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人结婚,聘礼都已经开始讲究起来,很多地方都要求有三转一响,手表,缝纫机和自行车,还有收音机。

    因此哪怕是偏僻的镇上,一般的东西也都有,倒是让唐宝大大的松了口气。

    无论是谁,一下子坐了十来天的车,都会打心眼里不乐意坐车的。

    唐宝就是其中之一,因此她宁愿在镇上将就,也不愿意花三个小时去省城。

    一想到来回要在路上花费三个小时,来回要六个小时,她心里就发憷。

    现在见这百货商店的东西还算齐全,心里就大大的松了口气:“以后我们就来镇上吧?不用老远去市里了。”

    “好,”顾行谨见一边有几个男女喜气洋洋的围着缝纫机转,低声道:“等我发了津贴,也给你买缝纫机。”

    唐宝回头就瞪了他一眼:“你现在嫌弃我不会做衣服了是吧?我连缝纫机怎么踩都不知道,你买回来放着戳我的眼?真是向天借胆了啊?”

    他一愣,自己这可是太冤了,他这纯粹是想别人有的,自己都给她慢慢的补上,倒是忘记自己的老婆不会做衣服的事情了,赶紧认错:“我错了,我就是觉得先前娶你的时候,啥都没有,也太委屈你了。”

    唐宝没有揪着这些问题不放,转而对售货员一笑:“同志,这窗帘布怎么卖?你们这可以包边加工一下吗?”

    女医悦己者容,可是唐宝怕冷,这边又格外冷,她只要求暖和就好,现在已经穿上了厚厚的蓝布棉袄,棉裤,棉鞋,看着很普通。

    售货员又看了看她后面的穿着军装,英姿勃勃的男人,凤眼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媳妇,心里暗叹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不过,对方那是军人家属,她也不敢怠慢,笑着指了指一边的缝纫机:“可以包边的,你选好颜色花样,我这就可以给你量。”

    这里的窗帘布都很单调,而且只有几种土布挂在那,靛蓝色,灰色,土黄色,浅蓝色,米黄色等十来种窗帘布。

    唐宝先前在首都的时候,已经能看见很多好看的窗帘布了;就是家里的,她对颜色花样也很挑剔,现在看见这土得掉渣的窗帘布,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不过转念一想,入乡随俗,顾行谨现在的位置,也不能太高调了,很干脆的选了浅蓝色的土布,报了尺寸后,算了钱,自己请她给自己抓紧做,就先去买别的了。

    床单被套唐宝的空间里多的是,顾行谨也答应她回去的时候拿一些出来蒙混过关。

    不过唐宝见这边的棉被不贵,干脆买了两床棉被,随即就去买锅碗瓢盆,油盐酱醋茶……

    顾行谨再一次的被唐宝买东西的爽快劲吓到,来回搬了几趟,见她兴致勃勃的站在买自行车的地方,不敢提醒她钱不够了,只能委婉的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得去买菜了,要不等下菜都买不到了。”

    “对啊,”唐宝抬起手腕一看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啊,你去拿窗帘布,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顾行谨只要她不买自行车,啥都可以答应:“好,那我们先走。”

    他们一出去,有个营业员往外张望了一下,就拍着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那个败家女坐的是吉普车,那男的肯定是个军官。”

    有个年纪轻的售货员也难掩羡慕的道:“要是能让我这么痛快的花钱,我也愿意和当兵的谈对象。”

    年纪大点的却摇头:“这小夫妻看着就不像是会过日子的,花钱的时候是痛快了,回去就知道后悔了,要是家里有公婆在,这少不了一顿骂,以后别想碰到钱了。”

    唐宝可不知道自己变成了败家女,她觉得自己买的东西都是该买的,等全部买好后,回去已经是四点多了。

    晚饭是去贺团长请客,唐宝再一次的见到了自己认识的七八个女眷,罗薇又拉着她,给她介绍了另外几个唐宝不认识的。

    这一顿饭,鸡鸭鱼肉都齐了,罗薇本身也是八面玲珑的人,而且贺家也是有名的,算是宾主尽欢。

    等到大家吃饱喝足散了,两桌的菜都一扫而光了。

    罗薇看见唐宝在帮着收拾碗筷,自己找了个干净的饭盒,在厨房里扒拉了几块红烧肉和鸡肉,就端过来给唐宝:“赵安邦这人,自己吃饱喝足就走了,你替我把这饭盒带去给刘小花。”

    唐宝后知后觉的问:“哎,赵大嫂为什么不来?”

    “你还不知道吗?刘小花怀孕了啊?”罗薇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你家的没告诉你?刘小花这段时间吐的厉害,这才没来。”

    “这是好事啊!”唐宝知道,赵家两口子虽然有了两个女儿,可是一直想要个儿子,自己这才给她开了调养身子的药,没成想这么快就有好消息了。

    罗薇一直在冷眼旁观,见她没有咋呼着夸她自己的医术,反倒是由衷的高兴,觉得自己也放心不少,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声道:“等你哪天有空了,也给我和我家老贺瞧瞧行不?”

    她和贺宇安虽然是半路夫妻,可是贺团长前妻没孩子,现在她也没有过身孕,他都让自己去抱养个孩子。

    毕竟两人相差了十几年,他怕自己走的早,她这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太可怜。

    唐宝听到她这话,也是一愣,随即一口应下:“成,今儿贺团长喝酒了,我也不好把脉,后儿晚上我再过来给你们把脉,这两天你们都不能喝酒。”

    罗薇心里再一次的觉得唐宝年纪小小,考虑的却很周到,她提出晚上过来,就是为了不让别人多说什么。

    他们这没有孩子,这女人凑在一起,私下里说她是不下蛋的母鸡,也有人说贺团长不行,她这是守活寡……

    顾行谨陪着唐宝端着一饭盒的肉去看刘小花,赵安邦接过饭盒,脸上是止不住的笑容:“弟妹,多谢你了,她才睡没多久,我也不敢吵醒她,明儿我让她去找你说话。”

    唐宝应了一声,看见秀春和秀萍姐妹乖巧的喊自己‘婶婶’,从兜里掏出一把糖递给她们,温声道:“你们明儿一起来婶婶那陪着婶婶说说话行吗?”

    两个小姑娘高兴极了,不住的点头:“好,我们去陪婶婶说话。”

    夫妻俩回去后,就开始收拾东西。

    住的地方小,也有好处,就是安置起来不费力,两人花了两个多小时,就把住的地方给布置好了。

    顾行谨殷勤的笑:“里面我放了炭盆,热水我也烧好了,你把木桶拿出来,你也好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

    “你太好了!”唐宝眼睛一亮,自己把浴桶从空间里挪出来,他就给自己倒入冷水热水。

    唐宝试了试水温,自己才进去泡澡。

    虽然她觉得自己进入空间泡澡的温度更合适,可是那样就不好对他解释了。

    现在他以为自己只能是凭空变出东西,或者是把一些东西收了而已,不知道自己能在空间里待着。

    顾行谨拎着一壶热水进来,见她那白皙如玉的肌肤,咽了咽口水,自己就快速的脱衣服。

    “你做什么?”唐宝本来让他出去的,看见他这举动,瞬间觉得不妙,板着脸道:“你等我洗好了再洗。”

    顾行谨一点也不怕羞的在她面前展现自己健壮有力的宽肩窄腰,笑嘻嘻的道:“老婆,我来给你擦背!”

    大野狼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唐宝这才明白,他为什么在浴桶里只倒一半的水,合着是早就打算和自己一起洗澡啊!

    “亏我还觉得你是好人呢,没成想你早就有坏心思。”

    顾行谨一本正经的看着她:“我本来就只想给你擦背的,可是既然你这么想,那我也不能拒绝你是不是?”