃的都是好东西,要不他也不能恢复的这么快,还有那些医生,都恨不得每天二十四个小时都盯着他吃什么了。

    都觉得他运气好,不仅是岳父岳母是名医,就连自己的老婆也懂中医。

    他估摸着岳父岳母连女儿也不顾了,急着离开的一部分原因就是他们这些医生太缠人了。

    顾行谨看了看外面的太阳,一脸渴望的看着她:“今儿天气好,我想好好的洗个澡。”

    现在已经是九月份了,已经是秋天了,早晚的天气都有点凉。

    唐宝有点犹豫,最终还是败在他的眼神下:“那行,我给你烧些热水。”

    烧了两桶热水,唐宝又给他找了干净的衣服,还不放心的叮嘱:“你小心点,不要太用力。”

    顾行谨就得寸进尺的看着她:“你再帮我擦擦背好不好?”

    唐宝瞪了他一眼,反正她也不放心他一个人,吐了口气:“行,我警告你,你给我安分点,别动什么歪心思。”

    “我现在那就是有心也无力啊!”顾行谨一脸郁闷的看着她:“我要是一用力,这伤口估摸着就会崩开了,我不敢造次。”

    虽然不是第一回看见他的身体了,可是唐宝还是觉得不习惯,红着脸替他洗头后,又用香皂给他擦背。

    “用力点,用点劲,我一点也不疼!”顾行谨催促她:“我觉得自己背上好痒,估摸着能刮下一层皮。”

    唐宝看着他身上有不少细碎的伤疤,看着这些不太明显的痕迹,就能知道以前的他浑身是伤的模样。

    “你身上有很多伤痕!”唐宝叹了口气:“当时一定很疼吧?”

    其实她是想开口问他会不会考虑离开部队,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战场上受伤那就和家常便饭一样,”顾行谨一笑:“而且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就感觉不到一点疼,你就是神医。”

    唐宝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油嘴滑舌的,动作快点,小心着凉。”

    “是,”顾行谨洗好澡的时候,唐宝已经把他的床单被褥全都换了,看见他就开口:“好了,上床,我给你检查一下伤口,看看要不要消炎。”

    顾行谨从后面搂着她纤细的腰,明亮的凤眼里带着说不出的温柔:“老婆你真好,要不是你在,我肯定得躺十天半个月才能起床。”

    “贫嘴!”唐宝嗔了一句,也不敢乱动,伸手握着他小麦色的大手,让他松开自己,才回身看着他,杏眼水盈盈轻声道:“我就只盼着你能好好的!你明白我的心意吗?不求你拿命去拼,只求你好好的回家。”

    顾行谨也明白她在担心什么,凤眼带笑的看着她:“今年和明年,估摸着我不用再上战场了,按着上头先前透露出来的消息,是让我带兵,练出来一支特种兵。”

    主要是他有勇有谋,特别是这几次的战争里,都是尽最大的努力,保证了手下兄弟的性命,又能完成任务,上头就起意让他也练兵。

    唐宝听到这好消息,杏眼一亮:“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

    “要是可以的话,你去陪我好不好?”顾行谨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这练兵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我也没空回家,你陪在我身边,我也能安心是不是?”

    “这?”唐宝有点犹豫。

    她期待的日子就是吃好喝好睡好,现在家里新房子弄好了,自己可以舒舒服服的享受了。

    现在,他却让自己跟着他走?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还要交际应酬?

    这一想,唐宝那声‘我愿意’怎么也说不出口。

    顾行谨见她不答应,也不敢催,反而是以退为进的温声道:“别急,你慢慢想,要是不愿意,那不去也没关系,我就是舍不得你。”

    唐宝瞪了他一眼:“别对我来着一套,现在赶紧给我上床去。”

    至于去不去,她这一下子还真的拿不定主意。

    转眼就到了九月十一,顾行谨终于拆了线,只要再住几天,彻底的检查了一下,就可以出院了。

    唐宝也给他停了药膳,开始给他做各种有利于伤口愈合的食物。

    现在最庆幸的是允许私下买卖了,菜市场上吃的东西就多了。

    而且这边江河多,因此水产很丰盛,鱼类很多。

    唐宝买鱼都是成桶成桶的买,黑鱼、鲈鱼、鲫鱼、刀鱼,大头鱼,虾蟹什么的。

    唐宝自己也很喜欢吃鱼,所以买了很多鱼虾,直接放在空间里,虽然放进去后鱼虾都死了,可是味道也不会差。

    顾行谨这才觉得自己认识了唐宝的手艺,她除了弄出来的药膳味道有点奇怪,这鱼却鲜美极了。

    各种鱼都能清炖,红烧,可惜现在他不能吃辣的。

    ……

    不能否认,唐宝还是心软了,她犹豫了几天,还是给家里写了信,说自己先随军一段时间,等过几个月,自己再回家过年。

    顾行谨一直忐忑不安,等看见她写的家信,嘴角的笑容差点裂到了耳后,傻笑道:“老婆你真好……”

    既然已经准备要走,等到顾行谨做了检查,确定身体没事,两人就去订了火车票。

    九月十五的下午,就离开医院,来到火车站。

    顾行谨小心护着唐宝上了火车,他们带的行李不多,只有两个军用大背包,还有一个藤箱,买的又是卧铺票,倒是不算累。

    上车一看位置,两人不在同一间房,唐宝就和一个大妈换了一下火车票。

    火车发动后,唐宝就催着顾行谨躺下:“你现在多歇歇,其实按着你受伤的程度,最起码要再养一个月,到了部队你给我悠着点,千万不要太急于求成。”

    她就是担心自己不在他的身边,没人管着他,他旧不好好休息,这才决定随军的。

    “好,你也躺一会!”顾行谨只要老婆在身边,能听话的时候,那是真的很听话。

    唐宝监督他躺在下铺,自己才爬上上铺睡觉。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透过火车窗户看着外面,发现外面早已经天黑了,抬起手腕一看,已经快八点了。

    她往下一看,顾行谨已经不在小床上,又见对面的一对小夫妻凑在一起说话,觉得自己现在下去太煞风景了,干脆继续躺在床上。

    没一会,顾行谨端着两个饭盒回来,见唐宝睁开眼睛看自己,笑着道:“饿了吧?下来吃点再睡。”

    唐宝应了一声,爬下来后,就先去厕所。

    顾行谨穿着白衬衫和绿裤子,对面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军人,男人看见他打开饭盒,里面的饭菜还是热腾腾的,好奇的问:“现在厨房还有吃的卖吗?”

    “我请人家热了一下!”顾行谨找出筷子,递给外面回来的唐宝,低声道:“快吃,不喜欢的放到我碗里就好。”

    唐宝看着自己饭盒里的辣椒炒肉,豆角肉末,还有荷包蛋。

    见他饭盒里只有米饭和豆角肉沫,就把荷包蛋夹给他,低笑:“你在忍几天就能吃辣的了。”

    顾行谨看着她笑了笑,大口的吃饭,心想:我再忍几天,也能把你给吃了。

    对面的年轻女人有些羡慕的看着唐宝的饭菜,低声的和自己男人道:“我也饿了,你给我去买点吃的吧?就要辣椒炒肉。”

    这距离太近,哪怕那个女的说的很小声,唐宝也听到了。

    可是她当成没听到,别的还好说,自己这都已经动筷子了,也不好意思给人家吃了。

    那男的也拿着饭盒离开了,过了一会儿却空手回来,低声道:“人家现在都关门了,没人在,明儿我再给你买吧?”

    顾行谨吃饭快,吃好了就在一边等着。

    唐宝吃不完,就嗔了他一眼:“你下回别给我打这么多饭菜,我又吃不完。”

    最主要的是自己这辣的,剩下来他也不能吃,现在这浪费可不是好事。

    “行,我记住了。”顾行谨好脾气的应了一声,自己拿着饭盒起身去洗饭盒。

    那女的眼神就落在唐宝身上,阴阳怪气的道:“浪费可耻,有人思想有问题。”

    男人歉意的对唐宝笑了笑,赶紧碰了一下自己的老婆,低声道:“燕燕,你别说了。”

    何燕燕个子娇小玲珑,眉眼清秀,听到自己男人的话,反倒是提高声音:“我说什么了吗?我这说的不是事实吗?”

    姚光荣长的也不高,倒是浓眉大眼,此时见自己的老婆闹脾气,抬了抬自己鼻梁上的眼镜,好脾气的道:“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何燕燕嘟着嘴看着他,见他眼里带着警告之意,咬了咬唇,自己上床就睡。

    “不好意思,我爱人性子直!”姚光荣又顶了顶自己的眼镜,打量着唐宝,笑的温和极了:“你们这是去哪?”

    不知怎么的,这人明明笑得温和,可是唐宝心里却有点不安,觉得他的眼神不大对劲,不想喝他多说,只是微微一笑,就起身拿着杯子离开。

    何燕燕看见唐宝离开了,猛地从铁架子床上坐起来,不满的瞪着他:“姚光荣,你要是再敢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的,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要不是我爸妈,你能有这个职位?”

    姚光荣的眼神一沉,抬手就捏住她的下颌,满是怒意的低语:“何燕燕,老子忍你很久了,我告诉你,少和我来这一套,要是不想过下去了,那就离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